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无广告 在线阅读-九点小说网 快速收藏本站:Ctrl+D

第一百五十章 御剑诛魔 青城剑仙

小说:青城剑仙 作者:虫梦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周乾先是一惊、随即讶然,这声音好生耳熟,好似、好似6大师姐之声——

    “莫要动声色,免得老魔怀疑,雨蓉的身外化身藏在隐身旗里,稍有动静便会被其现,你若是想要救小六,便听我口令行事!”

    微不可见的点了点头,周乾肯定她能看得到,虽不知何时何故6师姐做了此事,但此时也只有相信了;6雨蓉的声音又道——

    “我观察良久,现占据小六**的并非洞玄老魔本身,而是其残魂借助妖法而生,想必洞玄老祖早已在其体内种下魔种,当日在雷劫之下,雨蓉还疑惑这老怪物怎会如此轻易便被灭掉,原是早已舍了修为,躲在小六体内。更新最快最稳定)”

    ‘若想救得小六,你必须靠近他三尺之内,让我这化身钻入其躯壳之中,唤醒小六的三魂七魄,趁机把其残魂逼出体外;而且关键的是,那残魂亦是元神所化,你之仙剑伤之不得,让其逃走,难免为祸一方,是故必定要灭杀之,倒时你放开心神,让我这化身入你体内,助你一臂之力!’

    虽说6雨蓉言语又急又快,然老魔毕竟不是蠢物,令他这般坐视旁观的原因便是再过半柱香时间,无需自家动手,周乾自己便会身化脓血而亡,这天魔污血**乃是涉及元神变化的妖法,以密咒沟通幽冥地府,唤出阴祟之物混以鲜血而成,无需法力,乃是其夺舍后少有能施展的厉害法术之一;已施此法,自是不会与周乾争斗,故作拖延才是应该。

    如何方能靠近其三尺之内,6雨蓉却是未说,显然是要他自己想办法。或许在6师姐看来,小六这异派中人死或不死都无关紧要,只需灭掉这老魔残魂便是大功一件。

    周乾可没这般想法,他从凡间来,多有江湖人的习气,小六是生死之交,为自己拼命,自家哪能弃之不顾;一咬牙,柳木剑白光大涨,直往前斩去,洞玄老魔如猫戏鼠一般,列缺钩往前一挡,自家却往后退去;飞剑急如流星,势若破竹,却始终破不开列缺五钩布下的寒光罩,心中越焦急。

    这时才暗悔为何早日不把柳木剑多祭炼几重禁制,不然只凭自家已修炼出了剑芒,怎会不是列缺钩的对手,随着法力渐深,这飞剑越不堪使用了——

    隐身旗祭出,周乾随即不见踪影,既然强攻不成,或许暗招能奏奇效。

    洞玄老祖微微眯眼,此子是准备放弃了不成,还是妄想偷袭,心中这般想,却又自手中生出五色真火,罩于身前,显得谨慎之极,这魔焰色泽忽暗忽明,跳动不休,似是极有灵性,比之小六使出更添威力,毕竟此法是老魔所创,感悟相差甚远。

    此处地界早已因二人斗法毁坏颇多,似如断壁残崖,忽然下方传来不小声响,还未等洞玄老祖观望之,山石轰然砸落,尘土冲天而起,一道白气遁入半空,老魔往下打量,原来这处崖壁早已是不稳,又被飞剑斩断了几处柱石,坍塌也不意外,倒是洞玄老祖心中疑惑,此子这番举动又是何意?难不成还想与自家在半空中争斗一二,就凭他一个连区区御剑飞行都做不到的毛头小子?岂不是笑话?

    突然上方传来响动,近十颗离火神雷从天而降,手臂一挥,五口列缺钩横切竖斩,瞬息间就把这些神雷打碎了开,这圆通境界的法器品质真是好极,换做周乾柳木剑这般做法,怕是剑身早已生有损伤;既然出了手,洞玄老祖哪还看不出其所在,算出方位,一口金钩往山壁某处一划而过,如切豆腐般剜出好大青石轰轰落下,与此同时,一道身影从天而降;原是周乾见已显露了身形,便收起隐身旗,毕竟驱使这法器着实消耗法力,双脚往石壁上一蹬,往洞玄老祖方向跃去。

    然即便越过三四丈,二者仍有十几丈之距,剑指一扬,柳木剑转回,一踩飞剑,又飞了七八丈,好景不常,毕竟还未修炼成御剑飞行之法,剑光吃不住力,渐散乱开,连忙往前一跃,几近靠近‘小六’身躯。

    洞玄老祖虽不知此子想法,但也看出其接近己身的目的,白气一转向后遁去,五口列缺钩化作一道金虹煞气腾腾的斩向周乾肉身,便是欺其在空中无法借力,鸣声响起,一只青鸟从天而降,正好抓住肩膀,双翅拼命蒲扇,好悬才避过这一击;为了靠近其身三尺内,周乾早已唤小青鸟埋伏在旁,就是为了此时!

