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二百二十九章 别有洞天藏域外 青城剑仙

小说:青城剑仙 作者:虫梦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不仅是七派入门严苛,魔教同样如此,哪怕是根骨极好的孩儿,也得上纠三代,细查来历;除了提防它派埋入暗外,更有一点便是常有散仙老魔或因寿元已到、或是渡劫坐化,这等人物脱胎转世后三光不昧,心智齐全,真要阿附于门内,必有所图,寻内外功,各有算计。各派吃了几次暗亏后,也都小心为上,数百年来都无了此类事发生。

如此情况下,想要暗渡陈仓,潜入赤身教,怕是千难万险,几无可能,好在天不绝人路,这吕轻烟的弟金刹与龟兹国王的关系却被有心人利用起来,朝廷三大征是真,李泉从军也是真,只不过早在年前,从松江府出行之时,二人就已暗调了包;由小雷音寺神僧之一的本音出手,以释家**须弥纳芥之术把周乾的三魂七魄封印在体内一角,艾掌教再以五方五行提魂**把凡人李泉的魂魄取出,置入其身,而散仙长嵩真人则以五福汤浇灌百日,使得杂气入体,又回凡人之躯。

经此种种,方算是功成了一半,吕紫烟素有心计,立教之地寻常剑仙难知,且数座大阵掩盖,便是本门弟,也难以分辨的十足;但她亦不是无了缺点。

这位吕教主本是才人出身,四岁就入了宫,十四岁因容貌美异,封了嫔,次年便毒杀了当代皇帝高宗最喜爱的两个**妃,心计不断,终是在三十岁时登上了皇后宝座,后二年,高宗暴毙,仅余幼,是故大全独揽,任用酷吏,蓄养男**;这倒也罢了,但其欲壑难填,不断迫害皇家孙,让爪牙假意献石‘圣母天降,帝业永昌,’与凡人十岁高龄成了土古往今来,第一位女皇帝,天下大哗!

凡间的事剑仙本不必管,也不能管,这位女帝得了天下后,却又想得长生,遍寻方士左道,炼了小山一般多的金汞丹丸,一无所用,但也算是有些机缘,于将死未死之际受了域外天魔传授一卷《天妖鬼箓》,如获至宝,取人心,吃孩童,修炼魔法不休。

这些事终是引起了数位正派剑仙的注目,大斗一场后,重伤而逃,此人心智资质都是顶尖,且百无禁忌,很快就在异派创下不小的名声,收了许多徒徒孙又在几次仙府开辟之时得了大运,交好许多外道魔人,苦修五百载,终成劫后之身,反降服了欲界天魔,如奴役使唤,乘此天地大劫,抢得了先机,立下道统,想要成一方教祖。更新最快最稳定)

做皇帝之时,穷奢极欲,湛湎荒淫,入了魔道,更变本加厉起来,众派开山之后,常遣弟于土各地摄些能工巧匠,好为其打造魔国妖域,但七派有五立于教于此,守护人间,弟前赴后继,是故少有得逞;便是这般环环相扣,假作成真,历时五年,终于被这赤身教弟摄来,来历无一丝一毫破绽。

远望四周,黄沙遍地,常有零星小国点缀其上,又见绿洲片片块块,热风习习,都是些人间难得的景象,周乾表面仍是慌乱的神情,但早就暗观察前后左右,受困于凡人眼力,只见得最前方似有两三人当先而行,其一个正是那金刹,不知过了多久,脑昏昏沉沉,肚咕咕直叫,这才意识到已经一日夜未进食了,身乏的很,自修仙以来,这种感觉已经很久未有过了。

忽地沙漠尽处卷起一阵飓风,天际阴云密布,砂砾随着黑风卷起数百丈高下,如大浪排挡,兽吼声大作,数十上百的风柱渐有成形,怪霾升起,随着飞剑冲入其一道黑风柱内,却是一阵天旋地转。

‘传闻这吕教主夺了西方魔教的护教阵图十二铜魔神砂大阵,没想竟是真的,借住这方圆千里的灵气,甚至能演化出十二种不逊色于元神之辈的铜精神魔,更有转变小千世界之能,咫尺千里,天涯一寸,若是强攻的话,同门不知要死伤多少。’周乾暗自揣测,此番潜入赤身教的目的之一便是窃取这魔阵阵图,若是一切顺利,甚至于青城攻打赤身教之际,暗停了这阵法运作,不过这几无可能。

又过了两个时辰,眼前一亮,一层层薄雾细沙散在前方,碧莹莹,红灿灿,桃花七刹**网、修罗网、彩霓练、无形魔瘴,续续断断,密密麻麻遮盖在四面八方,戾煞冲天,却又被遮天绿雾拦下,以周乾的眼光,也就只能认出这几张名气甚广的妖网,更多的五光十色却是看不分明,倒吸了口气,这吕紫烟哪来、这般深厚的家底,怕是魔教五脉的总舵,也就这样了吧?连自家山门怕也不及!

