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一百九十章 来迟 青城剑仙

小说:青城剑仙 作者:虫梦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这便算是成了么?”周乾不确定道。追书必备

“恩,剑胎已生,小师弟恭喜了!”宋大竹哈哈笑道。

一股喜悦从心底油然而生,细细打量着这属于自家的独门飞剑,通体碧玉,剑身笔直,剑柄处上三分镂空,雕刻有山水鸟鱼,似在缓缓游动,耳边仿佛隐约传来清脆鸣叫声,卖相十足,若是看的久了,便觉的剑身深处有一抹幽光一闪即逝,杀机隐现,这才知晓它更是杀人之物。

“仅剑胚便能有如此威势,此剑材质不俗啊!”秦渔叹道。

“此话何解?”宋大竹疑惑道。

“剑晕越纯厚,飞剑便炼的越好。这百灵剑剑身如一汪清泉,无丝毫杂质,看来这异于中土的炼剑手段当真有效,也不知师尊当年结交的友人到底是哪派高人。”秦渔喜道。

“还需等上七七四十九日,待飞剑成形后,再以万丈清泉冲洗之,这百灵仙剑便功成了,以后威能如何,就要看小师弟的祭炼本事了。”

“百灵,”周乾低语道,手掌凭空虚握,他有预感,这口飞剑将会伴随自己很长很长一段时间,直到自家老死坐化,或是得道飞升……

“真是稀奇,俺老宋怎地觉得似是忘了一件极重要的事。”宋大竹挠了挠脑袋,纳闷道。

秦渔猛然转头,与他对视一眼,同时叫道:“五脉论剑!”

宋大竹一把拎住周乾,二人同时驾住飞剑,火急火撩的往那那太素峰方向赶去。

“我来此助小师弟炼剑耗费了多久?”

“约有五六个时辰吧。”

“这下可真是捅了大篓子!论剑会开始时,整个太素峰会被阵法笼罩,进之不得,真真难办!尤其是地点还在太素峰。”秦渔失态叫道,神情竟有些惊慌失措。

“二师兄,大师兄他这是怎么了?”周乾奇怪道,仅仅是迟到,也不至如此吧,他可从未见过秦大师兄这般姿态,真是罕见。

“哈哈,此事现在没空说,以后再告诉你。”宋大竹开怀道。

“宋憨子,赶你的路,别废话了!”秦渔没好气道。

一青一黄自空中一闪而过——

五峰座早已坐在高台之上,从左至右,依次是冲玄峰天龙道人,五龙峰火道人,朝阳峰6灵仙,太素峰冷月师太,以及端坐正中的青城掌教艾如真老仙。

这几位元神高人的相貌亦都是大不相同,天龙子三缕长须,面容威严端正,一丝不苟;田雯是个笑呵呵的胖子,6灵仙则风度翩翩,面容儒雅,双眼温和,却是中年美男子。而最后表情冷厉,满是皱纹的老尼姑则是冷月师太。

身后还稀稀拉拉,或坐或站有十数名门派长辈,有的朽朽老者,有的面如稚童,男女均有,更有不少元神高人只显出一个分身来前观看,或是神识隔着数百上千里乱扫,忽然传来一声闷哼——

“最讨厌藏头露尾之辈!”与话音同时响起的,是一位冷若冰霜的女子拔出的半截宝剑,森冷剑华一闪即逝,李琼儿竟能一剑斩断神念!

“冷月师妹!”天龙子怒道,刚刚受伤的那人正是他冲玄峰的一名长老。

“无缘无故窥视他人修为,该打!”冷月师太淡淡道。

天龙子刚欲反驳,便见艾如真打了个哈哈,和稀泥道:“下面众多弟子看着呢,莫要耍脾气。”

二人摄于掌门仙威,互视了一眼,均不作声响。

艾如真自法台上起身,手指向上一指,原本碧蓝如镜的天空几乎就在一个瞬间被滚滚太清仙云覆盖住,不仅如此,山脚下观之,自太素峰上万顷晴空逐渐蔓延到五峰范围,绵延数十里,浩浩殇殇,横无迹涯。甚至引动了阵势,数十道光柱从山间各处腾起,高耸插云,忽然同时绽放出成千上万的白光青丝,覆盖住整个青城山门,免的群仙汇聚太素峰,内中空虚,受外魔所窥。

能造成这般惊天动地的异像自然得是有**力,大神通;而青城掌教艾如真真人不愧是据传能与峨眉六道真人方舒明并作当世道行最为高深的两位。

“今日五脉会剑,诸位——”艾如真刚说了两句,白眉一动,微微讶然的望向远方,台下的众多弟子门人顿时交头接耳,悉悉簌簌,只见两口飞剑从远处射来,先是丢下一物,剑身上又传出叫喊声。

“弟子秦渔因事来迟,还望掌教师尊降罪。”

“弟子宋大竹因事来迟,还望掌教师尊降罪。”

“弟子周,咳咳——”周乾灰头土脸的从地上爬起,见众多视线落于己身,不禁老脸一红,讪讪的缩了缩头,道:“弟子周乾来迟,还望掌教真人降罪。”

秦宋二人这时也自上而下,显出身形,落在雪地上——

“何事?”艾如真的脸上看不出喜怒。

秦渔是大师兄,黑锅自然率先扛起,朗声道:“小师弟道行浅薄,我玉虚峰一众师兄弟便想炼上一口仙剑供其护身,没想算错了时辰,致使误了大事,秦渔身为同门兄长,未尽其责,理应受罚,但二位师弟受我所累,请师尊原谅则个。”

顿时交头接耳声从四面八方响起——

“他就是酒师叔新收的弟子?”

“那岂不是我青城辈分最小的了?”

“有趣有趣……”

宋大竹见状马上辩解道:“小师弟的飞剑是我帮忙祭炼的,是大竹护不得周全,请师尊只惩罚我一人!”

“飞剑是周乾祭炼的,哪能怪二位师兄,岂不是舍本逐没!”

三人几乎同时拦责于己,在场众人那个不是眼光毒辣,自是看出所说言语具是出自内心,毫无弄虚作假。站在台上的艾如真老脸上闪过一丝不可见的笑意。

“这次权且记着,待日后一并清算!”

三人顿时如蒙大赦,灰溜溜的跑回自家山头所在,倒是冷月师太冷哼一声,看了看秦渔的背影,吓的其浑身一抖,而天龙子则皱眉欲说些什么,被艾如真扫了一眼,只得作罢。

“此次我青城五脉论剑虽因事提前,但功用不变,一则为本门取材,二则磨砺……”

场下何画用手肘捣了捣周乾,嘿嘿一笑,埋怨道:“小师弟你有这绝妙出风头的想法怎地不叫上师兄我,凭白少了这露脸的机会,真是小气。”

“五师兄,真是炼剑误了时辰。”周乾哭笑不得的解释道。

“谁信啊,”何画撇了撇嘴,“两位师兄都在,还搞不定你那破剑?”

“……”

环顾四周,自家玉虚峰人数最少,只区区几位,平白占了好大地方,而冲玄峰人数最多,人头攒动,熙熙攘攘,其中不乏道行高深之辈;而太素则最为奇特,清一色的背系宝剑的女弟子,少有面容普通的,着实吸引了许多视线。周乾就见到有不少同门没专心于掌教所言,反而偷偷窥视附近美色,看的周乾暗笑不已。

“小师弟,愣着干啥,还不抽取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