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无广告 在线阅读-九点小说网 快速收藏本站:Ctrl+D

第492章冰屋夜谈

小说:天龙之段誉 作者:苍山负雪2009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既然三大血盟同意了段誉和虚竹成为客卿长老,算是合作的盟友关系,而不是属下。

    然后武者们纷纷各自散去,摇光盟主戚云浩淡笑道:“段兄、虚竹兄,你俩跟我在这碎云渊之上走走吧。”

    段誉他们当然没有任何异议,然后就跟着戚云浩踏雪而去。

    这座冰山的尽头,可以望见另一座相似的冰山,中间以碗口粗的锁链连接起来,稍微铺就了一些木板,就算是一个简陋的吊桥了。

    “咱们去对面山顶看看。”戚云浩潇洒一笑,不过仍然不时咳嗽着。

    戚云浩当然不是在征求段誉他们的意见,而是顺便告知一下而已。话音未落,他就已经施展“燕子三抄水”的轻功飞掠出去。

    虽说这轻功很普通,但他将之练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可见摇光盟主戚云浩的武学功底相当深厚。

    他的脚尖稍微在锁链和木板上一点,就飞出很远。

    锁链以及木板上边凝结了厚厚的一层冰棱以及霜华,很容易踩滑。

    就算是段誉这样的高手,看到此情况,也有些脊背发凉,他还没有这样在悬崖边的吊桥之上飞跃的经验。

    忽然,戚云浩的脚步踉跄,身形一歪,差点就从吊桥之上摔下去。

    好在他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及时的调整自己的方位,然后又飞掠一次,总算是通过了这百丈长的吊桥。

    “两位兄台快过来吧,我可没耐心久等啊!”戚云浩笑道。

    段誉深深的望了一眼对面,仍然觉得这厮笑得有些虚伪。小声道:“难道他还在试探我俩兄弟的勇气么?真是可恶。”

    “那么我们就不过去吧,要是不小心摔下碎云渊。可就悲剧得很。”虚竹道。

    “此言差矣,若是现在退却了。那么之前咱们费力在擂台比试上的战斗就浪费了。”段誉道。

    没有任何的犹豫,段誉施展逍遥御风诀,宛如御风一般的飘飞过去。他很有把握,因为逍遥御风诀更多的时候是御空而飞,只有少数的时候会在周围的东西之上借一下力。

    饶是运气差,脚下踩滑了,也能够安然的飞翔于虚空之中。

    不久之后,段誉就到了对面的冰山之巅。

    摇光盟主戚云浩拍手赞叹道:“好飘逸的轻功,如同画卷之中的飞仙一般。”

    “戚盟主谬赞了。在下惭愧得紧。”段誉拱手笑道。

    对于虚伪之人,他当然也得采取虚伪的态度。

    这时,再看虚竹,他也没有退缩,运转北冥真气,施展很地道的逍遥派轻功,大袖飘飘,很是潇洒恣意。

    “你俩不愧是好兄弟,轻功的风格居然如此的相似。”戚云浩笑道。

    “好说。我俩确乎是结拜兄弟。我是轩辕城的惜缘古剑血盟的副盟主,为了救我们的盟主,一路追杀破天盟的少主金凌风到此。不知戚盟主最近可曾听闻破天盟势力的下落么?”段誉问道。

    从普遍情况来说,行走江湖。应该是“逢人只说三分话,未可抛却一片心”,但是段誉却懂得更深层次的道理。

    那就是。要让摇光盟主戚云浩这样的人信任,就得在话里边。真中带假。

    如此才能够达到这样的一个效果: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听得段誉这么说。戚云浩不由得愣了一下,因为他能分辨这话确乎是真的,段誉居然跟他说真话,让他难以接受。

    虚竹也过来了,道:“我的血盟只是白金城的一个小血盟,名为隐士盟。由于人丁单薄,没能探查到破天盟之人的下落,若是戚盟主知道些什么情况,还请不吝告知,必当感激不尽。”

    戚云浩故作豪爽的笑道:“两位兄弟这么说可真是见外了,既然刚才当着三大血盟之人的面,已经招揽两位兄弟为客卿长老,确定合作的关系,那么就是自家兄弟。试问什么是自家兄弟呢?那就是,有什么困难说一声,兄弟伙们能够帮的就好好的帮,若是不能帮,想办法创造条件也得帮助啊!”

