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二十二章 绝境 青城剑仙

小说:青城剑仙 作者:虫梦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今夜月色迷人,空中繁星点点,晚风吹过如仕女的双手温柔而清冷,但都督府内火光如龙,在内来回咆哮,火光伴随着刀剑声,弓弩声,喧嚣不止;而血腥气,更是伴着夜风,传到数里之外。亲,眼&快,大量小说免费看。

“好徒弟!你可千万别出事!不然老夫让整个钱塘县为你们陪葬!”一匹健马,一位老者,还有一把出鞘的断胆剑。

马三共有九房妾侍,各个娇媚可人,平日里游龙戏凤,可谓享尽人间艳福,为了安置他的九房美人,后院占了都督府三分之二的地皮,而兵戈之祸却没有顾及妇人,凶悍的兵卒扫荡一间又一间的妻妾闺房,平时高高在上,颐指气使的贵妇人们一个个缩在角落里瑟瑟抖,权势由他人赐予,但若是对方也自顾不暇之时,那美貌能否令其生存于世间?

三夫人的小楼最雅致,雕梁画栋,古色古香;而这小楼的横梁处,突的冒出两个人头,正是周乾与谭猴儿。

“这样下去不妙啊!这群官兵很快就会查到我们的藏身地了!”谭猴儿看了看窗外往来的火光,担忧道。

“没有其他地方藏身吗?”周乾问道。

“我踩过点儿,就属这儿地最偏,而且这三夫人是水军老都督的闺女,最得马三敬重,看来这马三真是准备破罐子破摔了!”

“你可知马三那六房小妾的来历不?就是大厅上那名叫做春儿的女人?”周乾突然问道。

“马三的六夫人吗?那可是大名鼎鼎的人物,原来是凤鸣楼的当家花魁,善歌舞诗词,前几年也不知偷了多少才子侠客的心;谁料到最终嫁了个莽夫,哎~真是——”谭猴儿咂咂嘴,似乎很是遗憾。

“你对她感兴趣了?好小子!”谭猴儿用胳膊杵了杵周乾,**道:“眼光不错!”

“你在说什么?”周乾纳闷道:“我总觉得这六夫人似乎有些不对劲,那**沿刻的图画似乎是一种会魅惑人心的武功,对男子特别有效,师傅说过这种功夫似乎只有女人能练,也只有一些邪教才会传授这种功夫,不过为何传女不传男?”

“难道这六夫人与红莲教有关?”谭猴儿皱眉,“难道这也是其布下的棋子?”

“看来我们有必要再探那六美人的闺房了!”

周乾点头,“不过话说回来你还真是一个雏儿,不仅江湖经验少,就连男女之事也都一知半解!”谭猴儿斜了一眼周乾,“真是憨厚淳朴!”

二人悄悄的翻到楼顶,借着夜色朝不远处六夫人闺房遁去。

而六夫人的闺房内,马三正焦急的对那春儿道:“马上把财物收好,一个时辰后自会有船在钱塘湖接我们,你先上船,我去把那两个小子收拾掉就与你汇合!有斥候来报那周询老儿正快马加鞭的往这里赶,必须马上把局布好,不然等那杀星过来可真是上天无路了!”

六夫人春儿眼角微红,抽泣道:“那老爷和其他几位姐姐呢?”

马三一咬牙,道:“不管他们了!等到神机营现我那替身的尸体,定会善待我这个战死都督的亲属,你放心,我会一直陪着你!快点!”

“可是老爷那么多兄弟,万一有人把实情出卖给朝廷,那姐姐们岂不是……”春儿担忧道。

“这不可能!”马三断然道,“兄弟们的退路老子已经安排好了,而且这些年他们几个也不是没有把柄落在我手上,其他的兵卒,他们只知道奉锦衣卫之命剿灭乱匪,死人是不会说话的,现在重要的是抓住几条漏网之鱼,至于红莲教,他们说的话有谁信,又有谁敢信?”

“如此,那妾身就放心了!”春儿的红唇在夜色的遮挡下诡异的笑了笑。

而周乾二人趁着月色向六夫人闺房摸去,可惜二人虽然已经打起十分精神,但这兵卒搜查的越严密,几乎可做到五步一岗,十步一哨,终于在一假山后被埋伏的兵卒抓个正着;周乾身上多了三道刀疤,而谭猴儿付出了右臂骨折的代价。

“真是小娘养的!竟然有个练通臂归元拳的高手,铜山赵家的人什么时候做了朝廷的走狗!”谭猴儿苍白着脸吸气道。

周乾把谭猴儿的右臂用树枝固定住,皱眉道:“我们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那些人大约已经知道我二人的位置,正摆阵势包围过来,你右臂已废,而我也差不多体力耗尽!”

