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两百三十七章 白玉宫中开血宴 青城剑仙

小说:青城剑仙 作者:虫梦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经黄莲妖道介绍一番后,周乾方略略了解座上众人的身份,除了五毒散人的大弟子许天文外,先就讲话的侏儒乃是龙牙山矮驼长空真人的亲子,这位长空真人本是海外一散仙,似是与赤身教六长老之一的水母乃是老相好,常来与其相会,是故其弟子石铁子也是熟稔,而出门相迎的那妖女却是吕轻烟三弟子白发魔女姜雪仙的侄女,唤作姜佩佩;除此之外,还有五福子齐南的三弟子阮朵,九剑飞妖长春子,胖头僧三杀和尚值得注目。

一一招呼后,周乾才被安排在右手边第三个白玉座位上,正好紧挨着长春子,这才有功夫打量整座敞厅,红玉为顶,四粱八柱,前后两座晶屏上均是散着乳光,照在身上舒服的紧,而两侧则缀有宝络珠缨,随风一动,哗哗作响。中央是珊瑚珠翠之类,还有十数颗夜明珠凭空而立,夜间十分,印的纤毫毕现。

“黄道友既然来了,那就快些开始吧,本人都等不及了!”石铁子无心观赏奇观,只催促道。

“好好,就依你。”黄莲笑呵呵的一拍手,两侧暗门同时开启,走出数十位身裹轻纱的女子,丰胸美臀依稀可见,一股奇香随之飘来,不知从哪里响起箫琴古筝之声乐,音调迷人**,这群额点红梅的女子就着美乐舞蹈起来,双臂轻扬,十指乱动,面容似颦似笑,红唇似张似合,一汪春眼似在怨君未至,欺霜赛雪,粉致圆润的白足不时从裙中伸出,迷人的紧,这乐曲似有魔力一般,众人越看越美,眼中热切下,只觉这些美人都似围着己身提臀摆尾,转个不休,衣裳香气时不时的传入口鼻间……

“好一个十八天魔舞!”对面三杀和尚一声大喝,把堂上几人惊醒,彼此面面相觑,都哈哈怪笑起来。

仙韶杂奏之音忽地到了一妙处,众美人纷纷弯腰扭肢,**倒立,隐秘之处丝毫可见,甚至双袖一展,裹身丝巾凭空飘起,随着芊芊玉手转动个不休,如白玉青莲,先开,后合,再凋零,花芯处露出白条条的肉身,却多了一分荡感,最后长巾轻轻滑下,伴随着这些女子的娇躯。

这些妖人哪还忍耐的住,纷纷招手施法,把看上的舞娘抓来,这些女子却不反抗,巧笑倩兮,倒酒喂食,顺服的紧;原来不知何时,身前的青玉案上,已堆满奇花异果,海味山珍,只剩下几名女子还在中央缓缓而动,舞乐都轻慢了起来。

“这位李师弟,你怎地未请美人作伴?”长春子转头笑道。

“哪敢与师兄争抢。”

“哈哈,师弟你是个妙人,我这女子送你,接好了!”

周乾一把揽住被推来舞娘,似是迫不及待在其粉腮上咬了一口,拱手拍马道:“多谢长春子师兄赏。”既然身处魔窟妖穴中,就不能事事清高自诩,和光同尘方是本道。

几人或明或暗的打量着这新来之辈,直见此状,方会心一笑,却实是同道中人,黄莲坐在主位上,左手边的女子已被姜佩佩推开,两位男女倒是你情我浓的紧。不过却听得徐天文拍膝笑道。

“姜师姐,我可知令师已把你许给了常天化,怎地这般不守妇德?”

“男女之事讲究你情我愿,你这花心人懂个甚。”姜佩佩扬头丢了个媚眼。

“是小弟不是,小弟不是,自罚三杯,”徐天文饮完后,又腆着脸道:“却不知师姐何时垂青于小弟,天文翘首以待。”

“选日不如撞日,就在今天如何?我身前这位假道士怕是一人还伺候不了老娘呢!”姜佩佩嘻嘻一笑,满脸都是酒后红晕。

“好个贱婢,竟敢看不起道士我,该打!”黄莲假装生气道,扬手一拍,顿时惹得一阵娇呼。

周乾正靠于身边女子的腿上,双眼似眯非眯,貌似假醉,但心中敞亮,越是这般奢靡荒淫的场面,越有机会得知平素隐秘的消息,石铁子正与阮朵抱怨海外孤岛没甚趣味,三杀和尚正与黄莲妖道套着近乎,似在求他炼上一炉丹药,听其言语,这才知晓王水这种魔教妖女为何要收下他这模样老丑的道人为徒,原是炼丹术极为高深。那五福子的弟子阮朵则在于两位不知名的妖人聊着一种魔道法术的修炼,除此之外,还有几位妖人已忍耐不住,在厅堂之上做些苟且之事,浪语不绝。

“本人倒还好,师傅本领寻常,十多年前就被峨眉派伪君子所杀,无牵无挂,那位教主前来,都不关我长春子之事。”神情一动,这番话语,似在那许妄口中也是听过,不过那位‘许师叔’可是一副愁眉苦脸,到底是何事要发生?

