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430章对战五长老 天龙之段誉

小说:天龙之段誉 作者:苍山负雪2009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楼兰古城的城主府大殿里,破天盟武者队伍和土着部族之人的战斗已经到了紧要的关头。

就算到了此时,也仍然胜负难料。

从偏殿里还不断的有土着黑袍人加入战斗,他们部族估计就在楼兰古城里边,因此会有不断的增援,占据了地利与人和的优势。

所谓的胜负,并不是看某一个高手多厉害,试问当破天盟的武者死得只剩下了青木城第一快剑无常,那他能以一人之力,对付这部族所有的武者吗?

显然是不可能的,或许虚境强者有这样的本事。

段誉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遂问道:“司马兄,曾经你爷爷和冒险队伍来此,可曾遇到过土着黑袍人?”

“没有,根据当时老爷子所言,楼兰古城在那时没有别的人,他们是唯一的一支武者队伍。这其中的原因确乎不知,老爷子也没有讲过。”司马无情道。

“咱们趁现在去帮忙吧,这算是雪中送炭,想必土着黑袍人们不会计较那么多繁复的规矩。”段誉道。

这是段誉经过冷静思索作出的决定,自认为已经是最佳的方案了,不容迟疑,况且他有着一个英雄侠客应有的果断,顿时就提着破魔剑,当先飞跃出去。

司马无情、欧阳无敌和赵艳玲也都呼喝着,紧随段誉之后。

惜缘古剑血盟的龙腾和刀狂,白金城主府的银甲护卫们也都从隐藏的地方冲了出来。

段誉带领的武者队伍就如同下山猛虎一般,气势汹汹。真是一支生力军。

破天盟的武者们都惊愕不已,原本还很镇定的心态顿时就变得忐忑无比。

段誉施展凌波微步。几个闪烁就已经到了段长虹的面前,而他经过的位置。有三个武者都惨叫一声,身上忽然出现了触目惊心的剑痕,鲜血迸溅,就目瞪口呆的倒在了血泊之中。

“好快的剑!”许多人都忍不住感叹道。

“是身法的缘故。”也有人是这样的看法。

段誉以匕首般凌厉的目光盯着段长虹,沉声道:“阁下还真是会保命,从流炎岛到现在都还安然无恙,不知这次你是否还能逃得小命?”

“可恶的姓段的小子,你将我左臂废了这仇,必然要报!今天倒要看看究竟是谁的死期。”段长虹圆睁怪眼。瞪着段誉怒吼道。

“莫非你不姓段?看剑!”段誉顿时双手持着魔气氤氲的破魔剑,旋转着刺出,暗红的剑气如同血液凝聚一般。

“哼,自诩为正派高手,居然也擅长这样的魔功,就让段某来斩妖除魔吧!”段长虹当即踏步飞跃过来,身法翩若惊鸿,吴钩旋斩,招数精妙无比。

段誉顿时施展“蜀剑诀之剑十九”。原因有两个:其一是不想这么快就显示绝招,若被青木城第一快剑无常得知了虚实,之后的战斗就会变得很艰难;其二则是跟段长虹这繁复的吴钩招数拆解,蜀剑诀是恰如其分的。而且段誉还可以趁机进行淬炼这门剑法,争取尽快突破。

他虽然不打算完全继承蜀中剑阁,破幽谷剑圣的剑意。但是若能够将蜀剑诀修炼到高深的层次,对于他自己的剑道也有很大的促进作用。

段长虹暗自惊心不已。他发觉看起来颇为年轻的段誉,武学底蕴相当的深厚。自己确乎不是其对手。

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挑衅了,若是躲闪,以后还怎么在江湖里边扬名立万呢?

段长虹这样的恶人并不在乎坏名声,可是却不愿被人说成是胆小鬼,他每次在战斗逃走,都是彻底的大局已定,才以“好汉不吃眼前亏”的原则而逃。

“我且与之周旋,若是确乎到了危机时刻,在将段誉引到无常这家伙那里。想必青木城第一快剑能够收拾得了段誉!”段长虹心中想好了办法,也就镇定了许多,有条不紊的施展自己的绝招。

与此同时,其他的武者也都奋力鏖战,没有人愿意成为别人的刀下亡魂。

要想活下去,走出楼兰古城,那么就只有将招数发挥得比敌人更为的“快、狠、准。”

破天盟的人之前是为了宝藏而战斗,土着黑袍人们是为了守护先祖之地而拼命,但是到了现在,他们却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那就是活命而已。

