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487章碎云渊 天龙之段誉

小说:天龙之段誉 作者:苍山负雪2009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待得漫天炫目的剑气刀芒消散,飘飞的雪花和红梅花也都显得淡薄了许多,其实,天空的冰雪已经飞不进这片范围,被凛冽的内力充斥了。

那三个狂妄不可一世的鬼王宗武者,已经倒在雪地之上大口吐着血,处于弥留之际。

他们再没有任何战斗力,不过是还留着一口气没有断而已。

鲜血染红了冰雪之地,显得尤为凄厉。

刚才段誉是以“刀剑双杀九九八十一式”的炫目刀光剑影让他们应接不暇,扰乱其攻击节奏。

待得对方陷入被动的时候,段誉才果断的施展大理段氏的一阳指,迅捷无比的点穿了这三个家伙的诸多要穴,让他们必死无疑。

段誉已经许久都没有这般的心狠手辣了,奈何这些鬼王宗的人平时杀戮了太多其他武者,怨声载道。况且他们刚才也准备对段誉发起致命攻击,段誉已经动了杀心。

杀一恶人是为了挽救一百个好人的命,那么这就能算是一个善行。

因此,段誉对于自己的做法,感到心安理得,并无不妥。

“你究竟是哪里来的高手?白金城这些年没有你这么一号人物。”有个鬼王宗的武者很不甘心的问道。

“记住我的名字,叫做段誉。愿你在黄泉路上,一路走好。”段誉淡笑道。

虚竹小声告诫道:“三弟,你怎么能说自己的名字呢?岂不是要引得鬼王宗之人来追杀你么?”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这是我一贯的原则。既然我决定动手闹翻。就不怕什么追杀。”段誉很镇定的道。

言罢,段誉手中的破魔剑随手挥动。就将这三个凶恶的鬼王宗武者的头颅斩下。

还剩下那个貂皮衣的女子小薇,她颇为惊慌。赶紧施展迅捷的身法逃走。

“二哥,你认为我该怎么办?”段誉问道。

“不能放她走,否则三弟你就危险了!”虚竹一边说着,一边施展逍遥派的绝妙轻功,赶紧追过去,施展天山折梅手将小薇给擒住。

他不愿意击杀小薇这样看起来很柔弱的女子,因此就点了其穴道,封住了大部分的内功。

段誉悠然的拿出那本记载着九幽界古战场情况的小册子,翻阅了一下。沉吟道:“还有一百里,就到了碎云渊,这样的遗迹想必也适合作为各个血盟势力的据点吧!”

“没错,根据我们得到的消息,白金城排名前三的血盟,玉衡、开阳和摇光三个血盟都已经在那里开创据点。难道说,三弟你打算去投奔他们?”虚竹盯着段誉,很好奇的问道。

“非也,就算这些排名前三的大血盟。也没有资格让我去投奔。”

段誉的目光很凌厉,望着远方,淡笑道:“前去看看那些势力的高手是否豪杰之辈,若是。就成为盟友,若是小人,那么就给他们些许教训。以后提防着也就是了。”

虚竹思索了一会儿,觉得段誉这个决定颇为有理。只是要求到达碎云渊附近的时候,让五个普通的手下武者躲起来。他跟段誉两个人前去以身犯险。就算情况真的不妙,想必也能够全身而退。

他们刚走过不久,就有四个戴着恶鬼面具的武者踏雪而来,他们的实力并不如何高,但是浑身煞气凝聚,一看就知道他们是曾经从尸山血海之中走出来的。

“什么情况?这片红梅林之中,居然有三个先天金丹境界的鬼王宗高手被斩首了!”

“你只看到了表面现象,他们是中了厉害的指芒,要害被洞穿。最后才遭到斩首之厄运的。”

“你们三个继续追踪下去,务必不能放过那个胆敢挑衅咱们鬼王宗的武者。我这就回去禀报宗主,看他老人家如何定夺。”

……

根据那本小册子的地图之上指引的路线,并不如何麻烦,段誉他们就赶到了碎云渊的地带。

这里的风雪一点也不大,因为被突兀的高峰遮挡住了,放眼望去,前方只有两座巍峨的冰山。

恰似牛郎织女,相隔银河两端,却始终难以相聚。

两座倾斜的庞大冰山,遥相呼应,而其尖端形成了两个山崖,根据小册子上边的标注,那山崖之下,就是所谓的真正碎云渊了。

试想一下,连云朵在此山崖都会摔碎,是多么的高呢?下边的坚冰如同许多的尖刺,更是让人望之胆战心惊。

段誉抬头望着山巅,此时在那范围里,已经被浓郁的寒冰雾气以及云翳缭绕,遮挡了视线,愈发的模糊了。

“三弟,为兄建议你不要总是盯着这巍峨险峻的碎云渊,否则心境难以承受,会受到内伤的。”虚竹的声音在耳边传来,颇为的恳切。

段誉没有着急撤回目光,继续凝目望去,确乎感到险峻之意对于意志和脑海有着很大的伤害,不过他的坚韧意志承受了过来。紧接着,段誉就隐约的看见,在这两座山峰较为临近顶部的地方,有着许多不算壮观的小城池,一共有十几座,用锁链连接成一片。

