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一百零八章 断尘缘 青城剑仙

小说:青城剑仙 作者:虫梦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气化虹,乃是剑仙六大御剑神通之一,非元神高人难以驱使之,周询拼上性命,体内无形剑骨碎裂,无数细小剑气碎聚合散,以一种绚烂至极的剑势,日光耀下,呈七彩之色,直穿过罗旭元神;只有这种凄厉凶煞的无双杀招,方可弑元神,直泯灭于虚空,再无复生可能。追书必备

虹光穿过罗旭,渐化出周询身躯,血流满面,染红衣衫……

“你是正邪两道哪位剑仙转世?”罗旭不敢置信道。

“老夫只区区一凡人。”周询冷淡道。

“撕拉——”元神自额上剑痕处裂成两半,挣扎嘶吼,终被无数无形剑气搅裂消解。

声响惊醒了半昏迷中的周乾,迷糊间看到罗旭陨落,挣扎着爬了起来,不知是个什么状况,罗旭被师傅灭杀?顿时惊喜万分。

“师傅!”却见周询直立如剑,但却将死未死,顿时心沉了下来。

“徒儿,以后为师不能再照顾你了,你便跟酒道人去青城……”

“不!我跟师傅学武,自然也得跟着师傅修仙,酒前辈你能治好师傅的,是不是,是不是!!!”周乾说到最后,吼叫出来。

“得天独厚亦遭天妒,以身化剑虹,寿元用尽,**崩解,亦无元神可转世投胎,救无可救……”酒道人叹了口气,摇头道。

“难道你不听师傅话了?”周询脸一冷,血脸看起来分外狰狞。

“师傅……”

“去还是不去!”话音未落,周询右臂炸裂,血气四溢。

“是……”周乾嘴唇已咬出血丝,泪水滴滴落下。

“我周询一辈子百无禁忌,不惧人,不惧仙,不俱妖魔鬼怪,舍剑之外,别无他物,直至晚年,方才意识到比之老夫的剑法,最大的成就竟是收了你这个徒儿……”周乾眼露慈爱之色,左臂伸出想要抚摸周乾头颅,却在半空中化作血雾,染红周乾面皮。

“酒道人,记得答应老夫之事!”周询大吼一声,面色桀骜不驯,仰天大叫:“贼老天!你连一日时间都不敢给我吗——”

‘蓬’肉身炸开,血气弥漫,世上再无周询此人!

“师傅啊!!!”天地间响起困兽般的响声。

“你可真厉害!”酒道人仰头冷笑,浮云卷卷,碧天晴空,但阴影却笼罩着一人一仙。

“你去哪儿?”酒道人见周乾摇摇晃晃站了起来,往南走去。

周乾不答,行尸走肉般,酒道人急忙瘸崴着脚跟上。

“周小子!你去哪儿!”

“周乾!”

“周小鬼头!”

好不容易赶到周乾面前,双手扳住周乾肩膀,气喘吁吁,“小子,你去哪儿!”

迎面而来的是一双死气沉沉的眼睛,好半晌,才沙哑道:“回家。”

“可是你……”酒道人一迟疑,却被周乾倒拖着走,可怜酒道人得道真仙如今手无缚鸡之力,一不留神,倒摔了个大马趴。

“酒鬼得遭了多大的孽才招上了你这大爷!”酒道士满脸尘土,揉了揉撞地红的鼻子,狠道。

看到周乾萧瑟悲凉的背影,心又一软,叹了口气,摇头又跟了上去。

似是连走路都不会,时不时还绊倒,终归是来到胡儿府门口,推开门——

不远处却躺着一道熟悉身影,周乾一愣,不可置信的走上前,应招儿静静的躺在草地上,嘴角还有一丝恬淡的笑容。

“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周乾跪倒在其身前,早已泣不成声“你不是说在此等我的吗?不是这样吗……”

酒道人刚到门前,便看到此场景,顿时暗道糟糕,果不其然,周乾双眼呆滞,神情恍惚,只是口中呢喃。

酒道人手还未触其肩膀,‘哇’的一声周乾吐出一大口鲜血,彻底晕了过去。

酒道人叹了口气,勉强把其托住,“小子,你以后的路还长呢,一定要度过这道坎啊!”

