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二十三章 计中计 青城剑仙

小说:青城剑仙 作者:虫梦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滴答,滴答——’小雨淅淅沥沥的落了下来,落在屋檐上,落在小桥上,落在假山上,落在铁甲上——

一群身穿甲衣之人站立在小院中,站立在秋雨下,冷风灌入衣内,但甲衣人的脸色依旧冷酷,领头的马三更是手持一把镔铁割虎刀,刀身巨大,刀背上暗红的锯齿倒映着月色。看小说首发推荐去看书

“禀大人!现敌人踪迹!”一人半跪在地面,溅起两片水花。

“说!”马三淡淡道。

“贼人自假山处被我等埋伏,一路逃窜,现已逃到了花院厢房,敌人似乎有向南逃窜意图,意图——似乎是六夫人闺房。”那人迟疑道。

“自投罗网?小子们的运气终于用完了吗?”马三脸上闪过一丝惊讶。

一只冷箭从远处小楼射来,但在半空已经失了劲道,被马三一把抓住——

“都督!箭上有信!”

“哦?”马三打开看后,神色阴晴不定,只注视着大群甲士涌向那座小楼。

一支油纸伞缓缓撑开,玉人莲步轻启,缓缓来到马三前,

六夫人春儿依依不舍道:“夫君,贱妾先行一步了!”

马三忽然道:“夫人稍候,待为夫与你一起。”

春儿语气稍稍迟疑道:“夫君不是还有事要做吗?”

马三摇头,苦笑道:“是为夫的疏忽,我这宅园乃是前朝三皇子的别院,何其之大!若是以兵卒搜寻,不知要花费多大功夫,我已派人去钱塘水营中调火药炮弹,反正这宅子对我二人来说已无用,不如一把火炸了它,夫人你觉得如何?”

春儿粉脸微变,颤声道:“这法子的确万无一失,但夫君、这手段是否太激烈了?毕竟这是,这是我们的家啊!”

“只要夫人陪我,何处不是家园”。

“那夫君可否稍候,贱妾突然想起有几件饰未拿?”

马三眼角一抽,面色在火光中看不清楚,倒是语气突然沙哑道:”夫人,只是饰而已,为夫到海外再帮你买就是了!”

“可夫君,那是妾身过世的娘亲留给妾身的,对妾身意义重大”!春儿不知何故,急切道。

“夫人,早去早回!”目送春儿渐行渐远,马三原本高大壮实的身躯似乎一下子佝偻起来……

春儿来到屋内,把门轻轻一阖,借着缝隙偷看门外兵卒们没有注意,吁了一口气,连忙小跑绕过屏风,从梳妆台的暗阁中取出一面令牌,令牌上的红莲花妖艳似血!

春儿脱掉身上华贵的粉红烟纱裙,拔下朱钗,露出曼妙勾人的身躯,又从**下掏出夜行服换上,靴子里插上短刀;吃力的推开梳妆台,露出黑幽幽的地洞,把脱掉的衣物扔进,自身也跳了进去,不知按动什么机关,咔咔一声,那妆台又缓缓还原,闺房里没有丝毫异样,只是少了一位贵妇。少顷,一队如狼似虎的兵卒破门闯入。

趁着月色,春儿蒙面疾行,矫健的身姿让人根本想不到这是那位色艺双绝,勾魂撩人的**名妓,在这宅园中住了多年,一草一木都熟之又熟,兵卒连她的衣角都抓不到,可她心中却没有十分焦急,在过片刻功夫整座宅园都将化作废墟,她必须尽快通知圣教中人。

就在这时,她隐约听见北边传来兵卒的叫喊声,“快点抓住这小子……”“这小贼往南边跑了!”“弩箭准备…….”

春儿心中又喜又愁,喜的是若是那小子被抓住或杀死后或许会打消马三炸掉都督府的疯狂做法;忧的是若是这小子落入自己丈夫手中恐怕会耽误了圣教大业……

不及多想,春儿向南急窜,一炷香功夫,春儿来到柴房前。

刚欲推门而入,春儿就敏锐的听到柴房里传来淡淡的呼吸声,春儿神色一紧,无声无息的从靴内抽出短刀,缓缓推开木门。

一道劲风铺面而来,春儿却早已料到,短刃直切对方掌心,谁知对方也是不俗,手掌由切变抓,一蹲一拔,手爪一翻,灵巧的避过刀锋,直扑人脸;只这一招,春儿就知道对方硬猴拳至少有十年功夫,这一招猴捞月恰到好处!

春儿处变不惊,向后一仰的同时开始呼气,敏捷的躲过此招,杨柳细腰被弯成弓状,一双玉手轻轻一拍地面,整个人好似箭矢一般射向前方,这招完全凭的是心肺力,常人全力吸呼气顶多四五数下,而春儿从刚才到现在已有十数下,这一招“射矢式”眼力,腰力,脏腑力,三力合一,来人只感觉一股大力冲击而来,肋骨咔咔断了三四根,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二人交手间虽文字描写甚多但却生在电光火石间,二人身手高下立判,看招式论身手,六夫人春儿已入一流高手之境。

春儿莲步轻移,袅袅婷婷,面容露出迷人的笑容,“原来是你这个小子,妾身真是运道好。”目光俯视着狼狈不堪的谭猴儿。

“你是谁?”谭猴儿吐了一口血沫,恨恨道。

“妾身是红莲教外教圣使,江湖人称冥姬。倒是小兄弟你怎会一人在此,还有几个小兄弟呢?”

