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十四章 除马贼 青城剑仙

小说:青城剑仙 作者:虫梦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光阴似流水,绵绵不停歇,自周乾拜师江湖奇人百臂剑仙周乾已经过了大半年,这半年周乾所经历之种种也是诡异神奇之极,更重要的是周乾的浮云手已经小成,这也是周询与周乾约好的回归中原之期。更新最快最稳定)追书必备

乱葬岗里,周乾正在演练一套掌法,此掌法精妙莫测,飘逸潇洒,周乾忽转忽停,脚踏八卦四象,身随脚动,手随身动,掌法滑动间隐隐有风声嘶嘶作响,周乾猛地一震,衣衫猎猎作响,双掌或崩,或戳,或蹋,或磨,眨眼间出了八招,招招伴随着血气窜动,经脉如拉弓出的‘砰砰’大鼓声,地上被踩出八双半寸厚的脚印。

“浮云小八式虽稍显稚嫩,但以你练武的短短时间来说,已经很不错了。”周询满意的点了点头,这半年来自己把自己平生所学悉数传给这个徒弟,就是希望在接下来的江湖劫难中有自保之力,毕竟自己不能一直陪在身边。

“小虎,你去和乾儿比试一番。”周询回头道。

王虎应声,果不出巴子刘所料,周询知道巴子刘把‘寸劲’传给周询后,便传了一套混元劲给了王虎,这混元劲乃是江湖中一等一的外家练体功夫,王虎得后勤加苦练,自身实力已经不逊于巴子刘了。

王虎此时体格已经不逊于成年壮汉,举手投足之下很是威风凛凛,二人互相看了一眼,也不啰嗦,马上战成一团。

二人一个掌法精妙,脚法飘逸,另一个拳掌狠辣,只攻不守,斗得精彩异常,只是羡慕坏了旁边的李三善,嘴里不停的嘀咕道:“这老头也太狠心了,小爷我都求了他半年,竟然什么都传给小爷我,小爷我也好想学武啊!”

斗了二三十招,二人都有些力竭,周乾瞅得一个空隙,乘王虎收招不及之时,练出三掌,准确击中王虎中庭,巨阙,气户三穴,王虎浑身一软,待回过神来,周乾已经并指如剑,停在王虎咽喉一寸位置。

“我输了,”王虎苦笑着摇了摇头,“老三你这武功也不知是怎么练得,我习武比你早了三年现在竟是打不过你了。”

“王哥儿这个~”周乾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

“没事,小事而已,莫做女儿姿态。”王虎哈哈一笑,道。

“乾儿时候已到,明日便随我回返中原吧!”周询抬头望向南方,不知在想些什么。

三人闻言都是一愣,周乾迟疑半晌,道:“师傅,这个~要不你把李哥儿王哥儿一起带去吧!”

周询眉头一皱,淡淡道:“为何!”

“兄弟间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周乾挺起自己的小胸膛。

周询盯着周乾看了半晌,周乾毫无惧意,直直的望着周询,眼神中坚定且坦荡荡。

周询突然一笑,道:“回去收拾行李,明日我在城门口等你三人。”

三人都是一阵欢呼,勾手搭脚的归去。

“就在这儿分开吧!”三人走到路口,王虎道:“我得跟义父商量一下,不过以义父的个性,十有**会点头同意。”

“我还没出过昌州城呢!”李三善突然道。

回到住处,周乾抬头仰望满天星空,心里充满不安与迷茫,小小的贫穷的昌州城早已在这个小乞丐心里扎了根,附近的穷山恶水早已构成了周乾的全部,外面的世界到底怎样,周乾不知道,但他对此有着丝丝期盼,也有着丝丝畏惧。

“江南,可是个好地方呢!”周乾把被子一蒙,睡觉。

第二天,周乾与戒嗔和主持到了别,只是不知何故戒怒与戒色两个小和尚已经半年没见,据说是跟一位师叔云游四方去了,周乾把小黄与小黑两匹马托付给了戒嗔照顾,至于別古都那个光头蕃人早在两个月前就已经告别,回到了草原去。

