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二十一章 江湖 青城剑仙

小说:青城剑仙 作者:虫梦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蜂拥而至的红莲教教众并没有让马三有所惊动,他很清楚自己在外部署的兵马绝不会敌不过这群教徒,但出乎他意料的是,无论这群教众的**受到兵刃箭矢如何的摧残,即使体无完肤却暴戾恣睢,马三就亲眼看见一教众手臂被砍断后无知觉般的用牙齿咬断士兵咽喉,而且常人若是四肢断裂流血过度而昏迷,但红莲教徒的伤口处无一丝一毫的血液,只是流出少许的黑色流质。更新最快最稳定)追莽荒纪,还得上。

黑色的夜空下教徒们行尸走肉般的疯狂,闪电划过映衬着吕峥的冷笑,马三情不自禁的往后退了一步,世人俱信鬼神之说,而原本人数占优,军械占优的士兵们士气在恐惧中缓缓消逝。

“砍断他们的头颅,老子不信他们还能长出来!”马三声嘶力竭的吼道。

情势顿时又是一变,即使身躯被无数箭矢射穿仍能行动的教众们,在头颅砍掉后终于倒了下来,长生不死,在**凡胎下也只是一个笑话,吕峥使了个眼色,佘姥姥会意,带领数位红莲教高手直扑马三,难道是擒贼先勤王?

马三周围甲士顿时竖起几十副巨大的伏牛弩,这种号称十丈之内,寸草不生的军中杀器即使是佘姥姥之流也为之忌惮,可佘姥姥几人中途方向一变,直扑周乾四人。

马三大惊失色,连忙吼道:“杀了他们!连同那几个小子!”

伏牛弩威力惊人,但体型也同样庞大,转向十分不便,只是一个刹那,佘姥姥众人就杀进人群中,带起滚滚鲜血,猴儿一使眼色,三人都会意——趁乱赶紧撤!

四人所在位置正巧靠窗,那马三自以为天衣无缝,谁曾想到就是这一个疏忽给了几人可乘之机!猴儿往腰后一摸,往前一撒,白色的烟雾立刻覆盖住了周围,靠的最近的两个士兵见状马上扑了过来——

周乾一个转身,手掌藏在腰际,躬身叠步,一招破云式施展而出,顿时士兵只感觉掌影一飘而过,周乾已藏身于他腹前,一双手掌直接印在他的盔甲上。更新最快最稳定)

那士兵是感觉一阵剧痛从腹部传来,险些就是一晕,可惜这士兵身穿铁甲,即使是周乾狠厉的掌劲也只能在铁甲上印上一道浅浅的痕迹,做不到隔甲伤人,那士兵大怒,长刀凄厉的砍向周乾的脖颈,周乾也被铁甲反震的手掌麻,一时间竟来不及反应!

好在一支小刀准确的划过士兵的喉咙,溅出一身鲜血,只留下猴儿一句话“武功不错,江湖经验太少,一看就是个雏儿!”

周乾也是有些惭愧,自己怎么会忘了这士兵身穿铁甲,越是危险的环境犯错误的次数就越多,好在只要是年轻人就有犯错误的本钱,趁着烟雾,周乾矮小的身躯若隐若现,悄悄的出现在与猴儿缠斗的另一位士兵身后,一掌击向士兵后颈,那士兵应声而倒。

“快点!”窗外响起李三善急切的叫声,周乾与猴儿连忙跳出窗外,周乾还注意到王虎鲜血淋漓的右臂,若不是强用寸劲,这厚实的梨花木交窗也不会一击而碎。

“追上他们,不留活口!”“佘姥姥!留活口!”截然不同的命令自马三与吕峥口中喊出。对于马三,二人必死是自己计划中最重要的一项,对于吕峥,这二人可是可以控制武林与朝廷的钥匙,是天大的宝物。

佘姥姥一马当先,冲出窗外,紧接着三道劲风直扑佘姥姥背心,佘姥姥冷哼一声,反手一拐三道粗大的箭矢被扫断,紧接着数名劲卒跳下窗外,从腰间拿出飞天火箭,顿时一道焰火在黑夜中绽放,整个都督府内的官兵急忙放弃追缴红莲教众,从四周向宴厅赶去。

周乾四人仓皇逃命,直扑都督府后宅——

“现在整个都督府都被官兵包围,往外跑九死一生!只得向里跑!找个隐蔽角落躲一晚!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六扇门的人和神机营明天必来,那才是我们脱身的最好时机!”猴儿匆忙道。

“小娘养的!真他***刺激!”李二爷喘着粗气,“可也太要命了!”

