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无广告 在线阅读-九点小说网 快速收藏本站:Ctrl+D

第十五章 线索 青城剑仙

小说:青城剑仙 作者:虫梦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钱塘县衙里,五十岁的张大人正满头大汗的陪在一位身穿黑色劲装,佩戴绣春刀,面有刀疤的青年男子身前,男子双眼半眯半睁,不阴不阳道:“张大人倒是好手段,数百马匪作乱在大人的奏折里竟只是纤芥之疾,若不是来往客商敲响了闻天鼓,本官还真是蒙在鼓里呢!”

    “马大人息怒,息怒,本官也没料到我钱塘县附近竟出现如此穷凶极恶之徒,本官得知后马上通知神机营焦将军调军前来剿匪,谁料到马匪凶悍,整整一营士兵尽没,这~这~”

    ‘砰!’一壶茶水被猛地扫到地上,溅得官服一身,张大人却是动也不敢动:“张德!到这个时候你还想狡辩!据六扇门探子来报,马匪明明是上月中旬开始活动,你却是在本月初才上报知府,知情不报!你好大的狗胆!若不是你拖延推诿,焦大人的行动如何会让马匪得了消息!一营三百将士阵亡,谁知道你钱塘知县有没有私通马匪!治你个死罪都算是轻的!”

    “马大人饶命啊!”张德一声惨叫跪在地上,哭嚎道:“在下确有私心,三年任期即满,若是马匪在本县治下流窜,一个中下的评价是少不了的,张某如此做也只是为了仕途通畅,谁料马匪如此凶悍,本县的衙役捕快弹压不住,逼不得已这才通报了焦将军,焦将军鸡鸣岭被伏在下的确不知情,就连焦将军何时领兵前来都没通报本县,这马匪与张某的确一丝关系都没有啊!”

    “哼哼!那张大人为何听到焦将军阵亡后,当晚就收拾细软跑路,若不是本官八百里加急,大人现在想必是天高任鸟飞了吧!”马才冷笑道。更新最快去

    “在下——”

    “闭嘴!”马才喝道:“别以为有个户部尚书做靠山就可以逃过一劫,真以为本官斩不得你嘛!”从衣袖里掏出一面玉牌拍在桌面上,“看看这是什么?”

    那玉牌上刻有四个金钩银划的四个大字‘替天巡狩’,右下角又写了八个小字‘敕令百官,先斩后奏!’

    “金吾令!难道陛下……”张德面如死灰。

    马才面色缓和起来,扶起张德,在他耳边低语道:“张大人这件事可做差了,钱塘县后是什么地方,洛都,本朝陪都啊,里面可有一大堆皇亲国戚,马匪动乱这些王爷国公们能不担惊受怕嘛!这件事谁求情都没有用,大人自求多福吧!”

    “来人!把罪官张德关入大牢,听候落。更新最快最稳定)”两个尖帽青衣,腰挂朴刀的蕃子领命,把张德行尸走肉般的拖走。

    “朝廷调令未下达之前,本官暂管钱塘,行县令之权,尔等需戴罪立功!莫要误了自家性命!”马才鹰视狼顾,两边衙役捕快凛然应命。

    “大人!外面有三人求见!”一个蕃子对马才耳语道,“这是那位老大人的玉佩!”

    马才一看玉佩,吸了口冷气,马上道:“请这三人到后堂相见。”

    县衙后堂,马才匆匆赶过去后才现是三个少年;马才心里疑惑但面色不动,拱手道:“不知三位和周询周前辈是什么关系?为何持有这蓝田双鱼玉佩?”

    周乾挠头道:“我是他的徒弟!这是我大哥王虎,二哥李三善,师傅叫我们来帮大人你抓马匪的,让我们什么事都听大人你的。”

    “这个,不知周前辈在何处?在下想去拜见一下。”马才皱眉看着这三个少年,心想这前辈也太古怪了些,让这三个少年来有什么用途。

    “这是师傅让我交给大人的信。”周乾从怀里掏出一封信。

    马才接过,看后脸色微变,立即道:“既然是周前辈的要求,晚辈自当遵从,我六扇门的探子在河口探得有马匪踪迹,就麻烦三位少侠去侦查一番。”随即命一个蕃子带三人去河口。

    马才看着三人消失的背影,半晌不语。身后有个蕃子大胆道:“大人,这周询虽然是江湖中一等一的人物,但是大人乃是御前带刀侍卫,锦衣捕头,让这三个少年如此做法岂不儿戏?”

    “你懂什么?”马才回头斥道,“那蓝田双鱼玉佩可是陛下所赠,见玉如见人,况且江湖中奇人甚多,各个武功胜不可测,我六扇门在此案损失惨重,不得不借用这些人的力量,以后此话切莫说出口,我让尔等召集的武林人士来了几位?”