这般想,表面却是迷迷糊糊的起身,双手乱动,口中叫唤道:“还不快给我喂酒。”旁边的舞娘连忙倒上一杯,往那嘴上放去,咕嘟咽下后,起身摇摇晃晃的走了几步,正好摔在长春子身前,怀中掉出一物,正是吕怀蕊赐予的龟壳血片。

“师弟不堪酒力啊!”长春子见得动静,把其扶起,也顺带着拿起了这宝贝,在手中细细打量,似笑非笑。

“咯,多谢师兄。”周乾打了个酒嗝,顺势坐在他那桌前。

“师兄,这——”

“吕师叔对你可真好,连这种异宝都赐予你,寻常剑仙的护身灵光被其一打即破。”

“长春子师兄若是喜欢,便赠予你一片又如何!”周乾故作大气道。

长春子笑意更浓,“师弟真个豪爽,你这友人我交定了!”

周乾见状更与其亲近,连连敬酒,奉承不绝,不到半晌功夫,就好似多年交情一般,见火候差不多,就假装不在意道:“师兄刚刚说的何事?可与小弟有关?”

长春子一愣,回想了一下,意味深长道:“师弟可是想想知道此事?”

“嘿嘿,不瞒师兄你,我师来前曾让我打听一二,没想被师兄你看破了。”周乾装作不好意思道。

“哈哈,原来如此,其实此事也只是个谣传,我也不知真假,”长春子顿了顿,方轻声道:“西方那位教主来此,有传闻说是商议两教合并之事!”

周乾本还有些酒意的脑袋一下清醒了过来,表面作惊愕状:“这,这——”

“师弟噤声。”长春子连忙捂住其嘴,左右看了看,方小声道:“此事你告之吕师叔便是,若是多言,怕是惹上麻烦。”

周乾连连点头,却又低头问道:“师兄,这般隐秘的事,你是如何得知的?”

“我有一位师弟,侥幸被某位长老收入裙下,他随侍左右时,曾听得些言片语,若非师弟你赠予此宝,我还真不想多言。”长春子打算很好,虽是酒意指使,使其忍不住多舌,但便是周乾得知,也不会大加宣扬,给自己找不自在;以这种谣言换取好处,刚刚适当,却没料到他这位李泉师弟却并非同类。

“多谢师兄。”周乾又悄悄掏出一块鬼片,塞入其手上,这才晃荡回去,继续饮酒作乐,他却不怀疑这道消息的真假,若是虚言,那许妄不会这般愁眉苦脸,阴火姬师徒几人叛门而出,若是西方赤身两教合而为一,她们的地位怕就是就尴尬的紧,旧主成新主,又该如何自处,更深一步来说,无论是赤身教并入西方魔宗,或是西方魔宗并入赤身教,实力定然大涨,那青城除魔之事怕是就多了最大阻碍,无论如何,这道消息定然要传出去!!

“哈哈,这天魔宴已开了一日夜,食完这肉羹,大家便散去吧,这些小娘子可都是本道精心调教成的,每人只需带上两个。”

周乾一抬头,心中一颤,敞厅中央不知何时摆上了一座锅炉,一位男童正架在其上,光溜溜的,随时都准备入锅。面容十分熟悉,当日阴火姬所杀的一对夫妇中,真是其他们的小儿。

“这孩儿还是小道特意问师祖要来,乃是有根骨的,肥嫩绵软,最好下口。”

“哗,此次有口福了!”三杀和尚猛的站起,垂涎道。

“这种宝贝黄道士你都能弄到,真是厉害。”姜佩佩轻轻笑道。

周乾环顾四周,除了石铁子面容一皱外,其余赤身教门人均无异感,却兴奋莫名,或许对于他们来说,弱肉强食,道行高低,方是人间至理。

“下锅!”黄莲大叫一声,孩童‘嘭’的落入水中,‘嗤嗤’声与惨叫声不绝,几位妖人互视一笑,似是觉得这副场景十分有趣似的,还想再看一会儿功夫,以为取乐。

一道黑光闪过,孩童尖叫声嘎然而止,脑门处多了个黑洞,血水渐把大锅染红,“吵闹的紧!”周乾化身的李泉手指落下,嘟囔几句,翻了个身,又陷入醉酒中。

几位妖人面面相觑,好半晌,黄莲方自嘲笑道:“我这师弟好大的脾气!”

人肉被众妖人分食,只剩白骨森森,宴尽散去,周乾晃晃荡荡的往洞府上走,到了一隐秘之处,猛地作呕起来,似是要把胆汁都吐出,他借着酒醉避开了吃肉,但心中却感罪责不已,明知救不了这小儿,只得助其速死,但心中却有某中情绪欲宣泄而出。他从未有如此感觉,哪怕修了邪功,自家也与这些妖人并非同类,魔头该杀!赤身教定灭!

‘今日食肉之人的模样,我周乾记住了!他日定有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