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两百二十六章 玉虚共寻山间果 青城剑仙

小说:青城剑仙 作者:虫梦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何谓还本?”周乾皱眉道。更新最快最稳定)天空一声巨响,眼‘快看书闪亮登场

“封精锁气,凝血还魂,使得魂魄**不受浊气沾染,但不觉不转,哪能受的解化,又如何长成。”

“那又该如何?”

柳云顿了顿,方道:“好在世间万物,相生相克,无不可解之毒,那白绛草方圆百丈,定长有一颗散气果,乃是剑仙极厌之物,非有练就元气婴儿,便是道行再厉害,误食后也是法力消散,复成凡人,常有外魔邪道拿它来害人;但6师妹服下后,药气相冲,不仅不会伤势身,反而能使那仙草灵气散开,灵智开窍,童体变化,法力亦有所增长,算是好处多多。座夫妇仍留在峨眉山中,商讨事宜,便把此事交予了我这徒儿,但小女奉了掌教真人之命,得去西海一趟,势必无暇,小仙可是玉虚峰弟子,师姐有事,小师弟可不会不帮吧?”言语有些调笑。

“帮,怎地不帮!”周乾还未来及说话,门外突然伸出了何画的人头,嬉皮笑脸,何琴与何棋两兄弟也窜了过来,兴高采烈的模样,似是觉得这是件有趣的事,两位师兄不在,这三兄弟定是又有了想法。

“参爷也觉得该帮,这女娃娃没长大似的,尽跟老夫抢食。”长生真人又神出鬼没的出现,摇头晃脑道,虽是这般说,但仅这区区几日,这二人就打成了一片,一个老顽童般,另一个小大人模样,也不知是意气相同,或称臭味相投。

倒是周乾眉头微皱,半晌才道:“此事跟小仙师姐说过了么?她可同意?”

“这却未说,但又有何问题?”

“是啊,小师弟,小仙平素最粘你了,怎地这种帮衬的小事,推三阻四做甚?”何画不满道,另三人也都连连点头。

但周乾另有考虑,小姑娘的世界是一个模样,烂漫天真,但成人的眼里却又有不同,各种算计,道义纠葛,真要长成,却也未必是件好事。

琢磨了下言语,缓缓道:“几位觉得漫漫时光,数以百载,是孩童时有趣些,还是其他日子开心?”

“自然是小时,傻傻愣愣,见谁都觉有趣。”何琴不假思索道,其他几人都若有所思。

“但修道长生,已不仅是小儿欢乐了。”柳云微微一叹。

‘我倒是想一辈子都待在昌州,只开我那面摊,远离是非,闲时与二位哥哥找些乐子,这般日子,便是只过区区数十寒暑,倒也愿意。’周乾脑海中竟闪过这一念头。

“还是让她自己选为好。”语气说不出的意味,让几人都面面相觑。

第二日,飞瀑依旧珠吞露吐,喧嚣个不停,瀑中的山岩中坐着一大一小两人,光着的脚丫冲着冰凉的泉水,很是舒服,《小剑仙列传》中的最后一则故事——始皇墓中黑白两道大斗,说了大半后,话者编了个结局,“小剑仙觉得倦了,太多的阴谋,太多的**,太多的杀戮,连手中的宝剑都不想拔出,拜别了师傅,酒尽了兄弟,一个人离去,一路泛江游湖,去了一处僻静清宁的山中,了却残生,所有的开始,到这里都已了结。”

“这结尾一点都不好。”6小仙嘟起了嘴。

“哈哈,只是一则故事罢了,该日小师姐你想个好一点的再告诉我。”周乾笑了笑,道。

“嗯!”6小仙倒是认真的点了点头。

“还有另外件事,”踌躇片刻,便把那柳云师姐所说的散气果的效用告之了她,让这个小姑娘自己做个抉择。

“吃了这果子,就会长高了?”小师姐比划了下,双眼亮晶晶,她可一直对自家的小身板不满呢!

“是。”周乾苦笑。

“道行也会增长?”

“散气果的药性正好能把白绛草的仙气炼化,定能使法力更上一层。”这却是实话。

“但吃了果子也不好呢,一长大,就会伤心,指不定头就变得跟大师弟一样灰白的,丑死了啦!”

“……”

“但还是吃吧。”

周乾一愣,奇怪道:“理由?”

“只是想尝尝那果子好不好吃。”6小仙眼珠一转,机灵的很,只看这表情,便知小师姐撒谎了。

青云峰里的灵气乃是青城三十六峰中最浓郁的,门人若是修行中遇上了阻碍难关,多有在此辟谷,甚至于阳寿将尽之际,决心生死关中闯上一闯的,是故此地看守最为严密,据说还有几名元神长老居于其间,以防不测。

“乖仙儿,老道不方便离去,就送你到这儿了,只是小些声,莫要耽误了旁人修行。”朝阳峰的木真君摸了摸6师姐的小头,慈祥溺爱道,待其走后,玉虚峰的几人站在山半腰间,大眼瞪小眼。

何琴终是忍不住怪叫一声,不忿道:“这对六师妹也太好了些,这便放行了?我还以为要偷偷摸摸、千辛万苦的溜进去呢!那五脉论剑时,我们就只闯了下太素峰女宅,单论机要还不如此地呢!凭白受了多大的委屈!”