    段誉这才发现,原来看起来病重的戚云浩其实是个大忽悠,这人的话可不能相信,不过是空许诺言而已。

    对此,段誉保持沉默,他已经问了自己最关心的问题,不想听这些没有价值的话,他只想知道破天盟之人的下落。

    “我们摇光盟作为白金城的三大血盟,之前当然知道一些情况,他们在离此一百五十里的地方,一个名为恶龙窟的险地,聚集另外几个血盟,建立了据点,名号为‘恶龙破天’。”

    戚云浩伸手拍着段誉的肩膀,以示勉力,微笑道:“既然你从几千里外的轩辕城赶到这里来营救你们惜缘古剑的盟主,忠勇可嘉。后天,我们碎云渊的武者队伍,就会潜入恶龙窟附近,抢夺一件上品灵器,名为乌云刃。到时候,你俩也去吧,有这么多队友帮忙,要救人不难。”

    他当然不会那么好心的要帮段誉相救惜缘古剑血盟的盟主,而是打算利用段誉和虚竹的实力,帮他夺取那件叫作乌云刃的神兵利器。

    戚云浩这样的大人物可不会跟别人仔细商议太多事情,因为他向来都已经习惯了颐指气使,大多数情况之下,他说的话就是说一不二的命令,手下的武者根本就不会违抗。

    或许是一种习惯,又或者他已经料定段誉他们必然也很看重他们三大血盟的势力。

    然后,戚云浩站在冰山之巅的边缘,背负双手,面对着风起云涌的碎云渊,陷入了沉默。

    之前那温和亲近的态度已经消散,一代宗师的气度浮现出来,如同渊渟岳峙一般。

    “古老相传,这大雪停的那天,就是九幽界古战场决战开启的时候。”戚云浩以很深邃的语气道。

    他的声音消失在凛冽寒风以及漫天飘雪之中,语气虽然很平静,其实却是在哀悼曾经葬身于九幽界古战场的前辈武者们。并且,也为如今的武者,即将步入那样惨烈厮杀的战场,而感到悲叹。

    深沉的悲哀,从表面又怎能看得出来?

    段誉点头道:“既然注定要发生的事情,我们无法改变,那么就只能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不求名利,不问成败生死,只求问心无愧。”

    风雪愈发的大了,摇光盟主戚云浩、段誉和虚竹这三位先天境界后期的高手,就这样在雪山之巅,静默的看着远景,一派江山如画,波澜壮阔。

    接下来的两天段誉和虚竹就在碎云渊据点的冰屋里边暂且住着,别看冰屋外边琉璃璀璨,泛着幽冷的光辉,其实置身于里边相当暖和。

    段誉没有练功,因为这一段时间以来,确乎太劳累了,也没睡过安稳觉。

    他相信在碎云渊据点里边,三大血盟既然决定要利用他和虚竹,就不会半夜来暗算,于是就放心的沉睡过去。

    有时候所谓的料事如神,不如说是料人如神。

    因此琢磨事情是行不通的,因为那是千变万化,莫可名状的,关键得琢磨人心,可谓万变不离其宗。

    梦里,段誉的意识渐渐的飘渺而模糊,梦见自己回到了九州大地,是一名镇守雁门关的将军。

    敌军百万围困于城池之下,而他则持着方天画戟,一袭银甲,率领着众将士坚定的守城。

    不过一番鏖战下来,城池破碎,而他也被敌方的高手围杀。

    段誉惊醒了过来,这时天还没有亮,段誉一身的冷汗。

    “原来就算我一向认为自己是真正的英雄豪杰,但在面临身死的瞬间,也会恐惧得流冷汗啊!”段誉心道。

    他没有因为这个小问题而太过困扰,毕竟只要一直坚持自己的原则做事,有些许缺憾也没什么大不了。

    时候尚早,段誉睡不着,就打开冰屋之门到外边闲逛一番。

    路过另外一座冰屋的时候,却听得里边有人在商议什么事情。

    “这些人估计不会也像我这样半夜做噩梦而惊醒吧。”段誉心中一凛,就靠近这冰屋的墙壁,潜心静气,偷听着里边的对话。

    “可恶,这外来的武者段誉,将我打得重伤,还在三大血盟的武者面前丢尽颜面。此事,还请段兄帮忙啊!”

    这声音很熟悉,正是昨天白天被段誉在擂台狂揍了一顿的玉面诸葛,方青山。

    段誉更疑惑的是,跟方青山谈话的人居然也姓段。

    “难道摇光盟主就不给你做主吗?”另一个人冷笑道。

    段誉立即就听明白了,这声音分明就是段长虹的声音,对于这个卑鄙小人,段誉太熟悉了。

    “哎,说起来都是泪啊!我们摇光盟主戚云浩,不但没有帮我报仇,反而竭力的拉拢和招揽段誉和虚竹,真让人心寒。”方青山哀叹道。

    “哈哈,阁下的玉面诸葛名号真是名不副实。莫非你看不出,戚盟主是打算利用段誉、虚竹这两个自诩为正道高手的家伙么?”

    段长虹笑道:“明天,你们就会派出一支武者队伍,前去恶龙窟险地,争夺乌云刃吧!”

    方青山沉默了片刻,才沉声道:“没错,到时候非得让段誉这厮也去,我会找机会暗算他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