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无广告 在线阅读-九点小说网 快速收藏本站:Ctrl+D

第六十二章生锈的铁剑 天龙之段誉

小说:天龙之段誉 作者:苍山负雪2009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黑白双狼不仅恶名昭彰,而且还狂妄无比,乘着酒兴就询问这里有谁能取他俩的项上人头,而且自己还先拿出了九千两的银票。

    这好比就是俗世街头的**在挑衅的时候,指着自己的脸,冷笑道:“你不是要打人么?来吧,往这儿打,不打你就不算是一个男人。”

    及至没有人站出来对付他们,黑白双狼就更狂妄了,周围的人也愈发的奉承有加,大口吃肉,大碗喝酒,好不放肆。

    段誉在角落里静静的吃着熟牛肉,喝着花雕酒,他没有选择出手。因为他早就在心里定下了原则,除非这两人在客栈里当面行凶,否则是不会去多管闲事的。

    “哎,这江湖上的好汉是越来越少了,看来也只好让咱哥俩继续逍遥法外了,今天放开了喝!爷就是高兴。”黑狼司马庆大笑道。

    就在他们疯狂的畅饮烈酒,高兴不已的时候,一个淡漠而青涩的声音道:“你说的都是真的么?”

    “嘿,二爷我说话从来都是算数的,你这小子有趣,问的是哪句是真的?”司马庆瞪大了眼睛盯着眼前忽然站出来说话的少年,也就是那个衣衫褴褛,腰间别着一柄生锈铁剑的少年。

    “就是那句,取了你的人头,就可得到桌子上的这九千两银票。”少年很平静的道。

    而且他的目光与凶恶的司马庆对视,并没有一点躲闪,尤为镇定自若。

    “大伙儿都听到了吧,这小子简直是疯了,肯定平时听说书先生说的大侠故事太过着魔,现在竟然要取我黑狼司马庆的人头,真是滑稽。”他难以置信,嘲讽笑得更为起劲了。

    其他人也都数落着这个少年,有人问道:“这小子凭什么能杀黑狼二爷?他这是想得银票已经想得发狂了。”

    “依小老儿我看,他很可能要用牙齿咬。”一个头发斑白的矮小猥琐老头嘿嘿笑道。

    “不过仔细一看,少年的腰间不是别着一柄剑么?就算生锈了,也好歹是一把削泥如铁的剑吶,他何必用牙齿咬,我看还是用剑罢了,反正结果不都一样么?”

    ……

    客栈里的人们议论纷纷,也有人呼喝尖叫,在那里起哄。

    段誉凝目看着这个少年,淡笑着继续品尝花雕,其实他对这个少年充满信心,因为他的勇气让人佩服。

    退一步讲,若是少年真的只有勇气,而没有足够的实力,段誉就要出手救他。既然心中有了计较,段誉也就显得云淡风轻,一点都不在意了。

    蓝月剑姬孙菲月的眼力也不凡,她看出少年非寻常之人,低声对鸠摩智道:“师父,这少年可是极好习武的面子,你老人家难道不考虑一下么?”

    “哎,收那么多徒弟作甚,以前收的四个弟子,在天龙寺一战之中死了三个,就剩下你了。我已经懒得再收徒了!”鸠摩智叹道。

    他所收的徒弟,资质不可谓不高,都是带艺投师,结果还是不堪大用。

    白狼司马阳笑道:“这小子腰间的那根本不是剑,只不过是小孩子玩的烂铁片而已,你们看柄部不是由两块竹板绑成的么?”

    “他既然说出这样的大言,那么去自当教训他一下,让他明白行走江湖,没有本事,就不能想怎样便怎样。”黑狼司马庆摇摇晃晃的上前几步,道:“先让你这个乡下小子,见识一下什么叫真正犀利的剑法吧!”

    一声清越的剑吟,白光闪过,黑狼司马庆的手中赫然抽出了一柄软剑,轻颤晃动,如同灵蛇一般。

    然后他对着旁边的几株蜡烛飞快的舞剑,缭绕的剑光忽明忽暗,已然将蜡烛斩成了十几段,都很均匀整齐的停在软剑的剑刃上,在其内力的灌注之下,软剑变得笔直,并没有使哪怕一截蜡烛掉下去。而且那几个蜡烛头还兀自燃烧不熄,仅凭这一手剑法,已经将快、狠、准发挥得很不错了。

    “少年,你看黑狼二爷的剑法怎么样?是否有叹为观止的感觉呢?”黑狼司马庆很得意的笑道。

    “我只会杀人的剑法,不会斩蜡烛的剑法。”少年没有评价他的剑法,只是说了一句很乏味的话。

    但这无疑是对黑狼司马庆的又一次狠狠的挑衅,这让他已经忍无可忍了,他抖落软剑之上的许多截蜡烛,阴沉着脸,厉声道:“你小子这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刚才我还只是打算揍你一顿算了,现在你还不认错,那么我就只好一剑斩了你。”

    少年淡然道:“我可以让你先出手。”

    黑狼司马庆怒不可遏,挺剑就刺去,化作一道雪白的流光。

    “噗~”一声清晰的声音忽然想起,在这个已经很安静的客栈里显得如此的触目惊心,大伙儿定睛看去,缭绕的剑光已经消失,而让人们震惊不已的是,黑狼司马庆的喉咙已经被生锈的铁剑刺穿。

    没有人能看清这少年是如何出手的,也没有人能够形容这一剑的速度!

    段誉刚才没有用眼睛去仔细看,而是用心去看,这样迅捷绝伦的快剑可不只是出手的速度快那么简单,没想到这个少年小小年纪,就有了很深厚的内功修为。

    真可谓是,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

    这少年的剑法没有繁复的变化,也没有普遍情况的格挡反击,有的只是简单直接的直刺。

    “你……怎么可能?”黑狼司马庆艰难的说出这句话,喉咙里咯咯作响,眼里满是惊恐和不甘的眼神。

    下一瞬间,生锈的铁剑骤然被少年撤出,一道血箭从黑狼司马庆的喉咙里迸溅而出,然后他就无力的倒下了。

    周围的人都被深深的震慑了,不由得往后边退开几步,少年抖落锈剑之上的鲜血,然后一步步的走到桌子边,将千两银票装进破烂的衣衫里。

    待得他转身的时候,白狼司马阳则手持两柄吴钩,拦住去路,喝斥道:“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不过你这小子命太贱,终究是你占了便宜,留下小命吧!”

    “你还没付之前所说的赏银,我懒得杀你。”少年淡然道,对这个凶恶的江洋大盗根本不屑一顾。

    “操蛋的,还要赏银?看钩!”白狼司马阳怒吼一声就挥舞两柄雪亮的吴钩冲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