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两百一十四章 神梭同道来相助 青城剑仙

小说:青城剑仙 作者:虫梦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众道士闻此言,心有期盼,但天元子反而又不说了,转头道:“清风,明月,你二人持着金杆,把草还丹打落下,且带来。更新最快最稳定)亲,眼&快,大量小说免费看。”

“是,不知大仙要摘几个?”明月问道。

“全都摘来,无论熟否。”

“可大仙,这般行径恐会伤了仙树的灵性——”清风迟疑道。

“且去,且去。”

二道童不敢违逆,只得持了银盆、金杆走向内院,院中端的好生美景,梅香草秀,叠叠瑞气,芝兰清淡,涧水生情,绕过牡丹亭,避开君子竹,便见得正中间的那颗大树,足有千尺之高,青枝馥郁,冠盖如云,垂下许多流苏,随风吹拂。

听得脚步声,树上顿时叽喳喳的一片,如男童女童共叫——

“小道士又来了,定是要摘走几位兄弟,好给人分食,大家快躲起来,尤其是熟透了的那几个,装嫩要装的像点。”

“装你个头,哥哥我每天听你们闹闹哄哄,早就心烦,巴不得早死哩,反正我们落枝便死,烂透亦死,晚死不如早死,还能给人家爽爽口舌,上次来的大和尚说的甚——”

“光头说的是我不如地狱,谁入地狱,割肉喂鹰,舍命救虎,看来俺这觉悟,下辈子也是成佛做祖的料!”

“可是,我还未勾搭上枝头尖的那只粉嫩小果子呢~”

“就你挂落的树梢,离它足有三尺之远,这辈子都勾不上。”

“草还丹,怕是你们此次都要下去了。”明月抬起头,朗声道。

那金杆银盆也是两只异宝,竟还能暂时保住仙果们的生机,不至枯萎,这些长六尺七寸,小儿模样的果子一个个被敲落下来,放入盆内。

“呀呀!别挤我,别挤我,皮破了!皮破了!汁水要挤出来了!出来了!!”

“明月小道士,把我与那粉嫩儿放在一起,越紧越好。”

树上的果子足有数十,险些都装不下,每次敲下一个,那仙树就失了分光泽,果子敲尽后,真如深秋情景一般,枯枝萧瑟,黄叶纷纷,二道童都不忍注目。

来到观中,天元子先施了一礼,道:“这次老道怕是要麻烦诸位了。”

盆中最熟的一个嘿嘿一笑,道:“天元老头你平常对我们倒也真不错,除非果肉熟透,将死未死之时,绝不享用我们兄弟,我看外面黑压压的一片,怕是你有些麻烦了,说吧,助你便是。”

“老道惭愧。”

五庄观的仙阵外,绿火魔光汹涌,好在有层浅薄的土气拦住,任凭如何攻打,都巍然不动,却是地书所化的玄黄气,万法不沾,片尘不染,但随着九烟毒火阵势动,土气外烟火一浪高过一浪,闷雷洪涛声响成一片,各门上魔教弟子举旗持幡,转动不休,数十团黑云红水降下,那玄黄薄膜也摇摇欲坠。

“不能再进了,前方定有元神高人施法,神识足可覆盖百里,稍有动静,便会被其现,倒时救人不成反逃命了!”灵童子赵盘面色肃然道,远方天台山已依稀可见。

“那该如何?难不成就干等着。”齐光皱眉道。

“我看那阵势该是还未打破,仍有时间可盘算下。”周乾远眺,山头早已被魔气包裹,但仍有灵光不时闪动。

“伺机而动吧。”

又过了两个时辰,余万忍不住长啸一声,终出了手,一口长三尺七寸、鲜红似血的魔刀祭在头顶,威压顿生,靠的近的魔教门人都感浑身血液乱窜,似有逆转之感,元神化作流光转入其中,一下激增百丈,煞气浓浓,往那五庄观劈去,似要把山头都一斩为二!

黄袍呵呵一笑,未有动作,心中却是妒忌,这天魔化血刀本该是魔教秘传,不知何故被这余万把祭炼手法得去,费了数百年心血,终是功成,也让其能在元神之辈中能排的上号,魔刀凶煞,少有法宝能敌,不见血不还,与那地书仙胎一个交锋,山壁都被余波震成糜粉,烟火凭空落了大半,观中的天元子面色少有的严重,拂尘挥动不断,法力狂涌,红黄二光纠缠良久,却是始终拼个平手,难分高下。

就在这时,在凤火爆炸之声掩盖中,地下忽然钻出一道光华,其形如梭,疾如闪电,往山上射去,正在余万腾不开手之际。

“咦?哪里来的小虫子!”黄袍冷哼一声,一拍脑门,显化第二元神冷光宝珠,洒出大片北极寒芒,往那梭上罩去,天台山凭空多了层霜雾,便是空中水汽,也都纷纷凝冰落下,那梭子左右摇摆,却始终挣脱不得,僵持了半柱香时间,不得已,向外遁去。

