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429章羊骨妖兽发威 天龙之段誉

小说:天龙之段誉 作者:苍山负雪2009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对于这位“青木城第一快剑”无常,土着黑袍人和段誉的队伍都相当的印象深刻。

之前在羊骨沙漠的凌晨,遇到这无常,当时一位先天金丹境界的黑袍人,居然被无常一剑击杀。

那黑袍人的武功是先天金丹初期,也并不算很厉害,难得的是无常拔剑太快了,将“拔剑、出剑、归鞘”这三个动作一气呵成。

当时在场没有人看清无常是怎么拔剑的,让人产生了错觉:“他真的拔过剑么?”

若说拔过剑,怎没看到任何的痕迹?若说没拔过剑,黑袍人被一剑斩杀,又如何解释呢?

现在无常以很平静的表情,冷酷的声音下令让破天盟的人发起最后的攻击,这让土着黑袍人们相当紧张,仿佛周围的空气里都充满了凌厉的剑气。

段誉见得情况不妙,也很为土着黑袍人们担心,虽说他们之间算不得朋友,但互相的态度都很友好,且土着黑袍人相当仗义。总之,段誉绝不会作壁上观,他的侠义之心让他早就有了决断。

此刻,段誉已经握紧了手中的破魔剑,内力灌注,随时都可以出手助战。

黑袍人首领沉声喝斥道:“事已至此,只得召唤羊骨妖兽了!”

听得这个命令,土着黑袍人们的表情都变得很凛然和郑重,然后一边挥动兵器战斗,一边口中念念有词,似乎在念叨着什么古老而晦涩的咒语。

“我从不相信世间有鬼神,这些土着部族们真是自欺欺人,大伙儿不要手软。将这些愚昧固执的土着尽皆斩杀之。”段长虹朗声道。

赵艳玲看到这个情况,小声问道:“他们居然要召唤羊骨妖兽。那不是在羊骨沙漠里边很常见,而且实力很弱的低阶妖兽吗?将之给召唤而来岂不是徒增笑柄么。”

“我看这事没那么简单。曾经听过传说,羊骨妖兽最大的作用就是被收服于这片沙漠的土着的麾下,估计别有妙用。”司马无情沉吟道。

多年的丰富江湖阅历,让司马无情更重视眼前看到的实际情况,而不是凭空妄自猜测。

段誉和队友们都很好奇,屏息凝视着前方,蓦然间,就从后边的偏殿里边奔跑出来许多的羊骨妖兽,至少有三百多只。

前边的大殿因此而显得很拥挤。段誉仔细一看这些羊骨妖兽,但见其大概形态确乎跟羊骨沙漠里边的其他羊骨妖兽差多,尤其是头颅之上,如同戴着一副羚羊的骸骨面具,獠牙森然。

每一只羊骨妖兽的身子都如同水牛一般的庞大,它们的非凡之处在于,周身缭绕着幽蓝的火焰,如同来自幽冥地狱一般。

“由此看来那些土着黑袍人分明是在故作玄虚,装作召唤的样子。实则当该土着黑袍人首领下达命令的时候,在偏殿里就有守着的族人将羊骨妖兽释放出来。”赵艳玲瞥嘴道,显得很不屑。