    与此同时,柳木仙剑所化冷森白芒已快刺入身前,洞玄老祖可不敢拿自家性命去验证他是否在乎小六性命,护身魔焰往上一撩,顿时使得剑光滋滋作响,自身却不得不往右一折,避开飞剑冲势。

    周乾眼光一亮,求的正是此良机,手腕抓住鸟爪用力一甩,跳跃向前……

    小六视周乾为亲近兄长,往日闲聊间早已把底细托出,自是知晓他能腾空而行,并非是把飞剑祭炼的大小随心,通灵如意,而是炼就《洞玄五极太素真经》中一磷火遁法,这遁法乃是取夜间乱坟破墓中磷火青光,以鬼法祭炼而成,因这些碧磷之火乃是死者残魂所化,不容世间,故随波飘荡,不知所往,更不受阴曹地府之力所召,轻盈无重,炼成后平素藏在皮肉间,用时则把其唤出,裹住己身,可破空而行。

    此法虽极易练成,却毕竟不是正途,遁颇慢不说,挪移间也极不灵便,周乾便是知此,方才冒险一搏,凭空而斗!

    洞玄老祖见周乾跃荡来,身无所依,难免一喜,手爪一扬,一嘭魔火生出,还未及动作,周乾就掷来一只小旗,擦面而过,未及多想,一女子虚像化形而出,柳眉云鬓、白衣胜雪,正是6雨蓉之形,趁老魔还未封闭五官六识,一亮一闪,周身幻化成一匹红霞钻入其丹田气海内,顿时小六身躯一僵,直直落下,周乾眼尖,连忙接住,恰逢青鸟又飞来,一手抓人手,一手抓鸟爪,在小青唧唧悲鸣声中,双翅几近断折下,终是减了落,降在地上。

    只见小六面目忽黑忽红,两光乱闪,大汗淋漓不止,好半晌,滚滚黑气自其嘴中涌出,红霞紧跟而上,分化两道,一道困住黑气,一道化成6雨蓉虚影,只是黯淡了许多,面容焦急道:“快让我附体!”

    周乾裂了裂嘴,这话好生怪异,闭目吸声,心神散开,顿时一股仙灵之气钻入体内,盘踞奇经八脉,以一种玄妙之势运转,少顷,6雨蓉终是暂时取代周乾意志,暂据了这具肉身,面容肃穆,一招柳木仙剑,喃喃自语,“天地雷光,助吾灭魔,落雷剑,出!”

    顿时飞剑剑身上涌起道道雷光,周乾惊异现自家竟能看出体内仙灵气运转规律,重组分解之势,玄妙异常,忍不住沉浸其中,突然一霹雳声大作,惊起其心神,往外一看,一道碗粗的雷霆电光从天而降,威势赫赫,顿时劈散那道黑气,千年柳木本有辟邪之用,这招惊雷剑式,正好挥出十二分威力!

    黑气复又聚拢,化成枯瘦道士模样,只是虚有其表,周乾相信,自家只需一招,便能解决他。

    洞玄老祖不甘被戮,惊惧大叫道:“小友饶命!老奴可奉你为主,传您长生**,更可教您炼化那万年**,只需这般,不用十年功夫,便可度过天劫,成就元神正果!”

    “那襄水附近百姓又该如何?”周乾反问道。

    “那些凡人死活与您何干!小主子切莫学那些大派伪人,表面正派,背地里龌龊更多,况且小主子中了老奴的污血**,命不久矣,只有老奴方知其中解法,小主人切莫误人误己!且这峨眉女子的坎离化身与老奴拼了个两败俱伤,主子不用担心她来碍事!”洞玄恩威相胁道。

    见周乾低头不言,红霞所化的秦雨蓉也急切道:“周师弟,我知那万载空青断开后,地下水脉定然爆,襄水大洪涝,周遭数十万百姓……”

    “怎会没有关系!”周乾意识稍有模糊,显然污血之毒已侵入经脉间,记忆反而更清晰,想到了渔村的鸭蛋、刘婶、刘叔——

    ‘襄水就是我们的地盘,以后我们要保护好这条河,河神就会帮助老爹,鱼就会抓的更多,老爹就不会这么辛苦了,分水将军你说对不对?’此话是谁说的?怎么有些想不起来了?

    长呼了一口气,眼神复又明亮起来,忽然从容大笑道:“我乃襄水帮馒头大王手下三百将军第一的分水将军!襄水是我家地盘,怎能让你让你放肆!!”

    柳木剑化作以一道绚烂之势往洞玄老祖头上劈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