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两百四十六章 以假对假反成真 青城剑仙

小说:青城剑仙 作者:虫梦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其实单以道行来论,周乾较之癞姑仍差了些许,若是拼命之下,胜负还莫能晓,但心性比较,胜负顿显,辛金剑在半空中一个变化,自魔气中深处一只雷光巨兽,张牙舞爪扑来,兽身上似是蕴含了无穷的剑气,蓄势而发,一股狂风先就打来——

“剑气化形!你,你……”碧童子面色愕然,双眼一黑,然后就是一阵剧痛传来。只见雷兽跳到半空,化作一团剑华流彩,破开白骨灵光,钻入其眼耳口鼻间,紧随着数十上百道犀利的剑气同时从体内射出,血水激射,人身如破絮一般。

无了法力支撑,凭空掉下一颗白骨珠子,被周乾正好接住,剑光一展,追向前方,又落下一团魔火,把碧童子的残躯烧成灰烬,算是杀人毁尸。

癞姑不知怎地,心中的恐慌一阵超过一阵,那李瘸子的冷笑面孔不是划过眼帘,那欲界魔法的遗患似是仍未消,‘待回到宫中,定要禀告师尊,让其为我做主,如今权且放他一马!算这瘸子好运。’这般自我安慰。

谁知天边一道黄黑光芒来的迅疾,几息间就与自家相差不到十里,心中大惊,万分不解,遁速的快慢,一看剑仙本身的修为,二比法器的好坏,她二者自忖都胜于这李瘸子,为何仍被其赶上,心中忽地闪过一个想法,似是听某位长辈说过,若是有人剑术入微,能在半空中震荡分化,借风云之力为己用,可化腐朽为神奇,乃是剑仙上等的本领,可这李泉才学会御剑术多久,便是任寿重生、自在魔主降世,怕都无这般可能,难不成是这李瘸子故意隐瞒手段,那他这身份可就难说了……

周乾体内的剑意几乎要蓬勃而出,镇压不住,近十年未用剑,心中竟有种久旱逢甘霖、酒鬼饮佳酿的畅快感,自骨髓深处一寸寸都在开合,一道道剑气在其中分合重组,演化相通,似在欢呼雀跃!原本被散仙长嵩真人在体内混以杂气后,自打破身剑关后修得的犀利剑气就消失无踪,没想在这般关头重又复生,先前除去碧童子时,也亏了这猛烈的剑光磨去白骨屏障。

黄黑光在半柱香间就超过癞姑,迎头拦下,不必多言,剑光拦腰斩去,那癞姑连忙一指骷髅头,空洞双眼处冒出一股红光,乃是血煞真芒,身为吕轻烟弟子,自然也是手段众多,这道血光便是以大锅煮烩了百人之后,融众人血气精华,汇聚成团,再混以毗那魔法,修炼出的法术;此法一出,周乾就感觉浑身精血激荡,好似要激射体外,这种感觉就好似当年受了哈哈老魔的血法影响一般,但要弱上许多。

但周乾的道行如今也是今非昔比,从脊椎深处窜出细密的剑气封在人体各个毛孔中,并指一扬,剑光二化四,四化八,很快就密密麻麻的停在空中,有真有假,更有些是以天魔秘法惑人耳目,漫天剑影扑打下,癞姑只来得及放出三气烟罗,三股白气环身而绕,‘叮叮咚咚’一阵乱响,少有突破,这烟岚看来也是一件防身至宝。

可法宝再厉害也需人驱使,周乾眼中猛然射出三尺绿光,口中练咒不休,一阵阵天魔呓语从四周八方传来,癞姑头脑一阵晕厥,白气露出一丝缝隙,辛金剑光由坚转柔,似流水般无孔不入,化作汩汩轻雾,继而又成剑气,钉穿癞姑的双肩,把其从空中打落下。

癞姑不甘被擒,修炼成的魔颅张口猛然喷出大量毒火黄烟,瞬息间就弥漫在半空,前方的周乾一口吸入下,浑身青紫,张口突眼;她还未来的及欢喜,‘砰’的一声闷响,化作青气袅袅,却是诈剑术变幻的假身。

而不知何时,蓬勃刺眼的剑气一下从魔颅的后方窜起,凝结成十数丈的剑体,有质无形,似晶非晶,似玉非玉,带起雷光水火,往下劈去!

“人剑合一!”癞姑脱口而出。

虽非人剑合一这剑道神通,亦有其中七八分威力,乃是身剑术,以身为剑,天地御之——

‘咔嚓’声脆响,房屋大小的魔颅猛的被一分为二,魔气冤魂纷纷从其中窜出,阴气一时密布,癞姑大叫一声,喷出数口鲜血,显然是元气大伤,头一歪,却是昏了过去,而周乾也是面色苍白,显然这一厉害杀招耗费了他不少法力。

脚触地之后,看着癞姑的身躯,飞剑扬起,神情不变……

过了片刻,平地生出一篷大火,把这丑尼姑烧的只剩残骨根根,怕是任谁都认不出了。半空中,周乾盘膝坐在剑上,手中玩弄着一块青玉,这还是从其身上搜出,用意念一探,去发觉此乃须弥纳芥子之宝,其内空间有水缸大小,比当年从猿公洞中得来的黄皮葫芦要小了些,但也是珍稀之物,往下倒去,却落了许多物什。