“小娃娃,看不出你倒是混的不错啊!”参爷从石后跳出,嘿嘿怪笑道。

“当然,木爷爷从小对我就最好了,哪像你,臭老头一个!”

“哎呀呀,你这个小娃娃,竟敢这般说……”

二人一边斗嘴,一边向上行,也不知当年这6小仙误打误撞入此山时,是否也像此时这般简单。周乾一边走,一边眺望山间景色,树松花草尤为茂盛,约是受灵气滋养的足,郁郁葱葱,好不生气,说的夸张些,遮云蔽日般。

“师妹,你可记得当年吃白绛草的地点?”

“十多年前的事,哪能想的起来!”6小仙老气横秋道,怪模怪样,这还未吃果子呢。

“听说这山里的精怪大都道行深厚,与青城前辈有旧,关系也深,最好莫要招惹。”何棋眼观四方,小心翼翼道。

“这小子说的未错,便是你们如今的掌教艾如真,也得称呼我一声兄长,嘎——”一道又快又急,嗓音尖尖道,语气倒是很大。

抬头望去,却见一金刚鹦鹉居高临下的望着几人,一副不屑的模样。

“你们这些小辈,见到我鹦仙人,还不,嘎,嘎嘎!”翅膀连扇,一根又一根的毛羽被扯下,原不知何时,长生真人摸到其身后,两手不停动作,任它尖叫乱飞,都不管用,直把那双翅膀拽的一根毛不剩,方才罢休。

“哼!很久没有人赶在参爷我面前猖狂了,你这小鹦鹉,是想被烤着吃吗?”长生真人嘿嘿怪笑道。

何琴差点一个晃倒,刚说过这番话,这参爷就拔鸟毛,毫不在意后果,这才真是猖狂的紧。

“你、你!你!”鹦鹉气的学舌不成,鸟目大睁,不敢相信般,好半晌,尖叫声响彻山间——

“青城弟子欺负人!!”不知扰了几个闭关的同门长辈。

“小声些!!!”

“这位鹦鹉道友,我这前辈虽是顽皮了些,但并无恶意,请原谅介个。”周乾弯腰拱手,真诚致歉道。

“我说老幺,你是不是先把它口上的布条扯掉先。”何画摸了摸下巴,看着被五花大绑在树上的倒霉金刚鹦鹉,建议道。

“也好,但若这位大仙再乱叫如何?”

“那便烤个小鸟儿吃,参爷肚子刚刚好有些饿了。”

这只小鹦鹉刚刚炼化了喉间横骨,只想炫耀一番,没想碰上了这几个凶神恶煞,只得哆嗦着点了点头。

“你们可知我爹爹是谁!它可是千年朱凤,上一代青城掌教都受了它的救命之恩,你们区区几个徒子徒孙,竟敢这般对我,我定会上爹爹为我出头的!”

几人面面相觑,没想这金刚鹦鹉来头这般大,这下子可有些难办了。

“还不快给我放下!”见几人似有退缩之意,金刚鹦鹉复又傲气了起来。

“哟呵,胆儿挺肥,周乾,今日就吃这个玩意!”参爷挽起袖子,气呼呼的准备杀鸟。

“前辈住手!免得犯了山门规矩。”何家三兄弟连忙七手八脚的把这位拉住,留着冷汗道,横的怕楞的,这三位闯祸精终是理解到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世上都不知有无参爷害怕的人物。

“呐,鹦鹉,你可知散气果长在何处?”6小仙蹲了下来,小手戳了戳鸟头。

“我为何要告诉你!”金刚鹦鹉泛着白眼道。

“不然吃了你哦!”6小仙认真道。

鸟儿打了个哆嗦,之前自家只要一报上名号,可是无往而不利的,怎地这么倒霉,碰上两个胆大包天的人物。心中一转,想出一个妙点子,道:“说也可以,但你们得先答应我三个要求。”

“你说。”

“第一,先把我松开。”

这倒简单,金刚鹦鹉道行浅薄,也不怕它逃,这鸟儿用肉翅掸了掸身子,走了几步,想了个问题,道:“我爹爹是从天竺飞来的,它说过那里的人儿都喜欢头带面纱,手脚带着金链,光着肚子,做一些奇怪的动作,你们可知那是为何?”

“哈,这你就得问我们兄弟了,”何琴挺胸垫肚,自豪道:“只需是有意思的物什,可都有研究。”

“这就好比我中土的俗乐舞,专以祭祀之用。”

“而且男女皆可跳,风俗与当世迥异。”

“原来如此,”金刚鹦鹉恍然,又道:“既然你们这般清楚,便来上一段,让大仙我开开眼。”

“啊??”三人同时呆滞了起来。

“我倒是也想看看。”参爷忽然道。

“小仙也是。”

“似是有些意思。”周乾摸了摸下巴,难得的好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