周乾慢慢走在街道上,一人一物都是那么的亲切,偶尔还有面摊的熟客跟自己打招呼,这是自己过去的生活,自己未来的生活会是怎样——天知道。

两月后——

通天河是大沱江的支流,也是中原四大水脉之一,顺流而下转过七条分支水流,经过太原,泉州,汴州,秦淮,钱塘;便到了本朝陪都——洛都。

此时钱塘江正是大潮时节,湍流激荡,水瀑连天,溅出的浪花足有五六丈高,一只小舟险而又险的避过了一道暗流,不得已停到了岸边,走出一老三少,正是周询四人。

周询带着三人走水路到洛都,一路风光景色,三人这才真正见识到了这个花花世界,太原高山峻岭,泉州百舸争流,汴州十里长街,繁花如锦,秦淮古迹宏伟壮观,一路上三个小鬼六只眼睛恨不得当作十二只来用,可算是长了见识,三人一路南下,本准备直接渡过钱塘江水,达到洛都;谁想到原本八月余的大潮竟然提前上涨,四人无奈,只得上岸准备在钱塘县小住几日,待大潮过后再往洛都。

四人到钱塘县随意找了家客栈住下,又点了吃食,才算是安定了下来。

“天意自古高难测,命运渺茫何人知。”周询望着窗外大雨如注,突感慨。

“这雨也不知要下到几天!耽误了前辈行程可就坏了!”王虎担忧道。

“实在不行就走6路,总之八月二十日之前一定要到达,不然我那几个老友可就要急了。”周询轻笑道,王虎稳重成熟,一路下来倒也帮了不少忙,周询对他多了几分喜意,倒也不全是爱屋及乌。

“老三快看!又是一个大浪扑来,把岸上一头牛都给卷下去了!”李三善对着窗外钱塘大潮大呼小叫。

“哦?哪里哪里?”周乾两眼放光。

“这两个小子倒是没心没肺!”周询苦笑。

“老爷您点的菜来了!”小二把菜上齐,又道:“听小的一句劝,这6路可是走不得啊!”

周询闻言一愣,道:“为何?”

“自去年年底,官道上来了群马匪,手段狠辣,不仅抢夺财物,还杀人灭口,朝廷派大军剿了三四次都没剿灭,据说六扇门的武林高手们都吃了大亏。几位爷要走还是走水路吧!”小二恳切道,“您没看到住在咱客栈的住的都是来往的客商嘛!都是等着大潮过去呢!”

“谢谢小二哥了!”周询点了点头,扔了一块银角子。

“哎!谢谢爷了您!”小二高兴的退下。

“马匪吗?这倒是个麻烦!”周询闭目沉思道。

就在这时,对面桌子传来了争吵声。

“二哥你怕个什么?我们王家难道害怕了那群马匪不成!老爷子八十大寿,咱们可是一定要及时赶回去的!再说武林中人行侠仗义乃是我等本分。”说话的是一个身穿黄衣的少女,声音如黄鹂般悦耳清脆,长相甜美,小嘴如同樱桃般红润。

“不是二哥怕!只是那群马匪大约有一两百人,你我二人就算再加上胡叔,黄哥才四人,能用多大作用?你没听说六扇门的高手们都吃了亏了嘛!马匪中定然有高手隐藏!”一个腰挂长剑的俊逸男子无奈的说道。

“是啊五小姐,咱们还是等大潮过去走水路吧!您若是出了什么是我黄鸣可担当不起啊!”那个叫黄鸣的男子劝道。

“你们这些男人怎么一点骨气都没有!你们不去!好!我自己去!”说完一拍桌子,踩着小蛮靴怒气冲冲的跑了出去。

“黄哥,马上给我追回来!简直是胡闹!”女子的二哥喝道。

“是,少爷!”

“金剑王家吗?”周询思索了一会儿,转头对周乾三兄弟道,“反正你三人闲着也是无事,拿着这块玉佩去衙门找六扇门的人帮忙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