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二百零四章 万剑归一 青城剑仙

小说:青城剑仙 作者:虫梦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好生厉害的法宝。更新最快去’赵谋心中赞了一句,他这摄风**早已练到有无相的地步,脱了空壳凡质,没想单凭这小小红珠便能抵御的下,若非这小子道行浅了些,还难占上风呢。

“这是我派赤火子仙师的离火神珠!”黄符语出惊人,转头,面色肃然的对酒道人道:“此战过后,把你这徒弟叫来,我有话与他分说!”

“你这老琵琶好不要面皮,说是你的便是你的了?”酒道人不屑的撇了撇嘴:“在谁手上就是谁的!”浑然没当回事。

“你——”

不提黄符真人吹胡子瞪眼,擂台上,周乾法力不足,吃了个挂落后,那赵谋自持身份手段,却未有痛下杀手,反而笑盈盈的看着他,如猫捉鼠般。

‘自大的好。’周乾心里这般想,双手一转,六道手臂粗的金光铁链从袖间射出,链上刻满奇异符文,隐有兽吼声,正是玄阳烈火聚兽神链,随着他道行与日俱增,威能亦是见涨。

有灵性般,绕了几个圈,避开那分光镜后,互打了结,‘哗啦啦’的金铁声直响,瞬息间就把赵谋围困了其中,如牢拷般,往里紧勒,聚兽降妖金光罩陡然成形,盖住其人,随铁链缩下,渐合住,当年前辈老仙的护身至宝,怎会无有手段,只是周乾如今才能使出一两成罢了。

赵谋面容一沉,刚想驱使自家祭炼百年、身与心合的那套四十九口桑精剑,却见周乾仍未放出飞剑御敌,对面正好可看到白玉师妹紧张的神情,顿时改了主意,运用真元,把体内元气婴儿练成的先天太乙精气聚在左手食指上,又取出两粒米粒大小的朱丸,口诵真言,屈指一弹,便有银星互转,飞入光罩中,转眼胀大千百倍,闷雷一般的炸响,光华散尽,连光罩及网一齐冲开,白光乱擎,耀的人睁不开眼。此宝唤作牟尼两极丸,最善分光破气,若是圈瘴之宝遇上它绝无幸理,轻则灵光大损,重则碎骨粉形,尤是厉害。

那离火珠到底材质非凡,不似普通异类法宝,只是神光消溢,眼看就似普通玉珠,倒是惹得黄符老道心疼不已,如掉肝肉般。

周乾见机得早,在白光骤时就使太清灵光置于体外,驾着青云往擂台一角冲去,仍被打翻在地,白云符直接裂了开,口中鲜血不要钱的落下,很快就染红了身前衣衫。

‘啪、啪、啪——’

“周师弟可真是厉害,竟能逼出我两件护身法宝,算是难得了。”赵谋拍着手笑道,俨然提挈晚辈的样子,依旧是从容不迫的姿态。

‘那分光镜可折返剑气神光,两枚丹丸可防神罩宝圈,寻常剑仙得一便足矣,赵谋独有二,应该也是差不多了,若是还有,便真就是天亡我也,’周乾早已无视身内恶痛,体虚匮乏,心若冷冰,只暗暗盘算‘但若是不是,那……’

“师兄说的哪里话,”周乾挠了挠头,忽然咧嘴笑道:“就这三两下板斧功夫,小子手段已是用尽,看来是非输不可了,本来还想赢的,却是不可能了。”

赵谋一愣,这小子说的是实话么,忽然想及斗法前周乾那句响亮的言语,寻常时又听过玉虚峰弟子顽劣古怪的名声,嘴角一扬,说不得还真是如此,呆滞的很。

“那师弟欲怎地。”

“本想主动认输的,但这样也太没骨气了些,不若师兄你出手,看看能否擒住我,这样也能让师弟我心服口服了。”周乾看似无奈道。

“哦?”赵谋故作姿态犹豫半晌:“那也可。”只挨打,不还手么,还正合我心意,几招之内拾掇了你,免得落下了欺辱末进的名声。

“只是周师弟,你背后那口飞剑怎地不用呢?”赵谋眼光一紧,看似无意道,却死死盯住周乾,不傻也不瞎,任谁都会怀疑其未用飞剑,是否还留有后手,虽说他赵谋有些傲气,但也不会做阴沟翻船之事。

周乾心一缩,表面却不动神色,做出不好意思的表情,憨笑道:“我那御剑术倒也不错,只是有看过师兄前几轮的斗法,那剑法真是厉害到极点,要是此时用了,我怕不早就输了;所以就想,我身为师弟要是不使飞剑,师兄你也不大好意思用吧,说不得就能逃过一劫呢!”

