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610章经书的奥秘(七) 天龙之段誉

小说:天龙之段誉 作者:苍山负雪2009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段兄,你这一个月想必大多数时间都用在疗伤方面了吧?”黑云乱盯着段誉问道。

对于黑云乱这样的心机深沉之辈,一般来说,盯着眼睛说话,就难以说谎而不被发觉。段誉当然没必要为此事而有所隐瞒,于是淡笑点头道:“还是黑云统领你很明智,在遭遇古剑魔头洪远风的第一时间就撤退了,而我却是意气用事跟其对决,最后伤势太重,疗伤了大半个月。”

接着,段誉也就在自己的话里边,真假参半,这样的谎言,是最不容易被察觉的。

段誉深深的叹息道:“咱们俩还真是有些同病相怜啊!后来我就着手修炼长生太玄经的后半部经书记载的内功,修炼的是魔道内力,这是跟我的内力截然相反的,过程很痛苦,而且这种内功的积累也很缓慢。”

黑云乱见得段誉的表情如此的悲切,也就没有多疑,更没有让他施展一些魔道内力来验证其心里的想法。

“段兄接下来有什么打算?若是没有好的去处,你可以跟我一起去洞窟险地,从此以后咱们就是八拜之交,生死兄弟,过往的一切矛盾都一笔勾销。以后,我们就将大部分的时间用在对于长生太玄经的参悟之上,想必终究有一天,会水滴石穿,参悟得了长生和武破虚空的奥秘。”黑云乱很是恳切的道。

段誉仍然不能确定黑云乱之言有多少的可信度,不过段誉是坚决不会跟着黑云乱去阴沉无比的洞窟险地的。

常言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段誉这样的正道高手,岂会跟黑云乱这样的妖魔守护者为伍呢?

若是以后近墨者黑。那可就是段誉很不愿看到的结果了。

“至于去黑云统领你的洞窟险地里边,我目前不愿意。毕竟我还有一些牵挂。况且,我认为闭门造车一般的闭关苦修,很难有什么显著的效果。”

段誉很郑重的道:“在我看来,感悟长生太玄经的奥秘,不能急于一时,得看机缘。当务之急,是如何对付古剑魔头的追杀,以及两位至强者对于此古经书的觊觎。”

“嘿嘿,段兄你自己不肯随我前去。不瞒你说,当我回到洞窟险地之后,至强者和古剑魔头都别想发现我的踪迹。虽说我的实力不及他们,但是在洞窟险地里边,我就是王,谁能奈我何?”黑云乱相当有底气的道。

段誉明白,黑云乱这不是在说大话,在那里确乎就是属于黑云乱的天地。

因为之前在寻找九州大地古宝之时,黑云乱、段誉、神霄宫长老黑川墨和青鸾、玄武就联手将一些不顺从黑云乱的主要守护者妖魔斩杀。

“那就祝黑云统领你好运吧。咱们就此分别,希望咱们双方无论是谁,对于长生太玄经有了更为深刻的感悟,在半年之后。我们又在这里重聚,希望能够讨论有所得。”段誉建议道。

“真是好主意,半年后。我必然会来这里,还请段兄不要忘了这个承诺。至于我们那洞窟险地。随时欢迎段兄前来。你若前来,我能保证。没有任何一个妖魔守护者,敢对你不利。”黑云乱拍着段誉的肩膀道,显得他们似乎已经是兄弟朋友一般。

“最后问一下,玄武如今怎样了?”段誉问道。

“这老家伙自从上次对付夔牛的时候受了重伤,一直都在海底沉睡,应该没有什么大碍,平时都没谁去打扰他。”黑云乱道。

段誉点头,然后挥手告别,施展逍遥御风诀,几个起落,就消失在古木丛林深处。

“姓段的,就算你小心谨慎,也仍然被我所算计。等下次再相见的时候,你体内的魔道内力就会相当深厚,到时候,我只有办法将你收揽为我的手下。以后这真武大地和九州大地,终究会掌握在我黑云乱的手里。”黑云乱望着段誉离开的方向,冷笑着轻身喃喃道。

然后,黑云乱也带着手下们离去,他自认为积累了千年的功力,势必在修炼长生太玄经的内功方面,要超过段誉许多。

飘飞在古木丛林之间,段誉思索了好一会儿,终于想明白了为何黑云乱这一个月以来,专注修炼上半部的长生太玄经,却没有什么明显效果的原因了。

“毕竟星辰内力和魔道内力互相之间极为排斥,黑云乱的体内已经有着相当浓郁的魔道内力了,再重新开始凝聚星辰内力,这就如同逆水行舟,很是困难。”

段誉心道:“然而,我在一个月前,却被古剑魔头洪远风,打入了一道蕴含大量魔煞之气的剑气在奇经八脉里。在这机缘巧合之下,我再修炼下半部的长生太玄经,就恰好将这些魔煞之气都转化成了独特的魔道内力。若是没有这个原因,我估计现在也只是刚起步而已。”

他当然不会因为这一件小事领先于黑云乱,就沾沾自喜,因为段誉认为,这说不定有着很大的隐患。

“先去青木城看看情况,并跟飞熊老翁道别,之后我就回白金城,跟断金盟的兄弟们相聚。至于古剑魔头洪远风,只要敢前来,我不介意跟他拼命一战。”段誉心道。

然后,段誉加快速度,背后凝聚出火凤凰之翼,一个时辰之后,就来到了青木城。

建造在一株庞大无比榕树之上的青木城,如今外边已经萦绕着浓郁的生命气息,残垣断壁却依旧存在,段时间内是无法修缮的,在深秋的夕阳余晖的照耀下,显得如此的苍凉悲怆。

青木城之外的战场,已经被打扫得差不多了,这一个月的时间,想必那几十万大军的尸体,也让青木城的武者们搬运得相当辛苦。

血煞之气在表面的生命气息之下,经久不散,还有一些残缺的并且扎在地面,迎风发出呜咽之声,仿佛在诉说着其主人,曾经的荣耀和哀伤。

“还好古剑魔头洪远风没有在之后对付青木城,否则以青木城主和飞熊老翁他们的实力,根本抵挡不住。”段誉心里庆幸道,然后飞跃进了青木城之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