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两百三十二章 斗虫炼丹香艳间 青城剑仙

小说:青城剑仙 作者:虫梦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除了那昆仑奴外,另二人的道行都要高于如今的自家,青鸟笼中的法力轻易又使之不得,倒是个麻烦,那鬼面虫王先喷出一团绿烟护住周身,又放出内丹乱打,‘乒乒乓乓’,与那黄光飞剑在半空中斗的不分上下,冤魂鞭抽打个不休,却始终破不开绿烟,差些被溢出的毒气缠上,好在那珠子威力不俗,勉强缠住鬼面虫,让它脱不开身,这虫豸体内毒气有限,渐渐落入下风。

周乾一扫周围环境,眼睛一亮,默念魔咒,一团黑乎乎、油光光的小魔手成了形,悄然往下探去,这里本是崎岖山道,坑坑洼洼,泥地又松软,很容易就陷入;那使珠子的妖人仆役正勉力斗法,忽地身躯不稳,脚下踩空落入泥里,刚欲拔起,‘咔’的一声脆响,这人痛嚎一声,感到脚踝骨被捏碎,骨片倒刺入肉中,头顶上那宝珠一个不稳,还未来的及护身,一道黑影就扑来,毒烟覆身,不到半刻功夫,肉消皮烂,只剩下一具青黑骷髅。

另二人见状,一个惊,一个惧,那御剑的妖人似还未修炼到腾空的境界,只是取出一张符篆;往外一抛,化作一道冷森黑气缠上鬼面虫王,他知晓若是逃跑是无论如何比不上这魔虫的,只得拼命一搏,飞剑剑光伸长三尺,缠绕上一股血气,往那虫子口处射去,正好削掉两根獠牙,似是巧合的中了其命门,黄血洒落个不断。

“昆仑奴!快上!”话语未落,就见这人已跑的不见踪影,全然浪费了这番良机,心中气急,这野人靠着点头哈腰、阿谀奉承,让自己二人心中大畅,便想带挈他一下,没想关键是一点作用都无,连累了他不说,真以为单凭脚程就能逃脱的了么!随着鬼面虫的内丹射来,胸腹中一痛,真是死不瞑目!

那虫子咬开一条大腿,埋头啃着,手指大小的内丹转着圈正要射回,泥土溅出,一只蒲扇大小的大掌冲上,正好抓住这虫豸的内丹,于半空中僵持住,鬼面虫怪叫一声,身上的绿烟打着圈往前方射去,山石皆腐,很快隐藏在后的周乾身影就显露了出来;虽是半瘸,但灵活如鼠,三窜两逃,便躲了开,这些时日,周乾虽不敢多修《赤气诀》,倒是把落下十几年的功夫重捡了上来,在道行尚浅时,这些手艺真是颇有用处。

趁此良机,往山壁上连踹蹦了几下,三息间就跃起七八丈,这是江湖中失传已久的身法——浮桩,取意便是木落水间,半浮半不浮,除非真就练得神仙法,不然凡人哪能踏波如平地,这已是武道的极限了。

鬼面虫王的毒烟还未飞回,内丹又被小魔手抓住,一时倒没了依仗,还完好的那只右脚高高抬起,腿如铁鞭掌似锤,大筋绷直肉如钢,血气涌动如水银——流云抽腿!如床弩弹弓,脚跟直抽打在碗口大小的复眼上,‘啪嗒’一声,汁水飞溅,牛犊子大小的虫豸多足一歪,砸翻在地上,烟尘四散。

那内丹一时无了支撑,竟掉落下来,而魔掌直接穿透了鬼面虫的腹壳,扯下大团脏器,青血流个不休,这虫子抽搐了片刻,终是停了动静,那团绿烟无了驱使,也渐渐的散去。周乾长出了口气,多年已过,这腿功还好未落下。

切下长在脸上的那团肉头,但仅这一个就抵得过其它,又收拢了死去那两位的收获,足有五六十,心中满意,至于那昆仑奴,弃人逃生,料也不敢多讲,便往回赶去,山间雾霾重,还有些微的毒气,不能久待,刚走到山半腰下,心中一动,山间泥泞潮湿,只要下脚,便有印迹,而他现在看到的却是一如女子金莲般的小足印,很是奇特,在这群人中,只有那面首黄百方有,而刚来此山时,此人急匆匆的表现,似也有不寻常之处,看其方向,正是山头一处;脚步一停,转了个方向,换了个路线往那处摸去。

这黄面首的道行虽不高,若是以青城弟子的水准,顶多算是心法三四层的水准,但也远不是如今的周乾能敌的过,稍有动静,就会被其发现,凭着手脚不俗,从山背上攀爬到了一座岩石处,俯身观望,距离那山洞足有十里之远。