此言一出,场下顿时哄笑声大作,赵谋亦是莞尔,这小子倒是愚中有慧,能想出这个馊主意,只是却说了出来,也不知是真呆还是假傻。

虽仍有几丝疑虑,但也难免放松了心情,周乾见状,虽无有多余动作,手中汗水早已握了满拳,轮近百场比斗,就不信他正巧能见过自家斗法,不然便是听旁人口述言传,一新进弟子的剑术高又能高到哪儿去,或说,再高,能比自家高吗?自负的人通常都会这般想。

场下宋大竹悄悄推了推秦渔,小声纳闷道:“老幺他的表现,是否有些古怪?”

谁知大师兄嘴角一扬,轻轻道:“莫要多言,看下便知,这场斗法,说不得还有点意思。”

“哈哈,师弟放心出剑吧,师兄我不动用桑精剑便是,单以法术考验你,接我红云锦兜大擒拿法!”赵谋哈哈一笑,手掌凭空一捞,气势十足,威风赫赫,天边漂浮着的一朵白云竟是被其擒摄了下来,还在中途,便如染了色、变了形一般,化作红云巨掌,霞光熠熠,‘轰隆隆’的下降,周乾头顶就是一暗,只看其影,便知足有十数亩大小,一下遮住有擂台小半。

便是台下众人亦是变了脸色,好厉害的法术,周乾连忙摇身一转,分化出七八个真假虚影,分四面八方逃窜去,那巨掌直接插入台上,五指压出五个水缸大小的大洞,又是‘轰隆’巨响。

仍是抬起,往其中两个压去,直接碾成青气,却是假物,赵谋一皱眉,法诀一掐,巨掌抬起,拦住横扫,‘砰砰’几声响,又有三个‘周乾’四分五裂了开,依旧还是假身。

虽是表情不变,但心中未免就有些急躁,弄出这般声势,几下都未收拾掉这小子,自觉却是有些难堪,这才注意到这剑气化成的人形着实逼真,连气息都一模一样,着实分不出真假,也不知此子如何修成的。

那霞光层层叠叠,密厚严实,又有风火助威,本该是极厉害的法术,但赵谋困其言语,迟迟不出飞剑,拦不下敌手,致使如耗子遛猫一般,捞了七八次,都无从下手。

故作豪态的大笑一声,叫道:“师弟好本事,再接我法宝!”

又丢出一物,却是一晶柱,唤作化沙神柱,蒲一落地,小半截便融入擂台上,顿时如水沸山崩的场面,那地上凭空鼓起一个个小大气泡,然后‘砰’的声,大大小小,粗粗细细的沙粒喷射而出,如飞沫激雪,大浪翻卷,更奇异的是却未落在地上,反而漂浮在空中,形成一股股沙暴,往周乾压去,‘噗噗噗’,一个个‘周乾’被形成的沙剑沙矛钻通了身子。

上有红云大掌横亘,下无锥足之地,灵沙四射,黄尘滚滚,乱糟糟的场面,翠鸟长鸣声中,青光冷电扬起,周乾驾着百灵从其中升腾而出,飘然若仙,剑光连闪,左冲右突,飞龙夭矫般的一阵腾挪卷舞,任那敌氛彩霞乱转,沙砾斗石分合,竟是无法收拾了他。

‘好快的剑!’赵谋一咬牙,又拿出一宝,紫光红气悬在半空,却又是一镜,唤作电石火,琉璃面上猛的簇拥出一道似火似电的极光,不到半分,便冲至周乾身前不到一尺处,他双眸一缩,不假思索,本能的掐指一动,身形从中陡然分成两个,极光从中射过,却是落了个空,那怪异的模样忽又合一,化作周乾本体,这招亦是《猿公剑诀》中最厉害的御剑术之一,通过无可计的细密剑气把身前空间三涨三缩,正好把身躯于不可思议间横挪了三分之一尺,正好避开那要害之击,缺点只相当耗费法力,体内真气瞬间去了小半。

此时周乾正好落了个破绽,那红云大掌挟着呼呼风声冲下,正处其法力轮转、将生为生之际,赵谋刚一喜,脑海中百鸟齐鸣声忽响,手中动作便是一慢,却是仙剑护主,青光先落后突,正好从大指缝隙间一窜而出,足足一炷香时间,赵谋拿周乾没了法子,体内法力倒是消耗甚剧。

“赵师兄,出剑吧,不然你便要输了!”空中忽然传来周乾的叫喊声。

便是再蠢笨的人,如今亦知中了周乾的示弱之计,赵谋一声长啸,体内窜出一连串的绿光,几练成一片,驾驭着其中一口母剑停在了半空,冷冰冰,一字一句道:“看来周师弟入门虽短,智谋过人啊!”

“道行尚浅,不得不如此罢了。”周乾坦然道。

“那为何不多装一会儿,直让赵某法力耗尽呢!”