“算算时间,天萍子,黄符这两个老糊涂也该破阵了……”

一日夜过去,可是苦了酒道人,既要四处寻找谢玉蝶与祝飞二人,又要照顾周乾,最终磨破了云鞋,方才在城南一处废墟中找到昏迷的谢玉蝶;因其有太清神符护体,伤势不重,但也只是相对而言。谢玉蝶又御剑寻人,寻遍整个洛都,方才找到祝飞,只是模样凄惨,四肢断三,留下的左臂却还是折掉,全身找不到一块好肉,只有一口气留存,谢玉蝶连忙以峨眉灵丹吊命,酒道士又梳理其体内乱窜的法力,又是一天,方才醒了过来,酒道人生了火,在坍塌的米店处找了些栗米,手忙脚乱的熬了些粥食。

剑仙寻常可七八日不食,但此时此刻,酒道人却这般做,或可暖身,或可安心。

火堆旁,谢玉蝶抱膝呆坐,旁边的祝飞时不时**一两声,二人都是名门大派弟子,如今骤逢打击,都无心情说话。

火光中木柴出噼啪的响声,一股焦糊气味传来,良久,酒道人慌慌忙忙跑了出来,一把提起瓷壶,顿时惨叫一声,被烫的险些一把扔掉,连忙把其置地,破口大骂道:“你们这两个小鬼!酒鬼还指望你们帮衬一把,就这么点距离都不愿挪动一下,气死酒鬼了!”

祝飞躺在一破**上,这**铺还是酒道人闯入一民宅偷来的,露出一张比哭还难看之笑容:“酒师叔,我就剩一只手还不能动弹,我叫了师姐半晌可师姐都没理我!”

“你呢?怎么半天没动静?”酒道人没好气道。

“嗯?师叔您叫我?”谢玉蝶如梦初醒般,抬头疑惑道。

“我怎么摊上了你们这三个宝贝!”酒道人捶胸顿足,这一日受的罪比之百年修道岁月还要多。

“师叔,玉蝶失礼了,只是方才在想一些事情。”谢玉蝶柳眉微颦,玉目中似有水雾。

“那还等着什么,这粥还要老道帮你们盛吗?”酒道人假装看不见,径直递过三只破碗。

谢玉蝶连忙接过,玉手持匙,舀了三碗,只是这有些黑糊糊的东西真是粟粥吗?祝飞苦着脸想道。

“快尝尝,看道士手艺如何?”酒道士摩拳擦掌,很是期待。

“师叔你上一次煮粥是在何时?”祝飞凑近闻了闻,一股焦糊味。

“老道光武年间得道,至此之后未曾下过厨,算算时日,约有四百六十多年了吧?”

祝飞情不自禁咽了口口水,凑了过去,喝了一口,顿时做苦瓜状,勉强吞了下去。

“我好想吃前几日吃的冰糖猪蹄!”祝飞嘀咕一句,想到那猪蹄的美味,顿时唾液大作,看了看地上粟粥,顿时食欲全无。

“怎地,你对酒鬼熬的粥不满意?”酒道人也是很不满意“那算了,别喝了!”作势欲拿。

“唉唉唉唉!师叔!我喝!我喝!”祝飞连忙用仅存的左臂护住,此时此景,有食物暖胃已是很好了,至于口味,咬牙吞下便是。

“师叔,那凡人还是滴水未进?”想到冰糖猪蹄,便想到这道菜之作者,有些担心道。

“两日了,”酒道人没好气道:“酒鬼好话说尽,还是死尸一般。”

“你们先用着,我再去看看,”酒道人拿着盛好的碗,走了进去,很显然,这不是给自己喝的。

黑夜寂寥,玉兔东升,酒道人往里走了走,便在破砖烂木简易搭成的遮拦处找到死尸一般的周乾,除却眼珠偶尔转动外便没有任何声响出。

“周小子,老道跟你讲了这么多好话你怎地一点反应都无?世上比你悲惨之人多了去也不见人家寻死觅活,而你则是不死不活,你师傅救你便是为了看到这般?还是说你这样会让你家死去的小娘子欢喜……”酒道人自言自语,直接捏开周乾嘴把粥一勺一勺往里灌,有些溢出,有些则滑过喉管,周乾任其摆布。

‘难不成该来些狠的?’酒道人犹豫半晌,终是下定决心,两天了,再不把其弄醒,心就真的死了,心死了,大罗金仙也救不得他!

