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602章烈酒祭英灵 天龙之段誉

小说:天龙之段誉 作者:苍山负雪2009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曾经在青木城之中,有着赫赫威名的虚境强者里边的佼佼者,木魂盟主风乾,由于被天荒大地的恶鬼使者们擒住之后,就投靠于古剑魔头洪远风。

饶是风乾得到了部分的魔头传承,也不是段誉和霍青龙联手之敌,如今已经身首异处,彻底殒命。

周围的魔气散去,风乾的首级滚落在一边的碎裂地面上,可谓是灰头土脸,瞪着眼睛,显然他是死不瞑目。原本风乾认为,归顺于古剑魔头之后,就能够有极好的前途,从此一飞冲天。可是现在,死去也就一切成空,太多的心机和志向都归于尘土。

“多谢段大哥,若不是你及时出手,现在倒在地上的会是我。”霍青龙颇为感激的道。

“好兄弟之间,不必言谢。虽说曾经我们不认识,但是如今是并肩作战的队友,继续鏖战吧,共同杀敌!”段誉意气风发的道。

这时,叶林天斩杀了好几个青木城的虚境强者,不过被飞熊老翁以强势无比的招数,从正面凌空飞跃而来,以沉重的铜棍,砸在了天灵盖儿上边。

这一次的沉重轰击,不仅将叶林天头顶的罡气都轰散,而且还将叶林天直接砸死。

在断气的那一刹那,弥留之际,叶林天终于清醒了一下,他没有去憎恨击杀他的飞熊老翁,其实在他的心里认为,现在身死,不再遭到古剑魔头洪远风的控制,也算是解脱。

叶林天最后深深的望了一眼恢弘古朴的青木城,目光里闪烁着深深的眷恋。

不过。下一个呼吸的时间里,叶林天眼里的世界就黑了下去。因为他已经失去了生命力,成为一个殒命的高手。与尘土何异?

段誉见得叶林天身死,心里有些难过,毕竟之前在截杀天荒大地的先锋队伍之时,段誉跟他也是战友,将叶林天当成了好朋友。段誉的朋友一向不多,不过他对于自己的朋友兄弟都很看重,如今失去了一个兄弟,就仿佛断了一只手臂一般,如何不难过呢?

然而。在如今这样的惨烈战场之上,不容许有太过软弱的情绪,只有汹涌的战意和不屈的勇气,才能伴随着武者战斗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也只有在那时,一个武者的生命光华才是最为绚烂的。

在此时,武者之间,不再看谁的武功境界高,也不分身份地位的高低,所有人以及妖魔的心里都燃烧着战意。已经不再执着于仇恨。一切是为了武者的荣耀!

天荒大地的武者亦是如此,在大型的战斗里边,双方的武者都在杀戮,分不了善恶。有的只是勇者和懦夫。

终于,天荒大地那边由于损失惨重得只剩下了五万武者队伍,穆寒天见得青木城这边的战斗力似乎还很高。剩下六万武者,一千多螣蛇骑兵。还有五千妖魔。若是再鏖战下去,估计天荒大地这边只会血本无归。

“启禀大将军。古剑魔尊仍然不肯亲自出手,他说感应到一个至强者就在附近。若是他出手了,那至强者必定会站出来将他击败,甚至他还有陨落的可能。”头戴紫金冠的吕风先拱手禀报道。

“哼,真是混账。之前我们还将这魔头视为一个强大的依仗,没想到在最为关键时刻,他却认怂了。他现在出手,说不定还有胜利的机会。难道洪远风这魔头就那么的畏惧至强者吗?”大将军穆寒天痛心疾首的道。

其实,大将军穆寒天向来都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相当的沉稳淡定,可是现在这样的局面,真是让他都快要崩溃了。

“鸣金收兵!只有保住这些战斗力,咱们天荒大地才不会遭到其他大地的攻打。”大将军穆寒天很艰难的下达了这个撤退的命令。

于是乎,在鸣金之声里,天荒大地的英雄旗帜持有者和五万军士都纷纷撤退。

“青木城主,这些天荒大地的蛮子就要撤退,咱们是否要趁势掩杀过去?”飞熊老翁建议道。

“不可莽撞,岂不闻穷寇莫追!我估计他们在前边还有埋伏,况且古剑魔头一直没出手,我们若真是苦苦追杀,古剑魔头洪远风有可能出手,我们的损失就会更为惨重。现在这样的惨胜,已经是意外之喜了。”青木城主沉吟道。