司马无情挑选的对手是那个使用二胡的青衫剑客,他最恨这样以迅捷身法和诡异招数暗算别人的小人。

在他看来,五长老之中的头陀都要比青衫剑客要好许多,须知,头陀虽然凶狠,但是别人好歹是正面拼杀,勉强可以算是光明磊落。

欧阳无敌寻找的对手是“黛玉葬花”装扮的红衣女子,他早就看此人不顺眼了,倒要看看那些淬毒的花瓣和白玉花锄,能否对他造成威胁。

段誉不经意间瞥了这两人一眼,虽说尚不确定他俩能否战胜对手,但是段誉对司马无情和欧阳无敌有着充分的信心。

“这两个兄弟不一般啊!他俩都有浩然正气,以及对于剑道的独特感悟,我相信无情三绝斩和无敌逆剑,定然能够发挥出超凡的威力。”段誉心道。

司马无情的剑法,名为“无情三绝斩”,特点在于一剑三变化,迅捷凌厉无比,关键之时,能发出大量交错的剑气,称之为必杀三招。

而欧阳无敌的绝招有两门,其一是“左手秘剑”,以左手施展,威力大增。

他的压箱底绝招却是“无敌逆剑”,要诀在于剑招逆使,让敌人难以招架,甚感别扭。

若是别人肯定无法修炼这样的逆使剑法,而他却能够,因为当年创出这门奇特剑法的前辈,曾经琢磨出了与之对应的心法。在施展无敌逆剑的时候,只要配合着施展这门内功心法,就能让内力运转自如,全然无碍。

青衫剑客一边以诡异的身法周旋,一边不时的拉动二胡,以音律干扰司马无情,并且寻找机会,以柔韧的琴弦软剑,偶尔发出几道剑气偷袭司马无情。

红衣女子发觉自己的独特花篮也没多大的用了,因为发出的许多缤纷花瓣,都被欧阳无敌以密集的剑气给绞碎。最为让她纠结的是,无敌逆剑的招数很是难缠,她以白玉花锄难以招架。

“喂,头陀,快过来帮老娘的忙,回去好生犒劳你。”红衣女子只得请求支援。

她这样的语气,没想到冷酷凶悍的头陀居然显得很高兴似的,连忙点头答应道:“好的,哥这就来帮你,但你莫要忘记这个承诺!”

“好不要脸,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这般许诺。”欧阳无敌当即将自己的绝学无敌逆剑施展到淋漓尽致。

以左手秘剑的手法来施展无敌逆剑,可谓是相得益彰。

空气之中不断的传来阵阵剑刃尖啸,淡紫的剑气炫目无比。

不过头陀并没有顺利的赶过来支援这红衣女子,因为他被赵艳玲带领着两个先天金丹境界后期的银甲护卫统领抵挡住了。

“艳玲少主,你还是退到后边去吧,这头陀简直是个疯子,你跟他战斗会有生命之虞的。”银甲护卫统领很担忧的道。

“不妨事,若不经过真正危险的鏖战,我的实力怎么能快速的提高呢?与其说你们是担心我的安危,不如说是担心完不成保护我的任务吧?”赵艳玲道。

两个银甲护卫统领都苦笑不已,互相望了一眼,然后都很坚定的点头,接下来他们作战也相当勇猛。

他们的打算很简单,只要自己多发挥一些威力,那么头陀伤害赵艳玲的机会就要少许多。

事实上,他们两个的武功境界跟头陀相同,以二敌一,当然不会担心自己会有危险,因此才显得那么勇敢。

可是,一不小心,头陀的月牙铲就将左边的那个银甲护卫统领的首级给铲了下来。

另一个银甲护卫统领不由得一愣,多亏了赵艳玲还保持着冷静,赶紧将他给往后拉了一下,才避开了接踵而至的又一次致命的月牙铲攻击。

“快来人,挡住这头陀。”银甲护卫统领很惊慌的呼喊道,此刻他已经完全没有了一个先天金丹高手应有的镇定。

估计他能达到这样的武功境界,多半是用天才地宝和修炼资源堆积起来的。

那些十几个银甲护卫们居然都放弃了对手,赶紧过来帮忙,他们虽说颇为自私,但是有一个共同的优点,那就是相当的听从首领以及赵艳玲的命令。

头陀颇为悲剧,在这么多人的围攻之下,就算有一身悍勇的武艺,但也突围不出,被乱刀斩杀。

随着“哐当”一声,沉重的月牙铲坠落在地,颇为的触目惊心,让破天盟的武者们都感到了心慌。

青木城第一快剑此刻被三个先天金丹境界的土着黑袍人围攻,由于对方的配合相当默契,在短时间内,无常也找不到好的出招时机和角度,只能与之周旋,就这么被牵制了。

须臾之后,冷血无情的红衣女子,被欧阳无敌的“无敌逆剑”刺杀,他抖落剑刃之上的鲜血。

“司马兄,需要帮忙吗?我最热衷于凑热闹了。”欧阳无敌微笑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