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一百四十九章 杀小六 青城剑仙

小说:青城剑仙 作者:虫梦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出了溶洞,又见得这千年老蛟尸身,蛟筋、蛟爪、蛟丹均是宝贝,可惜老蛟龙百丈蛟躯正好堵住水眼,若是取走,下游难免要受洪涝之灾;这种损人利己之事若是做了,岂不是违了本心,与**无异,周乾不屑为之。更新最快最稳定)更新最快去

‘哗啦’‘哗啦’几声,水花绽开,六人接连出了阵眼,水波荡漾间,各人站立于嶙峋山石之上。

“若是封了这处水眼,怕是襄水要断流,也是害了依水而居的渔民,便布阵隐了它,使得再无奸邪中人能现之,可好?”余晓朗声道,一字一句如惊雷炸起,显然道行增了不少。

“余师兄所言甚善,雨蓉也是赞同。”

见几人均无异议,便转头对何小书道:“师妹,你阵法造诣最高,便由你为主,师兄辅助你如何?”

“好!”何小书点了点头,闭目掐指,她修的是天一道门的《六御阵图》,精要便是以肉身为阵势,天地万物为阵眼,于高深之处,可控一方天地,言出法随。小书师姐虽无这般厉害,但于此道亦是资质颇高,一座座山石拔地而起,周遭元气亦是波动不断,至于余晓则是拍出道道符篆印在石中,使得其各有所联,渐呈九宫之形,二四为肩,六八为足,左三右七,戴九履一,五居中央。

猛然数里范围内的元气一缩,大雾生出,便是周乾在山谷内,亦是看不清其中情形,忍不住感叹道:“此法果真奇异,连我以法眼观之,也再看不出泉眼所在。”

何小书忙活半晌,额上满是汗珠,却也自得道:“这四门封雾阵可是我家拿手本领,便是元神之辈,不注意间也看不出其中差异,这荒山野岭的,那里会有元神高人来此。”

“此事已了,雨蓉与师妹还要回返山门,便就此别过吧。”6师姐欠了欠身,轻轻道;向晓月对天门二人亦是道了别,看了周乾,冷哼一声,转过头去。

“两位姐姐,周小师弟,我们也走了,哎!前些天还抓了一只花皮大虎,可惜走丢了,真个倒霉!”何小书嘀咕了一句,随即与余晓化作两道遁光往南飞去,6雨蓉深深的看了周乾一眼,也与向晓月驾着飞剑向北飞去,曲终人散,终是松了口气。

此事最大收获不是获得种种宝物,亦不是体内太清仙气液化凝实,有后天返先天之兆,而是得知向飞鹤之女向晓月安然无恙,还拜入峨眉仙门,无疑心里放下了一座大石。

“小六,我们先去襄阳城如何?”周乾回头说了一句,见其没有反对,便缓缓自山脉间缓行,心情颇为舒畅。

“此次可是机缘颇多啊!”

“怕是真正好处要被峨眉得了!”小六冷不丁道。

“哦?此话何意?”

“那泉水府下,生出那地水真精之物,唤作万载空青,乃水脉孕育千万年方化形而出的至宝,只需把其砍断,便能取出其中万年**,只一滴,便能抵上百年苦修,我观那峨眉6雨蓉神情,定是知晓,却未告知你们几人,怕是要独享此宝。”小六面露不忿状。

“哦?小六你是何意?”周乾不动声色道。

“不若我们抢先一步,在其前取了那万年**,周大哥与我同分如何?”

“南扁山地下水脉早就被老蛟龙震裂,万载空青断开后,无了此宝镇压,整个山麓怕是都要被大水淹没,更别提百里襄河了,这又何解?”周乾倒退了几步,放出飞剑护身,冷冰冰问道:“你不是小六!你到底是谁?!”

“嘿嘿,没想还是被你看出来了!”‘小六’嘎嘎怪笑道:“本座洞玄老祖,之前可是见过面的!”

“你是洞玄老魔!”周乾惊骇道,何时小六被附身的?这老怪物不是被天雷灭杀了吗?!小六是生是死?!

“老祖看你根骨不错,有意收你为徒,不知你可愿否?”小六,不,洞玄老祖忽然笑了起来。

“拜你为师?好被你夺舍吗?”周乾讥讽道,“而且,你夺舍了小六躯壳,也还未必是我对手!”

