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无广告 在线阅读-九点小说网 快速收藏本站:Ctrl+D

第一百二十一章 引物

小说:青城剑仙 作者:虫梦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天清气朗,青城山色浓如墨染,大小飞瀑流泉,龙岩奇石,奇花异卉点缀,藤萝灵草铺地,灵气袅袅,最为适合修道人居住。亲,眼&快,大量小说免费看。

    白云洞右侧十丈处,有一大瀑,瀑间突兀一块大岩,岩上一人盘膝而坐,闭目修炼,正是周乾。

    五心朝天,抱元守一,运转大小诸天,时有丝丝青气入其口鼻耳,以青云心经第一层之口诀路线运转,而心经之根本,便是吸收九天之上,三道清气之一的太清之气,练成青城派独有的先天太清真气。

    自闯过最后一关,直至今日,修道练气已有三个月时光,过关当日,大师兄便传自家前三层心法,虽只区区数千字,然其中道理甚是玄妙深邃,便是几位师兄轮流讲解,亦是勉强,好在第一层已然参悟得透,于修炼无碍。

    双眼开阖,淡淡青光一闪即逝,好似随时便要突破一般,周乾能有如此进境,原因有三;一则,之前周乾本就练出一道粗浅真气,且时时打磨,有些许底蕴,二则鬼姥姥之红杏药力融入其血肉筋络,至此方才炼化,增其法力,三则无根烟气扩展筋脉、穴道,有助修炼之。是故,只两月间,心法第一层便有突破之机。

    水雾弥漫,沾湿周乾衣衫,然太清真气一转,便又干洁,横向一跃,便是两丈,脚尖在山崖上踢踏两下,身躯连转,手一撑,轻松落地,身手较之以前,且是又快上一两丝。

    自家于心法有些许体会,但亦有两三处险涩难懂处,便欲回府请教大师兄,谁知一道红色遁光自山间滑过,很快便及身前,显出6小仙气鼓鼓的面庞。

    周乾见之便是头疼,自家这几月间修炼的勤,没工夫搭理这个缠人的小师姐,让其很是不满,又加上前几日何家三个师兄玩的天昏地暗,差点把自家墨香府都给拆掉,惹的秦渔大怒,通通罚其闭关,6小仙更没了想头,叨扰次数越频繁,却是躲都躲不开。

    “今日你陪不陪我玩?”小仙师姐开门见山道。

    “陪!”周乾很识时务道,一来毕竟是师姐年龄偏小,还是稚童心性,又是可爱,自是不忍其受委屈,二来若是惹得这位小仙娘娘怒,自家可绝不是其对手,定会被其揍的抱头鼠窜。

    6小仙顿时雨过天晴,笑逐颜开,亲热的拉着周乾的大手,脆声道:“那大师弟,我们玩啥?”

    “讲个故事可好?”

    顿时瘪嘴,“你讲的故事一点都没意思!”

    “啊?”周乾挠头,的确自家听过的话本也是不多,且不是杨家将等人间猛将生平,便是白蛇下凡此类人妖恋情。更新最快最稳定)前者小仙师姐一只小拇指就能碾死,后者却是其要斩杀之妖孽,她年纪小又不懂情爱,更是无聊。

    “不如我们去太极殿耍耍?”太极殿可是青城派主殿,座落玉虚峰顶,非有要事盛会,寻常间不得开启,周乾顿时连连摇头,这不是找死嘛!

    “那我们去树亭玩?”6小仙歪头又想了个注意,周乾冷汗直冒,树亭可是在后山,更是掌教真人住所,强闯掌门洞府,该当何罪?废除法力或是移魂除魄?坚决反对!

    “那你说玩啥?”6小仙小嘴又鼓了起来。

    “还是讲故事吧?师姐你喜欢听何种评书?”周乾想了个主意,现成的没有,现编总成吧!

    “嗯——”师姐沉思歪头:“要有打斗、刺激、让人想象不到、最好真实,主角儿要让小仙喜欢,还要恐怖!好笑!”

