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434章白虹耀天斩 天龙之段誉

小说:天龙之段誉 作者:苍山负雪2009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虽说“青木城第一快剑”无常只修炼了“专诸剑道”,而没有练诸如少林七十二绝技等繁复的武功,但其全力施展剑法的时候,威力极大。

由此可见,武功博而不专,不如挑选对了一门适合自己的武功绝技,然后持之以恒的练下去,达到一个高深莫测的地步。

曾经的姑苏慕容复就是走入了一个岔路,只顾练太多的杂七杂八的武功,却没有将一门好的武功绝技进行深层次的钻研。段誉现在看到无常的这特点,心里不由得想起了曾经的对手,姑苏慕容复。

瞬息间,段誉的脑海里闪烁过这么一个念头:“慕容公公,你可不能在那次的海啸之中丢掉小命啊!希望以后再次遇到你的时候,你已经将葵花宝典修炼到了极高的地步,那时我将会多一个可敬的对手。”

之所以是“慕容公公”,而不是“慕容公子”,那是因为慕容复曾经为了修炼葵花宝典这门神奇的武功,而毅然决然的挥剑自宫,从此成为了一名光荣的公公。

如今的段誉对于所谓的“自宫修炼葵花宝典”,并不是那么的鄙夷了,毕竟姑苏慕容复也是为了武道而牺牲了自己的“幸福”。从另外的角度看来,他这是比较伟大的。

至少,比之于那些碌碌无为,不思进取的武者要好得多。

段誉的直觉认为,曾经跟他一起乘船从九州大地一起到真武大地的队友们,应该有大部分的存活着的,在不久的将来。必然还会相遇。

无论如何,这都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到了那个时候。段誉不仅可以跟萧峰、虚竹和黄裳、独孤求败这些好兄弟相聚,还能多一些诸如姑苏慕容复和吐蕃国师鸠摩智这样的厉害对手。

不要忽视和讨厌对手。因为在漫长的武道之路上,好的对手一如好的兄弟那样,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有些对手是可以促进武者进步的,段誉这几年来,武功达到如此的境地,跟曾经那些给予他很大压力的对手有着很大的关系。也就是说,姑苏慕容复和鸠摩智他们功不可没。

如此一想,段誉对于眼前这个剑道高手无常,就愈发的重视了。

这个时候。无常使出了专诸剑道之中可谓压箱底的绝招,“专诸鱼肠剑”。

六脉神剑或许刚好被这样独特的剑气克制,因此难以发挥应有的威力。段誉接连发出几门属于少林七十二绝技之中的招数也没能给无常造成威胁,被其稍微用了点时间就化解了。

这样做还是有一些作用的,就是为段誉赢得了些许的时间。

紧接着,段誉右手持着破魔剑,左手持着清风斩魄刀。其中此刀是灵阶中品的兵器,破魔剑的品质更高,现在尚且不知。

深青的刀芒和暗红的剑气此刻交相辉映。显得肃杀而威严。

段誉确乎是要施展新领悟的绝招,那是曾经在真武剑侠古墓之中,见得黑水城四魔里边的刀魔施展“刀剑双杀七七四十九式”。以段誉的记忆力和领悟力,早就将其招数和其中的推衍变化都铭记于心。平时赶路无事之时,段誉就在琢磨其中的奥妙。

为了将之转化为适合自己的武道绝技,这段时间以来。段誉苦心孤诣的修炼刀法。

平时遇到不是很重要的战斗,他一般都不使用破魔剑。而是以清风斩魄刀来战斗。不知不觉之际,他已经将:火焰刀法、燃木刀法、达摩降魔刀法练得炉火纯青。

再根据之前所记忆和领悟的黑水城四魔之刀魔的绝招。进行了修改,将之彻底的打造为适合于自己的武道招数。

“你很荣幸,可以作为第一个试验我新绝招的武者。”段誉淡然一笑,就大喝一声:“刀剑双杀,九九八十一式!”

