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无广告 在线阅读-九点小说网 快速收藏本站:Ctrl+D

第十章【古镇月夜,凌波微步】 天龙之段誉

小说:天龙之段誉 作者:苍山负雪2009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段誉可不愿意继续待在这高崖之上,其一是因为木婉清重伤未愈,需要一个好的环境休养身子,高崖之上要遭受风吹日晒,更兼得没有食物和水源;

    其二是因为四大恶人之中的另外三人也快要到这附近了,再不离开,落入他们之手,就性命难保了。

    “鳄鱼徒弟,师父和木姑娘的安危就交在你手里,你可不要像平时那样大大咧咧的。”段誉拍着岳老三的肩膀,语重心长的道。

    “嘿嘿,师父你就瞧好吧,徒弟的厉害之处,你老还没完全体会到呢!”岳老三笑道:“师父,我可以着手抓着你的肩膀,右手抓着木姑娘的肩膀,一次就可以安然无恙的到达悬崖底部。”

    段誉伸手在岳老三的额头敲了一下脑瓜崩,道:“还是这么不靠谱,你先带为师下去,我得看看你本事够不。”

    岳老三当即领命,当即抓住段誉的肩膀,纵身一跃就跃出了悬崖,他的轻功确实很不赖。

    但见他在悬崖之上步伐飘逸,如履平地,周围云雾缭绕,他视若等闲,早已习惯了这样的感觉。

    段誉深吸一口气,心道:“南海鳄神的轻功真不错,回头我可得用心将凌波微波尽快练得娴熟,行走江湖,若没有了得的轻功,真的是诸多不便。”

    百丈悬崖,片刻之后就到了底部,段誉站定,抬头往上边望去,但见云雾缭绕,看不真切。

    “师父,你看徒儿表现得如何?这高超的轻功,那可不是跟你吹。”岳老三很得意的道。

    段誉淡笑道:“果然没有错收了你这个徒弟,有两把刷子,赶紧再去高崖之上,小心将木姑娘救下来吧!”

    岳老三非常积极的施展轻功,走壁而行。他之所以对段誉如此的言听计从,是因为非常佩服段誉的武功,昨天一战,他败得心服口服。岳老三虽是恶人,但却有些耿直。

    不久之后,岳老三又将木姑娘安然无恙的带到了悬崖底下。

    “师父,此地不宜久留,你俩且赶紧离去。我得去稳住那三个大恶人,可不能让他们追上来。”岳老三道。

    段誉点头,拱手道:“青山不改,流水长流。好徒儿,以后有缘再见吧!”

    然后段誉就扶着木婉清在崎岖的山路上前行,木婉清重伤未愈,好几次想停下来休息,段誉没有同意,郑重的道:“非是我心狠,而是现在不是休息的时候,要是被‘恶贯满盈’的段延庆追来,咱们只有一命呜呼。”

    木婉清勉强忍住伤口传来的阵阵剧痛,依偎在段誉身上,一直往远处赶去。

    两天之后,终于发现了一个古镇,规模不大,但这里的人们看起来都过着很幸福安宁的日子。

    此处应该还是在大理国范围内,街道之上许多店铺门口都摆放着几盆茶花,虽然是很普通的品种,但也充满生机,赏心悦目。

    青石铺就的街道古朴而雅致,蜿蜒曲折延伸到远处,两边则是店铺和屋子。一条碧绿的长河从古镇之中贯穿,有很多船只往来,摇橹人的歌声在河面回荡,很有生活气息。

    一条吊桥悬挂于长河两边,段誉扶着木婉清从这古老的吊桥之上走过,颤颤巍巍的,有些让人心惊胆战的感觉,木婉清开始还有些害怕,不过后来就觉得这样的感觉也挺好。

    因为无论在如何危险的境地之中,她都有着一个人守护着,令她不再如以往那般孤寂。

    段誉却没有这些旖旎的心思,他的心襟非常开阔,望着如同长河画卷一般的河水和古镇,思绪飘得很远。

    走过吊桥,段誉很快就找到一家干净的客栈,然后带着木婉清走进去,让她在此好好休养。

    而段誉则是到隔壁的房间之中,他昨晚根本没有入睡,又赶了两天的路,眼皮很沉重,倒头就睡。

    这一觉睡得非常沉,自从离开了大理皇宫,到外边历练,段誉就一直在辛苦的奔波劳碌,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

    当段誉醒来之时,已经是第二天的夜幕初临之时。

    秋夜如此深邃,明月清辉漫洒,玉户帘中卷不去,捣衣砧上拂还来。段誉站在窗台边,望着月夜之下的古镇,一切都是如此的宁静。而且横贯于古镇的长河在月光照耀下,如同一条玉带般瑰丽。

    外边渐渐起了雾,蟋蟀之声此起彼伏,深秋的意蕴浓了。

    段誉忽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那就是要尽快的将凌波微步这门绝世轻功练得纯熟,至于实力需要一个日积月累的过程,但凌波微波是按照易理的方位为基础的,段誉对于易理颇有研究,学起来应该很快。

    “目前我的实力算不得很强,遇到打不过的敌人,就只好施展凌波微步先撤退了。好汉不吃眼前亏,等我实力提高了,再报仇也不迟。这也就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之意。”段誉心中了然。

    于是,段誉拿出在阆苑福地之中得到的记载凌波微步的卷轴。

    卷到卷轴末端,又见到了‘凌波微步’那四字,登时便想起‘洛神赋’中那些句子来:“凌波微步,罗袜生尘……转盼流精,光润玉颜。含辞未吐,气若幽兰。华容婀娜,令我忘餐。”

    曹子建那些千古名句,在脑海中缓缓流过:“修短合度,肩若削成,腰如红素,延颈秀项,皓质呈露,芳泽无加,铅华弗御。云髻峨峨,修眉连娟。丹唇外朗,皓齿内鲜。明眸善睐,辅薜承权。环姿艳逸,仪静体闲。柔情绰态,媚于语言……”

    想到神仙姊姊的姿容体态,“皎若太阳升朝霞,灼若芙蓉出绿波”,她才是最适合“凌波微步”这四个字呢!

    卷轴上既绘明步法,又详注易经六十四卦的方位,他熟习易经,学起来自不为难。但有时卷轴上步法甚怪,走了上一步后,无法接到下一步,直至想到须得凭空转一个身,这才极巧妙自然的接上了;有时则须跃前纵后、左窜右闪,方合于卷上的步法。他本就有很好的国学功底,遇到难题便苦苦钻研,一得悟解,乐趣之大,实是难以言宣,心道:“武学之中,原来也有这般无穷乐趣。”

    如此一夜过去,卷上的步法已学得了两三成,再学了十几步,便即上床。迷迷糊糊中似睡似醒,脑子中来来去去的不是少商、膻中、关元、中极诸穴道,便是同人、大有、归妹、未济等易卦。

    段誉心道:“明天再加把劲,一定要尽快将之练好,原著之中那家伙前期一点武技都没有,凭着凌波微步,却也总是保住了小命。”

    如今的段誉是一个很有毅力的人,他只要决心做一件事,就一定要用心将之做好。

    蟋蟀的声音此起彼伏,段誉陷入了沉睡,在梦里居然也在念叨着诸多卦象方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