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二十四章 情人看剑 青城剑仙

小说:青城剑仙 作者:虫梦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斜雨稀疏,落在栋梁上,落在后宅间,落在马三的刀锋上,马三的刀已经好久没有出鞘了,最近一次出鞘是什么时候?大约是在五年前与水匪浪里白鱼范鲤于岷江之上,那是自己得意的一战,那一战之后,祸害千里岷江十数年之久的水祸荡涤一空,那一战后,自己也被梁都督任命为副都督,那一战后,自己也算是一朝得志,享尽人间富贵;不知何故,马三突然回忆起自己生平,这可不是个好兆头,马三紧了紧手中大刀。追小说哪里快去

“都督!到了!”舟帅钱四忍不住提醒道。

“哦,到了啊!”马三神情恍惚一下,突然惊醒道。

“都督,信上是如何说的?”胡一匪严峻道。

“白楼黑瓦,匾后纸信!你们去附近找找看!”身后十名劲卒凛然听命,四处探查起来。

“马大哥!真要如此吗?那贱婢真值得大哥冒这险吗?”钱四忍不住劝道。

“是啊!都督!依卑职所想,这信件十有**是那贱婢同伙所为,为的就是取都督之命,都督明知如此,何必轻生犯险?”胡一匪道。

“不用说了!我那春儿夫人与我同**异梦,想必退路早就准备好了,至于这信件,恐怕是躲起来的那几个小鬼所为,鹬蚌相争之计,能骗的了我吗?”马三老谋深算,一眼就看明此计。

“可都督明知是计,为何……”

“情殇难愈,唯有以杀止伤!”马三干瘪瘪的道,语气好似夜枭嘶叫,杜鹃泣血。

“依你所说,那周乾一炷香之内必回?”佘姥姥阴森森的声音在黑夜中惊悚异常。

谭猴儿嘿嘿一笑,似乎是碰到右臂伤口处,眼角猛的一抽,道:“周乾这小子去寻他那两个生死不知的兄弟,他与我约定时辰在此会面,估摸时间,大约还有一炷香的功夫。”

“所以你就出卖他?”魏老四冷笑道,他们这种绿林人物平生最恨两种人,一是不讲兄弟义气之人,一是朝廷走狗,是故有此一说。

谭猴儿嘿嘿一笑,道:“萍水之交罢了,那有什么交情可讲。”

阴姬突然道:“这到真是个埋伏人的好地方!”

这左右是两栋小阁楼,瓦棱破旧,杂草丛生,这是马三三房与四房小妾的闺楼,娶妻取德,纳妾纳色,这两名老妾早就人老珠黄,早在一年前就已经孤独而终,阴姬连二位老妾面都没见过,更别说来这里了,倒是在丫鬟小厮口中,这两栋楼深更半夜不时传来夫人孩童哭泣哀号之声,隐隐有鬼屋之说。

夜更深,伸手不见五指,远处依旧有火光闪烁,但光线微弱仿佛鬼火,几人都是武功高深之辈,身躯强横,也没有夜盲之症,却也只能看清人影。

“有人来了!”佘姥姥猛然道,干瘪的耳朵贴在龙头铁拐上,江湖中传闻有一种奇门武功叫做蝙蝠耳技,练成之后数里之外辨人实物,佘姥姥所使大概此类。更新最快最稳定)

“不止一人!”佘姥姥耳朵动了又动,“约莫十数人,有三个练家子,还有十数个脚步较之常人略显沉重,应是身上披了重铠。”

“小子敢骗我!”林泰脾气暴躁,蒲扇大小的手掌一把拎住谭猴儿的脖子,谭猴儿只感觉到一道巨力挤压自己的喉腔,恶心欲呕!

“放了他!”佘姥姥冷哼道。

“姥姥虽不能杀你,但有无数种法子让你生不如死!小子何以胆如此之大?”

“我真不知来者何人,小子也是被马三马屠夫诓骗而来,哪来的什么帮凶,同党。而且马三欲置我与死地,我跟不可能与他合作,那岂不是自掘坟墓吗?”谭猴儿咳嗽道,气血翻涌导致面色通红。

“量你也不敢!”佘姥姥思索片刻,冷哼道。

“姥姥我等该如何?”阴姬等人问道。

佘姥姥环视四周,沉思半晌,道:“我们这般……”

脚步声在寂静夜中越响亮,一道粗犷的声音传来:“都督,此地已到,接下来该如何?”

