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五十七章大力金刚指 天龙之段誉

小说:天龙之段誉 作者:苍山负雪2009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左边那个吐蕃武者虽然被段誉的一阳指芒击中了肩贞穴,但是他并没被伤及根本,只是右手使不出力,也不能再用暗红长刀。此人的左手没有受到影响,掌随身动,身若泥鳅,倏忽一下就闪烁到段誉面前。

“般若掌!”他以生硬的汉语大声咆哮道。

这一掌确实携带着天风海雨之势,般若掌的掌芒居然呈暗红的血色,这应该跟此人所修炼的内功有很大关系,段誉似乎能够闻到一股血腥味儿。

如此近距离的突然一掌袭来,强劲无比,段誉手中的赤红长剑反转撩斩而出,这一招剑术的速度并不如何快,仓促之际也没有灌注多少内力在剑刃之上,但是段誉此次出剑的方位却是妙到巅毫,犹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

其实段誉在这紧要关头,哪有余暇去仔细思索,不过是凭着这段时间以来的战斗经验,和心中的灵光一闪。

眼看吐蕃武者的左掌就要被剑刃划断,他却在最后关头扭曲一下身体,以很古怪的招数,往旁边侧移过去,左掌也侧开,击在了旁边的佛塔之上,一个深约两寸的清晰掌印赫然出现在佛塔之上。而在掌印周围则是诸多的裂纹,若是被这一掌击中,肋骨起码要断三根。

在敌人愤怒的关头,段誉当然明白得避敌锋芒,正所谓敌进我退,段誉是个很识得进退之人。

吐蕃武者已经将少林寺七十二绝技之一的“般若掌”练得莫名其妙,完全变了风格,狠戾且狂暴。或许是因为鸠摩智所传的只是掌法招术,和一些运劲之法,然后这吐蕃武者根据自己的胡乱理解瞎练了一通,才会有此风格。

他的掌法接踵而至,如同下山猛虎一般,段誉身前泛起一片赤红剑幕,长剑的防御也恰到好处,始终将吐蕃武者的般若掌力抵挡在外。

旁边的另一个吐蕃武者则是竖起左手大拇指,准备施展“大力金刚指”,一边以右手的暗红长刀开路,所过之处,腊梅树的枝桠不断被削落。他将”血月刀法”的最后杀招都使了出来,如同一弯残月从天穹坠落。

此剑势可不是用普通的招数就能拆解得了的,段誉不及多想,挺剑而刺,出了快、狠、准之外,还要凝聚足够的内力,他在百忙之中运转神照经内功,赤红长剑之上光芒大盛,恰似被烧红的烙铁一般。

下一瞬间,赤红长剑的剑尖与暗红长刀的刀尖堪堪碰撞在一起,以至于这两柄兵刃都稍作弯曲,不过立刻就又都变得笔直,两道凌厉而磅礴的剑气刀芒抵在一起,一圈红得耀眼的光晕如同湖水里的涟漪往周围扩散。

这样的碰撞尚未分出结果,段誉就面临左边的“般若掌”,右边的“大力金刚指”的夹击,有风雷之声,又如流星划过夜空。

段誉可不认为自己刚练两个月的一阳指就能同时抵挡住这两个吐蕃武者所苦练的凌厉无比的“般若掌”和“大力金刚指”,这个时候就要有敏捷的思维,以及细腻的招数。

顿时觉得两道凌厉的劲气袭来,恰似在北方的寒冬时节所扑面而来的朔风一般。

段誉施展凌波微波,险而又险的避开左边那个只能左手用力武者的“般若掌”,同时左手凝聚自己大部分的内力,毕竟右手的赤红长剑也需要内力维持,他料定这个跟他拼剑的武者只敢在左手大拇指上灌注他本身一半的内力。

因为这就是普遍情况,在没有别出心裁的时候,绝大部分人都会很稳妥的选择左手双手分别使出一半的内力,这样料想不会出太大的问题。

大理段氏的“一阳指”和吐蕃风格的少林七十二绝技之一的“大力金刚指”对撞在一起。

“嘭~”一声清脆而响亮的气爆声骤然在虚空中乍响,并未僵持,就听到了一声骨头折断的声音,

打个比方,这就相当于用两块差不多的鹅卵石来互相砸,而用力较少的那块鹅卵石,所受的损伤肯定就要多一些。

与此同理,吐蕃武者吃了个大亏,他施展“大力金刚指”的时候只是按照普遍情况,灌注了一半内力,导致了被段誉奋力使出的“一阳指”震断了其左手大拇指。

“啊~怎么可能如此强?”正所谓十指连心,左手大拇指断掉,让这个吐蕃武者惨叫不已,而且相当疑惑。

他在惊慌之余,发现右手持着的暗红长刀已经向段誉那边移过去,而且对方的剑上内力变得很弱,他恍然大悟,愤怒之下为了报仇,吐蕃武者就将满腔的怒火以及剩余的内力尽皆灌注在右手的暗红长刀之上,然后全力刺出。

只要段誉挡不住这一刀的挺刺,那么势必会被穿心而过,吐蕃武者相当勇悍。

段誉一边急速往后撤退闪躲,一边挥动手中的赤红长剑上下翻飞的舞出,却并不减缓吐蕃武者这一刀的攻势。吐蕃武者虽然也注意到了这个现象,但却是自得的以为这是段誉黔驴技穷的表现。

“受死吧,天杀的狂妄小子!”吐蕃武者的表情狰狞无比,状若疯狂,而左边那个吐蕃武者也随后跟来,他打算在段誉被这一刀穿心刺过之后,他就上来再以凶猛的“般若掌”在其天灵盖儿上拍一下,估计能过将其头骨拍得碎裂。

忽然间,段誉手中的赤红长剑灵动无比,就恰似一条飞舞的赤红灵蛇一般,贴着吐蕃武者的长刀,然后旋转的舞出。

一股螺旋的劲气,竟然让疾刺而来的暗红长刀受到阻碍,然后刀锋偏离。

“去剑势!”段誉朗声大喝,然后将剑挥舞得愈发的快,之前那看似无用的拆解,其实是在蓄势待发,而且在暗红长刀周围聚集更多的内力,现在厚积薄发之下,威力果然惊人。可以说,段誉将连城剑法之中的这一招已经用得炉火纯青,能够随机应变以最合适的方式施展。

刀剑交击,哐当作响,吐蕃武者只感到右手的暗红长刀之上传来一阵阵的螺旋劲气,而且相当凛冽,让他的经脉被内力淤堵,气机不顺。

“撤刀!”段誉大喝一声,听在吐蕃武者耳中如同晴天霹雳,果然将他的暗红长刀挑飞到十丈高空。

吐蕃武者大惊之下,忽然抬头去看飞出的暗红长刀落下的方位,还是决定要尽快的去接住长刀,没有兵器,他就不能发挥出最佳的战斗状态。

他恍惚间以眼角的余光瞥见段誉竟然将剑交在左手之上,他心里更为疑惑:“这小子如今以左手持剑,难道不打算施展一阳指了么?”

“耳光式!”正在吐蕃武者心神不定之际,一声清脆的耳光响起,他的半边脸一下子就肿了。

ps:求推荐票和收藏,苍山负雪在此拜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