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475章虚境守护者 天龙之段誉

小说:天龙之段誉 作者:苍山负雪2009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眼看就要天亮了,天穹之上的云翳,也从灰暗,渐渐的转为彤云。

不知为何,在冰天雪地里边,大多数时候,都是彤云密布。

这时,忽然从山坳后边,走出来一个白袍老者,头上还带着白布帽,以至于看不清其面容。但其身形并不佝偻,而是很端庄迅捷的向前走去。

“是九幽界古战场的守护者!”有识得这白袍老者来历的武者,顿时呼喊起来。

白袍老者忽然侧头,望了一眼这声音传来的方向,其目光之中,闪烁过暗红的光芒,显得如此的诡异,不过乍现即敛。

“没想到五年的时间,这么快就过去了,岁月太匆匆啊!”白袍老者忍不住叹息道。

若是别人在这里发出这样的感叹,大家就会认为其是疯子,但是这白袍老者是此地守护者,来历非凡,而且实力深不可测。

在场几乎没有人能看清白袍老者的武功底蕴,就连段誉也不能!

只感叹了那么一句,白袍老者就站在冰峰之前的大闸门面前,他背对着这些武者们,就这么静静的待在雪地里,许久都没有下一步的动静。

来自于白金城的近万名武者都忍不住议论纷纷,开始还只是闲聊,不过一盏茶的时间之后,见得这白袍老者就如同冰雕一般的伫立在雪地里,顿时大多数人的心里都已经发怒。

真武大地的武者们,往往都是一言不合,就拔剑相向。致使血溅五步。

“喂,老头子。你既然是九幽界古战场的守护者,那么就赶紧开启这大闸门。我们要忙着去里边历险呢!”一个先天虚丹境界的壮汉,当即扛着一柄狼牙棒走了出来,洪声呼喊道。

以至于周围山壁之上的冰屑簌簌而落,他感觉自己只要将狼牙棒这么简单的砸下去,就能将这老头子送上西天。

白袍老者根本就不理会他,就仿佛真的是冰雕,对外边的一切都不闻不问。

先天虚丹境界的壮汉觉得在如此多的武者注目之下,却被这白袍老者忽视,顿时大怒。运转内力和浑身力量,一跃而起,双手抡着这沉重的狼牙棒,毫不留情的向着白袍老者的脑袋瓜子砸去。

包括段誉在内的一些有侠客精神的武者,已经打算出手阻止。

忽然从地面冒出来两个手持银枪的白袍武者,他们也不知在雪地之下潜藏了多久。

电光火石的瞬间,这两名白袍武者就以雷霆之势攻击过去。

没有多余繁复的招数,只有简约而犀利的轰击。正所谓,一点寒芒先到。随后枪出如龙。

壮汉猝不及防,置身于半空,难以变招,顿时双肩都被银枪给洞穿。然后他就被挑在了空中。

两个银甲武者喝斥道:“对守护长老无礼者,杀无赦!”

“两位大哥,饶命啊!我只是一时意气用事。犯了糊涂。”壮汉连忙求饶,他深知好汉不吃眼前亏这个道理。

但现在求饶已经晚了。但闻一声凄厉的惨叫,壮汉已经被凌厉的枪芒给分尸了。鲜血染红了雪地,如此的触目惊心。

银甲武者似乎早就潜伏在此许久了,但他们真的只是为了这么一刻么?

段誉深深的看了这两者一眼,发觉他俩的脸并没有因为寒冷而冻得发红,尤其是鼻子和眼角这些位置。通过这样的细节,段誉就推测得出,前方的雪地之下,应该存在着一个密道。

准确的说,这两个银甲武者,等候于密道里边,注意着周围的一切变化,然后立即就出来控制局面。

“守护者真是了得,连这样的护卫都是先天实丹境界的,而且杀伐果断,显然曾经参加过很多生死之战。”段誉心道:“倘若九州大地的武者们知道这样的情况,不知道会有怎样的感受呢?”

银甲武者的表情很冷酷平静,动作也变得很轻微,他们只不过是将手中的沥血银枪,在雪地之上,有冰雪将血迹给清洗掉。

这一系列的表情和动作,就仿佛是刚杀了一只牲畜似的。

“你们最好不要对守护者大人无礼,否则只有死路一条。”左边的那个银甲护卫冷哼道。

“吾乃飞云盟的长老,曾少意,看你们不管,来领教一下高招。”此人是一个先天金丹境界的高手,穿着青铜战甲,兵器是一柄朴刀。

曾少意话音未落,就已经飞掠出去,恰似鹰击长空,顿时双手抡起朴刀,发出凌厉无比的刀芒。

如同实质化的深青刀芒长达六丈,狠狠的劈斩下去,其中的一个银甲护卫猝不及防,直接就被刀芒斩杀。

“可恶,你居然敢冥顽不灵,对付守护者?”另一个银甲护卫有些震惊,赶紧闪躲,他虽然在武功境界上要低了一筹,但是身法很是灵动,兔起鹘落之下,居然堪堪保住小命。

“哼,我最看不惯的就是你们装高端大气的那副样子,只有鲜血,才会让你们明白,看不起我们这些武者只会落得凄惨下场。”飞云盟的长老,曾少意一招得手,就不肯手下留情了,他紧跟过去,有是一连串炫目的刀芒闪烁发出。

