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一百九十五章 酒道士归来 青城剑仙

小说:青城剑仙 作者:虫梦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来,你尝尝。看完美世界最新章节,去杠杠的。”

第二日,李琼儿果真又来到这片桃林中,青鸟很是欢喜,‘叽叽喳喳’直叫个不停,周乾言传身教,把这烤制手法交予了她,之后这树枝上插着的,被烤的黑乎乎的肉食便递到了青鸟的面前。

鸟儿一脸嫌弃,又蹦又跳的来到周乾旁,馋嘴的看着火上烤着的鱼肉,长喙时开时合,很是期待。

“师姐,你不能把这肉直接伸到火里,得留有三分三,先烤外,后炙内,刀工八字纹要先刻上,方能入味,且最关键的是,得先把鱼鳞给去干净,不然任谁也吃不下去啊。”周乾头疼的说道,按理说,这庖厨一道,入门极易,精通颇难,怎地这李琼儿师姐道行恁般高深,烤个鱼却是怎么教也教不会呢?

李琼儿一脸沉思,似是在回想刚刚周乾所说的话语,好半晌,方道:“要不,我再用三味真火试上一试?”

“……”

日落西山去,晚霞衬余晖,桃林在日暮十分,香气最为浓郁,再过上一两月,鲜桃怕是就要熟透了,霞光透过花瓣,粉色满园,李琼儿看了看天色,起身道:“我要走了。”

周乾一愣,没想半日的时光转瞬即过,低头一看,便见小青鸟肚子鼓鼓囊囊,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只偶尔叫唤两声,显然已饱的十足,踌躇片刻,道:“那明日——”

“明日我便不来了,师尊另有吩咐,”李琼儿摇了摇头,玉指挽了下青丝,挂于耳际,“青儿就先交给你照顾了,待我有空闲,会再去看它的。”

周乾笑了笑,道:“随时恭候。”

李琼儿转了身子,似要离去,后有想到什么,回头道:“你这本领我还未学会呢,得教到我学会为止。”

“这——我尽力吧。更新最快最稳定)”周乾苦笑摇头。

李琼儿闻言轻笑,破空而去,这二人虽相处不到两日,但看言语,真是宛若多年好友,莫非世间真有知己一说。

回到湖边小筑,便见何画师兄正百无聊赖的躺在**上,见得周乾回来,精神一振,手脚并用的爬到其身前,一脸**,嘿嘿笑道:“师弟你一大早便不见了踪迹,到底去了何处?老实交代,莫不是跟哪位师姐师妹偷偷幽会去了?还不从实招来!”

周乾一愣,这哪跟哪啊,分辨道:“师兄你可莫要瞎想,好久未有与小青玩耍,便去溜了溜鸟,何谈幽会之事。”与那琼儿师姐只是同是喜鸟人罢了,不过这可不能告予这何师兄,不然以他这唯恐天下不乱的性格,还不知得编排成什么样,心里这般想。

何画又变了脸色,满是严肃,道:“师弟,莫要怕师兄取笑,正所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若真是喜欢上哪位姑娘一定要先跟师兄我商讨商讨,你可知当年大师兄做的最错的一件事是什么?”

“什么?”

“他偷摸去了太素峰倒也罢了,关键的是竟未告诉我兄弟几个,若是带上我们何家兄弟,在他幽会之时替其放哨,怎会有撞见冷月师叔一事,大师兄也不会被揍的那般凄惨,你说对与不对?”

周乾嘴角抽了抽,干巴巴的附和道:“师兄所言甚是。”

见问不出什么,何画又懒洋洋的躺了下去,倒是周乾看了看左右,好奇道:“其他几位师兄呢?”

“大师兄被冲玄峰的静虚子叫去了喝茶,宋师兄在养气,何大与何二则是去论剑台观看同门斗法了,可怜我伤势未好,只得一人孤苦伶仃,呜呼哀哉!”

不理这五师兄耍贫嘴,又问:“胜负如何,哪一脉占得上风,又有哪位师兄异军突起?”

“唉,还不是老样子,该赢的赢,该输的输,一点新意都无,柳云、娄望舒、秦起、李琼儿、白龙子、周若,哦,还有赵谋,我大师兄,数来数去还不都是这些人。”何画扳着手指头说着人名,一脸无精打采。

“原来如此。”周乾若有所思,这些人的大名早已入得己耳,不出意外的话,只需不碰上,最后想必还是这几位师兄师姐争个名次,也怪这五脉论剑提前举行,小一辈的门人均未成长起来。

告别五师兄,回到己屋,盘膝修炼了会,自开辟了泥丸宫后,汩汩真气就不断从周身穴窍涌入,仿佛无底洞般,而想到元气婴儿,或是更近一步的元神,都是从此蕴化而出,倒也能够理解;想必直至这种变化过程结束后,便能考虑如何更进一步,把心法往上推演,这种时候,反倒是不能心急了,基础打的牢,方能有高屋建瓴拔地而起。

推开门,天色已黑,便想乘着月色走一走,忽然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

“酒、酒师傅?”周乾讶然道。

“嘿,许久不见了啊,周小子。”还是那副模样,酒槽鼻子,小圆脸,倒是头上丝又白了不少,久病初愈般。

“您伤势好了?”

“还得多亏你送来的地水真精,不然老道士也不会下得了地。”酒道士拔开葫芦,灌了一口,嘿嘿笑道。

“随老道去走走?”

“嗯。”周乾点了点头。

二人便漫步在雪地上,虽说是名义上的师徒,但近十年不见,到底是有些陌生。

“在这青城可好?”

“嗯,师兄师姐他们对我都很照顾,周乾心里十分感激。”

“你也不错,老道还听秦渔说,短短几年,你已把心经修炼到第四层,呵,比酒鬼我当年都要快上一两丝,真是长面子。”酒道人打了个酒嗝,舒服的眯上了眼睛。

“多亏大师兄指导有方,还有品素几位师兄师姐的帮衬!”周乾恭谨道。

“你也莫要贬低自家,老道看人少有的准,你在洛都受如此大难,还能挺过来,这心性已是磨砺的十足,无须担忧,日后修行,便得看你的悟性与机缘了。”

“是。”

“你刚刚说了师姐?玉虚峰哪来的女弟子?我师兄他何时新收的徒弟?”酒道人忽然问道,一脸纳闷。

周乾神情一怔,继而恍然,这酒道人十几年前便出山游历,想必是没见过这6小仙6师姐,回答道:“是朝阳峰6师叔的女儿,也是近十年入的玉虚一脉,酒师傅你应该还未见过。”

“哦,倒也听说过,那对夫妇还真是舍得,所图匪浅啊!”

“难不成还有什么缘由?”周乾问道,他对此事也是早有疑惑藏在心中,只是几位师兄似都是不知,也就不好问了。

“哼,6灵仙素来精明,苏如得了乖女,想必也是视若珍宝,自己女儿,自家不会教吗?非要送来如今正值势弱的玉虚峰?虽不知他夫妇二人到底与我那师兄私下有什么约定,但所图老道士约是已经猜到。”酒道人冷哼一声:“我玉虚禁法——太清玄门通气仙法。”

见周乾面有疑惑,酒道人倒也没有解释:“这已是涉及到我玉虚一脉的辛密,老道也不能私下与你说,倒是你家大师兄秦渔或有机会知晓。”

二人又闲聊了会,直至玉兔高挂,酒道人最后方道:“虽说秦渔教的不错,但既然你师傅把你交给我,老道就不会不管你,待你心法练到第六层,便把生平所学传授与你,说不得还不仅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