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无广告 在线阅读-九点小说网 快速收藏本站:Ctrl+D

第七章【崖高之上,可愿娶我】 天龙之段誉

小说:天龙之段誉 作者:苍山负雪2009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段誉和木婉清一起骑着黑马,又行了几里路,回头望见刀光闪烁,追兵渐近。木婉清挥鞭纵马,速度加快,不久之后,前面出现一条深涧,阔约数丈,黑长啸一声,倒退了几步。

    木婉清见前无去路,后有追兵,问道:“我要纵马跳将过去。你随我冒险呢,还是留下?”

    段誉点头道:“当然一起啦!”

    木婉清拉马退了数丈,叫道:“嘘!跳过去!”伸掌在马肚上轻轻拍了两下。

    黑马放开四蹄,使劲纵跃,段誉感觉如腾云驾雾,心里有些许紧张。好在黑马全力一跃,前脚双蹄勉强踏到了对岸,落地之后,木婉清却脚下一软,登时昏倒在地。

    段誉大吃一惊,抱着她发现她的肩头有一枚毒镖,

    段誉小心的拔出毒镖,用力按住她的伤口,不让鲜血流出,可是血如泉涌,却那里按得住?他又在地下拔些青草,放在口中嚼烂了,敷上她伤口,但鲜血涌出,立将草泥冲开。他心道:“她的身上应该带了金疮药吧!”

    轻轻伸手到她怀中,将角手所及的物事一一掏了出来,见是一支黄木梳子、一面小铜镜、两块粉红色手帕、以及三只小木盒、一个瓷瓶。他伸指用力捏木婉清的人中,过了半晌,她微微睁开眼来。

    段誉大喜,忙问:“木姑娘,那一盒是金疮药?”木婉清道:“红色的。”说了三字,又闭上眼睛。红色的这一盒明明是胭脂,怎能治伤?但她既如此说,且试一试再说。

    于是将她伤口附近的衣衫撕破一些,伸指挑些胭脂,轻轻敷上。手指碰到她伤口时,木婉清迷迷糊糊中仍是觉痛,身子一缩。

    段誉安慰道:“莫怕,莫怕,咱们先止了血再说。”这胭脂竟然灵效无比,涂上伤口不久,流血便慢慢少了。段誉笑道:“金创药也做得像胭脂一般,女孩儿家的心思可真有趣。”

    片刻后,木婉清悠悠醒来,道:“你过来,扶我一下。”

    段誉微笑走过去扶她,手掌尚未碰到她手臂,突然间拍的一声,左脸被抽了一记耳光。

    段誉有些怒意,道:“我去,你打我干什么?”

    木婉清怒道:“伪君子,你……你竟敢碰我身上肌肤,竟敢看我的背脊……”急怒之下,登时晕倒。

    段誉一惊,怒气消了,连忙将她扶起。只见她背脊上又有大量血水渗出,适才她出掌打人,使力大了,本在慢慢收口的伤处复又破裂。

    她的背晶莹如玉,更闻到阵阵幽香,当下没心情细看,匆匆忙忙的挑些胭脂膏儿,敷上伤口。

    这一次木婉清很快就醒转,一双美目愤怒的瞪着他。段誉怕她再打,离得远远地。木婉清道:“你……你又……”觉到背上伤口处阵阵清凉,知道段誉又替自己敷上了新药。

    段誉道:“大姐,我总不能见死不救吧。”木婉清只是喘气,没力气说话。

    段誉见左边是一条清澈的山溪,于是洗净了双手,俯下身去喝了几口,双手捧着一掬清水,走到木婉清身边,道:“张开嘴来,喝水吧!”木婉清微一迟疑,流了这许多血后,委实口渴得厉害,于是揭起面幕一角,露出嘴来。

    此时正是中午,明亮的阳光照在她下半张脸上。段誉见她下颏尖尖,脸色白腻,一如其背,光滑晶莹,一张樱桃小口,两排洁白贝齿,不由得心中一动:“她果然是个绝色美女啊!”

    猛听得对面崖上一声厉啸,只震得群山鸣响。木婉清不禁全身一震,颤声道:“那是谁?内功这等了得?”

    她抬头望着段誉,叹了口气,道:“我身受重伤,是跑不掉的了你。你快想办法逃命吧,不用再管我了。”

    段誉微笑道:“木姑娘,你真是小看段某了。我段誉虽不自诩为君子,也不至于临事而惧,如此不堪。”

    木婉清一双妙目向他凝视半晌,目光中竟流露不胜凄婉之情,柔声道:“‘伪君子’这个称呼是我喊着玩的,你别放在心上。又是何苦要陪着我一起死,那又有什么用?你逃得性命,偶尔能想念我一下,也就是了。”

    段誉从未听过她说话如此温柔,这啸声一起,她突然似乎变作了另一个人,段誉微笑道:“木姑娘,我喜欢听你这么说话,这才像个斯文美貌的好姑娘。”

    木婉清哼的一声,突然怒道:“你怎么知道我美貌?你见过我的相貌了?”手上一紧,便如一只铁箍般扣住了段誉的手臂。

    段誉叹了口气,道:“我拿水给你喝时,见到你一半脸孔。便只一半容貌,便是世上罕有的美人儿。”

    木婉清虽然坚强,终究是年轻女子,得人称赞,不免心头窃喜,何况她长带面幕,向来只听别人称赞自己武功了得,从没赞她容貌的,心中一高兴,便放松了手,道:“你快去找个山洞什么的躲了起来,不论见到什么,都不许出来。只怕那人顷刻间便要上来了。”

    段誉摇头微笑,站起身来,奔到崖边,只见一个黄色人影快速无伦的正扑上山来。山坡极为陡削,那人却登山如行平地,比之猿猴犹更矫捷。这个不就是那个傻傻的南海鳄神么?