没错,增加的这许多招数,都是融合的少林七十二绝技之中的刀法,以及段誉自己擅长的斩龙快剑。

事实上,具体的招数并不是最重要的,才绝招的要义,就是将刀法和剑法的风格搭配起来,达到相得益彰的地步。最好是要能够一心二用,才能够成功的使出这绝招。

常言道:一心二用,就是左手画圆,右手画方。

“什么情况?居然是多年前的神秘高手,黑水城刀魔的绝学。不过怎么比传说中的“七七四十九式”要多了这么许多的招数呢?”无常罕见的说这么多话。

其原因就是段誉带给他的震撼太多了,以前几乎没有什么事情,能够引起无常的诧异。

甚至于以前无常自己也时常认为,自己应该改个名字,叫做“无情”才最为恰当。

说时迟,那时快。段誉已经将这刀剑双杀的绝学施展了出来,清风斩魄刀发出浑厚且霸道的刀芒,而破魔剑则是发出一往无前的凌厉剑气。

虽说刀法和剑法的风格完全不同,也难以融合在一起,但是此刻段誉信手施展而出,却又显得如此的贴切,没有任何的矛盾之感。

“专诸鱼肠剑”泛着暗红的光芒,笼罩了一大片的距离。

而破魔剑气也是暗红的,不断的轰击,让这片光幕有些晃动不已,似乎随时都要将之轰碎似的,却一直都处于这样的边缘状态之下,仍然没有彻底的被毁掉。

与此同时,清风斩魄刀则是趁机从侧翼攻击,刀法本就是偏执且冷酷的,从侧翼突袭,能发挥威力的角度也变得许多。

“白虹耀天斩!”无常忽然大喝一声,立即变招,而专诸鱼肠剑绝招的剑气还没有消散,就由如同耀眼白虹的剑光一闪即逝。

没有多余的繁复招数,有的只有上古春秋之时,绝代刺客的行刺剑意。

无常确乎用了必杀一招的手法,此刻他已经到了段誉的身后六丈位置,背对着段誉,他双手反握着剑柄,如同雕像一般的站立着,没有动弹,气喘吁吁不已。

周围看到这一幕的武者和土著黑袍人们都震惊不已,因为他们都曾经见过无常的这个状态,那就表明他已经将“拔剑、出剑、归鞘”这刺杀过程的三个动作和完美的做好。

无常之所以没有动,不是在装酷,而是因为他在刚才那瞬息之间,将内力和剑气以及剑意都融合在一起,爆发出来,现在确乎是比较乏力的时候。

“不好,段大哥中剑了,咱们快去给他治疗伤势啊!”赵艳玲看到这一幕,急得都快哭了。

这让欧阳无敌和司马无情的心里都有些发酸的感觉,难道这就是传说之中的吃醋吗?

当然,他们也都不是自私的小人,很快就意识到,好兄弟段誉此刻已经有了生命危险,当然是段誉最为重要了。而他们自己却想着赵艳玲,真是惭愧无比。

“哎,已经迟了,青木城第一快剑无常只要成功的使出了这样的必杀之剑,虚境之下,根本就没有谁能够活命。”司马无情深深的叹息道,语气里带着深深的无奈。

段长虹看到这一幕,得意的大笑道:“我早就说过,段誉你这小子就算剑法再怎么高明,遇到真正的第一剑道天才,也只有丢掉小命的下场。”

土著黑袍人们都感到有些悲哀,他们原因为段誉的出现能够击败势不可挡的“青木城第一快剑”无常,解决这次的危机。但是现在,他们既感到失望,又对段誉的遭遇感到无比的同情。

不过段誉却仍然站在那里,以清风斩魄刀和破魔剑拄地,没有倒下。

“你的生命力还真顽强,我从所未见。中了我的必杀一剑,居然还能支撑这么久没有倒地死去。”无常忍不住赞叹道。

这时他已经恢复了不少的内力,只是若要再次调整到最佳的出剑状态,估计又得好一阵子了。

因此,这也是他这样的刺客不愿意过多拔剑的原因,每次的拔剑刺杀,都会让他消耗太多的精神和内力。并且,值得他拔剑的人,本就寥寥无几。

“实话跟你说吧,刚才我恰好以刀剑交错的独特手法,挡住了你那绝妙的一剑。你应当明白并不是我的生命力有多么的顽强,而是刚才我的运气和发挥都很不错。”段誉淡然一笑。

他俩都没有转过身来,而双方的兵器之上,再次的泛起了耀眼的光芒。

很显然,段誉和无常又在重新凝聚罡芒,准备再拼杀一次。

另一边,司马无情已经以长啸击败了破天盟长老,青衫男子的“秋风秋雨愁煞人”的二胡音律意境。

但是司马无情没有击杀他,而是将之重伤而已。

“你本也是个可怜人,这些年也没做什么恶事,为何要跟着破天盟少主金凌风这样的人呢?”司马无情叹息道。

“因为破天盟的盟主对我有知遇之恩,我当然得以死报之。”青衫男子苦笑道。

自古以来,士为知己者死,这本就是一个深刻的道理。

司马无情没有多说什么,他继续观看段誉这边的战斗,这才是此次楼兰古城大殿之战最为重要的比斗,其他的不过是小打小闹而已。

忽然,后边传来惨叫之声,却是土著黑袍人以及几个破天盟的武者被偷袭击杀了。

“究竟又有什么人来了?”司马无情心中一凛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