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一百四十章 白毛遗宝 青城剑仙

小说:青城剑仙 作者:虫梦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山林间有猛虎,吊睛白额,浑身黄绣斑斓,张开大嘴威,狂啸阵阵,腥风大作,四外花草如波浪般起伏;好半晌,似是累了,无可奈何的爬伏在地,面部皮毛褶皱,模样苦恼,似是十分通人性,此虎正是周乾,他想尽办法,却也无法使自家恢复人身,只依稀记得那道服妖女于虎背扯拉几下,便可剥开虎皮,但是何部位?又是何手法?自家一点却是不知,若是盲目下手,皮肉分离下,死的岂不是很冤;更何况,如今的虎脚,却也够不着背部。我会告诉你,小说更新最快的是眼.快么?

唉声叹气好一会儿,晃了晃脑袋,爬起,血盆大口叼起衣物葫芦等随身物品,一步步往深处走去,依旧是向晓月所去方向,这般模样,怕是连她都认不得了吧!枝叶斑驳、浓阴匝地,一条花皮大虎摇头摆尾的消失在密林间……

南扁山模样十分奇异,好似一倒扣的大锅,下宽上曲,锅上还有几道裂纹,其上奇花老松、苍翠欲流,时有飞禽翠羽栖息飞翔,景色倒也别致,周乾所化虎怪踩过一小溪,溪水濯足,很是舒适;扑扇声响起,青鸟从天而降,落在其身前,鸟头一歪,好似疑惑模样怎地不同了?幸亏留存气息仍在,倒也不虞认错。

虎怪吼声连连,青鸟唧唧直叫,这两飞禽走兽倒也相谈甚欢,羽翼指了个方向,茸毛虎头点了点,往前窜去,其迅疾,视藤条杂草于无物,鸟儿双爪扣住其背上厚毛,驾虎而行,鸣声欢快,似是没有这般体验;仙鸟通灵,倒是无分虎语人言,多亏此,周乾方能不跟丢这峨眉女子。

过了山崖右转,便听得淅淅沥沥的水响,入眼处乃是一小流,顺着山涧蜿蜒起伏,顺清水而行,不消片刻,翻过一山凸处,现出一落谷,四周大小细流落泉不下数十,好似根根水柱,宛若雪山奔倒,江河陷落,猛地往下一收,声响如万马奔腾;谷底有丈许大洞,洞中地下水汨汨涌上,便是泉眼所在,二者交合,形成山间倒壶,周遭山壁只留一缺口使其倾泻而出,乃是那襄阳城方向,定然是这襄水水眼无疑。

到达此处,周乾反而伏下身子,小心翼翼的往四周观望,不仅是峨眉二女,那洞玄老祖说不得已然达到,自家杀了他两个徒弟,可不指望凭借着与小六的关系,这老妖能放过自己一马,想了想,先找一隐秘处刨开一小坑,把衣物仙剑埋藏起来,悄然往下行,四爪捏紧扒地,稍有动静便能窜逃——

往山石间一跃,跳上一岗岩,居高临下,细细打量这泉水深处,果真现有异,丝丝仙气蕴出,似是泉眼下埋藏有宝物,而水中好像开了锅似的,不时鼓起数尺水泡,似有物在其中呼吸。

水下忽然浮起两道黑影,周乾一惊,连忙避躲在石后,哗啦两声,两人从水底窜出,阳光斑驳,只依稀识得乃一男一女。

“余晓师兄,这次没见得,明日再探一次如何?”一道清脆女声响起。

“算了吧,何师妹,没有破阵之物,去多次也是无用,等峨眉两位同道取得泉水令便可进入,何必做得无用功?”

何师妹刚欲说话,余晓神情一动,暗中传音道:“师妹,有人动了师兄的阵法!”

师兄妹会意,余晓闭目掐指,口中叱道:“天一寻魔,起!”

顿时四周山石间生出若干金光,如幕布一般把整个山谷遮盖住,石后猛然窜出一只大虎往后跃去,四五丈一跨即过,撞碎开一道光幕,这阵势只示警作用,倒无防御之力,十分容易的就被撞开。

好在何师妹早有准备,右手作触地印,覆于左膝,顿时山石移动,藤蔓飞舞,尘雾乱扬,于谷地间,生出一囚笼,困在其里的,正是一头花皮大虎,或说乃是周乾。

“看!师兄,是一头虎精啊!”