“或许如此,但我总觉得这些被驯服了的羊骨妖兽不一般。周围怎会缭绕冥火呢?”段誉沉吟道。

“真武大地这般大,还真是无奇不有。羊骨沙漠的土着部族确乎有其神秘的地方!”欧阳无敌感叹道。

破天盟的人见得土着黑袍人们真的召唤如此多的羊骨妖兽,顿时就很轻蔑。紧接着都大笑起来,就连快剑无常也冷笑着。

然后破天盟的武者们难以攻击到土着黑袍人。因为眼前的范围都被大量的如同水牛一般大小的羊骨妖兽给挡住了。

“哎,可惜了我的吴钩。居然此刻得杀牛宰羊。”段长虹无可奈何的叹息一声,然后就只好右手挥动吴钩,凌厉的劈斩而去。

可是,让他惊讶的是,并没有预料之中的势如破竹,吴钩斩在羊骨妖兽的脊背之上,就被卡在了骨头里边,要撤出很难。

这羊骨妖兽还没有死,双目发出诡异的红光,如同疯牛一般的向着段长虹撞来。

段长虹赶紧闪躲,后边的一个武者就很悲剧的被这妖兽的额头羊角给刺穿了心口,羊骨妖兽的力量比在沙漠里边看到的要大好几倍。

尤其是在这样发怒的状态之下,发出的力量更甚。

它将那个倒霉的武者扎在墙壁之上,而自己最后的力量也都爆发完了,终于如同一堆烂泥一般的轰然倒在了地上,居然死透了。

段长虹以迅捷的身法闪烁过去,又用了两个呼吸的时间,才将吴钩从其尸骸之上掣出。

“真是倒霉,看来在五位先天金丹的长老里边,最倒霉的就是我了。”段长虹忍不住叹息道。

不过当他扫视了一下其他人的情况才发现,最惨的其实是那个如同黛玉葬花打扮的红衣女子,她的花篮发出的许多如同暗器一般的花瓣,对于羊骨妖兽根本没有作用。

原因很简单,那些花瓣里所淬的剧毒对于武者最为有伤害,但对于羊骨妖兽,没什么影响,毕竟体质和血液迥乎不同。

恍惚之际,五只双目泛着妖异红光的羊骨妖兽不要命的冲了过去,它们都被红衣女子激怒了。

“一群孽畜,受死吧!”红衣女子愤怒无比,当即挥动右手的白玉花锄,狠狠的敲在其中一只羊骨妖兽的额头上,不过这却是其防御最高的地方。

“可恶,这妖兽的要害跟武者完全不同,我苦练的打击穴道的手法,都施展不了!”红衣女子心道。

眼看就要被包围了,红衣女子赶紧施展燕子三抄水的巧妙轻功,闪烁了开去,显得有些狼狈。

段长虹忍不住大笑,总算见到其他高手出丑丢脸了,他的心情也顿时平静了不少。

“哼,笑什么笑,小心战斗结束之后,老娘来教训你。”红衣女子怒斥道。

段长虹依然笑着,挥动吴钩继续战斗,有了前车之鉴,他再不会去盲目攻击羊骨妖兽,因为这些被驯服的羊骨妖兽并不一般。

对于他这样的高手而言,只要做好了心理准备,就不会慌乱。

接下来,段长虹主要攻击的是羊骨妖兽的眼睛,以及下颌这些几乎没有防御的地方,果然很有效。

能够在疯狂扑来的羊骨妖兽面前,还快准狠的攻击其要害的武者,其实并不多,不过十几个而已。

那个红衣女子已经在附近的地面捡起了一柄黑铁长枪,是之前死去武者的兵器。

她虽说不擅长这类外门长兵器,但并不是不会,任何一个先天金丹境界的武者都算是一代武学宗师,可谓是,十八般武艺,样样会使。

用如此长兵器只需要施展得中规中矩,以红衣女子的内力,就能较为容易的击杀羊骨妖兽。

手持二胡的青衫客总是满脸愁苦的表情,仿佛全世界的人都欠他一百八十两银子似的,但他也有个优点,就是颇为冷静。

他没有换兵器,就用手中的二胡琴弦的柔韧剑刃,配合迅捷的身法,在大量的羊骨妖兽之间周旋,剑刃不出则已,一出则必然击杀一只妖兽。

若说此刻显得很轻松的则是五位先天金丹长老之中的头陀,他快慢有致的挥动沉重的月牙铲,将胆敢冲过来的羊骨妖兽进阶无情斩杀。

至于他们之中的第一高手,青木城第一快剑无情,则是为了保留实力,只是凭着身法闪烁,偶尔剑光一闪,好几只羊骨妖兽就哀嚎着倒下。

仍然是没有人能够看清他是如何拔剑的,甚至于还会在心里疑问:“他真的拔过剑吗?”

在这个过程之中,土着黑袍人们也没有闲着,他们趁着大量的羊骨妖兽牵制住了破天盟的五位长老,就抡起湛蓝的长柄镰刀,对于破天盟的普通武者发起了无情的攻击。

兵器轰击的铿锵之声,以及武者们的怒喝与惨叫之声不绝于耳。

“真是一些阴险的土着部族之人,我绝不会饶恕你们。”无常冷声道。

从普遍情况来讲,破天盟的武者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收缩阵型,汇聚拢来,到时候以五位长老在外边主要抵挡,就能够渐渐的扳回局面。

不过,他们绝不会这样做。

“破天盟的长老们都心高气傲,平时遇到战斗都只会让手下们去送死,从不会在乎队友,他们今天就会败在这一点之上。”司马无情悠然道。

段誉没说话,因为他发现经过这一炷香的时间厮杀之后,羊骨妖兽的双目泛着的红光已经消散,防御力和攻击力都大幅度的减小。

本来此时土着黑袍人已经占据了一定的优势,破天盟的人只剩下三十多个了。

多半由于那独特的能量用完了,羊骨妖兽就变回了曾经的普通样子,毕竟这世上的一切都有着其一定的规则,不可能太过反常。

几个呼吸的时间之后,破天盟的五位长老就从羊骨妖兽的包围圈里边突围而出。

“是时候让这些卑鄙的土着部族人们,知道咱们的愤怒了!”五长老之一的头陀咆哮一声,月牙铲携带着千钧之势劈斩而下,一个先天实丹境界的土着黑袍高手猝不及防,直接就被斩下了首级。

有的黑袍人也确乎厉害,他们不可能被秒杀,不仅身法如同鬼魅,而且长柄镰刀之上泛起了幽蓝火焰,能够瞬间消融兵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