段誉听得青木城主如此说,也觉得颇为有理。

天荒大地的幸存武者们几乎是落荒而逃,大旗都顾不上带走了。

如今在青木城周遭的地面,有着大量的尸骸,简直数不胜数,至少超过了三十万的尸骸。

战火燃烧,乌烟纷飞,这里显得如此的苍凉凄厉,一场恶战已经休止,剩下的只剩下一曲战殇。

仿佛有古老的战歌在这荒原之上萦绕:“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甲兵……报得黄金台上意,提携玉龙为君死。”

段誉此刻于残破城墙附近的一块大石之上,盘膝打坐。

战场的一切都不再理会,青木城的后续事宜,只有青木城主他们来处理。

这次在青木城外的决战里边,段誉倒是没有受什么重伤,因为对方的高手几乎没有跟他过招,只有跟木魂盟主风乾这个叛徒战斗了片刻。

饶是如此,段誉也要尽快的调整自己的状态。

因为还有一个强敌,对于段誉来说有着致命的威胁。

那就是洞窟险地的守护者黑云乱,此人这次来支援青木城的战斗,主要目的之一就是打算从段誉这里,得到上半部长生太玄经。

至于还有其他什么大目的,黑云乱之前一直隐晦不说。

大半年前,段誉跟黑云乱各自得到了半本长生太玄经,当时段誉以声东击西的办法逃走。况且,那个时候的黑云乱被青木城主视为强敌,他不敢在这里有什么过分的举动,否则将会遭到青木城的许多虚境强者围杀。

至于现在,黑云乱完全不惧,因为他的实力得到了大幅度的提高。

另一方面,由于黑云乱此次率领了两万妖魔大军,很诚恳的帮助青木城打胜了这场决战,青木城主以及诸位虚境强者都会对他友好得多了。

这时,黑云乱缓缓走来,他没有飞跃,因为那样显得太张扬了。

“这位兄台,还请去那边打坐吧,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跟段兄商议。”黑云乱装作一副很斯文有礼的样子对霍青龙道。

而霍青龙就抬头望了一眼段誉,见得段誉点头微笑,表示无碍,霍青龙才退后百丈位置。

然后,黑云乱就来到了段誉的旁边,坐下之后递给段誉一坛酒。

他有着空间戒指,能够携带许多东西,段誉也是如此。

“怎么,不敢接我给的酒,难道怕我在此酒中下了毒吗?”黑云乱似笑非笑的道。

“我当然不怕,我相信阁下不会使用这样的手段。”段誉淡然一笑,就接过这坛酒,顺手就拍开了封泥,大口喝着。

事实上,段誉当然不会信任黑云乱,好在段誉许久之前,吞噬过莽牯朱蛤,以至于有百毒不侵之体,也就全然无碍了。旁边的黑云乱也自顾自的提起一坛这样的酒大喝着,他们算不得朋友,也不算是有深仇的敌人,或许算是真正的对手。

黑云乱和段誉的实力和智谋都差不多,真可谓是,既生瑜,何生亮?

他们沉默了许久,忽然段誉将剩下的半坛酒都倒了,挥洒于虚空。

这酒居然是殷红的,恰似血液一般。

在晨曦的微光里看来,仿佛又回到了之前在战阵里边拼命鏖战的时刻。

“段兄,难道我给的这酒不好喝吗?为何要倒掉?”黑云乱不由得皱眉道。

“当然是好酒,可是我们只顾着自己喝酒,却不能忘掉这些战死的兄弟朋友们,须得以酒祭英灵。”段誉深深的叹息道。

又沉默了一会儿,黑云乱当然不会在意那些牺牲的青木城武者,以及他的那些妖魔手下。黑云乱认为,他们死了也就罢了,有什么值得可惜和伤心的呢?

这时,黑云乱盯着段誉道:“咱们或许可以找个地方,一起研究一下全部的长生太玄经。”

“咱们都将自己的那半本经书修炼成功,何不直接互换就可以了?我觉得如此甚为公平。”段誉建议道。

“嘿嘿,段兄不会是打算像上次那样,用李代桃僵之计吧?”黑云乱冷笑道。

“上次是你打算夺取我这半部经书,现在咱们公平的交易,我可不是那样自私的人。”段誉道。

黑云乱深深的看了段誉一会儿,忽然点头道:“我相信你,其实你这样的正道豪侠,人品当然是远胜于我的。咱们待会儿找个偏僻的地方,将经书呼唤,只有我俩,没有帮手。到时候若是发现经书有什么问题,大不了咱们对决一场又何妨?”

“我感觉咱俩的实力在伯仲之间,没必要拼命战斗。我所好奇的是,为何同样是修炼的长生太玄经,怎么修炼出的内力不一样呢?”段誉疑惑的道。

“因为我们的武道修为底子完全不同,而且自己的参悟也有很大差别。”黑云乱笑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