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505章恩断义绝 天龙之段誉

小说:天龙之段誉 作者:苍山负雪2009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砭人肌骨的寒风仍然肆无忌惮的在恶龙窟峡谷里边呼啸,而天穹里边飘落的飞雪,则如同被扯碎了的棉絮一般。

段誉此刻展现自己的实力,变得强势无比,他已经许久没有这般的高调了。

不仅因为之前他展现的战斗力,而且刚才段誉将破天盟的五个长老都在须臾之间斩杀。如此的实力,令得破天盟的大量武者们简直就是望尘莫及,根本没了抵抗的念头,他们纷纷不由自主的往后退却。

或许若是段誉曾经带领的惜缘古剑血盟的武者在此,就算实力悬殊太大,也仍然不会就此退却。

段誉向来就教导自己的盟友,为了梦想和信念,决不能放弃,要有真正的勇气。

就算倒在守护信念以及重要之人的过程里,那也死得其所,没有什么好遗憾的了!

“想不到段兄如此厉害,还好之前在碎云渊的擂台比试之时,我们没有因为段兄教训玉面诸葛方青山的事情而责怪他,否则他必然不会跟咱们善了。这样的高手,绝对不能得罪!”碎云渊据点的武者队伍首领,摇光盟主戚云浩深深的感叹道。

实话说,戚云浩以前就看出了段誉定然非凡,有着过人之处,但是也没有料到段誉厉害到这样的程度。

段誉的眼神凌厉,他确实已经沉寂得太久,几乎快要忘记曾经不顾一切拼杀的情况了。

金凌风是个很聪明的人,他知道就算现在拼命的逃跑,以他重伤的状况。必然会很快被段誉追到,然后就被击杀。那样是相当没有尊严的。就算到了必死的境地,金凌风也不愿作此选择。

“金凌风。收起你那可笑的优越感吧。别总是高高在上,以为你已经很了不得。若你不是破天盟的少盟主,还真不知你会成什么样。”

段誉淡然道:“在我看来,你不过是一个卑鄙小人,对付你很容易。”

“哼,敌暗我明,你潜伏在暗地里,将计就计,我当然着了你的道。事实上。在这之前,我一直认为轩辕城的惜缘古剑那样的小血盟是没有什么厉害人物的。就算知道你也来参加这次的九幽界古战场试炼,但我也没太过在意。我将真正的对手,定为摇光盟主戚云浩和城主府武者队伍的首领,寇元。”金凌风道。

他在这说话之际,没有去趁机运转内力疗伤,因为刚才跟雷凌云的拼命一战,他的五脏六腑和一些重要的经脉,都受到了很重的创伤。在这片刻的短暂时间里,疗伤也没多少用。

金凌风苦笑道:“你确实是一个很好的对手,可惜我们从一开始就没有进行公平的对决。如果给我一个重来的机会,那么无论在智谋和武功之上。我都不会输给你。”

摇光盟主戚云浩听到这话,不由得皱着眉头,他若是现在出言劝告段誉。说不定还会引起段誉的反感,因此缄默不语。

其他的普通武者们更是不敢多吭一声。现在的情况如此紧急,谁都觉得越是低调一些。就多了一分保命的希望。

段誉已经走到了距离金凌风五丈的位置,仰天长笑,然后道:“你使用激将法,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这没什么用。多行不义必自毙,你现在只能后悔当初不该作恶多端,更不该来招惹我们惜缘古剑血盟。你抢走了我们的盟主欧阳青儿,因此让我们来救人的途中,伤亡惨重,这些帐都得算在你头上。所以,受死吧!”

其实,段誉本不是话多之人,不过追杀金凌风,营救惜缘古剑血盟的盟主欧阳青儿这件事,就如同一块千钧巨石一般压在心头许久,现在就要来个了断了,段誉的心情当然有些激动,于是话也就多些了。

金凌风忽然也笑了,笑得如此悲切,他以金光长剑支撑着身子占了起来,虽说已经受了重伤,但他却不愿待会儿死得很没尊严。

于是,金凌风决定振作起来,哪怕是须臾之后就会丧命于段誉的斩龙剑下,也仍然要表现得大气凛然。

段誉见得这情况,改变了些许对他的看法,原来人心都是复杂的,这金凌风就算高傲无比,作恶多端,但也算是有些勇气。由此看来,金凌风比他麾下的那些破天盟的长老和弟子要好多了。

