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九十七章暴雨梨花针 天龙之段誉

小说:天龙之段誉 作者:苍山负雪2009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一阵春风吹过,碧绿的竹林发出簌簌的响声,几片竹叶打着旋儿飘落。

这四个表情凶恶,眼神阴鸷的年轻人站在五丈之外,他们分别以一个很独特的角度对着洪浩然,手都按在自己腰带间的皮囊里。

霎时间,气氛有些肃杀……

段誉凝目仔细打量着这四个年轻人,但见他们都是后天一流武者的实力,身上没有别的兵刃,很可能是要施展藏在皮囊里的物事。这些家伙都作出一副蓄势待发的样子,只是在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出手。

“哈哈,你们这些小杂毛,真以为凭着那点粗浅的暗器工夫,就能对付得了我‘控鹤手’洪浩然么?”洪浩然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好整以暇的端起桌上的酒碗,一饮而尽,然后长吁一声道:“当年,你们四个的爹就是丧命于我手,你们翻不起浪的。”

“姓洪的恶贼,你背叛蜀中唐门,临走还击杀了十几个同门中年人,罪恶滔天,今天要把这帐好好的算一下。”

“洪老贼,我等要宰下你的首级,回去祭奠父辈的在天之灵!”

……

洪浩然摇头笑着,继续倒酒。

就在他提起酒坛的刹那,四个年轻人几乎是同时出手,他们出手之快,已经算是武林好手了。

刹那之间,就有四蓬青黑的毒砂被抛洒而下,如同瘴气一般的笼罩。

段誉施展凌波微步,退到侧边,冷静观战。

欧鹏大叔在地上一个打滚,也灵敏的避开。

那是因为只有少部分毒砂溅射到他们那个方位,大部分的毒砂则是有的放矢,针对洪浩然。

“嘭~”

酒坛被洪浩然抛出,在半空中就被大量的毒砂打爆,酒水溅射开来,因而许多毒砂也溶于酒水跌落在地。

洪浩然不退反进,骤然跃起,如同一只苍鹰一般横掠空中,他的大袖挥舞,将剩余的毒砂都扇落。

瞬息之间,他已经到了那四个唐门弟子的面前。

到了短兵相接的时候了。

那四个唐门弟子居然都抽出一柄黝黑的淬毒匕首,不要命一般的怪叫着向洪浩然刺去,完全是不要命的打法。

“真是穷山恶水出刁民,这些人在深山瘴气林子里历练长大,武功狠戾无比,招招欲致人死命。”段誉见此情况,心里叹道。

洪浩人并不使用兵器,而是以空手入白刃的工夫跟他们拆解了几招。

还未等段誉和欧鹏多看几招,洪浩然双手成爪,迅猛的挥出,一下子就按在一个年轻人的脖子上,然后奋力一扭,这家伙就头颅歪在一边,倒在地上气绝身亡。

其脖子上还留下了两寸深的黝黑印痕,原来洪浩然的手爪之上还蕴含着剧毒,就算这一招没有将那个年轻人的脖子扭断,他也是断然活不了的。

另外三个唐门弟子并不震惊畏惧,或许早就料到会有人牺牲,而且暗自庆幸不是自己身遭此厄。

他们三个的怪叫之声更为凄厉,如同恶鬼一般,手中的黝黑淬毒匕首,更是狠扎猛刺。

洪浩然忽然速度加快,闪烁到两个唐门弟子身后,蓦然一手一个将他们的肩膀抓住,然后往中间一撞,那两人顿时吃痛,眩晕无比。

趁着这个缓冲的时机,最后一个唐门弟子丝毫没有错过机会,他迅捷的拿出一个暗红的筒子,大喝一声:“暴雨梨花针!”

他的打算很明显,现在洪浩然的左右手都抓住一个他的同伴,已经腾不出手来了,只要他出手够快,就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洪浩然轰杀于暴雨梨花针之下。

“砰……”

他的话音未落,就有一声闷响,暗红的筒子里霎时爆发出一大蓬的毒针,速度已经不能以肉眼看清,只觉是一团青光闪过。

洪浩然瞪大了眼睛,喝斥道:“你连这宝贝都带来了?”

“呃,怎么……”那个手持暴雨梨花针的唐门弟子盯着洪浩然,因为他竟然在最关键的时刻,用那两个年轻人的身体挡在自己的身前,于是一百多根毒针都扎在了他俩身上。

这两人连惨叫都没发出就已经殒命。

唐门暗器,果然厉害,见血封喉!

“你们这些弟子,一代不如一代,还敢杀同伴,真是可叹啊!”洪浩然道。

“哼,他们都是死得其所,是在对付你这恶徒的时候牺牲的。不关我的事,门主信任我,才赐予我一筒暴雨梨花针,接下来,我看你怎么躲!”最后那个唐门弟子又要再次发出毒针。

“小心,洪大叔。”段誉赶紧提醒道。

说时迟,那时快。

洪浩然闪烁过去,手爪速度极快,不知用什么手法,就将那暗红的筒子抢过来,然后以左爪按在这厮的心口,一拧,留下五道暗红的血痕,他闷哼一声,倒在地上抽搐两下,死得不能再死了。

“这东西很是了得,要是他们的实力在高一点,早一点使出这东西,我的老命,今天估计就会交代在这里了。”洪浩然叹息一声,将装着暴雨梨花针的暗红筒子在手里掂了几下,然后放进衣袋里。

段誉盯着洪浩然,沉默了片刻,心道:“此人的速度和爆发都是上乘的,而且实战经验丰富,能在短时间里作出最有效的选择判断。只是出手太过狠戾,为人亦正亦邪。”

“怎么,公子爷看到刚才我出手,是否以为我就是凶恶之极的恶徒么?”洪浩然大声笑道。

“这是你们门派的事,我本不该评价,只是你修炼的武功太过狠戾了,难道隐居这么多年,还没有磨掉锋芒吗?”段誉反问道。

“都已经练了这么多年,改不了啊!我在江湖里几乎没有为非作歹,除非是这些自寻死路的家伙非得来找我报当年之仇。”洪浩然道。

段誉不会去过问他当年究竟做了些什么,因为每个武者都有自己的秘密,何必去打听那么多呢?那样反而会招惹猜忌。

然后他们将这四个家伙的尸骸埋葬在附近的竹林里,洪浩然答应了加入段誉他们这次对付秃鹰的行动,至此,第二位高手已经招募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