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七十章包不同和风波恶(上) 天龙之段誉

小说:天龙之段誉 作者:苍山负雪2009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尽管眼前这个小胡子的胖子的口头禅是“非也,非也!”

但是段誉并不确定这个人就是姑苏慕容家的四大家臣之一的包不同,此人如此无礼不让段誉坐这,他旁边的那个面白无须的汉子却是温和的笑道:“我这三哥生平最喜欢开玩笑,兄台不要介意,这里位置如此多,你任意坐下就行。”

然后段誉就淡笑点头,坐在了旁边,只顾着饮酒,也不多说话,有时候言多必失,反不如缄默不言来得高明。

不远处的那张桌子倒是热闹得紧,划拳吹牛,不亦乐乎。

这边小胡子的胖子在依然寒冷的初春时节,仍然摇着折扇,手举酒杯,附庸风雅的道:“师弟,咱们来这等秦楼楚馆不是为了玩女子,就这样喝酒岂不是无聊?”

“你的意思是咱们得将**子叫过来,挑选几个女子咯?”面白无须的汉子笑道。

“非也,非也!我可不想玩这些,要是染了花柳病,将自家的宝贝弄坏了,那可怎么得了?况且此事一旦传出去,咱哥俩在江湖中的名声就毁了。”小胡子的胖子道。

“那么咱们可以做些什么有意思的事呢?难道你要跟我拼酒?”面白无须的汉子道。

“非也,非也!咱们来讲故事吧,就说自己生平最难忘的事。”小胡子胖子道。

“这个主意倒也不错,就请三哥你先讲吧。”面白无须的汉子微笑道。

“非也,非也!你比我小,应该由你先讲。”小胡子胖子道。

段誉简直受不了这两人的谈话了,真想问一句:“呔,兀那胖子你有病吧?”

于是乎,就由面白无须的汉子先讲述难忘的往事,他先闷喝了一杯,眼睛看着前方,目光悠远,然后娓娓道来:“半年前的一天,我赶路从无锡经过,在一条河上的吊桥之上,遇到对面有个挑着大粪的庄稼汉走来。

我俩都走了一半了,都不想倒退回岸边去让路,况且这是条独木桥,是不可能侧身想让的。”

“这很容易,你可以施展轻功,从庄稼汉的头上跃过去就可以了。”段誉一边喝酒一边评价道。

“非也,非也!小子你说的只是普遍情况,而我的这位兄弟江湖人称“一阵风风波恶”,向来行事五行我素,不按常理。”小胡子胖子既然这么说,那么段誉就确定他是包不同无疑了。

风波恶继续道:“我们开始只争吵了几句,就一直在独木桥上对耗着,后来天都黑了,我就说,咱们已从初更耗到二更,便再从二更耗到天明。我还就是不让。那个庄稼汉的脾气也很硬,他道,你不怕我的粪担臭,就这么耗着。那庄稼汉当真有股狠劲,将粪担从左肩换到右肩,双从右肩换到左肩,就是不肯退后一步。

在这对耗的过程中我们还不断的对骂,什么闲言碎语都弄了上来,结果他没有内力,半个时辰之后就支撑不住,眼看身体摇晃,要跌入河里了,他却反怒耍赖,将手伸入粪桶,抓起一把粪水,向我夹头夹脸掷了过去。我万料不到他竟会使泼,刹那间,脸上口中已被他掷满粪水。”

段誉和包不同听得不由得皱眉,这等倒霉的囧事,亏得风波恶还将之当做难忘的事。

“那么你一怒之下就将这厮一掌拍死了么?”包不同感到很不平的道。

“我也曾这么想,不过手掌劈在他的天灵盖儿之前,就犹豫了。我等武林中人,去欺负完全不会武功的庄稼汉,岂不是惹人笑话?于是我就提出要跟他重新比一场,为了显得更公平点,我就提过他手中的扁担和粪桶,将扁担横放在左手上,就这么平举着。

然后我就说,我就这么托着,不许换手,咱们对耗,是谁输了,谁就喝干了这一担大粪。那庄稼汉吓惨了,忙向后退,不料心慌意乱,踏了个空,便向河中掉了下去。我就伸出右手,抓住了他衣领,右臂平举,这么左边托一担粪,右边抓一个人,哈哈大笑,说道:‘过瘾,过瘾!’身子一纵,轻轻落到对岸,将庄稼汉和粪担都放在地下,展开轻功,隐入桑林之中而去。”风波恶继续喝酒,将这往事说完了。

“非也,非也!老弟你这是犯傻啊,简直是莫名其妙。”包不同听得很不爽。

“话不能这么说,我只是觉得以德服人比用武功打败别人更有成就感。毕竟我等粗人其实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呢,只有用行动去以德服人了。”风波恶笑道。

段誉听得大笑,因为这事确实很好笑,他向来不是一个阴沉的有城府之人,该笑的时候就笑,该哭的时候就哭,人生本就得畅快的行胸臆,憋屈的过着算得什么呢?

不料他这么一笑,并未引得包不同和风波恶的反感,反而是惹恼了另外一张桌子的那些粗鲁的汉子。

“小子,你这样大声笑,打扰了大爷们喝酒聊天的兴致,还不快过来跪下认错,赔礼道歉?”有个络腮胡子的汉子拍了下桌子,站起来指着段誉,瓮声瓮气的道。

另外四个人也都在那里嚷嚷着,说他们是“江南十三鹰”里的高手,若段誉不赶紧过来认错,他们过去就会无情的拧下段誉的脑袋。

“我可从来没听说过什么江南十三鹰,况且你们只有五个人,真是有些蹩脚的外号。再说了,我不过是笑了几声,而你们在那里大声叫嚷,还划拳吹牛,到底是谁影响谁,我不信你们的头脑笨到那种程度,连这么简单的问题都想不明白吧?”段誉根本懒得站起来,只是侧着头悠然笑道,仿佛这对他来说,不过是一件轻描淡写的小事。

“小兄弟,你也太狂妄了,他们确实是江南十三鹰里的人物,这五个人的实力也不算差,就算是我跟包三哥都不会轻易的得罪他们,小兄弟,咱们素不相识,待会儿不一定会救你啊!”风波恶说的实话。

就算风波恶有见义勇为的侠义心肠,但是一旦得罪了江南十三鹰,那么就相当于为慕容公主竖立了一个敌人,因此他也得考虑后果。

“小子,这就是你自己找死了,且吃我一刀!”立即有个汉子就抡起厚背鬼头刀劈来。

ps:求推荐啦,求收藏啦,诸位书友们有建议和感想可在书评区留言,就算我回复不便,但也都是看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