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无广告 在线阅读-九点小说网 快速收藏本站:Ctrl+D

第十一章 回返中原 青城剑仙

小说:青城剑仙 作者:虫梦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李三善见那道路两旁黑压压的一片,挤也挤不进去,急的抓耳挠腮,拉住旁边一人就问:“这位大哥,前方生何事?”

    那人吹嘘道:“咱昌州城可是出了一名打虎好汉,这汉子据传有九尺高,生的膀阔腰圆,铁臂铜拳,使一柄混铁狼牙棒,有万夫不当之勇。我会告诉你,小说更新最快的是眼.快么?”

    李三善不明所以,只觉得厉害非常,喃喃道:“这么厉害?有那周询老头厉害吗?”

    旁边一人反驳道:“这位兄台可是言差了!那位好汉可不是使得狼牙棒,而是使得鎏金大锤,据说一锤之下把那大虫打的脑浆崩裂,有碗大的窟窿呢!”

    又有一人插嘴道:“兄弟们都说错啦!我一表哥做门吏,那好汉进门时我表哥就在,据他说这好汉是个矮小之人,但这神力可是天授,有人不信这大虫是这人所杀,那汉子只是轻轻一推就把来人掀翻了好几个跟头……”

    几人旁若无人的辩论起来,各说各有理,李三善听的如痴如醉,心道:“若是能拜这人做师傅岂不是比那老头要强上百倍!”

    真巧这时前方人群一阵骚动,不少人大呼小叫,“打虎好汉来啦!”“别挤别挤,让我看看!”

    昌州边陲之地人少地偏,本就没啥乐子,好不容易出了位打虎英雄,那可真是开天辟地头一回,道路两边更是人头攒动,踵趾相接,争向往前挤。

    李三善人小体弱,累的一身臭汗都没挤进去,气得嘴里骂骂咧咧,好在李二哥何许人也!那可是花花肠子能打结的人,眼珠一转,扯着嗓子就是一阵哭嚎:“爹啊!亲爹啊!您终于打虎回来啦!儿子差点以为看不见你了……”

    周围人被这声音惊动,议论纷纷——

    “这是那打虎好汉的儿子?看着不像啊?”

    “你小子有一个英武的爹爹啊!”

    “虎父无犬子啊!”

    人群不由自主的让出一条通道,李二哥为了增强可信度,哭的鼻涕眼泪流了一脸,当真是入戏之极。更新最快最稳定)李二哥一边抽抽搭搭的往前走,心里急转怎样圆住这个谎,嘴里还时不时的哭叫几声:“爹啊!想死孩儿了……”

    “爹啊!孩儿我想死你……老三??!!”

    “二哥?”周乾与李三善在路中间大眼瞪小眼。

    “老三?你?打虎英雄?”李二哥只觉得脑袋一阵眩晕。

    “二哥你叫我啥?”周乾满脸都是问号。

    “你小子找死啊!这么久才回来!!还有这老虎是个什么情况?”李三善恼羞成怒,抓住周乾的脖子就是一阵乱晃。

    “二哥咱回去再说好不?你看周围那么多人!”周乾被勒的满脸通红,艰难道。

    二人一路上被不知多少人围观,周乾被臊的满脸通红,倒是李二哥得意洋洋,频频向围观之人挥手示意,似是极喜欢这种场面。

    到了寺院前,周乾给了两位挑夫些银钱,让二人把这虎尸送到自己住的厢房前,还遇到了做晚课的戒嗔,免不了又是惊诧一番,好在这个小和尚好奇心不重,感叹了一番就诚心做晚课去了。

    就在这时老大王虎也闻讯过来,大哥二哥对着这巨大的虎尸大眼瞪小眼,李二哥还颤抖着摸了摸这虎毛须,一脸的陶醉,“老三是打虎英雄,那我不就是打虎英雄的二哥了!这话说出去可倍有面子!”

    老大王虎心细,忍不住问道:“乾哥儿你这大虫到底是如何杀死的?”