马三刚欲回答,就听见一道凄厉的惨叫:“鬼啊!”飞天貔蝤魏老四连滚带爬的撞出窗外,马三一伙纷纷抽刀弯弓戒备。

“动手”!小楼里传来气急败坏的叫喊声。

几道庞大黑影从小楼里丢出,劲卒们纷纷举起八牛弩,牛筋弓弦声一阵乱响,不愧是百战余生,反应迅,眨眼间抛弩抽刀,向黑影砍去……

木屑翻飞,切碎,黑夜中也看不清是何物,大约是小楼所有,刀光闪烁间,原本劲卒阵型在这瞬间被冲散,须臾间,三道黑影冲入人群中。

兵家大忌夜间炸营,何故?只因人皆有恐惧之心,劲卒心中皆知此时点火无异自杀,身边人却又不知是敌是友,骤然遇敌之乱,黑夜无光之可怖,生死命悬一线,缩手缩脚,十成功夫施展出不足一半。

三道黑影冲入,直如杀瓜切菜一般,刹那间五人丧命,这可不是五名普通兵卒,而是五名身穿重甲,骁勇善战之精锐。

将乃百军之胆,马三一声怒吼,手中镔铁残虎刀猛地往地下一划,一道火花四溅,趁着火光,马三大刀划起一道凄厉的风声劈向其中一道黑影,“铛!”的一声巨响,二人同时倒退三步。

“龙头铁拐?”

“马三你怎会在此?”二人同时惊讶道。

“我就该猜到春儿是你们的人!”马三面色苍白道。

“这里没有春儿,只有阴姬!”阴姬双手优雅的一划,八根毒针飞向马三咽喉,心脏,头颅。

马三左右猛地闪出二人,双刀翻飞,把毒针纷纷磕飞。

“都督!”胡一匪见马三神情恍惚,连忙喊道。

“呵呵!呵呵!”马三怪异的笑道,神情瘆人,“好好好!该死的不死!该活的不活!都该杀!都该杀!”手中大刀一闪即过,斩向阴姬。

“布阵!”钱四见马三神情似疯似魔,刀法狂乱,也来不急多想,连忙指挥众人。

劲卒皆百战精锐,短暂的慌乱之后,连忙把平时演练的阵法铺展出来。

此阵法名虎头鸳鸯阵,源自鸳鸯阵,最初此阵法是从本朝名将抗击岛国蛮夷所创,一阵施展约十一人,兵卒持狼筅,腰刀,藤甲,长短兵器配合使用,变阵迅捷,又有三才,二才之变化,将军灭蛮夷六国后弃之不用,而后被六扇门之人改良,专对武林人士。

三人一体,一人持短斧小圆盾,一人持陌刀,一人双矛,走鸳鸯步,阴姬林泰只觉得滚滚刀浪铺面而来,如同大江倾泻,二人一时间步步退让。

马三状若疯虎,镔铁刀刀势一浪接着一浪,黑夜中只能隐约看到一团刀光,佘姥姥似是右臂受伤未愈,扶风披柳式变化有余却失劲道,尤其是施展劈浪,折柳,翻花三式杀招,劲力由右自左,血气不通筋脉受损,确是有心而无力;好在旁边有阴姬相助,毒针,飞镖,短剑连绵不绝,在黑暗中威力更填三分,倒是勉强支撑下来。

“魏老三!你在干什么!”林泰怒喝道。

魏老三面容铁青呆滞,四肢僵直,口水挂在嘴角,意识似是短时间恢复了过来,“有鬼!有鬼!青,白脸!会咬人!吃掉我的心脏!我的肝脏不见了!啊啊啊啊……”

几名兵卒趁隙以弩射之,血肉横飞,魏老三吐血倒地之际还在喃喃:“有鬼!有鬼……”给乌云遮月之夜添加了几丝可怖。有鬼!有鬼?是个什么鬼……

“马三疯了!”佘姥姥想道。

此时的马三真如恶鬼一般,面颊左侧一片肉被阴姬诡异莫测的暗器削去,露出深深白骨,右臂,左腿,腰间都被暗器射中,血流不止,马三的刀术却更显狠辣,马三的疯狂不是没有好处的。