“为何我们破天盟的第一长老无常没有过来保护本少主呢?”金凌风皱眉道,他扫视了一眼周围,始终没有发现青木城第一快剑无常的踪影。

金凌风在临行之前,其父亲就嘱咐过他,遇到厉害的敌人,就不要亲自动手,让无常来应付就行了。

也就是说,无常是相当忠心和靠谱的人,不过现在,具体的情况却出乎了意料。

“你不用再寻找无常了,他早就跟我称为好兄弟,决定离开你们破天盟。他也不愿再见到你,所以在较远的位置等我胜利归来。”段誉淡笑道。

“哈哈,很好,古人说得好,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父亲跟我都是错看了无常这厮,他竟然是如此的小人。”金凌风笑道,然后他扬起了手中的金光长剑,运转身上剩余的内力,道:“放手一战吧,我倒要看看如今的状况下,我能在你的剑下撑得住几招。”

言罢,段誉就已经出手了,逍遥御风诀施展而出,如同御风而来,飘然若仙。

清风斩魄刀和破魔剑都果断使出凌厉的招数,正是段誉的拿手绝招“刀剑双杀九九八十一式”。

顿时就有大量的剑气刀芒笼罩了金凌风,不过一个呼吸的时间,段誉就飞跃到了金凌风后边六丈的位置。

刀剑之上,皆已经染血。而鲜血顺着刀剑的锋刃,流淌在雪地之上,显得如此的凄艳。

后边位置的大量剑气刀芒已经消散,被寒风拂过,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

但金凌风身上的伤势,确乎是太令人目瞪口呆了,大量的刀剑之痕,遍布全身,衣衫褴褛,再不复曾经的高傲和华贵。

“为什么不杀了我?要让我变得如此狼狈的模样。”金凌风颇为愤恨的咆哮道。

现在这样的情况,超出了他的预料,很难以接受。

金凌风刚才分析了一番,知道自己没有了退路,那么就只求死得有尊严。

不过,段誉却连他这最后的心愿也没能满足,因此才会让金凌风的态度如此的反常。

“这是你应该得到的报应,以往你作恶多端的时候,可曾推己及人的想过呢?”段誉道:“待会儿再杀你也不迟,得让更多的武者,看到破天盟的少盟主如此凄惨狼狈的模样。”

这时,忽然一个青衣身影迅速的飞跃而来,却是带着面纱的欧阳青儿。

“你居然还敢来?暗算我不成,就该远遁而去才对。”段誉盯着她道。

对于背叛了惜缘古剑血盟以及暗算段誉的欧阳青儿,段誉现在没有憎恨,以往的友好情义也都忘却,就仿佛是在面对一个陌生人一般。

“段郎,求你不要杀金大哥好吗?若是你心里的怒意无从化解,你就一剑杀了我好了!”欧阳青儿挡在了金凌风的身前,带着哭腔的道。此刻,欧阳青儿在瑟瑟的发抖,实际上,她的心里是很害怕的,不过她终究挺身而出,保护自己觉得值得的人。

“真是傻啊,为何你要这般的维护金凌风这样的恶人?难道你不知道,金凌风行事心狠手辣,冷酷无情吗?”段誉皱眉问道。

“那些都是外人们给予金大哥的评价,其实他是一个很好的人,我就是喜欢跟他在一起的感觉。还请段郎你成全我吧!”欧阳青儿道。

段誉这时忽然醒悟:“既然欧阳青儿之前能够为了金凌风,而背叛了自己一手创建的惜缘古剑血盟,也能暗算曾经的好朋友,那么她已经算是下定了决心,冥顽不灵,我又何必去劝告她?这根本就是无效的。”

言念及此,段誉转身就走,道:“你俩快滚吧,不要让我再遇到,否则只有斩杀了。”

虽说段誉表现得很冷酷,其实在场之人都知道,段誉终究还是太过看重情义,宁可别人负他,但他却不会负别人。

当然,段誉也有着自己的原则,不会一直都是老好人。

他之所以这次放过金凌风和欧阳青儿,有两个原因:其一就表明是恩断义绝,这是最后一件为欧阳青儿做的事,以后再不欠她什么了;其二,金凌风这次确乎是重伤之下,才如此容易被段誉击败,段誉打算留下这个对手,来磨砺自己的修为。况且金凌风在生死关头表现出来的傲骨,段誉也就高看了他几分。

段誉没有回头,大步向着乌云刃所在的方向走去,那里是各个血盟的武者们厮杀得最为惨烈的地方。

而他还要解决的敌人,城主府的寇元和金少游等人就在那里。

“我真的错了,至少不该暗算段郎,该跟他好好说这事的。”欧阳青儿感到颇为后悔,喃喃自语道。

“不要自责了,事情已经发生,就改变不了。以后不要再见到他,忘记这些痛苦的过去吧。”金凌风深深的叹息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