二人现躲在一栋柴房之中,是二人在被人伏杀慌不择路之时逃进,谭猴儿此刻面色如金纸,而周乾也是面色苍白。

“看来我们俩注定命归于此了!”谭猴儿掀开窗沿一角看外面灯火通明,知道那是兵卒手举的火把,忍不住自怨自艾:“早知道我贪个什么心,这下好了,亲爹没见着,小命也搞丢了!”

“你小子在干什么?”谭猴儿纳闷道,生死间有大恐惧,自己都害怕的不行,这家伙不知从哪儿弄来的肉食吃的正香!

“这一定是钱塘程记的卤肉,爽滑不腻,这秘制酱料肯定是加了葵叶,不然香味不会这么浓郁!我自来钱塘就想去尝尝,没想到在这儿能尝到,运道真好!”周乾含糊不清的说道。

“你还真是——准备做个饱死鬼啊!”谭猴儿无语。

“猴哥你吃不?”

“吃!干嘛不吃!”谭猴儿咬牙切齿道,恨恨的嚼了起来:“我吃!我吃!我咬死你!”

二人正埋头大嚼当中,一阵阴风,细微的哭泣声从柴房后传来,二人一愣——

“这地界儿还闹鬼?”谭猴儿头皮麻道。

“要不你去看看?”周乾戳了戳谭猴儿。

“先贤都曾说过敬鬼神而远之,我怎么可能会去,再说——我也怕啊!”

“可是你不是经验丰富吗?”周乾反问。

“我说的是江湖经验丰富,可没说过撞鬼的经验丰富!”

二人虽然身手远同龄人,但毕竟还是少年心性,对于妖魔鬼怪之说有着天然的畏惧,争论半晌,谁也说不过谁,最终二人妥协,一同前往。

周谭二人缩手缩脑,悄声无息的打开后门的一条缝,柴房后院中间是一座水井,旁边杂草密布,两颗老柳随风飘荡,枯叶纷飞;一位看不见面孔的少女正蹲着身子埋哭泣。

“这世间真有女鬼啊!”谭猴儿两眼直,呐呐道。

“什么女鬼,明明是几个时辰前宴席上的那位叫做王薇的姑娘。”周乾注意到了她右手边造型独特的金剑。

“金剑王家的二小姐吗?她也逃了出来?”猴儿打开柴门,略微提高声音:“王家小姐,你也逃了出来?”

王薇身子一个颤抖,露出还欺霜赛雪的一张脸,还挂着泪珠,她迅拔出宝剑,低声喝道“是谁?”

“我二人!”猴儿笑容满面的道:“在宴上咱们不是见过嘛~来偷东西的那几个小贼!”

“原来是你们!”王薇神色先是疑惑戒备,继而放松了下来,放下金剑,轻声道:“二位少侠为何在此?”

“我二人被人追杀的狼狈逃窜,慌不择路之下躲在这里!倒是小姐你怎地也在这里?”

原来自周乾四人逃跑后,红莲教好几名高手跳窗前去追杀,可惜被马三暗中部署的伏兵弩箭一阵齐射,顿时死了三个。加上又赶到两营人马,合军布了个蝮蛇绞杀阵,双方又是好一阵厮杀;可好虎也架不住狼多,那红莲教秘法修炼出的毒人教众死伤殆尽,就连吕峥也身死当场,不过官兵也是死伤惨重,王薇的二哥也是身死当场,锦衣卫刘大人自知逃脱不得,便舍了性命把王薇救了出来,期望她有幸能逃的一命,把实情告知另一位锦衣捕头马大人。

“二哥,刘大人,他们都是因为我才……”王薇忍不住低声抽泣。

“生死自有天命,谁也怪不得谁!这就是江湖。”谭猴儿感慨道。

“不过你身上怎地没有伤口,难道没有遇到官兵?”周乾疑惑道。

“这破旧水井下有一个地道,直通到后花园的假山,我就是躲在这里才避过官兵,而且我在隧道里还无意间听见佘姥姥与属下交谈的声音,似乎要与某人碰面。”王薇轻轻道。

一阵喧闹声传来,然后三人只听见柴房前门被狠狠的踹开——猴儿当机立断,马上叫道:“跳水井!”