“若是这般赢了,那多无趣!”周乾扬起了嘴角,露出森森白牙,“想必直至此时,师兄你体内的法力仍高于我,周乾不算占便宜吧。”之前如此行为,只是道行相差过远,夺个平衡罢了,不然飞剑围住,几道法术硬拼下来,便是活深深的耗输了,你御剑术再高深亦是无有,况且他人亦不笨,只是受性情所激罢了,察觉是早晚的事。

赵谋无言以对,这话说的亦是真实,怪谁?自家以为人家呆滞,却没想别人把自己牵着鼻子走,恼羞成怒的大叫一声,挥手一推,足足三四十口飞剑桑精四面八方射来,数件法宝伺机而动。

若说赵谋御剑对敌,再以法宝围攻,威能十成十,那先前的厉害,只能算成一二分罢了,斗法情形瞬间变得九死一生,场下众人却也被这变化惊的目瞪口呆起来,只是计吗?着实唬住了不少人。

“小师弟真傻,再糊弄那赵呆子些时间岂不更好。”何琴扼腕叹道,另二位何师兄亦是点头。

“你懂个甚子,”宋大竹拍了几人的脑袋:“老幺这般做才是真正的智者所为。”

一个个‘周乾’显出了形,足有三四十个之多,围住擂台四面八角,均放出百灵仙剑,几十道青光又在空中分化出上百口飞剑,既然能模拟出雷光剑气,那这幻化飞剑亦是不成问题。

台下众人都是惊呆了,便是这些正派剑仙,何曾见过这般多的一模一样的飞剑于空中舞动,便是几位座、他派高人亦是互相交头,他们元神扫下,自是能辨出真身,只是这种手法,巧妙之处,确实前所未见。

“呵,万剑归一么,老猴子最拿手的把戏,还一直都敝帚自珍,不教予我,却没想被我徒弟从剑诀中悟了出来!”酒道人灌了口酒,嘿嘿直笑。

幻化出这般多的飞剑,自不是用来好玩的,《猿公剑诀》共有两妙处,其一是剑气的细微演变,其二便是专破天下各门派御剑路数的七七四十九式,哪个都非天资横溢者难以精通,更别提二者同修了。

青城剑诀以正祛邪,博大广源,若是练到极深处,可荡涤世间妖氛,毫无破绽;可赵谋虽通未精,有如此多的玄妙法宝去祭炼晋升,哪有时间琢磨参悟,百灵剑以一敌多,星飞电掣,以绵延细软的剑风来应对,专挑其空隙处跌宕,竟全然不落下风,反斗的其路数紊乱,赵谋驱使愈困难,欲结成剑阵对敌却始终找不上时机,更何况真假飞剑如此之多,哪能分辨的出,说不得十数口‘百灵剑’攻来,无一为真,一口剑不注意间划过,却是本体。

那些精妙法宝却也不是吃素的,电石火镜一次巧合间,极光正好穿过周乾所经之地,只来得及一闪,那光束好无阻拦的穿过太清灵光,把右腿穿了个大洞,骨头连肉一并消失,真真痛彻心扉,而那沙石乱窜时,亦把周乾磨的浑身是血,大小伤口不可计之。

赵谋虽无伤,但颜面尽失,心神大乱,法力耗尽,亦是强弩之末。

周乾见其模样,料定是决胜的关键,大喝一声,那数十上百口飞剑同时一扯,往空中一合,一只昂扬巨兽成了形,鹿角驼头、蜃腹鱼鳞,浑身赤火青烟,足有房屋大小,四蹄凭空疾奔,就向赵谋冲了过来!!

‘假的,还是——真的!’赵谋先是一惊,再要召回法宝回攻亦是来之不及,眼角一扫,那兽蹄踩在附近的悬空的沙石上竟有黑糊物成形,显然是灼烧的,又见那麒麟浑身剑气密布冲霄,冷厉的煞气铺面,“这,这不可能!他才入门几年,就能参悟出这剑气化形的剑道神通!!”

在场外远处观看的秦起一下立起了身,表情错愕,这模样,与自家的化形剑术何其相近,难不成此子回去后就把它学通透了?!

李琼儿手中一紧,握着的,真是自家飞剑冷雪!

“不是吧?”酒道人送往嘴间的盛酒葫芦亦是停在半路,于此同样表情的还有旁边的黄符老道,他可亦是知晓周乾入门多久的。

赵谋来不及多想,鼓起剩余法力,把反光镜扩了足足三倍,护在身前,牟尼两极丸抛手射出,以他现在的状态,即使这般,仍旧未必能挡住这一剑道神通!

剑气麒麟大吼一声,径直冲了上来,杀机煞气铺面而来,赵谋前方的青光早已凝练寸后,便欲拼命挡这一杀招,谁知——一点伤害都无……

物什仍旧只是幻象,只是其中多了团离火,只是杀机煞气亦是能化出——

一道青光猛然钻破红云锦兜巨掌,破开赵谋身后护身仙芒,冰凉的剑锋贴在其脖颈上。

“师兄,你输了。”

何为剑仙,千里之外,取人级,需几招,一招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