“无有妖力,只是天生异种,长得壮实罢了,约是误来此地,放了它吧。”余晓刚欲动作,却被她拽住,兴冲冲道:“师兄,我要收养它!”

余晓顿时头疼,他这个师妹古灵精怪,谁也不知什么想法,怎么这时动了这个念头,耐心劝道:“小书,我们来此是为了白毛真人的遗宝,莫要因此耽误了大事……”

小书?何小书?周乾一愣,何琴、何棋、何画三位师兄同胎而生,听说其母乃是一胞四胎,老三却是一女,便唤做何小书,后来拜入天一道门,难不成就是她?观其模样,果真与师兄们有几分相像,只是颇为清秀了些,头上还带有树枝盘成的环,看起来很是俏皮。

“师兄快看!那大猫望着我呢!定是要我收养它,你说是不?”

‘谁要你收养了——’周乾郁闷想道。

何小书又蹦又跳的来到囚笼前,手突的一伸,摸了摸虎头,嘻嘻笑道:“看,它不咬我呢!”

“……”

“随你吧,只是莫要耽误了取宝!”余晓头疼道。

听得此语,何小书果断的掏出一根红绳,系在老虎脖颈上,周乾顿觉浑身一紧,好似被某种法术给禁锢住了一般,想必这就是那困兽绳,又是一跳,还未等自家反应过来,这位何师姐便落在其背上,欢悦不已。

胯下之辱啊!周乾憋屈想道,正要表明身份,忽然灵光一现,这两人与峨眉两女定然有相见时,小六也甚有可能在此,若是成了骑**,就可光明正大的出现在二女面前,救人岂不是更加方便。

想及此,虎头顿时低下,做驯服状,大丈夫能屈能伸,暂且上忍一忍吧,何况何师姐又不是外人,周乾自我安慰想道。

随着二人来到一山凹处,其里有一石穴,之前约是被野兽占据,还有些骨头血肉散乱在地,稻草上也有不少腥味,何小画皱了皱眉,靠着虎身躺下,懒洋洋道:“余师兄,峨眉派素来小气,这泉眼中宝物怎么会想到我们?”

“你啊,这些话少说出口,免得伤了同门和气!”余晓摇了摇头:“这乃是白毛真人坐化前的遗嘱,与天一道门与峨眉同分。”

“白毛道人?名字好生古怪,我怎地没听过?”

“这白毛道人乃是一白雕成道,当年飞到昆仑山时,正好被我师苦竹师太碰上,传了其化形之法,又得了不少机缘,百年后竟修得人身,一次与仇家争斗,伤势颇重,机缘巧合下遇得峨眉派玉神尼,救得性命;天门斗剑时,中了赤身教教主一记桃花妖火,肉身溃烂,只得转世投胎,把自家随身宝物留给两家门人,这便是其中缘由了。”

“那就奇怪了!”何小书一边摸着虎尾,一边道:“方雨蓉和向晓月乃是玉神尼弟子,师兄你师傅是苦竹师太,那关我何事?宝物为何要分我一杯羹?”

“师妹你可记得十年前一只大鸟从山间滑过,你见其辛苦,便捧水给它喝?”

“好似是有这么回事!”

“这便是了,那鸟儿便是白毛道人原形,滴水之恩涌泉相报,一饮一啄自有天数,不是没有道理的。”余晓微笑道。

“原是如此,怪不得我师黄符让我替他收集天一神泥,原来这老头早就知道此事!”何小书大咧咧道。

“师伯也是不得已的,祝飞师弟手脚齐断,谁知收集的天一神泥又被你拿掉小半,却是不够用了。”

“我家大猴攀岩摔断了臂膀不也要用嘛,祝小胖就是麻烦!”

余晓苦笑摇头:“待会峨眉二位师姐来后你可切记规矩点,莫要胡言乱语,方雨蓉师姐可是掌教真人之女,可不比其它。”

周乾一愣,这方师姐还有这般来历,真是*深厚,未及细想,两道遁光降下,正是向晓月与方雨蓉二女。

方雨蓉见得周乾所化大虎,柳眉轻扬,忽然笑了笑:“何师妹什么时候收了只花皮大虎?好生威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