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一百五十二章 鬼城 青城剑仙

小说:青城剑仙 作者:虫梦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如今已是四月中旬,正处春夏之交,若是以往岁月,江南地界便是风调雨顺,处处安泰,只近几年,地震灾害频,又有鬼魅魍魉作祟,却是不甚太平,好在朝廷数次减税降赋下,日子倒也过得去;只是烧香拜佛的人越多了起来,惹出了不少事端。亲,眼&快,大量小说免费看。

今日乃有少见的好天气,晴空万里,风高云淡,天上一团白云自北往南,逆风而行,云上坐有两人,正是周乾与小六,这二人一路向南,别了襄水,入了枣阳,渡过沧江,踩了金寨,经庐州,辗转数千里,所过山川江湖不可计数,终是来了江宁,接近洛都,离扬州只一两日行程。

也得多亏了自泉水府得来的白云符一宝,此符只需稍稍祭炼,便可聚雾成云,载人承物,翱翔于九天之上;且所需法力甚少,很是便利,小六应会磷火遁法,无需此物,便把其赠给了周乾,周乾也不客气,收了下来,一路上倒也省了二人不少功夫。

“我依稀记得过了此山,便有一茶亭,已飞了三日,不若下去歇歇如何?”周乾问道。

小六自无不可,二人寻一隐秘小林,落了下来,走入茶亭,便见一老翁正在烹茶,附近三三两两坐躺各种形色之人,还有一老妪在亭外贩卖些瓜果熟食,二老似是夫妻。

“老伯,一壶茶。”

“好嘞!”

二人挑了一干净处坐下,不到半晌,老翁弓着腰把一壶茶端了过来,周乾付了银钱,又道了声谢,先给小六倒了一杯,再给自己满上,尝之颇有清香,其味些许涩苦,似是山间野种。

亭中不乏碎嘴之人,一来二去,便聊了起来,一皮货商道:“我走南闯北这么多年,未见这般景象,处处灵异鬼怪,以前夜里赶路倒也不打紧,现在着实不敢了,真怕有妖怪作祟!”

有年轻书生匆匆赶来,方把书篓放下,闻此言,接话道:“子不语怪力乱神,世间鬼怪本就无有,乃百姓之臆想,若念头通达,自是百无禁忌。”

“哼!你这迂腐之人懂甚!”一衙役打扮之人叱道:“当年洛都何等繁华,金山银海都是等闲,如今已成鬼城,死人成群,怪事不绝,时有悚声怪叫传出,偌大一块宝地,无人敢往,你可去之?”

书生顿时讪讪,不复言语,周乾闻言一愣,手中茶杯停在半空,洛都又出了何事,怎会成了鬼域?当年酒师傅不是把那赤阴聚妖帆上的冤魂厉魄灭了个干干净净,又出了什么幺蛾子?师傅与招儿姐的坟墓可有关碍?

想及此,心中烦乱,也无了歇息之念,对小六使了眼色,二人起身便欲离开,那多嘴书生见状,拱手道:“两位朋友就此别过。”

此人倒是自来熟,有些意思,小六颇觉好笑,招了招手:“后会有期!”

亭内又有交谈声传来,“前几年,朝廷好不容易灭了个红莲教,如今又多了个闻香教,你说这些人好日子不过,偏要折腾这些干啥……”

于肉眼难见之处,一团白云悄然升天,二人紧赶慢赶,终是在两个时辰后,来到洛都城前——

已是深夜十分,阴风呼啸,群星隐匿,乌云遮盖,看天象,明日似是要有大雨降下,周乾心情复杂的看向不远处的城池,终是又回来了……

入眼处已是断壁残垣,城墙破败,地上、檐角上有灰尘密布,织网横生,风一卷,吹起无数枯枝败叶;看模样,真乃鬼城无疑。

小六本就胆小,便是修了仙,亦是如此,见状颇有些紧张道:“周大哥,这城里不是真的闹鬼吧?”

周乾指了指自己,语气平静道:“当年一役后,活下来的人要比活生生的鬼都要罕见,你都不怕我,怕它做甚?”

