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476章幽冥之地 天龙之段誉

小说:天龙之段誉 作者:苍山负雪2009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如此沉重的开门之声,如同重锤敲击在人的心灵之上,这是一种很难受的感觉。

没有任何一个武者退却,因为大家都是踌躇满志而来,准备在九幽界古战场里边,击杀其他血盟队伍的武者,获取令牌。

并且采集许多的天下奇珍,只要在这次试炼结束的时候,还能够活着走出来,那么就赚大了。

这本就是人们的共识,既然已经决定来此,当然不会因为虚境守护者白袍老者的这么寥寥几句话而退却。

“咱们城主府邸的武者队伍,先行一步吧!要起到领头羊的作用。”首领寇元意气风发的道。

然后,他就驱使着坐骑暗红蟒蛇迅速的进入了九幽界古战场。紧接着就是副首领许百胜、金少游和孙康三人。

他们的舍我其谁之态度,让在场的武者们都感到佩服无比,都投来很尊崇的目光。

只有段誉他们这些城主府邸队伍的人才明白,寇元是一个多么虚伪之人。

段誉也没有多想,与赵艳玲相视一笑,就骑乘着牛犊子一般的雷蛙纵跃了进去。

前边望去是一片乌云凝聚之地,也不知究竟隐藏着多少危险。

无论如何,既然已经来了,那么就要鼓起勇气,去将这次的九幽界古战场的试炼,进行得尽善尽美。

这是段誉一直以来都坚定实行的原则,不会因为外界条件的困难就畏惧不前。

古语有云: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置身于这样的雾气之中,只能看到很近范围的地方。就连旁边的赵艳玲和司马无情等队友的脸都看不清楚了。真可谓是,如梦似幻啊!

后边颇为嘈杂。以为白金城各个血盟的武者队伍也都鱼贯而入,议论之声不绝于耳。

从普遍情况来看。在紧张害怕的时候,多说话往往可以缓解这样的压力。

须臾之后,还传来白袍老者清冷的声音,虽说不是很洪亮,但是在声音里边灌注了极为深厚的内力,以至于大伙儿都能够清晰的听道。

但闻白袍老者道:“九幽界古战场的入口,要三天之后才会关闭,你们之中若有后悔之人,在三天的时间里。尽快的退出去也是可以的。而三天的时间一到,我就会按照规矩行事,将大闸门关起来,一个月之后再次打开。那个时候,就是见证你们战绩之时了。祝你们好运吧!”

段誉心道:“白袍老者应该还有一层用意没有明说,因为白金城的一些血盟,还有周边的势力,在今天不一定能够来齐,因此延长三天的开启闸门时间是较为合理的。”

为了跟队友们保持比较近的距离。段誉没有施展凌波微步和逍遥御风诀这样迅捷无比的轻功。

如此一来,他的脚踩在地上,发觉有很多奇怪的东西。

段誉这才低下头来仔细一看,居然在地上有很多妖兽以及武者的骸骨。历经了悠久岁月的腐蚀,已经干枯无比。

稍不注意踏出去的力量大了一点,就将骸骨踩得碎裂。发出令人头皮发麻的声音。

在骸骨的间隙之中,还能够看到不少的兵器。已经锈迹斑斑,残破不已。

“哎。这些妖兽骸骨现在如此的似枯柴一般,曾经应该都凶狠不已,难以对付。”惜缘古剑血盟的长老龙腾深深的叹息道。

“我却更在乎这些已经成为骸骨的武者们,他们岂非跟如今的我们一样?各自身怀绝技,为了历险和寻找奇遇而进入这九幽界古战场。可惜最后的结果却是让他们的灵魂感到极为后悔吧!”司马无情道。

大伙儿都不由得陷入了沉默,因为这是无言的哀戚。

寒风萧瑟,雾气被吹散了许多,况且随着前行,雾气也就没有之前那么夸张了。地上的那些锈迹斑斑的兵器,在寒风的吹拂之下,发出奇怪的“呜咽”之声。仿佛,它们还在低声的哭泣,诉说着它们的主人,曾经多么厉害,在武林里留下了怎样的传说。

可是如今,物是人非事事休。

“世事无常,就算是高手,也难以完全把握自己的命运。”

段誉深有感触的道:“唯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是造化者之无尽臧也!”

周围的大部分队友都很好奇的回头盯着段誉,他们无法理解段誉说的这句话。毕竟真武大地之上的人,完全以练武为主,也就是说人们都没什么文化。

段誉摊手表示无奈的笑着,道:“随便感慨几句,大家可勿要见怪啊!”