“猴兄,接下来该怎么办!”王虎问道。

“分开逃!能走一个是一个!”

“马上是一条岔口,左边是通往内院,右边是水花亭榭,我四人分作二路,见机行事!”

“那我和猴儿一路,大哥与二哥一路!”周乾道。

“老三你小心!”王虎深深的看了周乾一眼。

周乾与谭猴儿往内院,王虎与李三善去水花亭榭;谭猴儿突然道:“你们兄弟倒真是感情好!若我没猜错的话你这是为了不拖累这二人吧!”

周乾默然,谭猴儿嘿嘿一笑,道:“这下子咱们可真是生死与共了!”

某间女眷宅院中突然转出一队士兵,领头的见这二人猛的一愣,继而一喜,转头叫道:“在哪里!快信号!”

二人互视一眼,杀意暴起!

猴儿怪异的耸肩含胸,一个落地翻滚躲掉了士兵的箭矢,然后一个灵猴窜跃,跳进人群中;然后一招猴子捞月硬生生的从一位士兵脸上剜出四两肉,接着一翻一滚,动作灵活多变,刀刃兵器间仿佛成了猿猴嬉戏的丛林。

那领头的见状大急,连忙取下飞天火箭,猛然觉得不对劲,‘另一人呢?’

只感觉一道劲风划过,飞天火箭应声而断,却是猴儿吸引住众人的视线,而由周乾悄无声息的破坏掉这件联络火器。

头领大怒,抽出腰刀斩向周乾,刀法凄厉狠辣,招招指人要害,周乾一时间竟被气势所夺,处于下风。

刀法本就是以气势见长,大开大阖,这小头领的刀法又是经过马三这位用刀高手的言传身教,狠厉中带着几分变化,周乾一时不察,竟越来越落入下风,好几次都险象环生,刀法,真的厉害如斯?

“师傅,江湖中人不是用刀就是用剑,那剑和刀到底谁更厉害?”

“刀法重势,剑法重变,二者自是无从比较,但若论人,江湖中自然还是剑术高手要更高一筹!”

“师傅不会是在自吹自擂吧?”周乾老实问道。

“臭小子没大没小,”周询笑骂道,“刀法重势,势出人心,可人心善变,不会一直勇往直前,百无禁忌,总会有彷徨犹豫之时,那时便是刀道高手也无法斩出有死无生的刀法,刀道讲究人心似铁,但人心终究不似铁石!”

“可是师傅你也说过剑法也有缺点啊!”

“乾儿你给我记住,从来没有最厉害的刀法,也没有最厉害的剑法,但江湖中总会出现能使出独一无二刀法或剑法的人,为师希望你能成为那样的人。”

‘刀法的破绽就在人心!’周乾猛然醒悟。

宽厚的长刀扬起带起凄厉的风声,但周乾已没了畏惧之心,招式虽然依旧狠辣,但气势却无法逼人,十招过后,那头领力气稍竭,连绵不绝的刀网出现了一丝破绽,周乾双手一起一扬,晃过刀锋,一招繁星点点直戳头颅,那头领匆忙变招,长刀化为一团卷向周乾,二人具都是以命搏命,可惜周乾敢,那头领却不敢,于是最后关头头领收回长刀急退,周乾趁胜追击,连出六掌,掌力一浪胜过一浪,刀锋划过周乾的后背而周乾的右掌早已拍碎那头领的咽喉,那头领在江湖中也算是个二流高手,无论是打斗经验,招式老练程度那头领都要胜过周乾,但在江湖中只有拼命才能活命,所以那人死,周乾活。

周乾闷哼一声,摸了摸后背,一条长且细的刀伤从肩胛骨一直滑到腰间,好在入肉不深,周乾运转吐纳法,皮肉收缩血液很快止住,周乾又助猴儿解决掉了剩下的兵卒。

这一战,连同那头领,周乾连杀四人,血腥气扑鼻而来。

猴儿拍了怕彷徨失落的周乾,安慰道:“你很快会习惯的,这就是江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