“我不知你在说什么!”谭猴儿冷冷道。

“不管如何,还请阁下去我红莲教总舵小住几天,毕竟阁下乃当朝宰府之子,身份尊贵,我们教主最喜欢有地位的客人。”冥姬娇笑道。

“若是我不去呢?”谭猴儿挣扎爬起来。

“那可由不得你!”

冥姬挟持着谭猴儿顺着枯井密道一直蜿蜒前行,期间隔个十数间就用令牌敲击那密道岩壁上的凹处,这密道的岩壁也不知是由何种岩石构成,敲击声清脆悦耳,回音不绝,直通那密道深处;谭猴儿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你想的没错,这就是那千丈高山顶峰处被九天罡风肆虐百年以上而形成的回音石,我与红莲教同道便是借此以暗语联系。”冥姬突然道。

“我圣教内奇珍异宝,灵药秘籍数不甚数,你以后还会见到更多。”

一路无话,又走了两炷香时间,不远处传来亮光,谭猴儿暗道:“果然”。

在冥姬短刀挟持下,谭猴儿借绳索单臂吃力向上爬,出口处很是巧妙,竟是一座假山中间,假山又处于花圃中央,这些花草一看就不是普通货色,如此一来万无一失,决不会因仆人贪玩闯入现。

时值深夜,花园中四下无人,只有士兵翻查过的痕迹,没过多久,三道黑影翻墙而来……

“红莲降世”!来人问道。

“弥勒重生”!冥姬回应。

“冥姬,找姥姥我何事?”一道沙哑的声音传来,佘姥姥拄着拐杖走来,身后跟着两个龙行虎步,太阳穴紧绷的大汉,一看就知道外家功夫练到一定境界,这二人一是单掌托塔林泰,一是飞天貔貅魏老四,二人具是江湖中的练家子,暗地里却为红莲教卖命。

“这是那个谭猴儿?”佘姥姥惊讶道,声音中传来一丝惊喜。

“无意间碰见,就逮了过来。倒是姥姥,您那边情形如何?”

“该死的马三马屠夫,竟然能调派如此多的伏牛弩,他肯定与虎豹军军械库有勾结!姥姥我右手被擦了一下,好不容易才杀出一道血路,险些晚节不保!”佘姥姥恨恨道。

冥姬这才注意佘姥姥右手似乎绑了绷带,看样子伤势颇重。

冥姬突然想起了什么,急忙道:“姥姥,这马三准备调火药炸了整个都督府,我们该如何?”

佘姥姥与身后两人具是一惊,魏老四急问:“圣使消息可真?”

“马三亲口对我所说,妾身自信之前没漏出一丝破绽,不然妾身也不必舍了这六夫人身份,连暗杀马三之事都放弃了。”

“姥姥,那我们快撤吧!本人还想留着残躯为圣教效力呢!”林泰露出一丝惧色。

“此次本教行动损失巨大,你二人也是在六扇门追扑下逃出来的,应当知晓本教此次精锐教众或死或被抓数以百数,就连小公子都战亡了,若是只抓住这小子如何回去交差?难道你们没见过教主的手段不成?”佘姥姥厉声呵道,龙头拐往下狠狠一跺,‘砰!’一声地上多了一个小坑。

“教主是什么样的人我几人都很清楚,干大事不惜身,枭雄般的人物,只要我几人再把那姓周小子抓住,只是一个儿子罢了,教主是不会计较的,说不得教主真能够掌控江湖与朝廷,继而一统天下之时,我等几人个个都是从龙功臣。”佘姥姥枭鸦般的声音因激动而尖锐刺耳起来。

“可那小子在哪儿我们都不清楚况且再过不久马三就要炸了整个都督府!”魏老四迟疑道。

“他一定知道!”佘姥姥语气阴寒道。乌鸦一般的眼神直指谭猴儿。

“小子,既然你在江湖中厮混过一段时间,也应该听说过我佘姥姥的名头吧,比起姥姥的身手姥姥折磨人的手段才是最厉害的!想尝尝姥姥的乌金蛊与抽髓手吗?”佘姥姥的语气阴森而可怖。

我能有什么好处?”谭猴儿干脆道。

“在面见教主之前姥姥保证不动你一根汗毛!”

“好!我说!”谭猴儿出卖自己的同伴一脸坦然。

“好好好!识时务者为俊杰!”佘姥姥的尖笑声划破夜空。

另一边,马三正一脸阴沉的听着几个亲信们的争吵声,手里还攥着第二张射来的箭信。

“都督!为何要撤了包围内院的兵卒,明明已经快要摸到那几个贼子的踪迹?”单手刀胡一匪愤怒道,他可是自江湖中就跟随马三的老人,深知这可不是杀头的买卖,而是抄九族的大罪!

“是啊大人!老子虽是个粗人,但也知道红莲教可是不好惹的,他们的手段诡异恐怖,甚至江湖传言红莲教教主会妖法!”马三的左右手,舟帅钱四摸了摸光头,有些害怕道。

“大人,慎重啊慎重!”幕僚也劝道。

“闭嘴!我意已决!带上十名悍卒随我去内园指定地点去取第三封信,不许它人跟随!”马三的模样好似要爆的火山,面容愤怒到扭曲。

“大人……”

“老子一定要让那贱人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