    “鬼腿赵三,四海镖局钱总镖头和其二十名银令镖师,金剑王氏兄妹,法空和尚,快刀阿飞,金钱镖刘手,以及本地帮派钱塘剑派的掌门刘一帆和三名长老,花乞丐冯不吝。大人,请这么多武林高手来是不是小题大作了?”蕃子小心道。

    “此事绝不简单,只要是脑袋健全的马匪就不会在洛都底下作乱,而且马匪中怎么会混有邪人谷,连环坞中人?他们绝不是仅仅图谋普通财物!”马才斩钉截铁道。

    周乾三人随着那个蕃子赶到了河口,这钱塘湖下游的河口呈葫芦状,两边是茂密的丛林,钱塘大潮时汹涌河水倒灌,大堤遮拦不住,四人裤脚早已被湖水浸没,李三善对此叫苦连天“这周老前辈莫不是脑袋犯晕,了糊涂?怎么没事叫我们查什么案?这是咱平民小百姓做的事么?那个大官也真是的!一封信就把他打了!当官的不应该都是牛哄哄的嘛,怎么这么听那老头的话?”

    “老三闭嘴!”王虎喝道,“前辈做法自有他的用意,我们身为小辈不该妄自猜测。”

    “老大你怎么也这么听话?”李二哥嘀咕道。

    蕃子领着三人来到一偏僻处,掏出一个模样古怪的哨子,吹了三短一长的哨声,不一会儿,那丛林深处走出三个身着蓑衣的男子。

    “何事?”领头的阴沉男子道。

    蕃子上前几步附耳对阴沉男子说了几句,那男子目光怀疑的打量着三人,半晌才道:“既然三位小兄弟愿意协助办案,自是再好也不过的了!在下六扇门巩义,三位且随我来。”

    巩义叫退了蕃子,领着三人边走边道:“神机营在鸡鸣谷被伏,消息得知后,在下马上带人前去查探,谁知那马匪丧心病狂!三百士兵无论死活,统统做成人马桩……”

    “什么叫人马桩?”周乾好奇道。

    “把木桩顶部削尖,从臀部插入,口中伸出,钉在地上,还把人四肢砍掉,被害者就会求生不能,求死不成!”巩义不满的看了周乾一眼,冷冷道。

    一阵寒气同时从三人后背冒出,这是何等的丧心病狂!

    “我布下探子在四周勘察,正好现有四个黑衣人在鸡鸣谷外鬼鬼祟祟,见我等就逃,一追一逃之下就逃入了这河口丛林,本来那四人已经被我等击伤,谁曾料到那贼子一个飞天火箭传出,盏茶功夫就来了大批同伙,一番激战之下,黑衣人抢去同伴尸逃逸,我等追击不及。”

    来到打斗现场,果然是一片狼藉,四周草木杂乱破散,周围散布着几十个六扇门捕快,死了十六人,还有十几名捕快正在包扎伤口,看来巩义所说的激战十有**是六扇门一方吃了不少的亏。

    巩义似乎对周乾三人有所帮助颇不以为然,招呼一声后就带领手下指挥部署,丢下这三人面面相觑。

    的确,六扇门不愧是朝廷密探机构,效率极高,分工明确,有的探查地形,有的验尸,有的警戒四周,有的勘察现场,三人的确是感到有点多余。

    周乾凑到一探子附近,那探子正对着一颗树上刀痕嘀嘀咕咕,手中笔在羊皮纸写个不停——

    “刀长一丈七,入木约三寸,贼子应是右手持刀,刀法狠辣,沉厚,此刀乃是横斩,是故身高约六尺四寸,臂长……”

    “好厉害!”周乾情不自禁道。

    那人皱眉瞪了周乾一眼,周乾讪讪,知道打扰了别人,脚底抹油,闪到了一边。

    正巧附近有仵作在验尸,周乾也不怕尸体,凑到跟前。

    那仵作蹲在尸旁,双手套着手套,对着死者伤口检查半天,又掏出一黑色小瓶,在伤口上滴了两滴无色液体,那伤口处马上泛黑,一股恶臭扑鼻而来,仵作马上起身,面色凝重的对巩义说道:“敌人刀上有毒!”

    “卑鄙!”巩义怒骂了一句,连忙道:“能做出解药不?”

    “这毒药本身应是狼牙草汁,毒性并不浓,只要在一个时辰内作出解药应该无恙,只是——”仵作迟疑了一下。

    “有话直说!”巩义不耐烦道。

    “六名死者均是咽喉,心脏中刀,伤口约半尺,均是一刀致命!凶手刀法极其狠辣,高深;既然如此,这刀涂抹毒药是否有点多余?换句话说,以这种高手的地位,就算是用毒也不该是这么粗浅的毒药!”

    “这……”巩义皱眉沉思,“你的意思是这群人故意隐瞒身份,不敢使用自身武器?”

    “卑职不敢妄言。”仵作谦卑道:“只是敌人有意图的把我方引到河口,且短短时间内就能够召集大量高手,而且激战后迅撤离,我方找不到一丝一毫敌人的痕迹,除非敌人能够飞天遁地,要不就是乘船下钱塘湖,可是湖口早就被钱塘湖出水口水军给封锁住,那么……”仵作说到此处很干脆的闭嘴。

    “你怀疑水军有内奸?”巩义目光如电,狠狠刺向仵作。

    “卑职不知,但卑职听说钱塘水军副都督马三混迹江湖时曾有一个绰号‘一刀封喉’,这黑衣人领刀法快,准,狠;跟当年的马都督岂不是非常相像?”仵作眼观鼻,鼻观心,面无表情道。

    “够了!诬陷朝廷命官可是死罪!”巩义低喝道。“此事以后不准再提!”

    “你们抓着我干什么?”不远处突然传来李二哥的死爹般的惨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