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六十六章风雪渐小,纵马启程 天龙之段誉

小说:天龙之段誉 作者:苍山负雪2009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段誉为了防止徐烨再以骷髅骨扇暗算,就一脚将之踢到十丈之外,撞在客栈的柱子上,砸出一个缺口。

“阁下的折扇点穴功实在是厉害之极,徐某输得心服口服,但我从未听说过地榜的七十二位后天武者里,除了我还有另外一个擅长使用折扇的高手。”徐烨忍不住问道,他现在膻中气海受到重创,手和肩膀也被点了穴道,如同砧板之上的鱼肉,只有听天由命了。

而且像他这样的老油条很明白,这个时候一味的求饶,反而会让对方感到反感,说不定立刻使出杀招。

“你之前不是对江湖排的这个地榜很不屑么?现在怎么还如此的相信那本册子,须知江湖中的高手多如过江之鲫,人外有人,他究竟知道多少?”段誉冷笑一声道。

徐烨愣了一下,他长叹一声,闭目待死。

段誉正要将扇子往他的天灵盖儿砸下去,生锈的铁剑就从旁边斜刺而来,挡住了扇子,是欧阳出手阻挡,他很认真的道:“这人本来是找我报仇的,大叔你将他击败,并且要取他性命,岂不是很不合理?”

“这样的恶人,必须得将之诛杀,否则他为祸武林,将会有更多的人丧命于他的手里。击杀了他,就算是杀一而救百,有何不可?”段誉盯着欧阳道。

徐烨见有些机会,只有作出一副痛改前非的样子,带着哭腔的道:“只要大侠放过我这一马,以后我定然要改过自新,从此退出江湖,不再与人争斗。”

“大叔,请相信我,放他离开并没什么大不了,等我的实力再进步一些,就去找他决战,他势必要殒命于我的剑下。”欧阳道。

“嘭~”一声闷响,折扇赫然狠狠的敲击在了徐烨的头顶百汇穴上,头骨碎裂,徐烨七窍流血,瞪大了眼珠,愤怒且不甘的倒在了地上。

段誉刚才跟其战斗,深切的体会到此人的凶狠残酷,若不是他身法迅捷,只要被其中一柄淬毒飞刀击中,绝难以活命,而且之后的碧绿粉末,也是很难想与的,恰好段誉戴着斗笠,才凑巧躲过了一劫。

不然段誉就只有施展凌波微波来闪躲,也能不受伤,但是却要被鸠摩智发现。

因为这些原因,段誉怎能饶这个残忍恶徒呢?之前被其击杀的那些人的惨状历历在目,岂能因为欧阳这个少年自己的一个想法,就要纵虎归山,让骷髅骨扇徐烨再逍遥很长一段时间呢?

客栈里看着这一幕的人都不由得大呼起来,有的人是惊讶,而有的人却是觉得徐烨这个恶徒遭到应有的报应而感到畅快。

毕竟黑白双狼就算是恶名昭彰,但是他们没在眼前行恶,人们印象不深刻,也对他们没多少恨意,但徐烨就不同,不仅随意击杀周围的人,还将两个师弟尸体的首级斩下,准备去邀功领赏,这人太奇葩了。

“啊,大叔,你为何要如此做?都不肯听我的建议么?”欧阳有些愤怒的道,尽管段誉救了他的命,但是少年人还没有明确的是非观念,因此这样的表现也属于正常。

“你以后慢慢的就懂得这些道理了,不要争论那么多,现在对错也不要紧,来喝酒吃肉。”段誉忽然豪爽一笑,也懒得去分辨。

“砰~”有人忽然用力的拍着桌子,倒是吓了不少人一跳,拍桌子的是一个秃头壮汉,鹰钩鼻子,他忽然将外边的袍子扯下,里边居然穿着一件捕头的衣服,他拿出一块腰牌,朗声道:“我是本地的马捕头,你们不认识我也不妨,我跟踪黑白双狼已经很久了,今天的一切我都看在眼里,多谢你们这两位正义的武林高手铲除恶徒。走吧,咱们一起去衙门里完结此案如何?”

谁会那么无聊得跟这装腔作势的马捕头回衙门呢?马捕头根本不被理睬,他也不在乎,因为他的脸皮够厚,然后他还一刀斩下骷髅骨扇徐烨的首级,放进黑白双狼首级的那块桌布里。

他奋力的将桌布打了个结,拎着一大个兀自滴血的包裹,心情很高兴,笑道:“我这行为可跟刚才徐烨不一样,我这是按规矩办事,这下你们的安全就有了保障。大伙儿继续喝酒,继续吃肉,我这就回去交差了。”

为了表示他并不是沽名钓誉之人,他又转头说道:“诸位好汉放心,我马捕头会将这里的情况如实禀报,绝不会冒领赏金。”然后他就充满的拎着大包裹走出了客栈,漫天的大风雪,也难以阻挡他邀功领赏的激动心情,外边马蹄声渐行渐远,及至微不可闻。

“可笑,这人还真是虚伪,谁会信他不会领取赏金呢?”有人很不满的议论道。

“咱们又不是笨蛋,当然知道他刚才所说的不过是冠冕堂皇的场面话罢了。”另外一个人道。

……

由于客栈里人太多,而客房早就满了,大家都只有在自己的位置之上喝酒谈笑,还好凛冽的寒气被客栈抵挡在外边,所以大家才能够撑到第二天。

待得翌日的下午,风雪变得小了些,客栈里的人也都纷纷的上路了。

鸠摩智和蓝月剑姬也各自趁着马往东边赶路,骏马在雪地上飞驰,风雪扑面,有些苍凉。

欧阳打算就走路,随处历练,因此不跟段誉一起走,段誉也不勉强他,就独自骑马继续去跟踪鸠摩智。

“大叔,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你呢?我还没有向你好好的讨教武功呢!”欧阳有些不舍的道。

段誉潇洒的一笑,道:“何必去问那么多,有缘自会相见。况且待你在江湖之中声名鹊起之后,难道我还能找不到你么?”

欧阳低头思索一下,确乎也是这个道理,然后他的目光变得很有光芒,意气风发的道:“我一定会在江湖里扬名立万的,而且用不了太长时间。”

段誉已经纵马走远,雪地之上只留下马蹄印,被纷飞的雪花覆盖,变得愈发的虚淡。

根据鸠摩智的马奔跃的方向,确实是往江南而行。

江湖路,从来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