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454章百花幻境 天龙之段誉

小说:天龙之段誉 作者:苍山负雪2009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为了不让段誉他们过于的怀疑,白衣女子没有施展轻功,而是在前边莲步款款的缓慢前行。

若是平时这么慢速度,段誉和队友们就会因为完全受不了发怒,但是现在不一样,且不说什么将计就计得有耐心,只看这三个温婉白衣女子的走路背影,确乎是美妙的感受。

此刻,至少段誉是以纯粹欣赏美的眼光在看着,没有多想其他的。就如同在三月的天气里,驻足而静默的观赏一朵带雨梨花,如此的清丽委婉。

“你未来看此花时,此花与汝同寂;你来看此花时,此花的颜色一下明白起来。”这句名言不经意间就在段誉的脑海里浮现。

旋即,段誉又被现实给拉了回来,明知这三个女子不是什么善良之辈,心里叹息道:“卿本佳人,奈何为贼?”

白衣女子们当然不知道段誉心里的这些想法,她们只是觉得这次遇到的目标实力都很高,必须要小心应付,否则不注意之下,就会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

段誉让雷蛙跟随于后,否则总是跃到队伍的最前边,还如何让白衣女子带路呢?

好一阵子之后,终于可以看见前边的一座小山的半山腰,有几件建造很雅致的木屋,这跟普遍情况之下的茅草屋有着本质的区别。

又一会儿,他们终于抵达了木屋,在屋子前边有一条由斑斓碎石铺就的小路,两旁还有许多妍丽的小花,如此的闪闪可爱。

白衣女子打开屋子之后。就邀请大家进去稍微休息会儿,两个年纪更小。估计二八年华的白衣女子带着段誉他们进入中间的木屋。而之前那个女子则声称要去厨房弄些点心和茶水。

进入木屋之后,里边比之前预料的要宽敞许多。明媚的阳光从小轩窗里边照耀进来。屋子里边的家具一用俱全,小轩窗旁边是朱红的梳妆台,中间摆着大桌子,椅子,旁边还有卧榻。后边有个宫装仕女图的屏风,也不知后边被隔开的那些范围是做什么用的。

在正前方还摆着两个中型的花瓶,里边的蔷薇花开得如同火一般的绚烂,浓郁的蔷薇香气在木屋里边弥漫,却不显得烦腻。

在屋子的四壁。还悬挂着一些水墨画,充满了闲情雅趣。

若是隐士老者住在如此地方还说得过去,但三个如此年纪轻轻的女子,并且懂得生活,怎会甘心在泛霜山麓这样的深山大泽里边隐居呢?

通常情况来看,反常的事情必然有着更为深层次的原因,不可忽视。

这两个二八年华的白衣女子稍微跟段誉他们寒暄一番,分宾主坐下,然后其中一个去屏风之后拿出一张瑶琴。弹奏了起来。

另一个白衣女子则是以轻盈且故意盎然的舞蹈相和琴声,如此的意境优美。

现在只有段誉、无常和司马无情三人还保持着至少一半以上的冷静和理智状态。其他人都看得发呆,因为这样的琴音和舞蹈,并不是到处都能看见的。

甚至于。身为白金城主的女儿,赵艳玲,她还是首次见到如此优雅的舞姿。心里很是羡慕。没想到只是羡慕的心情,也让她不知不觉的中计了。

这白衣女子目前为止没有施展任何的武功。就用这看似平凡的方式,控制了他们的心智。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那个弹奏瑶琴的白衣女子此刻唱起了古老的歌谣。

一炷香的时间之后,最开始那个女子已经将点心和茶水都端了过来。

她在茶道方面也很有造诣,沏茶之后,就微笑道:“公子,我们三姐妹分别是青霜、碧雨、紫云。她俩的琴音、舞蹈和歌声如何呢?”

