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409章前往冥河古镇 天龙之段誉

小说:天龙之段誉 作者:苍山负雪2009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已经是仲夏天气,颇为的炎热,丛山峻岭的羊肠古道之上,几乎没有什么行人。

蝉鸣之声似乎永无休止,让原本就很炎热烦躁的氛围变得愈发的难以承受。

段誉和龙腾、刀狂为了低调行事,已经将以前的鲜亮华丽的衣袍换为了乡间庄稼汉的麻布衣服,还有一些补丁。

至于他们的兵器,则是被层层的破布给裹着。

如此一来,段誉他们就会愈发的炎热,还好他们是武林高手,只要运转浑厚的内力,在奇经八脉之间,有规律的周而复始的运转,就不会感到太过炎热。

这里的石山愈发的荒凉,只有一些低矮的灌木散落于丘壑之间。

有赶路的村夫挑着担子,以很独特的调子唱着歌谣:“烈日炎炎似火烧,野田禾稻半枯焦。农夫心内如汤煮,王孙公子把扇摇。”

其歌声随意而响亮,显得如同闲云野鹤一般,在丛山峻岭里边回响着。

及至那村夫走了过来,段誉淡笑问道:“你这担子里装的是什么?”

“当然是新酿制的酒,这不是挑往前边的市集里边货卖吗?”村夫一边用草帽扇着,一边叹息道。

段誉知道宋时的酒,尤其是这样的村酿,就跟醪糟差不多,这也难怪水浒之中的那些梁山好汉们,总是用大碗喝酒,就跟喝饮料似的。

准确的说,这样的酒,比之于后世的啤酒。其度数都要低一些。

段誉在穿越到天龙的世界之前,看水浒的时候。总是见得梁山好汉们整天说什么,摆开大碗。倒些酒来解渴。

刚开始的时候,段誉颇为的疑惑,喝白酒还能解渴吗?不过后来他收集了一些资料,也就明白,喝醪糟水,亦谓之甜酒,当然可以解渴。

“这样吧,你不必到前边的市集里边去了,这两桶酒。我们都买了。”段誉随手拿出一锭银子抛给了村夫。

“大侠,你这锭银子太大了,我根本补不开啊!”村夫道。

“算是你运气好吧,剩下的银子就算是打赏。大热天的,你在外边挑担赶路卖酒,还真是不容易。”段誉笑道。

村夫却是很欣喜,没有再推辞,就手下了这锭银子,然后很麻利的拿来葫芦作的瓢。

段誉当即摇了一瓢酒喝了。顿时甘甜清冽,确乎很不错。

他正要继续喝,忽然一道鞭影闪烁,将这水瓢给缠住。

段誉为了低调行事。当然不能显示太高明的武功,就任由水瓢被卷飞。

他抬头一看,但见来者是一个白衣女子。背负两柄宝剑,大约有十八岁左右。气息是先天实丹境界,整个人的气质英姿飒爽。

从这白衣女子的表情看来。她并不倨傲,反而是对段誉表现出很担忧的表情。

而她的身后,则是跟随着三十多个穿着鲜亮白银铠甲的武者护卫,每个人的武功也都不弱,最差的也是后天一流武者。

其中有两个是先天金丹境界的高手,从这个队伍的整体实力和气派看来,他们所属于的势力,不会比轩辕城的朱雀盟差。

段誉皱眉问道:“请问姑娘为何打扰我喝酒呢?若是你也想喝,尽管说一句话就行,何必那么无礼的将我的水瓢给卷飞,真是吓了我一跳呢!”

后边的那些护卫见得段誉如此说话的态度,都很看不惯他,打算过来教训一番,不过这位白衣女子却是挥手阻止了手下们的举动。

白衣女子嫣然一笑道:“你好,我叫赵艳玲,刚才是为了及时的救你的命,所以才这般出手的。这酒里边,下了蒙汗药,喝不得的。”

“可是你终究晚了一步,刚才我已经喝了一瓢酒。”段誉摊手苦笑道。

事实上,段誉曾经吞噬过万毒之王,莽牯朱蛤,有着百毒不侵之体,因此就算没有赵艳玲的相救,他也没有什么妨碍。

这时,那个村夫见情况不妙,顿时就施展迅捷的身法,逃遁而去。

不必段誉出手,白衣女子的护卫就有一人飞掠而出,将之擒住。

“究竟是谁派你来此埋伏的?前边是什么情况,都从实招来。”白衣女子赵艳玲也不是善茬,铿然一声拔出宝剑,将剑尖抵在这个乔装为村夫之人的脖子上。

“好吧,既然一眼就被你识破了计策,不愧是白金城主之女,我且说就是了……”村夫还没继续说下去,忽然他的喉咙就像是被一双手给紧紧的扼住,双眼也变为了幽碧之色,然后他就没命了。