    三人进了屋,周乾就把这找豹尾草,误食红杏的事原原本本的告诉了二人,二人听后瞠目结舌。

    “老三这际遇真是匪夷所思!这世上难不成真有妖物不成?”王虎吸了口气道。

    “这小子难道真是福星下凡?刚拜了个厉害师傅,又吃了这仙家宝贝,这种好事怎地轮不上我哩?”李二哥羡慕嫉妒道。

    “换了你小子肯定是个死字,借你个胆子你敢跟那驾黑云的大虫拼命不?”王虎不客气道。

    “那倒也是,换了二哥我估计早跑没影了,也就这老三傻不拉唧的敢去拼命。”李二哥不以为耻,反而得意洋洋的道。

    “那是,二哥多聪明。”周询由衷道。

    三人好些日子不见,见面自是十分亲热,好一阵畅谈,这一聊就聊到金乌西沉,玉兔西升。李二哥摸了摸干瘪的肚子,嗒巴嗒巴嘴,“老三这时辰也不早了,你二哥我也饿了,你去下个狗肉面给哥哥我吃,记得多放牛肉多放面!”

    老大王虎也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嘿嘿一笑:“老二不说还好,这一说我也有些饿了,如此麻烦老三了。”

    周询点了点头道:“交给我了。”

    揉面,和面,拉面一气呵成,周询自从吃了红杏后眼明手快,加上那铁砂掌‘寸劲’也有小成,那面条根根细的好似一碰就断,且大小长短一模一样,晶莹剔透,下到浓汤里一煮,模样要多诱人就有多诱人。

    李二哥挑了一簇面条仔细研究,吸气道:“老三你这手艺见涨啊!这面条拉的都跟细线一样,好看!好看!老大你说是不?老大?老大咋不说话?”李二一回头,就见王虎已经添到了第三碗,忍不住就是一声惨叫:“老大你个不要脸的!都吃了这么多了……”

    有道是人多饭量大,三人足足吃了三大锅面条,个个肚子鼓起翻着白眼,老二**道:“老子足足吃了八碗,现在已经半步路都走不动了,老二今晚就在你这睡一晚,老规矩,我睡**上,你和老大打地铺。”艰难的爬到了**上。

    “滚蛋!”王虎与周乾同时说道,一人一脚把老二踹翻在地。

    “你们不能这样!”老三惨叫道.

    周乾又与李王二人厮混了几天,期间那头虎尸被南边来的行脚商人以五百两白银的价格买了下来,王虎倒是可惜了好几回,周询又跑了七八家药铺,把药材凑得七七八八,只剩一味果儿花,据说是昌州城城小地偏,已经很久没有番商来此采办了。

    这一日乃是周乾与师傅周询约定之日,周乾早早的来到了乱葬岗等候,不一会儿,周询风尘仆仆的赶了过来。

    “师傅!”周乾一喜。

    “徒儿你来了!”周乾点了点头,“先去给令狐师伯上柱香。”

    周乾上香后,才转头看向周询,不解道:“师傅你怎么这般狼狈?”

    周询此时衣衫皱巴,头凌乱,倒是失了原来潇洒的气质。

    周询苦笑着摇了摇头,道:“这卜算子老儿倒是害惨了我,我这十日内日夜兼程赶往大陀河查看水势,那河流源头处深沟高壑,蜿蜒崎岖,我这把老骨头可是很久没吃过这种苦头了。”

    周乾咋舌:“这大陀河可是离咱这儿有一千多里地呢!还隔着十几座大山,师傅你竟然短短十天之内走了一趟。真厉害!”

    “少拍马屁!”周询笑骂道,“跟我搭把手,看看你这几天有没有把功夫拉下。”

    周乾依言伸出右手,周询手一搭,气劲一抖,周乾的手就不自觉的使了‘寸劲’向后一甩,周询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之色,翻手一拍就把这可开砖劈树的一击拦了下来。

    “内息吞吐强劲有力,”周询搭脉闭眼,“脏腑锤击如大鼓,这是内练小成的征兆,乾儿你这几天到底生何事?”

    周乾老实的把进深山采药遇妖兽的事如实诉说,周询听后半晌不语。

    “世间之大果真是无奇不有!”周询长吁了一口气,道:“修仙得道之传说莫非真有其事?”

    “你也是好运,这一下至少能省下五年苦功!”周询摇头苦笑,“我便先把这浮云手传给你,等你练熟后我们便回返中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