没有了诡异雾气的遮挡,眼前的情景变得开阔起来。

放眼望去,这里的环境可就不像外边那样单调的冰天雪地了,而是有着很丰富的层次感。青林翠竹,山脉和湖泊,就算在漫天的鹅毛大雪以及凛冽的寒气之中,也仍然还保持着大部分原来的样子。

“估计九幽界古战场里边有着一种很独特的能量,以至于冰雪难以在青林翠竹之上堆积。”欧阳无敌沉吟道。

“根据以前我爷爷传授给我的冒险经验,以及这些年我自己闯荡江湖的阅历,发觉前边的地势,绝对不只是看到的那么简单。”司马无情道。

听得他们这么说,白金城主府邸武者队伍的首领寇元却是很张狂的笑道:“真是可笑之至啊!不过是懂得一鳞半爪,就在这里卖弄。这些情况,不都在城主大人分化给大家的那本小册子之上记载得有么?”

段誉悄然的翻阅了一下小册子后边的册页,还确乎是如此。

司马无情觉得被寇元这样的小人给嘲讽,顿时心里很气不过,手按在剑柄之上,就打算冲过去鏖战。

欧阳无敌目光敏锐,果断的阻止了他,按住了司马无情的手,与之目光深深的对视,压低声音道:“兄弟,不要妄动啊!”

见得此情况,段誉正要夸奖一下欧阳无敌,居然如此的识大体,顾全局面。

结果紧接着,欧阳无敌的话却让段誉很无语,但闻他道:“那啥,司马兄弟,好汉不吃眼前亏,咱们别在这个危机关头跟首领他们叫板。以后见机行事,岂不是要方便得多么?”

“罢了,我就当是被恶犬给吼了几句。”司马无情叹息一声,就默然赶路。

“小子,你刚说什么?能否再说一遍?”武者队伍的首领寇元,似乎听到了部分的话,感觉是在骂他,因此回头以凌厉的目光瞪着司马无情,沉声喝斥道。

不过,司马无情是游历江湖多年之人,虽说不是心机城府之辈,但也不是愣头青了,他当即顾左右而言他,笑道:“这里的环境还真是特别啊!与其在白金城那一片银白的单调环境里边老实待着,不如到这九幽界古战场里边来逛逛,也当是旅行了一趟,诸位觉得是这样吗?”

大伙儿听得司马无情这调侃的话,都忍不住大笑了。

寇元被司马无情置之不理,他心道:“居然又有第二个小子敢不听我的命令,公然的向往叫板。其如此狂妄,多半是有什么底蕴,现在且不跟其计较,等他落单的时候,必然要将之狠狠的折磨一番,再一剑斩杀!”

接下来遇到了许多冰原之上常见的妖兽,冰原魔狼和寒风犀牛、雪地飞鹰等等妖兽。

这些妖兽的实力已经算不错了,但它们却完全不在意眼前的这许多的武者,当见到外人到此的瞬间,冰原魔狼他们就不顾一切的扑过来,就跟同归于尽的意味差不多。

当然,妖兽们不可能遂意,武者们任意的挥动兵器,发出许多绚丽的剑气刀芒,就将这些狠戾的妖兽轰杀成渣。

无论受了多么严重的伤,此地的妖兽仍然会拼命的战斗,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完全动不了为止。

赵艳玲忍不住叹道:“我怎么感觉九幽界古战场,外围地带的这些妖兽,其拼命程度,跟咱们以前在地下城池,楼兰古城里边见到的僵尸一样难缠呢?”

“你很细心,确乎有这么一个共同点。此地的幽冥死亡气息太重,以至于原本很一般的妖兽,在漫长的岁月之中发生了变化。再世代的改变和传承着,这册子上边说的是,外围地带的妖兽算不得什么,等到了九幽界古战场的深处,到时候任意发现的一个妖兽,都难以对付,要在其追杀之下保住小命,都已经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了。”段誉沉吟道。

看起来并不是很困难,庞大的武者队伍们,就将胆敢拦路的妖兽们尽皆轰杀。

不多时,他们就来到了一片丘陵地带之前,有很多的路口。

这就意味着需要明确选择道路了,不可能再是所有的人一起往一个地方前行。至于互相拼杀,也不急于这一时半刻。毕竟九幽界古战场要在一个月之后才结束,大伙儿可以趁着这段时间,到处去寻找天下奇珍以及各种宝物。

偶尔猎杀一些落单的武者,或者小心的武者队伍,待得最后再进行决战,这是绝大部分武者所达成的共识。

寇浩跟另外三位副统领稍微商议了一下,就向着地势逐渐升高的那条路前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