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410章两位剑客豪侠 天龙之段誉

小说:天龙之段誉 作者:苍山负雪2009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周围不断的有大量的巨石块儿和木头滚落而下,稍不注意,就会比砸得重伤,甚至因此丢掉小命。

身为一个武者,宁愿在决战之中死于对手的剑下,也远好过默然无闻,且很悲催的死于埋伏和暗算。

段誉仍然施展不紧不慢的身法,在峡谷里边闪转腾挪,与此同时,段誉还在观察着敌方的虚实,静观其变。

而白金城的城主之女儿,赵艳玲面临如此危机情况之时,尚且命令手下们冲到峡谷之上,跟这些敌人来个正面对决。

虽说那样会是很酣畅淋漓的情况,但确乎会造成很大的牺牲。

“艳玲少主,你不能只顾着自己的感受,咱们这些护卫的命也同样珍贵啊!”左边那个先天金丹护卫统领徐盛道。

而右边的另一个护卫统领高云乾也附和道:“我们的命在艳玲少主你看来是不值得一提的小事,但对于我们自己来说,却是天大的事情。一旦丢掉了小命,那么一切都成了浮云。”

赵艳玲感到很纠结,就在这个难以做决定的时候,峡谷上边传来了阵阵铿锵之声,居然有高手前来相助。

一共有两位高手,他们都是各自凭着一人一剑,飞掠过去,在破天盟的埋伏队伍之中,来去自如。

剑气呼啸,宛如游龙,一青一红的两道剑气闪烁不已,在这夜幕里边,显得如此绚丽。

惨叫之声阵阵传来,许多的敌方武者就丧命于这犀利的剑气之下。

“可恶,哪里来的混账小子。居然敢阻拦破天盟做事?”络腮胡子的统领怒喝道。

他当即手持一柄沉重的狼牙棒过去跟那个发出青光剑气的年轻人鏖战,段长虹瞥了一眼右边的发出红光剑气的剑客。冷笑道:“不过是刚达到先天金丹境界而已,境界都不稳固。只是仰仗着巧妙的剑法而已,看我来收拾你。”

言罢,段长虹当即如同飞鹰一般的凌空飞去,他的左手本来在流炎岛被段誉以飞刀伤及了经脉,算是废了,但是他并没有将之截去。

对于他来说,最大的不便,就是曾经的两柄吴钩一齐绞杀的绝技,再也施展不了。

此刻的段长虹。右手持着一柄银光闪耀的吴钩,左手背负起来。

别人几乎都不知道他的左手其实已经经脉被废掉了,还以为段长虹这是看不起对手,在装高端。

“欧阳兄,你的对手之意很明显,他认为一只手,就能击败你,难道不愤怒吗?”与络腮胡子统领鏖战的剑客悠然笑道。

他在鏖战之际,还能分心说话。可见其身法和剑法都很了得,游刃有余。

“司马兄,咱们用剑都是一只手,难道背负起来有什么区别不成?既然他故意背负起左手来挑衅。那么我就将他持着吴钩的右臂斩下,看他还如何装高端?”欧阳无敌仰天大笑道。

显然这位年轻的剑客很是豪迈洒脱,对于自己的剑法也相当的自信。

由于这两位剑客的突然帮忙。破天盟埋伏在此的武者大部分都去对付他们了,没有余暇继续往峡谷里边投掷石块和木头。放冷箭。

段誉和赵艳玲就带着队友们大呼着飞奔到峡谷的峭壁顶上,这口气必须得出!