    周乾嘴角直抽,此类怪异之评书却是自家想也没想过,更别提现编了,见6师姐小脸渐露不耐烦之色,一咬牙,便开口,也不知瞎说些什么——

    “话说本朝初年,天下太平,河清海晏,但亦有种种龌龊事宜隐于暗处,如今讲的,便是一奇侠行走江湖、锄强扶弱之故事!”

    “那侠客自幼无父无母,乞讨为生,有两结义兄弟,大哥唤作虎哥儿,二哥称呼善哥儿,向来情同手足;尔后小乞丐开了一面摊,虽简陋,但面香肉厚,甚是吸引顾客,若是无有波澜,便会以庖厨之身份老死,但世事多变,皆无定数,一日,一老乞丐来其摊前……”说至此,一愣,这故事咋听的这般耳熟,不正是自家经历嘛!转头见6小仙正托腮倾听,很是认真,只得硬着头皮继续说下去——

    “那百臂剑仙收了那小乞丐为徒,亦带其大哥,二哥,回返中原,却遇马匪阻路,商旅皆不得过,剑仙师傅有意考验三人,便让三人查验真相……”

    周乾便把钱塘水匪之事瞒了自家姓名,一五一十道了出来,说及三个毛头小子探查真凶,百思不得其解时;6小仙亦是皱眉沉思,讲到小乞丐被六扇门之人忽悠嫌弃,夜探都督府后之诡谲场面,更是抓紧衣袖,瞪大双目,最后那姥姥被小乞丐偷袭射杀,死不瞑目,又有二哥尿遁逃脱,却是咯咯直笑——

    “……那师徒四人破了谜团,道路畅通,走了两日夜,回到府邸,这段故事便也结束了!”

    6小仙意犹未尽:“这小乞丐挺有意思,善哥儿也是好玩,还说不让尿尿便露大屁屁,咯咯!好不要脸!”

    周乾咧了咧嘴,真这般有趣吗?

    “还有不?”

    “是还有不少。”周乾心想,自家闯荡江湖经历的事还多着呢!这下可不担心无故事可讲了。

    “那便讲一个长安地震,地牢塌陷,死囚逃脱,小乞丐逢朝廷之命前去镇压的故事吧——”

    话音未落,玉虚峰山顶猛然窜起千丈灵光,整个青城三十六峰皆可视之,白玉洞大门猛然大开,秦渔疾步走出,仰头望之,喃喃自语道:“太极殿竟开殿了!”

    一拉周乾,剑光升起,面色肃然:“定是有要事宣布!凡青城弟子无生死大事者,不得缺席!”

    青城五峰,朝阳、五龙、玉虚、冲玄、太素同时有数道、数十道遁光冲天而起,遁光短则数丈,长则数百丈,有金赤之色,亦有青白之属,具是仙气盎然,灵光氤氲,比若灵霄一启,万仙来朝。

    三人本在山腰,盏茶间便飞至玉虚山顶,赶到太极殿前,周乾也是第一次见这青城主殿之风采。

    果真不负期待,大殿虽古朴,亦有上百亩大小,烟岚四起,白日生光,更有祥云阵阵,碧雾蒙蒙,处处玲珑剔透,层层仙兽翱翔,不以豪奢逞威,却自有仙家气韵。

    到其前,三人拾级而上,周乾回,却见何家三师兄亦是在其身后,对其眨眼鬼脸,却无一人敢出声响,便是见得好友,也只是点头示意。

    来得殿中,各脉分列左右,五座均不见踪影,只各峰席替之,秦渔身为大师兄,自是走上前,而周乾左右分别是宋大竹与6小仙。

    周乾悄悄打量四周,青城门人果真稀少,只约二三百之数,较之别派却是差太多。

    云气雾绕间,却是化作一巨大虚影,高冠博带,大袖飘飘,正是掌教艾如真。

    “老夫身在中级魔教魔窟,便长话短说,共有三事,一则五脉论剑提前,按轮换之规矩,三年后便是轮执太素峰,第二件事便是这第一件事之起因,十年后,峨眉重开升仙大会,七派均要参与,且遍邀同道中人,一扫正道百年之阴霾,第三件事,望诸君勤加修炼,如今道长魔消,诸位也是时下山积累外功,斩妖除魔!”