柴房内传来翻箱倒柜声,刀出鞘,弩上弦,然后后门猛的踹开,以及士兵疑惑的嘀咕声。

好一会儿,声消人散,身在黑暗中的三人终于松了口气。

“唔—你二人在作甚?”谭猴儿传来戏谑声。

原来时间紧迫,猴儿见机得快跳的最早,周乾紧随其后,王薇最后;井内空间狭小,于是谭猴儿做了周乾的肉盾,周乾又做了王薇的肉盾,谭猴儿算是倒了大霉,好半晌才转过身就看见王薇紧紧抱住周乾,红唇死死的印在周乾的脸上,周乾的双手压在王薇滑腻温润的臀部,好火热的场景。

周乾迷迷糊糊之间就感到一团软肉扑怀,周乾本能的抓住,还好奇的捏了捏,好软好有弹性……

“啊——”王薇生刺耳的尖叫,猛地推开周乾。

‘啪——’一巴掌狠狠印在周乾脸上,周乾一脸无辜茫然。

“色胚!坏蛋!”王薇恨恨骂道。

“额~说句公道话,王小姐,是你主动跳到他怀里的吧?”谭猴儿幸灾乐祸道。

“可是,可是——”王薇气的胸膛起伏,“他怎么能摸,摸人家——总之是他的错!”王薇小姑娘小姐脾气作,也不管青红皂白,玉指一指周乾。

周乾还是一脸茫然,对刚才生的事一不清楚,二不解释。

“哎~算了吧,大小姐,你脾气也得看看我们所处的环境吧!群狼环伺啊!再说,我这位朋友对男女之事可是知之甚少,你又何必对一个木头生气动怒呢?”谭猴儿耐心劝解道,毕竟这时候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

王薇凤目直盯周乾好一会儿,才不屑的转过头。猴儿瞥了二人一眼,叹了一口气。

“王小姐,你暗中听到那佘姥姥什么言语?”谭猴儿关心问道。

“具体听不清楚,但是我们不能在这儿停留太久,听语气佘姥姥几人最迟半个时辰就会回来。”

“这样啊!”谭猴儿陷入沉思之中,随意拿了根树枝在地上划着马三,六夫人,吕峥等人名。

周乾无缘故挨了一巴掌,凶手还是一位妙龄少女,他也不是傻子,虽不通男女之事但也知道自己肯定有所冒犯,只能打碎牙往里咽,真巧怀里还有半块酱香牛肉,就掏出来嚼了起来。

“你还真悠闲!”王薇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你吃不吃?”周乾撕了一大块递了过来,语气真诚道。

王薇刚要拒绝,肚子却不争气的咕咕叫了起来,面色一红,迟疑半晌,看了周乾唇红齿白,眼眸清澈,看皮相就不是坏人;又抵不住食欲,便用手帕包住肉食,低声道了声谢。王薇本就又累又饿,这牛肉又做的极好;只一尝,便觉得这是自己有生以来吃过的最美味的食物。

周乾见王薇吃的又急又快,好似怕别人抢似的,虽然自己肚皮也在抗议,但仍然把剩下的肉食抵了过去。

王薇狼吞虎咽的吃掉两块牛肉后,还意犹未尽的用香舌舔了舔唇边肉汁,才现周乾眼巴巴的盯着手帕上的牛肉残屑,嘴里不停咽着口水,才知道人家也没吃饱。

犹豫一会儿,才轻声道:“你真是那百臂剑仙的徒弟?那老前辈不是从不收徒的吗?”

“我师父就是周询,你认识我师父?”周乾老实道。

“小时曾见过一面,印象很深。”

“哦?”周乾对于师傅的往事很是好奇。

“那年我六岁,周前辈因事拜访王家堡,当时我爷爷不忿周前辈江湖第一剑手的名声便去邀战,那时周前辈锋芒毕露,十分高傲,就很不客气的对爷爷说,阁下的剑法不值一提,若是与我交手,恐怕连五十招都走不掉,爷爷又是个极好面子的人,二人正是针尖对麦芒,便在武林同道面前打了一赌,若是过了五十招周前辈便把其兄令狐野的断剑四式剑谱借爷爷一阅,若是爷爷输了便把头剃光;结果爷爷只撑了二十二招,于是爷爷顶着光头,足足骂了周前辈一年,那一年折腾的我王家堡鸡飞狗跳,呵呵!自此之后爷爷再也不与人比剑了!”说到这里,王薇自己都忍不住捂嘴一笑,似是想到那滑稽的场面。

“原来师傅当年这么威风啊!”周乾诧异,在他印象中师傅一直都是一个和蔼可亲的长辈。

“是啊!当年周前辈可是被人称为剑疯子,因为他只要是遇见用剑好手就要上前挑战,出手又不留余地,所以当时江湖有名气的剑客一听到周前辈的名号就恨不得挖地三尺把自己给埋起来!”

“我师傅果真是最厉害的!”周乾信心十足道。

王薇眼眸流转,好笑道:“不过周前辈那么厉害的人,怎么会收了你这么个呆,不对,应该是木头徒弟!是不是啊?小木头!”

周乾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见谭猴儿插嘴道,“女人就是奇怪,刚才还恨不得把这个小子杀之后快,怎地一转眼功夫就打情骂俏起来了?”

二人都是面色一红,却听见谭猴儿严肃道:“我刚刚想到一主意,可帮我们脱离这种十死无生的局面,但危险极大,可算是置之死地而后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