“老段。这里情况不妙,咱们埋伏失败,赶紧撤吧。”络腮胡子的统领刚说完,就将沉重的狼牙棒奋力的乱砸一通,罡气迸发。

司马无情不可能用剑跟这狼牙棒的狂猛攻势正面相抗,就往后翩然跃开,拉开距离。

络腮胡子统领就趁着这个余暇,转而向着另一边的欧阳无敌的背后砸下狼牙棒。

“欧阳兄小心。”司马无情连忙提醒道。

“左手秘剑!”欧阳无敌感知到背后罡风袭来,遂将剑交在左手,然后反手刺出。

其身法和剑法都很诡异,如同鬼魅一般的闪烁过去,一剑刺在了络腮胡子统领的肋骨之上。若不是因为此人太过高大,身长九尺,这一剑所刺的位置,就会是心口了。

段长虹赶紧左手一挥,洒出一蓬石灰粉,然后将络腮胡子统领救走。

而段誉和赵艳玲他们赶来的时候,已经晚了,就只有将破天盟的这些普通武者击杀。对于这些之前打算要己方性命的敌人,决不能有任何的心慈手软,否则最后悲剧的往往是自己。

倘若自己落入敌人之手,这些敌人是不会有任何怜悯之心的,就算再怎么求饶,也是无济于事。

峡谷之上的碎石地面,横七竖八的躺着两百多武者的尸体,而峡谷下边也有十几个银甲护卫的尸体,此战也颇为惨烈。

一阵晚风拂过,颇有些凉意,将血腥味儿扩散开来。

风声呜咽,似乎在诉说着这肃杀的战斗厮杀以及那些不幸丢掉小命武者的悲哀。

“多谢两位大侠仗义相救,一路之上,你俩救了我好多次了,这不知该怎么感谢你们。”赵艳玲拱手朗声道。

她虽是弱女子,不过常年行走江湖,礼数还是很周全的。

“不必感谢,我也是顺路往这边走的。最重要的是,哪里有热闹,都不能少了我!”司马无情潇洒一笑,扛着长剑转身就走。

“更不必谢我,行走江湖,最有意思的就是凑热闹。下次若有热闹在你们身边发生,多半还能遇到我。后会有期!”欧阳无敌随手挽了个剑花,还剑入鞘,也潇洒的走了。

“真是两个奇怪的人,以前总听别人说,真武大地的武者们都是自私的,就算行侠仗义,也是为了名声或者回报。但是这两位大哥,真让我有些过意不去。”赵艳玲蛾眉浅蹙的道。

其他的人都不知道为何有人乐意帮她的忙,相救于危难之时,但为何她却很不高兴的样子呢?

段誉却是明白其中的原因,这叫做无功不受禄。

赵艳玲什么也没有做,却得到司马无情和欧阳无敌两位剑客高手一路的保护,心里当然不好受。

段誉遂凑过去,用悄悄话告诉她道:“你不必为这事发愁,他俩都很喜欢你,因此甘愿一路保护着你,还在你面前不断的示好。”

“可我对他们一点感觉都没有,我不可能为了报恩,就以身相许吧?况且他两个都差不多,我也难以抉择啊!”赵艳玲小声的将自己的困惑讲述给段誉听。

段誉淡笑道:“没事,顺其自然,大不了最后跟他们说,你们都是很好的人,可是我们不合适,你们一定能遇到更好的。”

“这话似乎很伤人心。”赵艳玲也听明白这所谓的“好人”其实是贬义的。

段誉摊手表示无奈,道:“也只有这个办法了,接下来的路还比较长,你又不可能始终躲着他们。这两人都是有心人,必定会跟随而来,当帮手也挺好的。”

然后,他们没有再耽搁,就离开这个险峻的峡谷,用了不到半个时辰,就抵达了冥河古镇。

以前听闻这个地名的时候,还以为是什么阴森的地方,亲自到了才发觉,这里跟一般的小镇也差不多,只是由于周围没什么植物,显得很荒凉。

来往的武者挺多的,随时都可能遇到高手,就连这里的普通土著人们,也不能去招惹,因为据说他们还有另外的方法对付得罪他们的人,因此武者们到了冥河古镇都很低调的行事。

段誉可不认为破天盟在此埋伏的长老就只有络腮胡子和段长虹两人,估计他们没料到段誉会来这么快,刚才在峡谷里埋伏,主要是为了对付赵艳玲她们队伍的。

从客观的角度来说,两个先天金丹境界的长老带队埋伏于险峻的峡谷,本就是十拿九稳的事。岂料,半路杀出两个高手剑客,坏了破天盟的好事。

之前在峡谷里的那场战斗,至始至终,段誉都没有被段长虹注意到,因为他如今的装束很平凡,当时也故意没有施展厉害的武功招数。

经过了这件事,段誉终于明白了低调的好处,有着更多的应对时间,不至于手足无措了。

夜里的冥河古镇居然很热闹,狭窄的青石街道之上,悬挂着很多灯笼,武者们仍然出来喝酒以及赌钱什么的。

恰好来到那条被称为冥河的河边,但见河水其实很干净,而河的底部有很多黝黑的砂砾,以至于看起来,就是一条漆黑的黑流。

许多事情和东西都不能道听途说,得亲眼见过才能下定论,就比如这冥河古镇。

段誉收敛心神,仔细的注意着周围的一切情况变化,他明白在这表面欢愉平静的氛围之下,应该潜伏着巨大的危险。

没有特别的原因,而是凭着他这么多年在江湖之中历练,可谓身经百战,培养了很敏锐的直觉。

赵艳玲却没有那么多的顾虑,她觉得有这么多厉害的护卫保护着,还有欧阳和司马两个剑客高手在暗中跟随,遂可以很悠闲的观赏着周围的一切景致。

到了深夜的时候,发生了一件不合常理的事情,因为去找客栈投宿的时候,居然都说客房已经满了。

辗转之下,段誉他们在冥河古镇的尽头,一件由木头搭建的三层高客栈里找到了空房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