约过了半个时辰,那黄面首走出,左右张望了下,整理了衣衫,驾着小舟飞去,而没过多久,就又出来一人,周乾略一错愕,竟是那敏儿,头一低,避开其视线,待二人都走远了,方转开了身子,奴婢与面首偷情,倒是大出其意料之外,但于关键之时,这点发现说不得会有大用。

回到山下,点明收获后,这黄百果真如其所料,颇为欢喜,罕见的夸了周乾几句,至于死去的二人,却是一点没被放在心上,时辰一到,便飞舟赶回。

仆役亦分三六九等,最差的就像是那种刚进门的匠人,修为道行都无,只能凭着服下‘赤阴丹’后产生的怪力做些苦活劳役,这些人在这水娘娘的府中足有数万之多,而再高一点地位的就是修成浅薄魔法,可采药养蛊,驱兽炼药的,周乾便是此类,数次任务下来,都是完成的十足,让掌管府中大小事的三位婢女头头都多看一两分。

“李瘸子,把四味药送来。”丹炉后侧传来低沉的叫喊声。

“是!”周乾低头,捧着分类好的肉花、鬼精、鸡虫卵、蝶蛹奉上,此次是炼一炉乱心丹,这丹药并非服用之物,而是惑人的毒药,能生出种种幻象,在审讯时生有奇效。

丹炉前跪坐有一位披头散发,吊眼长脖的道士,唤作黄莲,乃是那水娘娘,也就是王师姐的唯一弟子,在府中地位较高,也是周乾费尽心思,方得了这炼药童子之职,他做事干净利落,倒颇得这道士的欢心。

这炉丹药已炼了七日,黄莲道士手中拂尘挥个不停,股股黑风扫入炉内,使得丹焰更涨,丹炉一阵颤动后,让人作呕的热臭气传出,周乾连忙不顾烫热,掀开炉顶,探头一看,除了散开的,无药性的,足有十七枚光溜溜的丹药在药渣里。

“道长,这些是成的。”周乾把完好的药丸一一放置好,对黄莲道。

“做的好,七日夜未合眼,你倒是不错。”约是丹药数量较之所想多些,黄莲哈哈一笑,赞道。

“小人只打打下手罢了。”

“你只是个匠人,怎地切分养炼这般熟练?”

周乾心中一凛,却不动神色道:“这些玩意小人虽不懂,只眼明手快罢了。”

“哦,你且抬头。”

视线刚往上,就见得对面小指拇指掐住,不及多想,心神立马潜入青鸟笼中,取而代之的是真正李泉的魂魄,那黄莲道士眼生黑光,直似照在人之心神上。

“你是谁?”

“李泉。”

“家在何处,为何来此?”

“松江人,被大仙抓来。”

黑光一敛,李泉顿时跪趴倒地,汗珠不要钱似的落下,黄莲笑眯眯的安慰道:“莫要心慌,刚刚只是玩笑,你做的很好,晚上我送两位美人替你解解乏。”

李泉不敢多言,弓腰转身离去,刚出了门,眼神一清,已是周乾占据了肉躯,面色阴沉如水,虎穴狼窝,真是片刻都不能松心,若非刚巧发现这人施法,怕是早就暴露了。

回到住所,却不是刚入时的简陋石屋,已有一座小阁,刚入了门,两道香风袭来,哈哈嘻嘻的娇笑声中,两位面容娇媚,前凸后翘的女子一左一右的钻入周乾怀里,不销说,定是黄莲道士送来的女色,这些女子殿中足有上千,都是床榻间的玩意,多是少时被摄来的童男童女,除了少些有根骨的被收入门下,倒霉些的被祭炼成邪法魔器,男女都被圈养成人犬,用来与这些门人弟子享受;看着二人的神色,虽是娇笑可人,但眼神空洞,都不似常人。

周乾化身的李泉只是普通的匠人,见状哪还不心动,还未到房内,衣衫就落了大半,不着寸丝,自腹以下,隐显丹痕一线,柔发稀疏,还未细看,就被胸前双峰吸引,入床之后,哪还用细说,正以晶镜照影之法窥视此间动静的黄莲满意一笑,青光一散,收了法术,便是正道剑仙能避过自家摄魂术查探,但这些人自诩君子,怎会做这般下流动作,至此息了怀疑之念。

第二日清晨,周乾从粉股嫩肤中爬起,表面做出一副脚软的行迹,他知晓昨晚定然是有人监视,不然这些女子怎地也轮不到自家一个仆役享用,倒是此夜后,短时间内该是无了怀疑,也可做些打探之事了。

刚走到门口,一只白猫模样的妖兽大摇大摆的就走了进来,周乾笑了笑,这小兽倒是不认生,三番五次的来此,只是不知被谁家所养,陪它玩弄了会儿,就听得三位婢女之一的许娘传音道:“替我去药田中去上一味百年黄精。”

周乾连忙点头称是,心中却是一喜,来此近半年,终于有机会出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