小六听后,不复再言,约是受其影响,心里倒是放松了许多,周乾缓缓而行,有太多东西与回忆已不同,当年的百灯桥早已无了灯火阑珊,夫子街也没了欢声笑语,商铺林立,甚至连完好的铺子都不见一座,具是被当年魔剑所化大蛇压毁,只剩残砖烂瓦,破木碎石,走了约一炷香时间后;终是见了十丈外牌匾上‘胡儿府’金钩银划的三个大字,真是好生熟悉,周乾忍不住心中一颤。

疾步上前,推开铜漆兽大门,曲桥回廊,雕梁画栋虽已不在,但这里每一寸地界自家都万分了解,毕竟这是自己、师傅、招儿姐的家啊!!孙管家、小芸、老黄……好多熟悉的面孔一一浮现在眼前,清晰的好似昨日方见一般。

心情激荡下,法力险些走差,穴窍受创,嘴角不禁沁出滴滴鲜血,小六本还好奇打量,见周乾面色苍白,身形不稳下,一惊,连忙把其扶住,问道:“周大哥,你怎么了?”

“无事,无事!”周乾摆了摆手,向院内走去,好在太清仙气中正平和,不然只这一下便有反噬之危,剑仙有凡脱俗之能,自然也得有千锤万炼的心境,不然如何驾驭得了这般神通。

小六踌躇了下,却没有跟上,只是在门边等候,有些事,乃他人所经所感,也只能一个人默默承受,周大哥可要比自己想象的坚强的多。

约是当年留下的两封信有了用处,院内虽无了景致,却被打扫的十分干净,跨过门槛,两座坟便近在眼前,恩师周询之墓,妻应招儿之墓,这几个字还是自家亲自所刻,岁月蹒跚,已过了两年时光。

“师傅,招儿姐,周乾又来看你们了,虽是晚了些,但心中常有思恋,我已入了青城仙门,方才晓得自家于天地万物,只坐井观天一般,师兄师姐们待我都极为和善,所传道法亦是高深,师傅你该放心了吧!还有招儿姐,”周乾嘴巴开合数次,却只说出了四个字:“我——好想你!”

半个时辰过后,就在小六按捺不住,欲入后院之时,声响传出,周乾走了出来,虽依旧面色苍白,眼神却越明亮,见其,解释道:“今日天色已晚,便不赶路了,就在府内休息一晚吧,那红鸾与绿鸢二座小楼原是我大哥二哥所住,不过二人早已搬出去了,闲置颇久,小六你便随意选上一栋吧。”

修道之人于外物少有在意,见周乾欲出门,连忙问道:“大哥你到哪里去?”

“心中烦闷,一个人出去走走,顺便看看这城内是否真有鬼怪作祟,保不齐我还认识。”周乾自嘲道,渐渐入了黑暗中,脚步声越稀薄。

寒风吹过,似有呜咽声传来,小六顿时打了个寒噤,心中颇为害怕,慌忙向周乾所指小楼走去,想先把蜡烛点上再说,谁说邪派中人就不怵鬼物,小六显然不属此例。

周乾无目的般的乱走,似是寻找过往的点点滴滴,不知觉间,竟又到了当年自家与招儿姐方孔明灯,许愿之处,那里还长有一颗大桂树,高大挺拔,亭亭如盖,方圆十数丈均被其树冠笼罩,此树被人称作许愿桂,据传牛郎织女曾来此相会,只需在此树下诚心祈福,便能心想事成。

正回忆美好间,暗中猛然风声大作,周乾一惊,连忙召出柳木剑,法诀一掐,凭空化作白色光幕护住全身,‘噼啪’几声巨响,光幕被打的连连颤动,黯淡不止,周乾自身也被巨力弹出数丈之距,脚步连退数步,一个不稳,半跪在地。

沙哑险涩,如老妪一般的咯咯怪笑声传出:“此地的百姓不欢迎外人,陌生之人,还是离去为好!”

周乾弯腰起身,面容冰冷,一字一句道:“我才是洛都遗留在人间的残魂野鬼,该死而不死,你又算个什么东西!”

胡儿府中,小六找不着蜡烛油灯等物,正裹着被子瑟瑟抖,忽然听闻惨叫声隐隐约约响起“救命啊!救命啊!救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