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一百三十三章 山民 青城剑仙

小说:青城剑仙 作者:虫梦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此处唤作乱藤岭,左右危崖壁立,高耸入云,长藤灌木,杂草虫蛇,尽是荆榛碍足,步履维艰,周乾只得以柳木剑开路,茫茫山野中只有这一人前行。

距离都江堰降魔一事已然过了月余,6三官内伤颇重,不得不回山门静养,而戒色三人算出妖狐似是在邛崃山脉附近晃荡,一东一西,正是相反方向,众人只得拜别,戒色亦把洞府所在何处告之周乾,约定有时间便互相拜访;周乾一人上路,自成都至绵阳,剑阁,南江,缓缓向东前行,因山脉连绵,时有不通,不得不改向重行,行程方向稍稍偏北,一路上逢车搭车,遇桥过桥,更多却是徒步,路过集市摩肩接踵,人声鼎沸,亦有荒山野岭,人迹罕见,不知不觉间,行程已有三千里。

周乾的鞋袜已换过五六双,面目手脚亦被日光晒得稍黑,若是走驿站,凭小剑仙的名号,日夜驾良马,坐舟船,自是无这般苦受,只是入世修行,若只是贪图享乐,那意义便无了,不若待在青城山更好,这些时日,纵游大地山川,危崖峭壁,见人兽植种,各色异景,俗世红尘,熙熙攘攘,心境不免开阔许多,连近三月没有动静的法力复又缓缓增长,算是意外之喜。

‘唧唧、唧唧。’鸟鸣声响起,一道青色身影从天而降,停在周乾肩部,毛绒绒的鸟头很是亲热的蹭了蹭周乾,“又去找到什么好吃的了?”这青鸟腹中饥饿时,便会在山林间捕猎野兽,叼来让其烤制,活的很是潇洒,不知是否是周乾错觉,这小鸟儿似是又大了一圈,不知是吃食影响,或是吞入那龙鳖内丹缘故;可这次却是不同,青鸟鸣叫连连,翅膀扑扇,直指某个方向。

“有精怪出没?”周乾猜测道。

鸟头直点,便按照所示方向前行,走了四五里路,渐渐地上显出一兽道,三尺粗细,藤蔓压折,草木断裂,却没有脚印痕迹,猜测约是蛇精一类,悄悄跟上,又是数百步,却是到了尽头,心中一紧,这妖物估计是躲藏附近,伺机埋伏自己。更新最快最稳定)

鸟鸣声越加频繁,似有焦急之意,不知何故,焦躁之感越强,好似心火燃起,反应渐渐迟缓,树叶沙沙落下,一张人脸陡然落下,距离自家仅有一尺,紧切间,却见那脸面却是一位女子,妖娆魅惑,名嫒美姝,一时间竟是看呆了,那美人一睁眼,绿目竖瞳,一张嘴,尖牙锯齿,撑开血盆大口直可吞下周乾人头——

危机关头,体内太清气迸,刺入百会、神庭、上景三穴,神志一清,不及多想,向后一仰,铁板桥使出,毫厘间避开,双眼只见得水桶粗细的蟒身自上滑过,连忙又是一个转身,退开四五丈,得多亏其身手不俗,全身骨块可随意转动,若是常人,恐怕早已筋断骨折。

周乾脱离埋伏后,连忙打量这精怪,却是一头人面蟒,人头蟒身,四五丈长,口吐蛇信丝丝作响,不知何时,四周被淡淡青烟笼罩,乃是毒雾。

“深山有妖,化作女身,偶遇书生,吞口食之,话本里说的就是你这种精怪吧!”周乾冷冷道,放出柳木剑,白光刺向人面蛇,这蛇精身形极其灵活,自树木间滑动,剑光一时不能伤之,猛然回头,口喷毒液洒向飞剑,周乾机警,连忙掐动剑诀,剑光分化出三道剑影,毒液射穿其中一道,却未伤及本体,落在后方杉树上,合抱之树立马腐蚀大半,看的周乾眼角一跳,这毒液竟然克木,自家柳木剑可沾不得一丝。

似乎那人面蛇体内毒囊厚大,毒液片刻不停歇,周乾剑光变幻不定,繁杂精密,似守实攻,倒是势均力敌,只是全神贯注下,连离火珠都使之不得。

忽然周乾心神有一丝懈怠,剑光稍稍偏乱,一口毒液擦边而过,惊得其冷汗直冒,原是青烟钻入心肺间,体内太清仙气已然镇压不得,神志渐渐不清,暗道一声糟糕,自家似乎不是这人面蛇对手,再拖下去只有死路一条。