“追上去!”黄袍一挥手,十数道魔气剑光飞射而出,本想亲自擒住,但见这五庄观马上便要攻破,不得不凝神观望,天元子虽说中了伏,但到底也是一观之主,手段颇多,免得他逃开。

那船只大小的铁梭冲破魔阵后,正好往周乾等人的方向飞回,梭子后尾冻做一块大冰,梭叶轮盘转动停休,是故遁光稍慢,几人见状,连忙驾驭飞剑法宝冲了上去,虽不知这铁梭主人是谁,但既与魔门对敌,便是己方之友。

百灵剑的遁光最快,瞬间便与梭子交错而过,对上了后方魔教教众,剑身微颤,鸟鸣声一浪高过一浪,忽地从中裂成两半,两个周乾分左右划过,对面那魔教妖人还未来得及反应,大脑便是一昏,回过神时,脖颈中闪过一道血线,人头就这般掉落了下来。

自是没这般简单,先是剑音惑脑,再有诈剑术迷敌,然后青城剑诀中的驱魔斩,剑光猛的涨大数尺,那人却是连法术都未来得及出,身死道消!

其余六人也纷纷对上魔门中人,法宝飞剑互相拼斗,那铁梭中人见状,却也不逃了,梭身上流转出一道红光,却是在溶开尾部的坚冰,既能是被派遣追人的弟子,道行也都是不差,尤其还以多打少,几人都陷入苦斗之中。

周乾刚灭了一人,就又有二人追来,鬼气森森,一个持着铜钵,另一个射出两道灰色剑光,那钵状宝物往下一倒,便洒出大量寒气,自家不得不驭剑避开,心中倒是可惜离火珠未在,不然正克此物,那两口飞剑好似成套的,互相一合,化作分光锥子,破空袭来,百灵剑与之碰撞,锉出一连串火花,连忙召回飞剑,好在其本质不俗,乃天魔陨石铸成,未有损坏。

几招之间,便有种种险情,正魔相争可不比同门斗法,稍一懈怠,便是小命休矣,眼光扫去,只赵盘与孙芳稍好,仍有余力,其余几人均是落入下风,危象迭生,咬牙,猛地化作十数道身影,反把二人团团围住,数十口‘百灵剑’射出,那持钵的妖人把寒气舞动一圈又一圈,不时有‘周乾’被毁去假身,而那驱使双剑的魔崽子就不免手忙脚乱起来,十数道剑光连续射来,非真似假,此人从未见过这般诡异法术,飞剑不由露出一个破绽,真身突的射出一道先天太清剑气,脑炸颅飞,死了开。

这‘万剑归一’的本领最耗法力与精力,周乾也顾不上相助他人,那齐光的对手扬手洒出一把软红纱,正中其眼眸,骨消肉散,顿时惨呼一声,到底经验浅薄,连飞剑都不顾了,被人丢出的多颗雷火金丸击中,砸的身上多了十数个大洞,眼看是活不成了!可惜未有除魔卫道,反死在妖人手中!哀哉呜呼——

好在孙芳水火剑犀利,灭掉对手,勉强填补住了空隙,那赵盘又拖住三人,这才未使战局恶化,持钵的妖人心中焦急,他这自地下千尺冰沟收集的罗刹寒气可是用一点少一点,却又对这数十口、上百口的真假飞剑毫无法子,守了许久,终是被周乾一记法雷震碎了心脉。

那梭子中猛然窜出一人,法华流光伴身,一看便是道行高深,已能化相而出,只差度过一次天劫,便成就元神正果了,扬手一抛,如刺猬乍起,无数红光神针喷出,往对面那**位南方魔教的弟子打去,一个不查下,三魔众殒命。

得此相助,周乾又杀了一人,却已无力继续,赵盘却是大神威,拿手本事降魔雷光劈头打来,三人都不能敌,于召来的那亩电云下苦苦挣扎,却也不全是好消息,那王师姐腹上受了一剑,周土的飞剑多了个小口,却被五毒灭绝光线射穿,但受此一挡,光线慢了下来,侥幸留得一命,为的那位见状不妙,连忙一声呼哨,四五个魔教门人纷纷脱离战场,往后逃去,来时十五六,回去仅剩零头,倒也凄惨。

众人无余力再攻伐,追了阵就停住遁光,王师姐收拢了齐光的尸体,神情郁郁,虽说交情不深,但毕竟是同门师兄弟,被魔人所杀,难免伤怀。

“师姐,你的伤势——”周土关心道。

“无事,受了贼子飞剑余芒扫过,皮外伤罢了!”

“杀的真爽利,却是还未比的上你!”孙芳喘着粗气道,他此战中干掉二人,而周乾却是他的一倍。

“阁下是?”周乾转头看向所救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