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一百零三章 人杀仙 青城剑仙

小说:青城剑仙 作者:虫梦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小桥流水,早已一片狼藉,雕梁画栋,却成破瓦烂砖,不仅府内如此,整个洛都亦是如此,鬼杀人,妖吃人,而鬼怪却从洛都之上,赤阴聚妖帆所化遮天巨网源源不断落下,死人越多,如人血脉般网丝又增大一分,多了一丝灵韵,这便是魔门手段,灭万物而益己身,是故魔门中倒行逆施之辈颇多,逆天之徒亦不乏其人。更新最快最稳定)看小说首发推荐去看书

黑网越加紧密,好似一道黑幕遮天,横贯数十里,凡人魂魄只一死便吸附其上,怨气冲天;这也是赤身教罗旭仗着正魔两道斗剑在即,余下剑仙亦被其困住,腹中空虚才敢如此。

不过终归是惹了某位高人注意,一道赤红遁光近百丈,朝洛都赶来——

周乾心急火燎的往后院赶去,越往里走,阴魂便越多,到现在入眼处尽是黑气鬼泣,剑光几乎连成片,离火灼灼,这些阴魔鬼物沾之则碎,但碎之则合,杀无可杀,那地窖处在自家小院右侧百丈处,一石板下,本是胡族皇子逃生秘道,本朝大军入城后,有兵卒偶然现其通往城外,便驱使农夫堵死,如今倒成了避难之所,只是阴魂可穿墙入地,却又成死地。

到其前,石板早已被推开,旁边还三三两两躺着婢女下人尸体,心中顿时一沉,弯腰跳入其中,尸堆成群,具是僵硬冰冷,面容惊骇,这是被阴魂扑咬后魂死躯存之状,周询看到许多相熟之人尸体,这些都是自家亲近之人,如今却……

快走到深处,不确切看到一女子尸体,打扮颇为熟悉,连忙走上前,翻过身,却是小芸,自家贴身丫鬟,品素没大没小,最爱吃甜食,还总是缠着自己给她做,让周乾有时会想到底谁是主人,这贪吃丫头总是遭孙管家训斥,如今却面容惊恐,死不瞑目。

缓缓以手抚脸,使其阖目,心中却是难过,转过头一扫,一老者尸体半坐在地上,头颅低垂,心中一紧,好似被人死死揪住一般,老孙!待自己如子侄一般的孙管家,也被害了!

失魂落魄的走了出来,没看到应招儿,但一弱女子,在这阴魂厉魄遍地的洛都,又能逃多久?

好似一下子抽光了全身力气,双膝跪地,只靠手肘撑住,大口大口喘息,痛苦晕厥之感一波又一波冲来,使其无法呼吸,只是不能倒下,不能在这里倒下,逝者已矣,还有活人,还有师傅,等着自己去救!去助!

颤动着爬了起来,一步一脚印向外走去,眼光扫过地窖、石墙、小院、阁楼,阁楼??!!

心中猛然想起一种可能,疯了一般向自家小楼跑去,说不定、或许、可能招儿姐根本没有去避难?这个傻女人还在家里痴痴的等着自己!!!

楼梯被踩出重重的响声,心脏好似要跳出来一般,猛的推开门,眼光扫视,却无一人——

“不会啊?”周乾低声自语,“怎么会呢?”他感到嘴里有咸腥气自传来,大起大落间,血涌而出。更新最快最稳定)

回头,如木偶般往回走,耳边却忽然听到低低啜泣声,一惊,大声叫道:“招儿姐?”

从妆奁后阴影处有一道身影正丝丝颤抖间,听闻话语,稍稍探头,虽丝散乱,面色苍白,但!可不就是她嘛!!!

周乾从未见过她如此不雅、不端庄的,像受惊的兔子一般,迅的窜入自家怀里,手臂紧紧勒住自己,哭叫道:“你怎么才来啊!!”

周乾不断抚摸其后背,安她的心,也安自己的心,“没事了,没事了……”

待周乾擦干她花猫一般脏兮兮的脸,她才稍稍松开手臂,前言不搭后语:“它们,鬼怪,一下子冲上来,好多人都在跑……一碰就死了,我找你,找不着,便在家里等你,老孙喊我,让我去……我不去,我等你……”

周乾长舒了口气,缓缓解释道:“那些鬼物乃是阴气所化,那天上的网我猜测是妖人施法,不怕,酒道士是仙人,他会来救我们的!”

应招儿玉手依旧死死抓住周乾衣角,颤声道:“可,那是鬼啊!”

周乾一愣,方才意识到招儿姐毕竟是**凡胎,对于妖鬼之流有天然的恐惧感,便好似遇天敌一般。

“没事,没事,妖魔鬼怪亦是天地所生,仙人能杀之,凡人亦能杀之,没甚好怕的。”

应招儿靠在周乾怀里,渐渐安下心来,半晌才道:“我们,现在怎么办?”