论真实武功马三最多与佘姥姥不相上下,甚至略逊一筹,再加上初入一流境界的阴姬,按道理被压制的应是马三,但此时被压制住的却是这二人,所依之法无它,以命换命而已。

马三刀势狂暴而肆虐,但其已入魔嗔,刀法渐渐失了章法,马三一招飞燕回之后,刀路由下往上,气势无双却失去后续变化,佘姥姥纵横江湖三十余年,经验何等老辣,一招凤点头从刀势空隙中戳入,准确点穿其肩胛骨,骨肉四溅,佘姥姥心中暗喜:“阴姬的摄魂术果真奇妙,因爱生恨,由恨入魔,最终心智全失,形同废人。”佘姥姥刚一抬头,就见一双布满血丝,铜铃大小的眼睛离自己不到一尺……

都督府石狮大门,数十名兵卒,持弓拿弩,神情紧张的看着门口,大门外缓缓走入一位中年人,中年人右手拿着一口沾满鲜血的宝剑。

“我来找我徒弟,告诉你们那个都督,我徒弟掉了一根汗毛,老夫就血洗了这座府邸。”

“弩手,矢击,弓手,备击!”

随即弓弩上弦声不绝,数十道弩箭无声无息的射向那人。

若是以常理推测,即使对方身手再怎么高,黑夜之中目不能视物,伏牛弩箭无声无息,那人必将丧命。

可惜那人只是简单的几个闪身,数十道弩箭就消失在其身后的黑暗中。

兵卒一阵恐慌,凡人怎能如此,难道是山精,妖魅?

一位校尉突然想起江湖中一个传闻,历朝历代总会有一两个奇人武学达到技近于道的境界,那时凡人躯壳就会产生种种不可思议的神通,“秋风未动蝉先觉”与人相交,敌意可查,与人对敌,招式可探,矢箭飞,不得加身。

佘姥姥一惊,继而一痛,右臂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落在地上,佘姥姥不加思索,右脚一踹,把马三踢出一丈开外,这才点上右肩四处大穴,止住血流之势。

“马老三,你疯了!你真是疯了!”佘姥姥如夜枭般尖叫道,不知是愤恨!还是恐惧!

原来佘姥姥那记凤点头击穿马三肩胛骨,马三不退反进,一刀削去其右臂,这已经是疯魔似的打法,互拼一招,两个残废,从此江湖间就少了两个一流高手。

“都该死!都该死!”马三神情恍惚,左手持刀,似是没有痛觉一般的又冲了上来。

另一边,林泰与那几名劲卒斗的难解难分,若是平常,别说五名士卒,就是十名二十名林泰也都不放在眼里,但是虎头鸳鸯阵一布,脚步章法分明,刀斧攻守有序,林泰好似在与一个十手十脚,五个脑袋的怪物打斗。

好在林泰也是不凡,双掌翻飞,左右拍击,蒲扇大小的双掌使的跟穿花蝴蝶似的,刀斧长矛劲力或牵或引,具失其准头劲道。

林泰的武术很特殊,并非是南武林派数,而是北武林,也就是前朝黄教喇嘛一脉,称号“菩提手”也叫磨铁掌,虽是掌法,但依靠手腕劲,练到高深处可改移穴易筋,刀斧攻来,或击其背,或拍其身,甚至可触其锋,这也是磨铁掌练到一定境界后的一种技巧,唤做“牛舌吞荆棘”。

互斗了一段时辰,劲卒终究不比武林人士气脉悠长,体力消耗殆尽,阵型虎头位置劲卒一招“横扫千军”,短斧带着一道凄厉的风声劈向林泰,林泰一招“龙吞水”右掌直拍其锋,令人惊异的是右掌似乎无骨章鱼,依附在重达数十斤的铁斧上,对面劲卒只感到一股怪异的劲道传来,斧力举不动落不下;诧异间,两根手指已经深深插入盔甲与脖颈缝隙处,血流不止。

虎头鸳鸯阵之精髓在于虎头位,虎头既破,那小阵威力失之五六。

此时,埋伏在阁楼最深处的周乾只感觉浑身一阵凉,一位白衣飘飘,面色青,眼珠全白的中年妇人压在他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