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两百三十八章 散仙多事惹尘埃 青城剑仙

小说:青城剑仙 作者:虫梦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黄莲这假道士怎地还未来?”一位豹头大汉立于十二铜魔神砂大阵外,不耐烦的道。

“约是炼丹耽误了时辰,待其赶至,讹上七八颗便是。”另一位绿发童子笑了笑,道。

“娘娘的事,他也敢不放心上,徐青青教出的好徒弟!”说话的女子似是个比丘尼,身披佛衣,但面容丑陋,头顶满是癞子,长的五大三粗,看上去凶气。

一道黑光从远处射来,显出一位赤身教门人,却并非是几人所说的黄道士,而是长相憨厚的男子,施礼道:“李泉见过王鲸师兄,碧童子师兄,癞姑师叔。”

“黄道士呢?”癞姑皱眉道。

“黄师兄正在炼上一炉极乐丹,脱不开身,鄙人与他同门,便让小弟代替他前来。”

见几人面色不虞,周乾连忙又道:“不过师兄说了,待仙丹成了之后,定会赠与几位。”

“这样么。”豹头王鲸沉吟了片刻,炼丹脱不开身,这的确是个借口,倒也不能怪他,且有极乐丹堵口,便道:“既然如此,那你就……”

“慢着,”癞姑粗声道:“门内任务,哪容得推三阻四,分明是不把教主看在眼里!”

这却是有些借此滋事了,来前就听得黄莲说过,这位癞姑年龄不大,但辈分极高,乃是吕轻烟的第十六位亲传弟子,素来傲气,也最瞧不起他们这些外姓长老的弟子,常有鄙弃言语,也是他不愿与其同行的缘由,加上周乾敲打边角,顺势就把这次任务交予了他,各得所需,说是炼丹,却是骗人之语,道士好色,此时却不知正在哪位女子的床榻上呢。

“癞姑,时候不早了。”王鲸皱了皱眉,劝道,此行他是主事人,不想多找麻烦。

“那就看看你有无本事了!”这女姑婆一抬手,放出四道水缸粗细的魔烟,说动手,便动手。

周乾一惊,连忙一个转身,往远处遁去,他知晓这法术唤作腐骨毒气,乃死去数百年的人兽骨骼中,采出的一种毒磷炼成,沾之则积毁销骨,很是阴毒,口中默念魔咒,约过了三息间,一篷星光忽的从外空打来,璀璨晶莹,正好把这毒气打散。

原本还不做声的碧童子顿时一声轻咦,“外气真磁?”这亦是赤身教的一门法术,但炼之颇难,要破开灵空二天交界之处,收那荧惑星光,便是普通的元神之辈,怕也难飞上千万丈高空,破开大气;是故此等法术看似厉害,但少有人炼就,他也听说吕怀蕊收了一徒,但怕是她自己都道行不足。

此人却不知当日天魔从域外袭来,被周乾封印后,沾染的宇宙真光以及欲界魔气却未消散,正好给他修成好几种稀奇法术,这星光术正是其一。

“师叔可足矣?”周乾诚恳问道。

“哼!”癞姑没好气的转身飞去,她本想只用三成法力就能落这李泉一个脸面,没想却被他破开,没了由头,再斗下去就有以大欺小之嫌,只得作罢。

三人连忙跟上,以及在几人身后的十几名道行稍浅的人同时遁去,妖气滚滚,魔光阵阵,邪魔出笼矣。

一马当先的癞姑抬手放出一道幽光,大阵一侧立马开上一角,黄雾漫天盖地,正是铜精魔沙,以及五光十色,周乾正暗记着四周方位,一人却飞至其身前,笑嘻嘻道:“李泉道友可还记得我?”

周乾望去,正是当日宴席上的一名妖人之一,他啃食那孩童手臂的场景还历历在目,神情一沉,但瞬间就把眼中杀机敛去,嘴角扬起,笑容扩散开,似是见了多年老友似的。

“原来是陈道友,没想此行还能碰上你。”弯腰施了一礼。

“哈哈,李泉道友客气了。”他本事低微,得此尊敬,心情颇好。

二人闲聊几句,周乾就把话题扯在这大阵上,故作自傲道:“我圣教有如此屏障,参天相物,暗合易理,怕是大罗金仙都打不破!”

“可不正是如此。”那陈姓妖人附和道:“这神阵只是外层,就有三十六种阵眼,多了七十二种变化,便是峨眉剑仙群起来攻,怕都打不开。”

“哦?陈师兄可真是见多识广,难道也守过此阵?”

这陈妖人忍不住干咳一声,他道行浅薄,这般要事哪会轮到他,飞在最前方的癞姑见状冷笑一声:“我教护山大阵如此玄奥,外阵变化尽皆于此,怎会让他这猪猡坐镇,能选得上的,少说也是蕴化魔丹之辈。”

原来如此,周乾心中一动,把这道消息暗记,那陈妖人明面不敢反驳,待癞姑不再理会时,为了挽回颜面,悄悄耳道:“那老尼姑懂甚,我可知晓,本教重地,万象神宫深处有一座总阵枢纽,可将阵法颠倒,随时变化,便是在阵眼处的那些同门出事,也不大紧,按照五行生克,倒转八卦,亦能重新演绎出多座阵势。”

“道友真是见识开阔。”周乾面色崇敬。

“哪里的话。”那人貌似谦虚道。

‘万象神宫深处……’

此行的目的来前黄道士就已说过,有几名海外散仙不知何故来此地安居,真好被赤身教门人发现,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略一试探后,已知这几位道行都不大高,便遣了几人前来,灭其满门,这等活计却无油水可捞,也难怪黄莲道士不愿前往,但若是仙府开启,神兵出世,怕又另当别论了!

小宛国前些年大旱,万里皆赤,焦金流石,溪涸湖干,百姓多有晒渴死,好在三年有神仙从天而降,施法布雨,国王大拜不起,仙人感其诚,终任国师一职,自此,方圆百里风调雨顺,五谷丰登。

“师兄,又去摄水汽?”白云子皱了皱眉,拉住刚欲出行的正气子。

正气子已修炼二甲子,发须眉皆已花白,慈眉善目的模样,一挥拂尘,乐呵呵道:“投之以李,报之以琼浆,方是我辈中人的本分。”

“兄长!”白云子急的跳脚:“我辈中人,还是少与世俗有瓜葛的好,免得担了因果,况且施展法力降雨落雪,改一方之天地,恐有业力缠身,为天道所嫉啊!”

“呵呵,此处为化外之地,小国寡民,又无妖兽作祟,安宁的紧,哪会如此。”正气子不以为然的笑了笑,驾云而去。

白云子坳不过其兄,只得叹气,正好是早课时间,便叫来十数位徒子徒孙,在三清堂前坐下,讲些玄学道术,直过了两三个时辰,方挥手遣散,刚走两步,忽的一阵晕厥,顿时大惊,自家早已是半仙之躯,百病不生,水火不沾,知晓此乃大险之兆,连忙以小衍神术默算,却得水雷屯,邪火困八字,冷汗直冒,刚欲找其兄商议,一阵阴风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