“我们去——”话音未落,一道阴魂从屋檐透体而出,扑向二人,周乾抽剑转身,剑身上离火汹汹,顿时把其划成两段,那两段阴气顿时翻滚咆哮,好似要生出另一半来;可周乾剑光迅疾,瞬间转了九次,那阴气碎如柳絮飘散,终归是消散在了空中。

“看,没甚好怕的。”话虽如此,但心中难免一颤,若是晚来一步……

不堪设想,亦是不敢想——

周乾拉着应招儿手,悄悄走下楼梯,小声道:“我准备先把你安置好再——”话语未落,却是一愣,如今洛都,哪有半块乐土。

‘便任由你逞威吗?’周乾看向窗外把太阳都遮住的滚滚黑云,低声道。

突然心中危机感大起,不假思索,猛地抱住应招儿,撞窗而出,木屑四溅,与此同时,一道黑气所化巨手捏住小楼,轰隆大响,青稚楼应声而碎,碎屑残骸到处乱砸,周乾翻身遮住应招儿,不时有横木砖石砸落,周乾终是忍不住,口吐鲜血落在应招儿面颊,妖异动人。

吃力的把后背百斤圆木掀开,不及多想,护在应招儿身前,对面两伥鬼凭空而立,青面獠牙,鬼气森森,两丈大小身躯如巨大黑影般遮住周乾,一股惊人气势铺天盖地,压的周乾头皮麻,这鬼物绝非寻常,自己定然敌之不过!

“快上我背!快点!”周乾焦急道,他自己一人,也只有一半把握逃走,二人一起,便是只剩下一成把握,可怎么做,还用说吗?

应招儿含泪抱住,总是在生死关头才能看出一人秉性,她都能感到丝丝热血从其伤口处流出,不仅暖身,还暖心。

伥鬼复又化作一道巨掌抓来,周乾连忙闪开,断胆剑反手插入其中,但离火却在尸气腐蚀下缓缓熄灭,他从未遇到如此情景,这千年老僵孕育出的尸鬼气便是火中上品离火也是抵不住!

巨掌在地上垦出一丈深浅大坑,又扑了上来,险而又险,周乾千钧一间避了开来,只这两下,周乾便汗流浃背,险些丧命,不愧是能缠住名门大派弟子的凶悍鬼物,论道行,恐怕有数百年,周乾知晓,这一次恐怕难逃劫难。

“认识你,招儿好幸运。”红唇在其耳边低语,周乾一愣,苦笑连连,这话该是我说才是。

另一边,峨眉派弟子谢玉蝶与火蟾蜍项杰斗法却落入下风,不仅剑光散乱法力亦是隐隐不足,便是连御剑飞行也吃力异常;究其缘由,便是这项杰肉身几近不坏,无论是飞剑刺杀或是法术击之,只要不伤其要害,不到片刻功夫便会复原,这地火神蛙血脉真是异常难缠;也怪谢玉蝶,所学法术与所练飞剑具是降魔正法,反而无一物能克此妖物,若非是项杰贪图美色,欲生擒她,恐怕早已香消玉殒了。

“嘿嘿,小娘皮,本尊还未尝过女剑仙的味道,如今便可享受享受了!”项杰放浪形骸道,混不注意一黄皮葫芦早已隐藏在侧了。

而远在城外与罗旭斗法的酒道人嘴角一扬,猛掐法诀。

“你——”项杰刚欲口吐秽言,葫芦凭空闪现,口部对准,猛然喷出数百口飞剑,电射而出,却是酒道人看家本领,剑光分化之术,项杰猝不及防间,哪能吃得住这般威力,身躯顿时千疮百孔,死的不能再死了。

与此同时,胡儿府周围猛然射出数百道雷电虚影,隐隐布置成大阵,却是先天太乙落雷剑阵,乃是葫芦诀中顶尖神通,平常可藏入虚空,待到关键之时并而出,有种种不可思议威能,雷电蕴含天威,乃是鬼怪克星,数百道电光化剑向四伥鬼劈去,虚空生电,电闪雷鸣,伥鬼受创化做滚滚黑气消散开来,鹿鸣子面色铁青,口中黑血不要钱般流出。

周询眼光老辣,使足劲力催有无相剑气,人剑合一,化作一道一丈大小,无色剑光斩向鹿鸣子,剑光狠辣,把其一劈两段,体内突然钻出一道黑色婴儿便欲往空中射去,但元婴脆弱,天风一吹度便慢了一两丝,无色剑光自下而上,顿时把其剿灭。

“人剑合一?”祝飞双目痴呆,喃喃道。

“怎么?”周询转头问道。

祝飞拼命摇头,他才不会说这是御剑顶尖神通,寻常剑仙悟透不得,这不更涨这凡人气焰嘛,他还没悟出来呢!

与此同时,酒道人玄清雷神法相被撕成两半,其中传来冰冷刺骨的声音——

“酒道人,你敢诈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