语罢,并指一扬,柳木仙剑所化白芒便射了过去,洞玄老祖双爪一挥,五级真火所化数道黑线与列缺钩同时迎上,在半空中便厮杀起来,只见得黑、白、金三光乱闪,碰撞声不绝于耳,自周乾服食地水真精后,道行更进一步,飞剑几如臂使,好似轻盈无重一般,这就是以太清仙气精纯后的好处,此物本属先天,浮于九天之上,自是无有重量,驾驭仙剑同是如此,使得飞剑之激增,肉眼已看不得,周乾只凭心神驾驭,把猿公剑诀繁杂多变的特性挥的淋漓尽致,只一剑便抵住洞玄老祖十道火光飞钩,连绵不绝,好似白幕横空,长虹贯日。

然洞玄老谋深算,见识广博,虽不善剑术,但毕竟前身乃是元神高人,眼界深远,与无数成名已久的剑仙争斗过,仗着经验十足,哪里还破不开周乾这小辈飞剑,五极真火所化黑线猛然合一,斗大怪爪生出,尖甲往其头颅上刺去,与此同时,五道金钩化成一道长虹,从后袭来;此招正处周乾新旧力交替之际,时机把握的极为巧妙,哪里是真正的小六可比。

周乾见势不妙,当机立断跳下山崖,电光火石间,之前所在之处轰然作响,土石乱飞,崖壁直从中部断开,山风灌入,洞玄老魔一愣,据他从小六脑海记忆得知,这小子还未修成御剑术,数百丈的高低,怕是摔也摔死了!

谁料柳木剑从后赶上,周乾抓住剑柄,借此力于空中一荡,双脚互踩,梯云纵使出,于空中直跃过十数丈之距,跳到另一山壁上,这是其万万没想到的,也只有在江湖中厮混过的周小剑仙,方能想出如此应对之法。

见其于山间逃窜,洞玄老魔连忙腾空追上,便是取得万年**,他也要留有时间炼化此宝,若是引来青城派的老鬼们,凭借如今之身板,可是绝对敌之不过,此子必不能留!

刚转过一山弯处,却未现其身影,忽然极细微的破空声传来,心中警觉大起,不假思索的往后一躲,列缺钩往声响处挥去,金铁声大响,三丈长的白光毫厘间从其面上划过,带出一串血珠。原是周乾早已把柳木剑凿入石壁中,再以隐身旗隐住身形,乘机驱使剑光大涨,想打其一个措手不及。

“小把戏!”洞阴老祖颇为恼怒道,接连两次被此子戏耍,若非自家夺来的这身躯道行太过薄弱,许多厉害法术使之不得,早就把其夺魂收魄了!心中这般想,‘咔嚓咔嚓’几声,竟把右手三指给活生生咬掉,鲜血满嘴,口中一喷,使出一厉害邪法,顿时血雾迅弥漫开。

只见前方十丈范围有一处异常,狞笑了几声,放出五极真火,往此处烧去,老魔何等见识,早已猜出周乾以隐身之宝藏匿起来,便用邪法测出其所在,乘机攻之。

从虚空中也射出七八颗离火神雷,与五极真火碰撞消散开来,周乾复又驱使飞剑倒转而上,洞玄老魔也已驱使血雾化成无数化血针蓄势待;这二人单论道行,或许洞玄所占小六躯壳更胜一筹,然周乾体内的太清仙气有克魔之用,且剑术不俗,老魔一时间也难以拿下;二者斗法,如龙虎相争,蛇鹰相斗,很是精彩。

忽然周乾感觉浑身酥痒难耐,体内法力丝丝散去,顿感不妙,原是这血雾沾在身上,不知何时渗入气海中,封血吸精,很是恶毒,往前看去,‘小六’冷笑连连,道:“看来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我这天魔污血**可不仅能探出你之方位,更能杀人于无形,再过一炷香,不需我动手,你也得死去!”

这污血连太清气都镇压不得,料其所言不虚,周乾眼中渐露出危险坚决之色,洞玄老魔又道:“你也莫要想与我同归于尽,我这残魂也只暂时取代压制住了小六的三魂七魄,未有杀死他,你若动手拼命,难不成真想要你兄弟性命?在这小六记忆中,你可是他唯一信赖的大哥!”

洞玄老魔好弄人心,此言一出,周乾顿时迟疑起来,小六若是还有救,那自己又如何下得去手!

正黯然间,欲闭目等死,一道女声从隐身旗上传来,“莫要灰心,我有法子可救你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