甚至于冰山之间的山崖,也用锁链吊桥连接起来,有黑点在上边闪过,想必是武者在那样高的吊桥上来往。

须臾之后,段誉这才回过神来,毕竟他大概知道了三大血盟据点所在之位置。

不经意间侧头一看,但见虚竹留着鼻血,嘴角也有血迹。

“二哥,你这是怎么了?”段誉皱眉问道。

“还不是因为刚望了下冰山,被那气势给伤了心境么!刚挥袖子擦拭了血迹,这不又流血了。”

虚竹叹息道:“这也是我刚才劝你快些撤回目光的原因。”

段誉淡笑道:“看样子二哥你在武林之中历练的时间还不算长,没有足够坚定的意志和勇气。”

对于段誉的评价,虚竹默然无语,因为他自己也是这么觉得的,无任何反对的意见。

段誉知道虚竹的内功深厚,这样的伤势不会对他有很大的妨碍,也就没有多说。

然后他俩互相点了一下头,就施展飘逸无比的轻功,从山峰更为险峻的一面,踏着坚冰急速攀登飞跃。

巡山的武者见得忽然有这样两个高手飞跃而来,赶紧喝斥,但是段誉和虚竹根本不予理会。甚至连侧目看一下他们都没有那个余暇,更何况出手对付呢?

段誉恍惚之间,想起了几年前,在真武大地的时候,他和钦差大臣黄裳,一起前去攻打昆仑山光明顶。

忆往昔,峥嵘岁月稠。

往事如烟,飘渺而不可捉摸。恍惚间,已经太过遥远。

那些巡山的武者没有忘掉他们的职责,虽说以他们的实力完全阻挡不了段誉和虚竹的登山飞跃,但是此刻已经释放了信号弹。

霎时间,这片彤云密布,飞雪弥漫的天穹里,就绽放了璀璨的烟花。

如此一来,原本很安静的冰山就响起了许多武者的呼喊之声,气势浑厚。

段誉他们在半山腰遇到的武者,其实力都不差了,这些武者们还释放箭矢,给段誉和虚竹带来压力,让他俩飞跃得更快了。

“这两个胆大妄为的家伙,已经中计了。他们这般迅速的从山脚一直飞跃到冰山的山巅,必定会耗费大部分的内力,到了碎云据点里边,不是送死么?”

“你错了,他们很可能是来投奔咱们白金城三大血盟的散修高手,故意逞能,好让咱们的盟主赏识。”

“但愿如此,否则他们若有歹意,就会死无葬身之地!”

……

那些武者们也不着急,议论纷纷,似乎对于眼前的局面有着极为清晰的认识,已经断定段誉他俩必定会按照他们设想的轨迹行事。

“二哥,你的内力消耗多少了?”段誉问道。

“你当然应该明白,咱们逍遥派的轻功,一向不怎么消耗内力的。尤其是练到高深的地步,宛若御风。”虚竹淡笑道。

“没错,我这逍遥御风诀,更是轻松自如。这片真武大地之上,虚境以下,找不出几个人有咱们这样的轻功造诣。”段誉平静的道。

他并不是说狂妄之言,而只是诉说一个事实而已。

又过了一炷香的时间,虚竹和段誉终于来到了第一座小型城池之前。

没必要继续沿着山壁纵跃了,否则会立刻引起三大血盟高手的攻击,仓促之际,很难应付。

他俩略作商议,就飘然落在城池之前,这才看清楚,这是一座冰雕玉砌的城池。

这样的城池看起来很壮观美丽,其实颇为简单。估计当年修建的时候,只是搭了一个架子,然后就在这个基础之上,凝结了冰块儿。

“来者何人?碎云城池可不是外人能够擅自闯入的。”守卫小头目厉声喝斥道。

“你没资格跟我说话,让你们三大血盟的长老或者掌门出来。”段誉气势凛然的道。

大部分人在行走江湖之际,都认为应该谦逊有礼,段誉却认为不能失去气势。这是他一贯行事的原则和风格,经历了如此之久,事实证明,没什么问题,无可厚非。

守卫小头目以及几个手下本打算对段誉和虚竹喝斥一番,但是却发觉气势完全被压制,一口内息提不起来,话都说不出了,差点踉跄的下跪。(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