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七十一章包不同和风波恶(下) 天龙之段誉

小说:天龙之段誉 作者:苍山负雪2009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这个汉子是江南十三鹰里排名第十三,擅长外家刀法,力气颇大,是后天一流武者中期的实力。

面对这劲道十足的厚背鬼头刀,段誉只是闪电般的伸出左手的食中这二指,就将沉重的厚背鬼头刀夹住了。

“什么情况?这不可能!你这还是人的手吗?”这个汉子难以置信,腮帮子鼓起,使出吃奶的力气,估计刀上的力道能达到一千多斤。

任凭他如何加大力度,段誉这两根手指都岿然不动,闪烁过氤氲的淡金光芒之后,又将光华收敛,以至于厚背鬼头刀如同在段誉的左手手指之上生根了一般。

“这样的废铁就不要拿出来丢入现眼了,以后少喝点酒,可以用节约下来的酒钱购买像样些的兵器。”段誉淡然一笑,两根手指用力,厚背鬼头刀就被折断。

段誉可不是好惹的,他平时看起来温文尔雅,但是发怒了之后,出手也挺狠的。

段誉没有多想,就随手把折断的半截刀尖反手掷出,扎在了这汉子的肩膀上,强大的劲力将他轰得倒飞出去,撞在旁边的墙壁上,刀尖堪堪将这汉子钉在了其上。

而在后边的屋里顿时响起一阵惊呼声,看样子里边的寻花问柳的客观正在和风尘女子行那苟且之事,被这突发的情况吓惨了。

这汉子并未丢掉小命,只不过左边肩贞穴被钉住了,使不出力道,只有哀嚎着让兄弟们赶紧相救。

立即就有两个汉子去救他,剩下的两个高瘦一点的家伙就各自手持一柄匕首分别从两侧突袭而来,他俩分别是江南十三鹰里排名第十一和十二的羽雁双鹰,本是孪生兄弟,战斗的时候配合极为默契。

况且,这两人杀过的人难以计数,匕首之上都散发着浓烈的血煞之气。

他们就如同猎豹扑食一般,匕首破空,发出清晰的“嗤嗤”之声。

“小兄弟小心啊!”风波恶皱眉道,他已经掣刀在手,若情况太过危急,那么他还是会出手相救的,他生平最看不惯不平之事。

“放心吧,这些跳梁小丑还伤不了我。”段誉很有把握的道。

段誉拿起桌子上的一双筷子,运转浑厚的内力于筷子之上,然后出手极快,跟这羽雁双鹰兄弟俩拆解招数。

但见一片匕首影迹和筷子的虚影晃动,难以看清具体的招数。

“嗤嗤~”两声脆响,这两兄弟的手腕都被筷子分别刺穿,段誉左手运转神照经内功,出掌很猛,迅速的拍击在这两人的胸口,咔嚓作响,他们的肋骨都断了几根。

他俩不由得都倒在了地上,段誉飘然跃起,双足分别踏在这两人的背上,让他们挣扎不起来。

“兀那小子,休要伤我兄弟的性命,不然待我们的秃鹰老大来了之后,定要将你碎尸万段。”后边的三个汉子连忙呼喊道。

‘哈哈,谁说要伤你兄弟的性命了?之前你们不是非得要我向你等赔礼道歉么?我现在就如此赔礼。”段誉悠然笑着,慢条斯理的拿起酒壶到了一杯酒,然后泼在了脚下这羽雁双鹰的脸上。酒水洒落进眼睛里,很**辣的,而且这样的侮辱,他们还从来没有遇到过。

这些年来,江南十三鹰的名声愈发的大,他们从来都是用各种残酷的手法折磨别人,没想到如今风水轮流转,自己也遭到了这样的侮辱。

“兄台,难道你真的没有听说过秃鹰老大的名号么?若是你现在肯迷途知返,我们可以既往不咎,但你若将事情做得太绝了,秃鹰老大得知后,是咽不下这口气的。”左边这个汉子以很严肃的语气劝告道。

“可笑,秃鹰算个什么?一只秃毛鹰能耐我何?我以后得让他明白,这口气必须得咽下去,因为有些人终究是他得罪不起的。”段誉谈笑间,就拿起旁边的两根筷子,运转内力,就从这个语气严肃的汉子的口里刺下,但听得一声沉闷的惨叫,这双筷子就从他的后颈穿出。

此人挣扎了几下,就僵直不动了,眼看得是死了。

“小子,我们兄弟纵横江湖十几年,自问已经够狠了,没想到你这么年轻,手段也如此的狠辣,敢问阁下名号?”有个魁梧的汉子拱手朗声道,就算是他们这边输了场面,但也得说点像样的话,这叫输人不输阵。

段誉并不觉得自己行事有什么错误之处,毕竟这些人都是杀人不眨眼的败类,将他们击杀正是为民除害,岂能有妇人之仁呢?

“想问得我的名号和来历,以后叫所谓的秃鹰老大来报仇对吧?既然你这么诚恳的问了,那么我也就不多做隐瞒。区区在下不才,乃是姑苏慕容复。”段誉悠然笑道。

那三个汉子的表情很阴沉,尽管咬牙切齿,也不敢再上来拼命,因为明知不是对手,徒死无益。

然后他们就放了几句狠话,赶紧离去,就连羽雁双鹰的尸体都来不及收敛了。

毕竟这些江湖之中的酒肉朋友不过是当面称兄道弟,说不定背后还要捅刀子呢!

风波恶和包不同听得段誉如此说,顿时大怒,因为他俩生平最为敬重的就是公子爷慕容复,无论从各方面都佩服得五体投地,简直是着了魔。

“小子,你怎能借用我们公子爷的名号在这里惹是生非呢?”包不同愤怒的盯着段誉道。

“非也,非也!包三哥难道到现在为止还没有看明白么?我这不是在招惹是非,更不是在为恶,而是在帮助慕容公子惩奸除恶,更加的威名远扬。”段誉举杯相敬,收敛了内力,看起来还是如此的儒雅,翩翩的佳公子,就像完全不会武功的书生一样。

“不要跟着我学非也,非也的。今天势必要教训一下你这狂妄的小子,就凭你这文弱书生的样子,也敢冒充咱们万能的公子爷么?”包不同愤怒的就挥起折扇向段誉打来。

“你这是班门弄斧么?”段誉飘然往后跃开,笑道。

“此话怎讲。”包不同皱眉道。

“因为使用折扇我是行家里手。”段誉取下插在腰带里的折扇,撑开之后,更显得潇洒。

“老弟,咱们二人联手,将这小子打残,也算是为公子爷出口气!”包不同向风波恶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