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无广告 在线阅读-九点小说网 快速收藏本站:Ctrl+D

第两百二十八章 龟兹年祭得真我 青城剑仙

小说:青城剑仙 作者:虫梦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土向西约有八百千里,过了玉门关,起自敦煌,有数十个小国,或是沐浴汉化,也生长游牧野民,更有的衍生出独有的民族风情,如吐火罗、皮山、小宛等国,各有朝廷道府的地界,小国寡民,均是不同。更新最快最稳定)

    “乌冬,你那汉家扎西今日怎地未有出来?”一名头裹沙巾,碧目阔口的尤多利,也就是土所谓的婶娘,操着半生不熟的汉音,取笑道。自朝廷三伐大漠后,乌兹国人多以此为荣,倒是本地话说的极少。

    “李泉扎西说是要打造一把土国的交椅,好在年祭上献给阿育王,免去三年的头税。”乌冬低着头玩弄着脚腕上金环,发出‘铃铃铃’的响声,漫不在心道,手拿着木盆,似是刚从迦南山壁上取水归来,西域多为沙漠,国主控制着这方圆百里唯一的水源,谁都不敢不尊这一代护国王罗什的命令。

    “好美的脚环!”尤多利赞美道。

    “是李泉扎西帮我打造的!”扎西是龟兹国兄长的称谓。

    乌冬怕这火热的日光把这盆水晒干,连忙告别,匆匆往家里走,推开小圆门,就见一个长相憨厚,三十岁左右的男正加固着椅脚,神态认真,这椅由附近最好的婆罗木打造,通体赤色,上有环形手把,向外开,称作‘月牙扶手’,椅足前后交叉,穿之以金片,收开皆可,最亮眼之处便是椅背上刻着的天婆施雨图,五官紧凑,惟妙惟肖,好似一睁眼便要透木而出般。

    乌公摘了下尖顶帽,小心的跨过地上木屑,对女儿说:“乌冬冬,你看这是多么稀罕的宝物!”

    “真是漂亮!”乌婆西由衷赞叹道。她本名娜兹坦坦桑儿,是乌桑别儿的妻,入门后,因本国风俗,改名乌婆西。

    “还要加上个铁片,我去拿上一个。”李泉仔细看了看,说完起身,一瘸一拐的向外走去,那右腿似是有些伤患,乌冬冬也蹦蹦跳跳的跟了上。

    入夜,沙漠难得的清凉时刻,一家人把昨日剩下的羊肉热了热,祭拜了罗婆神后,方用起了餐。

    那羊肉乃是以肋骨为分,整块整块的夹在大铜棍上翻滚烤成,羊肉多脂,以此润泽,焦黑的表皮用小刀切去,淋上特制的汤汁,看着肥腻,吃上去甚是爽口,酸香甜嫩,李泉刚来此地时就喜欢了这玩意。

    “李泉普桑,你在这里住了有五年了吧?”本名乌兹别儿的乌公咽下萝菜,忽然道,对于亲密的友人,便以普桑相称。

    “嗯,朝廷,就是土国的征西大军年前便已撤回,我腿上了毒箭,远行不便,家又无人,便留了下来,还得多亏乌叔的收留。”

    “那你可喜欢乌冬冬?我愿赠上十只肥羊,来换你做我女儿的安达。”安达是土夫君的意思,西域人虽不知礼,但多爽直。

    “李泉扎西,你就答应嘛!”乌冬冬在旁催促道,龟兹国无男教女防,说是嫁人,更似**,若是夫家不合人意,自可禀告王妃,解除婚姻。

    李泉神情一动,论身份地位,他仅仅一个兵头,腿脚半残,若是在原,怕是只能娶上手脚粗大的村妇,更别提这乌兹别儿也是有数亩土地的小地主了,乌冬冬虽说面貌异于土女,绿目金发,扎着许多小辫,让其很不习惯;但年纪小俏,身材婀娜,又喜爱自己,思索了片刻后,缓缓的点了点头。

    又过了一二日,龟兹国一年一度的祭奠如期举行,十匹大象拖着由金柱、白玉、翡翠、神木、珍珠造成的巨大马车缓缓而行,前后左右各有二十名童男童女侍奉,龟兹王妃带着面纱,裹着鲜艳丝绸,正朝两旁欢呼雀跃的民们挥着手,此举顿时引起一片声浪,龟兹百姓纷纷跪拜连连,口称佛母,一阵又一阵的由曼陀铃、塔儿琴吹奏的绵延长的美乐传来,似佛祖念经,却又欢快了许多,少有停顿。

    喷火球、耍蛇、玩戏法,到处都是艺人搞怪的身影,费尔舍贵族们也会用拜思尼,也就是拌饭招待穷人们,这种由肉、蔬菜、草药做成的美味最得他们喜爱,西域的瓜果往往比猪羊都要珍贵,少女们头裹红纱,翻手扭腰,结成群欢快的舞动着,其正有乌冬冬的身影。

    象车缓缓开过红毯铺下的道路,入了泰王宫,门前正排着长长的队伍,正是向护国王进献礼品的商人及地主,今年已五十多的罗什上前牵过妃的手,乐呵呵的在主位上接受众人的献礼。

    “柏斯波尔进献牛皮十张!”殿前的提点官叫道,罗什王点了点头,这已算是不错了,毕竟龟兹国是小国,这代国主还是靠着汉人的大军,方从兄长手夺回王位。

    “黄魏进献长安纸十捆!”