先是法宝,光是周乾认识的就有四个,五鬼阴风钉、毒火弹百颗、阴阳幡,以及那三气烟岚,五鬼阴风钉只需打在肉身之上,便融入骨中,无法拔除,除了把受伤处切开外,无法可救,很是缠人;而毒火弹乃是蛇毒参杂着妖火祭炼成,阴阳幡正摇可散出阳气,反摇能射出阴气,虽说无攻伐之能,但在某些险地中或有奇效,至于三气烟岚,周乾仔细的查探了下,竟是件天罡层次的护身宝物,要知正邪二道中,护身宝物最是难得,一来难炼,二者常有毁损,这三气烟岚乃是采集天地人紫薇三气,以先天灵光苦炼百日,方有所成,而且周乾探出其**有两套阵法,一则道家昆吾阵,二者是黑煞魔阵,正好抑制住此仙法,使得魔门中人亦可使用,周乾猜测是吕轻烟斩杀了某位道家人士,抢夺来的宝物。

除此之外,还有一根黑黝黝的铁锥模样的玩意,看不出用途,以及五瓶丹药,三瓶补药,一瓶毒药,一瓶伤药。

此行虽然获利颇多,待把这些宝物炼化后,周乾手段定然增了不少,但也不无隐患,其一便是癞姑的身份,她可是教主亲传弟子,赤身教必然会追查到底,出了这等事情,也不知会不会惹祸上身;其二就是三人追捕猪婆龙,碧童子二人的消息的是从哪里得来的?且这条猪婆龙已是成了元神,这明明是送死之举,心中一转,就猜测出十有**是黄莲这妖道士出卖了自家,却不知收了甚么好处,回去后又该以甚么借口说出……

刚回到水娘娘府中,连忙打听府中二主,王水与吕怀蕊身在何处,得知二女均已出门,心中一喜,暗道天赐良机,连忙赶到黄莲老道府邸,却是逮了个正着,一脚踹开大门,冷笑道:“师兄做的好大事!”

黄莲一脸讶然,似是没料到周乾能安然无恙的赶回,连忙假笑道:“师弟说的甚话,怎地黄老道我听不懂呢?”

“那只猪婆龙明明已是度过雷劫的大妖,师兄你却只言有三四百年的道行,害的平三官师兄与申妄师兄惨死,这笔账!待我禀告师傅与水娘娘后,再与你分说!”周乾表面怒气冲冲,作势欲走。

黄莲听闻此话,哪还敢任其离开,其师王水是个刻薄冷酷的性子,看上的也只是他炼丹的本事,若是公孙寿与另一位长老因此来找麻烦,怕还真把其招供了出来,连忙把其拉住,点头哈腰道:“是师兄的不是,老眼昏花,该死,该死,看在平日的情谊上,师弟你须得帮帮我啊!”

“待我想想,”周乾装作一副考虑的模样,忽然问道:“那碧童子与癞姑可曾找过你?”

猝不及防,黄莲心智大乱下,开口就道:“是,啊!不是……”

这下真是惊慌的看向周乾,先前还好,谎话还可圆,但此事一出口,二人岂不是恩断义绝了——“你都知些什么?”

“师兄,现在我问,你答,若再言假话,就别指望师弟拉你一把了!”周乾紧紧盯着黄莲的双眼。

“那二人何时找过你?”

“就在半个月前。”

“此事可有其他人知晓?”

“无人知晓。”

“当真?”周乾面做狐疑状,黄莲连忙赌咒发誓,就差指心剖腹了。

又问了两三事,见其不似作假,这才微微一笑,暗自松了口气,把这黄师兄扶在座椅上。

“师兄,你可知,其实我两是同一绳上的蚂蚱。”

“哦?”黄莲面色不解,明明抓到了自家的把柄,却为何如此面色,赤身教中,便是同门,也是弱肉强食多数。

“你可知那二人如今身在何处?”这亦是黄莲苦思不解的问题,待周乾附耳几句,双眼突地睁大:“死、死了?”

“你可知晓那二位是如何死的?”不等其开口,周乾又道:“当日,我等三人去了师兄你所说的那处水潭,那二位师兄嫌我碍事,便让某家在外看守,却是不到片刻工夫,两道遁光划过,看出是碧童子二人,这二位与我有仇怨,一直想找我麻烦,师兄你也是知道的,连忙躲避开,却没料到一时间天昏地暗,风雨乱刮,那猪婆龙的元神就在此归位,四位师兄根本不是它的对手,纷纷丧命,而师弟我却趁乱逃了出来……”

“这、这——”黄莲半信半疑,若真如此,运气也太好些了吧?

“师兄,可是怀疑我所言?”周乾又逼问道。

“不,不,当然不是!”

“为何说我与师兄是同绳的蚂蚱呢?师兄你想,吕教主若是知晓徒弟是因寻仇被杀,哪怕非我动手,会不会怪责到我头上?那碧童子的师父是否同样如此?”

“师弟你的意思……”黄莲有些懂了,吕教主可不会为了区区一名门人就熄了雷霆之怒,少不得会殃及池鱼。

“若是品三官二人师长知晓是你放的假消息,师兄你倒霉,若是吕教主知晓癞姑因我被杀,乃是小弟我倒霉,对否?”

“原来如此,”黄莲终于信了**成,松下心来,怪笑一声:“所以——”

“癞姑与碧童子被杀一事……”

“我两均装作不知情?咬死不知?”

“师兄说的哪里话,这二人明明都不甚熟悉的!”周乾假装怒道。

“对对,师弟说的有理。”黄莲终是信了**分。

“那猪婆龙一事,师弟有何妙策?”

“师兄你附耳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