飞了两三百里,凭着金刹手的红光开道,却不知是何宝物,注意到了这一点后,暗暗留意,又破开一层十数丈后的迷雾,便见得一座万丈大佛平地而起,披发拈花,似女状,却还未做好,单这一个人工就可比拟青城五峰任意其一,更别提碧瓦朱甍、雕梁画栋,大大小小的山头上,宫殿起伏,霞光隐逸,哪一座都要蔓延数十上百里,不比王宫差个分毫,珠玉铺地,宝石如砖,奇花异草,光彩离离,豪奢之状顿显,仕女成群,仆役万千,各色绿烟碧火时不时冲出百丈千丈。一眼望去,竟是看不到边。

那万丈大佛额上似是镶嵌着一百尺大镜,周乾心一紧,连忙沉下心神,默念咒语,体内米粒大小的青鸟笼一亮,一股吸力涌来,魂魄收入其,而李泉的神志则渐渐复苏,眼见这般壮阔的场景,顿时惊呆;与此同时,镜上大放魔光,照耀在刚刚从云间突入的几人,不消说,定是水晶照影镜无疑——

于鸟笼,周乾只能隐隐约约察觉到骨骼肌肉被一股魔光侵入,似是有某物落在体内,虽说感知不到外界,但在自己默数到二十万下时,又是一股邪气穿入心神,李泉的魂魄剧烈颤动起来,便是猜想到是有人在以妖法敲打审问。这倒不担心,自家这具肉躯与李泉的魂魄磨合了五年,所经所历也是事实,不虞会有破绽。

此事过后,周乾复数了十万下,也就是说自来到赤身教总舵后已过了近四日夜,想了想,又等了两日,复又占据了肉身,把李泉魂魄镇压了住;微微睁眼,便发觉自家身处一座静室,精神上的疲惫感顿生,魂魄乃精气所生,神灵所化,以肉身载持,一体两人,就如单手持两物,吃力的紧。

更关键的是魂魄亦有阴阳二气,周乾因道法颇深,浑然一体,若鸡般,而那李泉的则是散乱如柳絮,每次换体,都似日从云出;他自己算过,这般下去,再过不到三次,那凡人的魂魄怕就要受之不住,彻底压下,倒时万一再有道行高深的人审讯,定然会露出破绽,必死无疑。

“你们这些蝼蚁,还不出来!”门外忽然传来吼叫声,周乾一惊,连忙穿衣而出。

已有不少人在外等待,有些黑发黑眼,似是土人,有些金发碧眼,大口尖鼻,似是大食百姓,还有多多少少西域诸国的人种,手脚均有厚厚的老茧,面目黝黑,定然是工匠无疑。

“这些神仙丹,是先给你们的甜头,待教主的万丈金身修好后,更有奖赏。”前方那位骷髅头、人身,阴气森森的模样,手一张,洒下数十上百颗黑色丹药,周乾注意到与自家同样刚来的匠人畏缩不前,而其他人则扑倒地上抢夺起来,场面一时两分。

“腌臜货们!一人只许吃两颗!偷吃着死!”那妖人抽出一根鞭,连打带抽的骂道。这些人服下丹药后均是飘飘欲仙的模样,好似舒服的紧。

一人带头,便有了二者,三人,除了周乾以及少有的几人外,基本上都已服用了下来,手拿着两颗,细细的观看,闻了闻,有一股奇异的香味,就连魂魄都好似一颤。

猛的一条鞭打来,‘啪嗒’一声,周乾小腿一痛,情不自禁的半跪下,“吃了便是!看着做甚!”

冷汗落下,这副凡人躯壳,还不如当年抱丹后的武人体质,实在单薄的紧,见那妖人作势欲打,又看旁人都已服下,忙吞入口,这丹药入口即化,安逸快感似从心底传出,一浪又一浪,别说是凡人,便是刚入门的弟,怕都很难不被**住,且一股浅薄的魔气从喉间散入四肢百骸,不停改造着骨肉。

见周乾蜷缩着身,头埋入膝间,微微颤动,骷颅头满意的点了点头,转过了身,浑然没注意他平静的双眸,以及还留在手心的另一个药丸——

刚欲说话,忽然面色一变,一口纯色的剑光从一侧宫殿飞起,电也般的往外射去,四五道魔气同时追上,周乾只来的及看上一眼,心大震。

“太乙真气!是峨眉剑派的剑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