    艾真人虚影扫视中人,面容极其严肃:“六十年前峨眉被群魔攻山,我辈拼上性命方击退来敌,天门一战,主谋中级魔教一脉被灭,魔门势弱,正是大好时机,扫荡魔教余孽,一举荡涤乾坤!诸君慎之,行之!”雾气复又消散开来,化出滚滚白浪。

    虽只些言片语,但深沉之意自显,众门人均感压抑,便是离开时亦少有话语。

    “大师兄怎地没和我们一齐走?”6小仙驾驭着飞天绫,不满道。

    “呵呵,大师兄自是还有要事,不见其余几脉亦有主事人留下嘛。”宋大竹憨笑解释道。

    “反正是没我啥事。”何画懒散的躺在仙蛟剑巨大剑身上,百无聊赖,“倒是师兄你的飞剑仙气外显,怕是已然到了天罡层次了吧?”

    “昨日方才练成的,”宋大竹点头:“你这些天闭关修炼的如何?”

    “差不多可御剑了。”

    “哦?”何棋好奇道:“老弟你进展颇快嘛,仅半月便练成了!”

    “你也不看看我卡在此关多久了?”何画不以为然,转头问周乾:“六师弟你的引物练的如何了?”

    “我照师兄教的法子却是一点反应都无,大概是我没这天分吧!”周乾苦笑。

    “哈!剑仙小三关,引物、御剑、化形,引物却是最不需天赋的了,不信你问二师兄,他第一日练这青云心经,便可引物,而你四师兄我化了一年多时间方才练就!”何棋反驳道。

    “只需精气神合一,心无他想,即可成功,倒是没甚难的。”宋大竹解释道。

    “我听柳师姐说,这一关对于越是愚笨的人越是简单,小仙师姐也是花了好大功夫才练成的呢!”6小仙凑到周乾耳边,神秘兮兮道。

    遁光降在白玉洞前,何琴、何棋、何画三位趁大师兄不在,早已不知哪里疯耍去了,二师兄修道成痴,且又去闭关,6小仙倒是想再多玩一会,可天色已暗,只得道别。

    周乾白日勤修心法,早已疲惫,入了玉屋,躺在**上,不一会儿便入了梦乡,道行高深之辈自可无用睡眠,然周乾修道尚浅,尚不至此。

    梦里,周乾游荡在洛都城中,静悄悄一片,街头巷尾,悄无人烟,走了一个时辰?或是两个时辰?自家亦是记不清了,不知何时,确是来到胡儿府前,铜漆门侧,一老者背身而立,模样甚是眼熟,好似死去的孙管家,连忙走上前一拍其肩部,老孙头一回——

    双眼处被血洞替代,面色铁青,嘴角还有诡异笑容,道:“少爷,回家了怎么不进去坐坐,招儿姑娘还等着你呢!”

    周乾惊骇,欲抽手,却现被老孙死死按住,附近亦是走来了不少下人丫鬟,具是眼成血洞,笑容满面——

    “少爷回来了!”

    “少爷,我是芸儿啊!”

    “少爷!”

    “少爷!!”

    “少爷!!!”

    “啊!”周乾猛然惊醒,满头大汗,右手无意识一挥,先天太清仙气流转,**前一蒲团不受力,却被弹出一丈远。

    但周乾已然顾不上这些,自秦渔施法让自家回忆生平,许多细节一一显出,洛都惨死之人却总是出现在其梦中,夜夜如此,此事却是连秦渔这个做大师兄的都不甚知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