    段誉大吼道:“喂,你这家伙再上来,我要用石头掷你了!”那人哈哈大笑,反而纵跃得更加快了。

    其实以段誉现在的武功,只要捡起一颗碗大的石块,就能将傻傻的南海鳄神砸到山涧离去,但他没这么做,因为南海鳄神可是个有趣的人,杀了可惜,另外,他和木婉清的感情还得由南海鳄神来催化一下。

    转眼间,南海鳄神爬到了山崖上,段誉快步奔前,挡在木婉清身前,故意问道:“尊驾是谁?为何追到悬崖之上?”木婉清惊道:“你……你快逃,别在这里。”

    南海鳄神狂妄的笑道:“逃不了啦,老子是南海鳄神,武功天下第……嘿嘿,两个小娃娃一定听到过我的名头,是不是?”

    段誉淡然的向南海鳄神瞧去,只见他一个脑袋大得异乎寻常,一对眼睛却是又圆又小,然而小眼中光芒四射。但见他中等身材,上身粗壮,下肢瘦削,颏下一丛钢刷般的胡子,根根似戟,却瞧不出他年纪多大。身上一件黄袍子,长仅及膝,袍子子是上等锦缎,甚是华贵,下身却穿着条粗布裤子。此人相貌丑陋,五官形相、身材四肢,甚而衣着打扮,尽皆不妥当到了极处。

    木婉清道:“你过来,站在我身旁。”段誉道:“他会不会伤你?”木婉清苦笑道:“你的武功不比我高多少吧?能挡得住‘南海鳄神’吗?”

    段誉心里有些高兴,看来之前的一番悉心照顾,让木婉清对自己萌生了好感。

    他仰天打个哈哈,拱手说道:“原来阁下外号叫作‘南海鳄神’,武功天下第……那个,久闻大名,如雷贯耳。”

    南海鳄神听段誉大赞他武功厉害,心下得意之极,笑道:“你小子长得没我好,眼光倒还不错。你滚开吧,老子饶你性命,”又转头对木婉清问道:“我徒儿孙三霸是你杀的,是不是?”木婉清道:“不错。”

    南海喝道:“我那徒儿孙三霸,是不是想看你容貌,因而给你害死?”木婉清冷冷清的道:“反正你都知道了,动手吧!”

    南海鳄神冷笑道:“我是恶得不能再恶的大恶人,作事越恶越好。但老子生平只有一条规矩,乃是不杀无力还手之人。此外是无所不为,无恶不作。你乖乖的自己除下面幕来,不必麻烦老子动手。”

    木婉清颤声道:“你当真非看不可?”

    南海鳄神怒道:“你再罗里罗嗦,就不但除你面幕,连你全身衣衫也剥你妈个清光。老子不扭断你脖子,却扭断你两只手、两只脚,这总可以吧?”

    木婉清心道:“我杀他不得,惟有自尽。”

    向段誉使个眼色,叫他赶快逃生。段誉摇了摇头,只见南海鳄神钢髯抖动,“嘿”的一声,伸出鸡爪般的五指,便去抓她面幕。

    木婉清一掀袖中机括,“噗~”,三枝短箭如闪电般激射而出,一齐射中南海鳄神,不料三声响声之后,三枝箭都落在地下,原来他衣内穿着什么护身皮甲。

    木婉清身子一颤,又是三枝毒箭射出,两枝奔向他胸膛,第三枝直射面门。射向他胸膛的两枝毒箭仍是如中硬革,落在地下。第三枝箭将到面门,南海鳄神伸出中指,轻轻在箭杆上一弹,那箭登时飞得无影无踪。

    木婉清抽出长剑,便往自己颈中抹去,只是重伤之后,出手不快,南海鳄神一把抢过,掷在地下,嘿嘿两声冷笑,说道:“我的规矩,只是不杀无力还手之人,你射我六箭,那是向我先动手了。我要先看看你的脸蛋,再取你小命。这是你自己先动手的,可怪不得我坏了规矩。”

    段誉冷笑望着他,并不急着动手,以他在大理苦练的折扇点穴手法和擒拿法,不一定打不过这傻傻的南海鳄神。

    南海鳄神一伸手,抓住木婉清身上所披的黑色斗篷,嘶的一响,扯将下来。木婉清惊呼一声,缩身向后。南海鳄神扬手挥出,飘出山崖,落向澜沧江上。南海鳄神狞笑道:“你不取下面幕,老子再剥你的衣衫!”

    木婉清向段誉招了招手,道:“你过来。”段誉平静的点头,他的手上已经暗运力气,随机应变。木婉清转头向他,背脊向着南海鳄神,低声道:“你是世上第一个见到我容貌的男子!”缓缓拉开了面幕。

    段誉登时全身一震,眼前所见,一张脸秀丽绝俗的脸展现在眼前,只是过于苍白,应该是之前受伤失血过多所致,两片薄薄的嘴唇,也是血色极淡,段誉但觉她楚楚可怜,娇柔婉转,心里保护她的决心更强了些。

    木婉清放下面幕,向南海鳄神道:“你要看我面貌,须得先问过我丈夫。”

    南海鳄神奇道:“你已嫁了人么?你丈夫是谁?”

    木婉清指着段誉道:“我曾立过毒誓,若有那一个男子见到了我脸,我如不杀他,便得嫁他。这人已见了我的容貌,我不愿杀他,只好嫁他。”

    段誉早已意料之中,淡然道:“这个……”

    木婉清盯着他的眼睛,低声道:“你,愿意娶我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