虽说其招数也不算特别的厉害和精妙,但也威势滔滔,毕竟是先天金丹境界的武者,再差也不至于太离谱。

这时,还活着的那个银甲护卫就逃到了白袍老者的身旁,赶紧跪拜恳求道:“在下无能为力,还请守护者大人主持公道!”

白袍老者忽然转过身来,看起来很平常,身上似乎没有运转任何的内力。

“我要将你这奇怪老头和这银甲混账一起斩了!”飞云盟的曾少意得意的大吼道,他做这一切,当然是为了在白金城群豪面前,彰显自己的威名。

霎时间,一大片深青的刀芒已经笼罩在上空,眼看就要将眼前的一切都斩碎。

白袍老者只是左手稍微一挥,就仿佛在驱赶讨厌的苍蝇一般。

忽然,曾少意的身形在虚空中顿住了,然后动作保持不动,摔了下来,居然真的成了冰雕。而漫天的刀芒,不知为何都涣散消散,化作许多细碎的碧芒扩散在雪地之中。

曾少意化作的冰雕摔在雪地上两个呼吸的时间之后,忽然听得“咔嚓”之声响起,却是冰雕开裂了,紧接着发出一声响亮的“嘭”之声,冰雕就不复存在,只有一地的冰渣。

可怜的飞云盟长老,曾少意就这么被白袍老者以不知名的手法给秒杀了,甚至尸骨无存,比之于刚才那个壮汉还更凄惨些。

飞云盟的其他人见得自己人的惨死,顿时义愤填膺,有好几个武者都差点冲过来对付白袍老者,却是被其他稍微冷静一些的人拉住了。

很显然,这白袍老者多半是虚境强者,因为他只是稍微挥手,没有明显的内力发出,就已经将先天金丹境界的敌人击杀。

段誉扪心自问,就连他也还做不到如此程度。

没有人再去自寻死路,此次打这片冰川地带来,目的当然是九幽界古战场的试炼,没必要在门口就去挑衅强者,从而悲催的丧命,真是没有意义。

段誉认为在前边的雪地之下,密道之中,应该还隐藏着更多的银甲武者,实力应该还有先天金丹境界层次的,只是他们隐藏得很深,轻易不会出现。

在这样紧张的过程里,时间总是不经意的过得很快。天已经彻底的亮了,白袍老者终于开口道:“诸位武林通道,老朽马上就要开启这闸门,那后边就是九幽界古战场,颇为的波澜壮阔。寻找机缘和历练,就看你们自己的造化了。”

他稍微停顿了一下,继续朗声道:“老朽最后劝告一次,若是没有坚定的武者信念,以及无所畏惧的勇气,那么最好不要去九幽界古战场里边闯荡了。现在退回去,还来得及。”

“前辈休要这般说,我们既然已经来了,就必定要取得一些战绩回去,否则岂不是懦夫吗?被人看比起可就惨了。”有的武者道。

“哈哈,真是愚昧无知。只有自己的小命才是最关键的,曾经有许多武者都自命不凡,进去之后,却再也没有出来。”

白袍老者冷笑道:“言尽于此,如何取舍,就看你们自己的意愿了!”

然后,白袍老者忽然飞跃到虚空之中,他这绝不是一般的轻功,宛如御风一般的潇洒轻松。

这跟段誉擅长的逍遥御风诀,有异曲同工之妙。

接下来发生的事,完全出乎于在场所有武者的预料。大伙儿都曾经以为,这个大闸门是需要许多的人一起,才能用力量打开的。

但是,白袍老者一个人,凌空飞跃,不断的挥掌,轰击在大闸门之上镶嵌着的一些晶石之上。

其掌力蕴含着凛冽无比的寒霜之气,若是轰击在武者的身上,简直不得了。

饶是他这样的虚境强者,也用了近乎一个时辰,才完成这件事,飘然落地,收敛内力,已经是累得满头大汗。

这时,冰山之间的大闸门泛起了绚丽的光辉,那是由许多独特晶石在吸收足够能量之后发出的。

“吱呀”,沉重的开门之声响起,挡在前边的大闸门终于缓缓开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