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一百零五章 太乙剑阵 青城剑仙

小说:青城剑仙 作者:虫梦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可若是您有法子,为何在此饮酒?”祝飞嘟囔道,无怪他这般说,实在是酒道人状态十分狼狈,灰散乱、血迹斑斑、枯瘦手臂只顾提酒倒灌,倒更像是买醉等死。看小说首发推荐去看书

“你这小辈懂甚?酒鬼精血匮乏,元神重创,便是连走路也成问题,本想通知你等,无奈力不从心,只得停在此处。”

“那您怎有力气来到酒庄饮酒?”话语未落,便受了一脑崩,‘碰!’酒道人斜眼——

“你若是不信,大家便一拍两散,闭目等死便是,说不得那赤身教贼子会在妖帆上给你留上一个好位置,你看如何?”

“酒师叔,别斗气了,我等现在到底该如何?还有我那师兄赵卓是生是死?”谢玉蝶着急道。

酒道人叹了口气:“我被子母阴魂剑所化巨蟒打入阵中时,曾依稀看到赵卓古剑被毁,正往外逃,若不能御剑飞行,恐怕是凶多吉少,至于现在,只得拼死一搏。”

“如何拼死一搏?”周询问道。

“便要靠此物,”酒道人从道袍里抽出一物,却是一锦图,其上隐隐有精铁交击声,顿时引得周询轻咦一声。

“你亦是感觉的出?”

周询点头,道:“好重的煞气和剑气。”

酒道人解释道:“我修两法,葫芦诀与神霄真解,葫芦诀乃是上古剑仙炼气之法,煞气太重不符天道,却是有进无退,刚则易折;而神霄真解乃是我青城心法,以正祛邪,驾天雷而驭之,端的是堂皇大道,但与道士心性不符,老道士琢磨许久,便想合二为一,独创自家法门。”说到这里,便是身处险境,亦是眉飞色舞,显然是其得意之处。

“琢磨许久,便创出此物,虽比不上当世两大凶阵,但只需配合默契,灭杀罗旭当不在话下,只是驱使阵图最少需四人。”

谢玉蝶叹了口气,“若是师兄在此,这人数便也够了,只是现在怎么办?”

“便是赵师侄在此亦是不够,老道士现在是动都动不了,更别提驱使阵法了,所以此次布阵,便要靠你等四人。”

“怎么可能,两个凡人怎能驱使法阵?!”祝飞大惊小怪。

“周询老友有无形剑骨,可御剑光,周乾小友体内亦有一道粗浅灵气,老道帮衬,一炷香之内倒是无妨,时间紧迫,老道士先教你等入阵之法……”

与此同时,洛都上空亦是有了变化,无数阴魂鬼物被摄入赤阴聚妖帆之上,鬼哭狼嚎之声大作,那古朴帆面渐染红血色,旁边罗旭闭目施法,手印不绝,乌云遮日,黑气滚滚,这柄摄了无数凡人魂魄之魔器,终归是要出世了!!!

酒庄内亦能听闻此声,酒道人抬头皱眉,好半晌才暗自松了口气,一炷香前,他感应一股惊人气息自天上传来,便是自家全盛之时,亦不敢妄言胜之,且观其势,阴森诡谲,定不是正道中人,不知是魔门哪位老祖;祝飞刚才所言倒也有些不错,若是这位魔门巨擘相助罗旭,那真是十死无生,酒道人便是在等,好在那人与罗旭并非一路,终归是离了开;如此,倒也可拼上一番!

眼光扫过盘膝、闭目参悟之四人,点了点头,四人具是有天赋之人,而对于周询师徒,二人不懂仙家奥妙,便只教其变化之道,好比他自己虽不懂酿酒之法,但只管喝便是。

半个时辰已过,天边隐隐传来雷声,一股骇人天威压下,参悟中四人几乎同时一皱眉,便要有动作。

“不要停,时间宝贵!”酒道人罕见严肃道。

走出窗前,见雷声滚滚如潮,冷笑一声,造的杀孽如此之大,遭天谴岂不是应该,不过这雷劫想必早就在那罗旭意料之中,度过应是不难,只是又能损耗其几分?

果不其然,洛都之上,乌云滚滚,霹雳声大起,落雷如雨,砸的黑气翻滚消散,那赤阴聚妖帆血光大起,无数骷髅手掌自黑雾间生出,怪叫声中扑出,乃是化骨妖法,亦是赤阴教秘传,便是专门应对这雷劫天罚之术,骨爪与雷光交接,顿时响声连绵成片,但形势却是渐渐好转,却是不出酒道人所料。

但罗旭却咬牙,本赤阴帆生魄充足,却一下被石矶妖女取走十万,如今又逢雷劫,十成威力只能施展出六七,便是赤阴聚妖帆练成,品质亦是不高,难以与原品相媲美。

两个时辰过后,乌云消散,罗旭一喜,连忙一收神帆,整个洛都复又一清,只是无数惨死之人,又该找谁怨?向谁恨?是故天道至公,视众生如刍狗,不以好坏辨之。

“吾等要斗那罗旭妖人,便有三道难关。”

“一,罗旭帆成,必定来劫杀我等,如何避之?”

一道乌光自云间射向酒庄处,血帆一转,数百赤阴魔雷生出,砸向酒庄,顿时方圆数十亩毁于一旦,周遭花草枯萎,砖瓦成粉,而百丈之外,酒道人站于楼阁之上向其敬酒示意,罗旭眼神一缩,先前元神感应四人便在酒庄内,如何又出现在百丈外?

“二,妖帆在手,罗旭定然实力大涨,我等定是敌之不过,如何分其力?”

刚欲施法杀之,一道剑光从后数里处飞射而出,剑上隐约有两道人影,穿着打扮好似那周乾与峨眉弟子谢玉蝶,其方向更是直指峨眉仙山,弃卒保帅?壁虎断尾?电光闪石间,罗旭下定决心,酒道人必死,不然待其伤势恢复,定成大敌!周乾亦是必抓,不然如何受托于中级圣教门下!身躯化作虫云,嗡嗡围了酒道人,自家却元神御赤阴帆,射向那道剑光。

赤阴帆乃是至宝,遁光何其,不到片刻功夫,便追上飞剑,血气一卷便把飞剑带人摄了过来,而那‘两人’却非人,而是以草木包扎之假货,外裹衣物,不看面目却是难以分辨,大惊,虚虚实实,这周乾到底在何处?

“三,太乙剑阵铺开后,定有些许端倪,如何引其入阵?”

仙家逃遁之法何以千万,罗旭怎料十足把握之事会出此波澜,连忙元神跳出赤阴帆,化作一黑气小人,嘴眼极似罗旭,只是无无眉,小手一撑,施展洞天彻地之术,整个洛都纤毫可见,如印心中,忽然现三里外微微鼓起一土包,迅滚动,不屑笑道‘原来是土遁之术!’赤阴帆卷起数十丈血影,向其射去,却没注意其上方有些许奇异之处。

猛然钻入其中,顿时剑气赫赫,煞气腾腾,酒道人哈哈大笑——

“鸟儿入笼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