“好的音律本就该如此,哀而不伤,引起人心里最为深层的哀伤。”段誉点头道。

然后他们也介绍了自己这边的人,悠闲的品茶。

还保持着清醒的三个人,心里就明白,这气氛表面看起来很悠闲,实则暗藏杀机。

司马无情和无常都很沉着冷静,他们知道若是现在贸然动手,以青霜三姐妹她们在此地占据的地利优势,就可以有极大的机会逃走。

与其耗费大量时间去追杀她们,不如将计就计,待会儿将之诛灭,让以后到此的武者不至于丧命于她们之手。

总的来说,泛霜山麓这样的险地,应该还有许多其他利害的魔道武者和妖兽,不可能完全除掉,只有尽力而为。

至于赵艳玲和欧阳无敌、刀狂、龙腾,都由于心志不特别坚定,此刻已经有些恍恍惚惚的样子了。

事实上,刚才碧雨和紫云的一切表演都包含着幻术,能够影响人的心志。至于雷蛙,不可能让它这妖兽进来,就在院子里边待着。

根据江湖经验,这些点心和茶水里边必然放了剧毒,不可小觑。

本来不该喝这茶的,但是为了能够完全将这些魔道武者诛灭,也就只好且吃些苦了。

段誉并无妨碍,他当年吞噬了万毒之王,莽牯朱蛤,成就了百毒不侵之体,遂悠然的饮茶。

青霜早就看出段誉睿智无比,现在却如此坦然自若的品茶,这让青霜心里相当的不解,想道:“虽说我在茶水里边加入的碎心五毒散无色无味,但以此人的睿智应该看出些端倪,总该有些防备才对。他这番表现,让我心里很是忐忑呀!”

碧雨和紫云此刻见得司马无情和无常还保持着很清醒的状态,这从目光之中就可以看出来。

于是,她俩就走过来,分别依偎在他俩的肩膀边,显得如同挚爱之人一般,如此的温柔体贴,柔情缱绻。

一向高傲冷酷的无常以及正直无比的司马无情,都不像往常那样,而是淡定自若,一边感受着这样的温柔,一边吃着点心,喝着茶水。

“青霜姑娘,这些茶水确乎不错,但是没有好酒喝起来那么的畅快。当然,我也知道这个要求很过分,就当我说说而已吧。”司马无情笑道。

“哎呀,大侠你说这话就见外了,一点也不过分。我们曾经也酿了一些酒,存在酒窖多年,现在正好给大侠品尝。”青霜笑得很开心。

她确乎是发自内心的高兴,因为真正厉害的剧毒在烈酒里边能够更好的融合,效果也会更好。

碧雨心道:“这厮真是自己找死,我们这里的酒是喝得的吗?本想跟他好好玩玩,看样子这厮会死得最快,真是扫兴。”

及至她转头凝望段誉,见得他一表人才,心里又变得很欣喜,魔道武者的心理可不是一般人那样的,往往喜怒无常,行事任意而为。

青霜道:“大侠们且吃些点心,我这就去隔壁屋子的地窖取酒来。”

她走后,段誉忽然道:“你们这里的厕所在哪里呢?”

“什么是厕所?”紫云蛾眉浅蹙问道。她当然听不懂这后世的名词。

“也就是茅房啦。”段誉笑道。

“原来如此,就在屋后的角落里,相信你去了就找得到。”紫云道。

她们可不会去带路,因为现在她们正在努力的施展幻术,打算将司马无情和无常的最后清醒状态也消磨掉。而段誉就是留给青霜来对付的,现在他若待在这里,情况反而很尴尬。

段誉当然不是为了上茅房,而是要在后边看看具体的情况,他发觉在那看似雅致且充满香气的屋子里,自己就算保持着清醒,但头脑有些昏沉沉的,很是难受。

对于绝大多数的武者而言,置身于那屋子里边,就会于不知不觉之中,陷入沉醉,失魂落魄,最后任人宰割。

段誉到了后院,就见得这里种着的花比之于前边院子还多,可谓百花齐放,蔚为壮观。

“我总觉得情况不对劲,但以我的好眼力居然看不出来。”段誉心里感到很诧异。

他愈发的冷静下来,只有冷静,才能够想得更深远。正所谓,宁静以致远就是这个道理。

须臾之后,段誉就想到了,在某些特殊的环境之下,只用眼睛看是不可能有收获的。

旋即,段誉就闭上眼睛,站在后院的繁花之前,潜心静气,心若止水,无尘无垢。

果然如同段誉所料,他能够感知到周围的一切了,这是一个很微妙的状态。当然,这跟看到的景象是不同,而是一种感觉。

此刻,段誉感觉自己置身于一个阴风阵阵的山坳里,周围根本没有哪怕一朵花,只有寥寥的几株枯木,如同被烧焦了一般。

荒芜且遍布裂痕的地面之上,堆积着许多的骸骨,其中有部分是妖兽的骸骨,更多的是人族武者的骸骨,显得如此阴森。

周围的虚空还有磷火闪烁升腾,外边的光线根本照耀不进来……

这一切的景象是段誉感知到的,他自己认为这是意境,而不是具体的景象。因为他闭上眼睛的,段誉心里很疑惑,难道这是自己的感觉出问题了吗?那三个白衣女子就算是魔道武者,也是很雅致的,在会在一个阴森之地居住呢?

不过,当段誉睁开眼睛的时候,见得眼前的情况,顿时震惊无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