    “白化进献银壶一套!”

    三十年前随着汉人复转乾坤,重定天下,于关外走商的人士也多了起来,多数受到当地土著的欢迎,时间一久,也有不少就在此安顿了下来;随着礼品一件件呈上,罗什王也没了兴趣,只偶尔的珍品奇物,方看上几眼。

    “大王好生闲。”随着调笑声响起,青黄红三光连闪,照的大殿四壁分外诡异,护卫抽出弯刀护驾,却被罗什王挡了回去;不知何时,一个身穿黑袍,面容似男似女的怪人坐在王位前,饮着鲜红似血的葡萄酒。

    “金刹大神,您来了!”罗什一转态度,弯腰恭谨道。

    “要的东西准备好了没?”

    “一百童男,一百童女,都照您的吩咐,藏在地下,随时都可提走。”很少人知晓,当年罗什未夺得王位,受兄长追杀时,便是受这金刹的庇佑,方保得一命,也方知晓这西域,有些本领毫不逊色于罗婆大神的人物,居住在极隐秘的天地。

    罗什面无表情,倒是王妃露出不忍之色,金刹见状调笑道:“娘娘可是不舍?别以为吾等便是食人吞骨的货色,这些孩儿到了本教仙地,若是福泽深厚,说不得还能有长生之机,不比凡人生老病死要妙的多。”

    “是的,是的!大神说的有理。”

    “你也莫要怪我,这里虽是化外之地,但我们的戒律,是素来不准管家国大事的,也是为何我一只手就能捏死你那兄长,也只能护住你一人,等朝廷的掩日军来助你复国。”

    “还有,教主最近又要修白玉大佛,需灵巧的工匠,你在国内搜刮一二,过上几日与我一齐送去。”

    “是,只是——”

    “放心,延寿仙丹少不了你的,先让我歇息一番。”罗什会意,一挥手,就走来数位貌美佳人,伺候着金刹饮酒作乐。

    “乌兹别儿献礼,天婆施雨椅。”乌公恭恭敬敬的抬着由天鹅毛遮盖着的礼品,走上前,一掀绒布,整座雕刻精细交椅便现于众人眼前,由价值百金的婆罗木雕刻而成,自然散出一股淡淡的檀香,凝神醒脑,那副天婆布雨图更是美轮美奂,神气毕现,这位乌桑别儿为自家女儿挑选的夫婿,除了性格憨厚,看上的便是李泉的一副好手艺。

    “哦?这是谁做的?”金刹好奇道。

    “是我家的一位汉家客人。”乌公看出此人地位极高,是故低头尊敬道。

    “让他进来。”

    不一会儿功夫,李泉便一瘸一拐的走进,对龟兹王、王妃及众位贵人各施了一礼。

    “汉人?哪里的?”

    “是,小的是松江府人。”

    “怎地来此?”

    “本是当地匠户,因手艺不错得匠长赏识,推荐给了王校尉,正好大军入沙漠,便跟随了去,与白野、尉犁二国交战时,了毒箭,回不了土,就在此定居。”

    金刹问一句,李泉答一句,神情却是迷茫,仿佛被牵引了般,一道极细的红光缓缓渗入他眼眸,甚至能‘看’到之前的经历,于军布阵、建造攻城器具、打造吊石车、挖隧道,一幕幕的苦战……

    “很好。”金刹收回了密魔**,满意道:“就是你了。”

    李泉受了魔法,心神剧颤,似是见鬼似的,满脸恐惧,歪歪斜斜的向殿外跑去,终被两个护卫按住。

    “不知死活。”金刹冷笑一声,却是暗自点了点头,受了此法,常人如堕地狱,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反应。

    待李泉醒来时,却发现身不知带几千上万丈的高空,日光像是滚水烫肤一般,若非身上一层淡淡的黑膜裹住,怕不直接晒晕过去,低头一看,却是发现坐在一口散着滚滚黑气的大剑上,附近数十上百口同种模样的飞剑浮浮沉沉,上面有老有少,有男有女,具是惊恐的表情。

    心如乱麻之间,不知所措之际,手不小心的碰上的剑锋,血口划破,不知怎地想起了经常做的怪梦,梦自己是一位技艺高超的剑客,在黑白两道闯下偌大的名声,后来怎地,却是一丝也想不起来……

    越想越头痛,忍不住抱头惨叫起来,左右翻滚,心好似有物挣扎而出,好半晌,放停了动静,躺在剑上,一口一口的喘着粗气,眼神却由呆滞转为明亮——

    ‘哪里是李泉,分明就是周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