一摔瓷碗,一巴掌狠狠抽到周乾面上,响声连稍远处的祝飞二人都听的清楚,右颊顿时青肿起来,怒骂道:“你就装死!假死!你家小娘子为了你丢了魂魄,你师傅为了救你失了性命,你就逃!逃!逃!能逃到哪里去!”

“别忘了!应小娘子的尸体还摆放在外,你别指望酒鬼我帮你掩埋,刚才凑近闻了闻,一股尸臭味!差点都把老道士熏得吐了!嘿嘿,想想,想想,明天天一亮,便会有鸦雀啄食!把眼珠儿,肠子都咬出,好啊!好啊!你害的她生不得活命,死不得安息,连全尸都留不得!你真是有本事!!好有本事啊!!!”

话语未落,周乾右手动了一下,酒道人暗喜,手上却更是用力,连抽了十几个巴掌,嘴上更是恶毒,“还有你师傅周询,养你教你,最后更是为了救你,搭上了性命,你想想若非你,凭他的资质天赋,怕是早就入了仙道,与天地同寿,日月同辉;可就是你!为了救你!结果如何?尸骨无存!尸骨无存!”

“难不成你便是那煞星,克妻克师!克妻克师!都是你!都是你!都是你!”

“不是我!”周乾大吼一声,跳了起来,一拳打了过去,却被酒道人轻轻一闪,避开,脚一绊,便使其重重摔倒在地,灰尘腾起,遮住酒道人视线。

待烟雾消散,周乾嚎啕大哭,泣不成声,“我怎么这么没用,救不了招儿姐,又救不了师傅,还得让他们拿命来救我,没了他们,我又算什么?”

“我、没家了啊!!!!”

说着说着,以头撞墙,砰砰直响,顿时血染面颊,“是我!是我!都是我!我是废物!我就是废物!废物活着有什么用!!!”

酒道人毫不留情,一脚把其踹翻,面色狰狞,双手直接把其拎在墙上,吼道:“废物活着是没用!可是你是废物吗?你是吗!!!”

“你家小娘子救你便是因为你是个废物?她会喜欢上一个废物?你师傅周询天资横溢,桀骜不驯,他会收一个废物做徒弟?想想看!好好想想看!他们愿意拿自己的命来换你的命!到底是为何?你有什么值得他们豁上性命也要去救的?想想看!好好想想看!”

“我有什么值得他们去救的?有什么……”周乾眼神涣散,但比之之前的死气,要好的太多,酒道人知道成败在此一举了!

“是的,你师傅死了!你家小娘子死了!你便什么都没有了吗?想想,想想,你还有什么?”说着说着便把其放下。

“我有什么?”周乾抱紧脑袋蹲了下来,“我还有什么啊?”却是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老三老三!快看!我偷到一只鸡!咱们快把它给煮了吃!”一衣衫到处都是破洞的小乞丐迎了过来,小眼眯着奸笑道。

“李老二你个小贼!老三别听老二的!这是我东家的养的鸡,这小子骗我带他进去,没想到是去偷鸡!”一壮实少年气急败坏道。

“才不是呢!”小乞丐吐了吐舌,“这鸡上写他名字还是写你名字了?都没有,告诉你,在我手上,便是我李大少的东西!”

“好小子,看来不治治你是不知道我昌州猛虎的威名!”壮实少年扑了上去。

“啊!老三快跑!老大要杀人啦!”

“老三?老大?”只见周乾嘴中喃喃道,一步一步向着黑暗深处走去,酒道人犹豫半晌,终归没有惊醒他,这小子现在入了魔怔,此时打扰会使其精神错乱。

“小子,道士只能做到这儿了,接下来便全靠你了!一定要挺过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