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二百零七章 出人意料 青城剑仙

小说:青城剑仙 作者:虫梦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仅一日之内,周乾自是不能把这峨眉秘传参悟的深厚,但《太上静心诀》整篇功法颇为奇异,字字珠玑,玄之又玄,深得道门精髓,但章句中无一分一毫修行之法,让人毫无头绪,好在于南扁山被洞玄老魔打伤后,将死未死之际,6雨蓉曾以坎离真气灌入己身,所行的路线却也是她从静心诀中所悟得出,两两对印下,倒也若有所悟,双目睁开时,天已大亮——

双眸青光一闪,张嘴吐出一口浊气,仅过了十数天,原本足有孩儿口嘴大小的血口已然结痂,刚准备出门,忽然道了声糟糕,今日不就是有那第三轮斗法嘛!看了天色,怕不是迟了!

出了门,刚欲御剑遁去,却又想到自家身子如今受不得冷冽罡风洗礼,正为难间,眼光扫见湖边一道熟悉的人影正缓缓而行,心中一动,叫了声:“6师兄!”

那6三官转头一看,楞了下,笑道:“不是周师弟嘛,6某还得多谢师弟承让,方能不战而胜,周师弟你这伤势可好些了?”

“已无大碍。追莽荒纪,还得上。”周乾把现今伤势与为难之处说了出来,6三官倒是颇为爽快——

“不就是载你一程嘛,小事一桩。”

语罢,默念咒语,白云缓缓从袖间游出,驾着二人往峰顶飞去,这才松了口气,途中,周乾好奇道:“师兄你怎地没去观看同脉斗法,反在湖边晃荡?”

“哈哈,师兄懒散惯了,知晓师弟你弃了比斗,便无心思赶这热闹。”

火池、冰顶、灵湖、磁谷、树腹五地,师兄弟几人都分在了不同场地,这些都由座长老安排,虽不明其中规律,但好似是道行稍浅薄的一方都占了地利,比若小师姐6小仙就被分到了火池,那柳云师姐的玄冰神针性极寒,最受不得热气,而大师兄秦渔与李琼儿则是在磁谷,秦师兄的化金剑丸受磁力所克制,不出十分威力,周乾想了想,便让6三官先带自己去了火池,小师姐的比斗该是最先开始的。

山峰间的青云雾障已开了数个门板大小的深洞,正好方便通行,虽说6三官遁光十分的快,但却仍未赶得上,飞到火池时,便见众人已散去,找了半晌,终在一处偏僻地见着双眼仍有些红的6小仙,见着周乾,嘴巴一扁,又似垂垂欲泣,连忙把这小姑娘抱了起来,轻轻安慰道:“输了便就输了,下次赢回便是,有甚大不了的。更新最快最稳定)”

“可是,可是——”

“好了,大不了回去做糖葫芦给你吃,再给你讲故事,小剑仙列传第九回——嗯,就叫血海飘香,”随意杜撰了个书名,哄了许久,6小师姐这才勉强止住伤心,约好一起去看其他师兄的斗法。

“故事要说两个。”6小仙板着手指,讨价还价道。

“好好。”周乾无可奈何道,在小女孩不注意间,柳云身影闪了出来,朝他温婉的一笑,双手合十;见状会心一笑,轻轻点了点头。

“大师弟,我们接下来去哪里?”

“嗯,朝阳峰离此处最近,二师兄也在那里比试,先去灵湖如何?”周乾看了6三官,6师兄却摇了摇头,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道:“我要先赶回冲玄峰去。”

二人分别后,6小仙才道:“这位师兄真古怪。”

“哪里古怪了?”

“就是古怪。”

朝阳峰6小仙生于此,长于此,早已不知去过了多少回,熟门熟路的来到山脊缝隙间,有道瀑布正如银练般垂下,水声轰鸣如雷响,刚穿过其中,湿润的水灵气就从身上四万八千个毛孔中钻入,心神便是一松,就连体内真气运转似都快了两三分,暗赞了声,刚抬头,便被眼前景象惊住。

水色潋滟荡漾间,上百顷的湖水悬空而浮,约有六七丈之高,一览无遗,人在其下极渺小,其形如实心碗般,只有底部有一手臂粗细的水柱串联在地上一小洞中,冰壑玉壶,清冽可见,真是天地鬼斧神工如斯。

“我听娘说过,我们朝阳峰山下有水脉穿过,受青城五峰间的仙灵气吸引,那水中精华日积月累下,便凿通山石,挤开崖壁,就成就了这灵湖。”

周乾长吁了口气,道了声厉害,灵湖下亦有不少同门师兄弟在驻足观望,湖水上方那场斗法正处激烈之时——

宋大竹连人带剑,驾驭着滚滚水汽,化作一条数十丈的海蛇,于湖中翻滚咆哮,不时吐出雷光火气,而那白龙子则更为霸道,玄气风罡困龙真诀其中有一神通唤作煮河法,乃是借助大气空炁的摩擦,以**力蒸山煮石,灵湖中无数热气腾腾的水泡连绵升起。一道又一道的水浪沸腾开,肉眼观之,半空受气压逼迫,似都扭曲起来,虽说二师兄借了水势,抢了先机,但形势却并不好,最终宋大竹暴喝一声,湖水中心一下炸开,巨水形成的海蛇咆哮而出,目标正指向那白龙子!!

