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无广告 在线阅读-九点小说网 快速收藏本站:Ctrl+D

第八章【击败鳄神,顺利收徒】 天龙之段誉

小说:天龙之段誉 作者:苍山负雪2009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段誉微笑点头,道:“这个……娶你为妻,我是当然愿意的,此事等以后再商量,我先打发这南海鳄神。”

    木婉清只觉得这个年轻公子已不再像刚遇见时那样狂妄不羁,他的微笑有一种让人信服和如沐春风的魔力。

    南海鳄神怒道:“他奶奶的,你这小子长得没我帅,她怎么看上你的?今天老子非宰了你不可!”

    段誉颇为谦谦君子之风度,拱手道:“那就请你先出招吧。”

    南海鳄神和木婉清都大为诧异,南海鳄神没觉得这个书生打扮的年轻人有多好的武功,现在竟然如此淡定,肯定有所依仗。

    而木婉清一直觉得段誉的武功跟她差不多,现在见他如此淡然的顶上去,心里更多的是感动。

    南海鳄神大吼一声,拔出背后造型奇特的鳄嘴剪,深**的材质散发着森然寒气,也不知道这把巨大的剪刀剪下了多少倒霉蛋的头颅。

    哐啷一声响,他双手握着鳄嘴剪柄部,拉开剪刀的两边,快速冲来。

    他这个冲击力度和轻功在普通江湖人中算是优秀的了,气势不凡,破空之声响彻山顶。

    段誉淡笑一声,捡起一根坚硬的短树枝迎了上去。

    南海鳄神出招十分粗暴狂猛,犹如发怒的疯狗,鳄嘴剪不仅可以像刀一样斩,劈,撩,还能发挥出两倍于刀的作用,只要不注意,这大剪刀就会往脖子上招呼。

    段誉手持短树枝,将其当做折扇使用,所谓一粗短一寸险,所出招式迅捷凌厉,南海鳄神越战越是心惊胆战,只要稍不注意,身上的重要穴道恐怕就要被这树枝刺中。

    虽然树枝比起鳄嘴剪显得很脆弱,但是段誉身法灵动,出招迅捷,如庖丁解牛一般,避实击虚,游刃有余。

    他在大理皇宫中,跟他陪练的护卫都怕伤着他,没有尽全力,出来闯荡江湖,第一次正面战斗就是对付左子穆那样不入流的角色。

    现在遇到四大恶人的南海鳄神岳老三,他当然要好好的过过招,在施展中完善自己的折扇点穴手法。

    “他奶奶的,小子你的武功好难缠,有本事别躲躲闪闪,总是出阴招,敢正面硬拼力量么?”南海鳄神难以忍受了,怒道。

    段誉速度不减,出招更为凌厉,南海鳄神一连退了几步,后面不远处就是悬崖边了,他更为着急,心道:“难道老子一世恶名,竟要毁在这个白面小子手里么?”

    他大吼一声,拼命的挥动鳄嘴剪,为的已不再是给徒儿报仇,而是为了自己的面子,江湖人对面子看得格外重要!

    “哈哈,你若沉着应战,我还会跟你慢慢拆招,现在你这么乱劈乱斩的,我也不得留手了。”段誉朗声笑道。

    他话未必,速度陡增,脚踏坤位,继而归妹趋无妄,无妄转大有,大有转同人……一气呵成,使出在阆苑福地学到的凌波微步。

    南海鳄神只觉得眼前一片青影闪烁,段誉的样子他都看不到了,只有发狂似的不断挥动鳄嘴剪,护住周身要害。

    “噗~”他这本就是大开大合的武功,破绽很多,优势在于正面硬打硬拼,而现在他看不清段誉,因为其速度太快了。而段誉轻而易举的就贴近他身边,运足力气用树枝在他的左肩穴道上刺了一下,再施展擒拿手法,控制他的右手。鳄嘴剪哐啷一声落地,南海鳄神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制住了,他左肩如被刺穿一样疼痛,也不敢乱动,不然手臂就要被折断了。

    “你服不服?”段誉一改微笑的面容,沉着脸冷声道,颇有几分威严。

    南海鳄神哪里敢不服,刚才被虐了一番,当即低声下气的道:“服了,当然服了,哥哥你武功盖世,实乃小弟生平少见的几个绝世高手!求你宽宏大量,饶了小弟吧。”

    段誉仍然冷笑着,心里在盘算要不要收这厮为徒弟。

    南海鳄神急了,小眼睛一转,想到了最关键的话,压低声音道:“大哥,刚才虽然我很无礼,但也让你跟木姑娘共患难,我算是促成了你俩的美好姻缘吧。快放了小弟吧,以后我还可以做这种事的,保证随叫随到。”

    段誉无语,也不好意思让木婉清听到这厮的胡说之辞有所怀疑,干咳了两声,道:“这个,成者为王,败者为寇,现在呢,你有两条路可以选,一是死路,二是拜本公子为师父。你自己选吧。”

    南海鳄神混迹江湖多年,知道好汉不吃眼前亏,再说眼前这个书生打扮的年轻人英俊潇洒,武功高强,身法更是厉害得**,拜这样一个师父,也算是无上的光荣。

    他当即心悦诚服的点头,谄媚的笑道:“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段誉点头,淡然的看着这个长相丑恶的徒弟南海鳄神,道:“岳老三,以后你可得尊师重道啊,不然为师随时可以取你小命。”

    南海鳄神连忙恭敬的磕头,表示以后忠心跟随师父。

    段誉笑道:“你甚为四大恶人之一,你时常跟着我,也不大像话,你先走吧,以后等我神功大成,遇到你的时候,兴许会传你些绝技。”

    南海鳄神不敢违抗,赶紧恭敬的告退,从悬崖边慢慢爬下去,他心里惊叹不已:“我的神啊,今天拜的这个师父可了不得了,他自称神功还没练成,就有如此威力,以后不知会成为怎样的绝顶高手,今天真是攀上高枝了。”

    此时,悬崖之上只剩下段誉和木婉清了,四目相对,柔情如水,木婉清不禁害羞的脸红了。

    她不知说什么,讪讪的道:“你怎么忽然那么厉害了?江湖上大名鼎鼎的四大恶人中的南海鳄神被你击败,还拜你为师了。”

    段誉微笑道:“我一直苦练的绝技,只在关键时刻才认真出手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