这时,段誉发觉,在村夫的后颈之上,扎着三支泛着青光的细针,若不是在阳光之下能发出较为明显的青光,估计他也察觉不到。

“好厉害的暗器,诸位高手,你们可曾发觉刚才是谁在后边偷袭呢?”段誉皱眉问道。

既然决定低调,那么就要装得彻底,段誉此刻尽量的将自己想象为曾经武功不高的时候,对待高手们的态度。

赵艳玲表示也没有发现,然后他们就同路而行,闲聊了许多。

段誉的口才相当好,颇为能扯,于是乎没过多久,就让赵艳玲觉得跟段誉有一见如故的感觉。分明是刚认识不久,而且段誉的来历不明,但她却没有多问,直接就将段誉当做是相识十年的老朋友了。

龙腾和刀狂见得这情况,在后边小声的议论着,都由这个情况,深深的认识到了一个道理:“闯荡江湖,不完全是凭武功,还得凭着好口才啊!若是没有好口才,对别人态度恶劣,就算有一身好武功,也是多招惹一些敌人而已。”

那些忠心耿耿的护卫们愈发的嫉妒了,他们平时这么的勤恳忠心,却几乎没被赵艳玲正眼相看,何曾像段誉一般能跟她言笑晏晏呢?

他们只好在心里这么说:“这小子没什么真本事,不就是会吹牛吗?等不久以后遇到危险,咱们都不管他的死活,这小子必然会尽快丧命于敌人之手。赵艳玲不过是觉得新奇之感,才会对他态度如此好的。”

“请问赵姑娘为何急匆匆的赶回白金城呢?”段誉微笑问道。

“因为白金城即将开启夺旗行动,许多的大血盟都要参加,而我们白金城主府也不能落后。至于夺旗行动是什么,你去了那里,就会明白详细情况。”赵艳玲笑道。

“恕我直言,莫要生气。你的实力只有先天实丹境界,在这样的大型活动里边,很难有发挥的余地。”段誉道。

“你居然能看出我的实力境界?也罢,早就发现你很不凡。至于我自己的打算,偏不告诉你。”赵艳玲居然用这样的语气说话,就如同小孩子一般。

其他的人都震惊不已,段誉却是深知,在跟这些向来都被别人追捧着的女子说话的时候,就要适当的让其稍微生气,这样才能够让对方觉得你很特别。

夜幕降临的时候,已经可以望见不远位置有一条黝黑的河流贯穿大地而过,而河岸边还有许多的建筑,聚集起来就被称之为冥河古镇。

而眼前还有一些山峦阻挡着,是个峡谷地带,段誉皱眉道:“咱们得当心埋伏啊!”

“无妨,我手下有这么多高手,只要不是喝了蒙汗药的酒,就没有问题。”赵艳玲相当自信的道。

又前行了一会儿,段誉感叹道:“你们的那些敌人也真是不懂得抓住机会,若是我在此埋伏大量武者,先用巨石和树木滚落下来消耗你们的战斗力,然后再趁势击杀,必定成功。”

“但愿不这样,难道你忘了,现在你也是我们队伍里边的武者了吗?”赵艳玲盯着段誉笑道。

话音刚落,两边的峭壁之上,就响起了呼喝之声,果然埋伏着不少的敌人,而且大石头和树木都毫不客气的被滚落下来。

所有人都立即闪烁,无论怎样,先保住小命再说。若是谁被这些石头砸死,还真是颇为憋屈。

段誉没有施展逍遥御风诀,因为那身法太过于飘渺巧妙,显得太厉害,以后就难以低调行事了。于是段誉一边随机应变的闪躲,一边挥动手中的清风斩魄刀将躲不开的石头劈碎。

这时,峭壁之上的武者们开始放箭了,而其首领狂妄的笑道:“赵艳玲,不知你死了之后,白金城主会多么伤心呢?”

“可恶,有本事你就来峡谷下边,跟我们决一死战!只知道在上边丢石头和放冷箭,算什么英雄好汉。”赵艳玲怒斥道。

“我们破天盟的武者,向来都不以英雄好汉自居,因为那样会显得是伪君子。准备受死吧,没有人能救得了你们。”首领是个络腮胡子大汉,而在旁边还有一个熟悉的人,是断了一只左臂的段长虹。

还好段誉如今装着破旧的麻布衣服,以低调的武功战斗,应该不会被其注意到。

“艳玲少主,我们护着你突围。”那两个先天金丹境界的高手当即飞掠过来。

“不必,尽力的冲到峡谷上边,灭了破天盟的长老吧。”赵艳玲很不服气,因此如此道。

段誉也颇为无语,这赵艳玲的武功不算特别高,胆子却很大。已经陷入很危险的境地了,她没想着逃命,却反而要去对付敌人,还真是特别。(未完待续。。)