白龙子面容长眉无,模样很是古怪,见状双手虚扬,灵湖中突的伸起十数道水柱,盘旋扭曲,合成一道大的水卷,如海河倒灌,汹涌而下,这上古炼气术最为独到之处便是摄周遭元气为己用,天人合一下,所施法术威力浩瀚惊人,气势庞大,白龙子显然已得了其中三味。

海蛇虽凶猛桀骜,但终是敌不浪涛水卷,僵持半炷香时间,终被打落在湖里,半空中的水汽渐散开,方圆十里都下起了朦胧小雨。周乾二人互视一眼,心中一沉,连忙赶了过去,只见宋大竹从上百丈高的湖水里直接被打落在地上,驻剑半跪,整个人都若煮熟的虾子一般火热,面色通红,散着白气,那白龙子亦是飘然落下。

“此战,冲玄峰白龙子胜!”在旁评判的一名长老大叫一声,顿时惹得附近冲玄峰门人的欢呼声一片。

“宋师弟,承让。”白龙子拱了拱手,便在师兄弟的簇拥中离开。

“技不如人,无话可说。”见得周乾二人,宋大竹摇了摇头,苦笑道。

“师兄——”

“无事,你二师兄不至连这点小挫都受不了,只是我玉虚峰便只能指望大师兄与三位师弟了。”

“放心,大师兄一定会赢的!”6小仙这次倒是颇有信心,只是周乾见过李琼儿无意间散出的煞气,心中难免忐忑,却没有多言。

“对了,你来前可见到何琴他们三人?”宋大竹忽然问道。

周乾一愣,回想了下:“倒是没有,我昨晚酉时入定,醒时晚了些,本以为师兄三人早已走了,就没多注意。”

宋大竹面色突的难看起来:“我戌时三刻还在你屋前张望了下,依旧不见几人身影,难不成这三个小子彻夜未归?到如今还未归来?”

“不会的,师兄他们还是知道轻重的,应该是早已去了斗法场地。”周乾安慰道,心中闪过一丝不安,‘应该不会吧?’

“不亲眼见到他们,俺老宋着实放心不下,何琴在冰顶,何棋在磁谷,何画在树腹,正好我们三人各去一处,老幺你去太素峰,六师妹去琼液天景,我回玉虚峰,对了小仙,师兄斗法在即,先莫要告诉他,免得分心。”

“若真是玩昏头了,俺老宋亲手捏死他们!!”宋大竹丢了句狠话后,便不顾法力匮乏,化作青光远遁。6小仙吐了吐舌头,也离了开。

周乾叹了口气,自家这身子,若是飞的慢些,也该是能吃的消吧——

咬着牙,反手一拍斗牛剑匣,百灵仙剑落在脚下,缓缓飞了上去,幸亏自家这百气强身术也修炼了些许日子,虽如蚁钻骨髓,强忍之下,倒也晃晃悠悠,耗时颇久,终是赶到了冰顶。

积雪如磨盘,冰层似坚铁,但也没时间关注这般异景了,四处张望良久,却始终没见何琴师兄,又找了几名相熟的同门打听,均未见过,倒是听人说,昨晚太素峰似有贼子出没。

听闻这消息,周乾险些没晕厥过去,师兄他们不会真摸到了太素峰后山,回想及前几日三人贼兮兮的举动,倒也真不是没有这般可能,可这,在这般紧要关头?!却实无法想象。

秉着万一之想,周乾匆匆赶到后山,还未及前,便有两道遁光挡住前方,冷冰冰的声音传来——

“后山女宅,男子莫能进入。”

抬头一望,其中一个还是熟人,当日通告几人斗法时间、场地的张圆师姐,心中略略安定下,脑中急转,总不能直接说来找自家师兄的吧,岂不是不打自招了?

“师姐,师姐。”周乾突然向张圆眼神眨了眨。

这张师姐对周乾的观感倒也不坏,向另一名女弟子道了声歉,与周乾一起,稍稍离的远些。

“那个,张师姐,听说李琼儿师姐再过不久便要三轮斗法,我与她想见上一面。”

张圆一听此话,眼神顿时就变了,捂着小嘴,想及这几日的传闻,李琼儿师姐与玉虚峰的一名弟子……

“你,你与李师姐——”

“师姐你把这东西交予她,李师姐定然会出来的,拜托了,拜托。”周乾又是拱手,又是作揖。

张圆握着这青鸟羽毛,脑海划过四个字——

‘定情信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