打不过如何?自然是该叫帮手了,口中呼哨一声,早已埋伏在旁的青鸟俯冲而下,那妖蛇正全力吞吐毒液毒云,浑然没注意危机降临,被青鸟嘴喙一啄,抓破右眼,叼走眼珠,痛吼一声,扑向这恶鸟。

**只尊天性,少有谋略,重创之下不知进退,仍想伤人,周乾觑得良机,全力施法,飞剑化影,五道剑光斩向蛇精身躯,本来剑影有形无质,伤不得人,周小剑仙这里却是讨了个巧,使出猿公剑诀中的三起三落之法,剑光瞬息间转了五次,剑势连绵,如大江奔流,乃是他于御剑一道难得巅峰之作,肉眼只见三丈白光耀眼夺目,任凭蛇鳞甲如何坚硬,却终是挡之不住,上半截蛇身轰隆落地,人面蛇本想吞掉青鸟再逃,没料瞬息间毙命,这就是剑仙的本领!

周乾施展完这一招,法力亏空,抑制不住体内蛇毒,瘫坐在地,右手无力的挥了挥,好在青鸟通灵,跑到蛇尸前啄了几下,叼走一拳头大小蛇胆,递到面前,周乾服下后,盘膝闭目,炼化其中胆汁,好半晌,面色由苍白便红润,逐渐好转。便是因天地间自有生灭之道,剧毒之物附近定有解毒草木,这蛇胆便是这人面蛇毒汁的解药。

半晌后,额上满是汗珠,哇的一声吐出黑血,滴落在花草上出嗤嗤的响声,终是去了致命之敌,周乾浑身乏力,瘫倒在地,手掌揉了揉青鸟的小脑袋,叹道:“下次挑一些好对付的精怪,这次就险些命丧于此。”

青鸟委屈的叫唤两声,确实也不怪它,这条人面蛇的道行并不高,只是生来异种,五行克木,毒液又是十分猛烈。这才险些着了道,而像此类精怪,周乾一路上灭杀不下七八只,而在几年前,有道行之野兽却是难得一见;脑海中不由回想起走前大师兄对自家所说话语——

“六十年前群魔围攻峨眉金光顶一战,凶煞之势较之天门斗剑亦要高上太多,峨眉派的混元一气阴阳大阵威能尽显,铺开数十万丈,几乎牵扯住天地间所有灵气,然上一代魔罗上师破开阵石,大阵崩解,使得人间灵气紊乱消散,几近于无,这也是各派封山、剑仙隐遁的缘由之一,精怪妖兽亦是奔走隐藏,躲避深眠,少有现于人间,然清气降,浊气深,混以交织,这几十年间渐渐又滋养出仙灵之气,而原本打散的灵气亦从天外天,九幽之地归来,有些道行不高的精怪逐渐苏醒,生性平和的倒还好,若是有不通九昧,为祸人间的,便请师弟你量力斩杀之,亦可磨练于你……”

果真如其所料,与种种妖兽争胜斗法,不仅两道剑诀越加熟练,法力亦是更上一层,炼化那蛇胆,驱除毒液后,周乾隐隐感觉青云心经第二层已至瓶颈,若有机缘或可突破之。

起身便欲继续赶路,青鸟又是‘唧唧’直叫,小眼睛盯着那蛇尸,周乾听懂意思,又看了看蛇面上娇媚脸庞,顿时连连摇头,他虽好美食,但可不是生冷不忌,不顾青鸟鸣叫,往乱藤岭外走去,倒是小鸟不舍的看了蛇肉一眼,扑扇翅膀,向周乾方向飞去。

穿过乱藤岭,便到了枝子架,路上敲了一头狼与一只獐子,准备夜晚食用,而又过了四五个时辰,走到山半腰,天色终是黑了下来,没了方向,再走下去便会迷路,周乾只得停了下来,生火烤肉。

狼肉较之羊肉更显腥膻,又无生姜辣椒调味,便是周乾亦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不仅他不爱吃,青鸟尝了下,也是弃之不顾,倒是獐子肉滑嫩有嚼头,仅青鸟就吃了大半。

做了几个简易陷阱,伤野兽不够,但可提醒自家,周乾靠着树身,闭目养神,亦在考虑路线。

‘……如今约是在荆楚之地,神农架已过了大半,再往前走便是襄阳,然后是南直隶,再穿过……”忽然想到一事“襄阳!那岂不是向飞鹤的老家,当年本想暗中去救他的女儿,没料早已人去楼空,受人所托未尽人事,有愧于心,这次要不要再去打探一二……’

窸窣声响起,吧嗒一声,陷阱被触动,周乾睁开眼,却见两道浑身毛,手长及膝的怪人消失在黑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